69书吧 > YY男神的错误姿势[系统] > 第一七二章 再次分手

第一七二章 再次分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nb等待的时间是最难过的,不知不觉何满拿着手机登上了yy的小马甲,一番摆弄过后,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进入了【欢度佳节:321,go!】的语音频道。

    &nb听着夫夫俩的闹(秀)洞(恩)房(爱),她抿紧了嘴唇,眼眶悄然地湿润了,暗恋多年也好,不接受别人的追求只为等顾森恢复单身也好,甚至是两人的两年之约又好。

    &nb夫夫俩虽然经常聚少离多,但透露出来的日常相处,跟公屏说的一样,满是狗粮,互相包容、互相支持、互相信任、互相宠溺,这样认真地交往、感情根深蒂固的两个人,似乎是连死亡都拆不开……

    &nb歌会进行了多久,何满就听了多久,回忆得越多,哭得越厉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哭得双眼红肿、声音嘶哑,最终哭累了,她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nb第二天,何满是浑身酸痛地从沙发上爬起来的,当她洗簌的时候,一对上平面镜,她立马被自己的模样丑哭了,乱糟糟的头发,浮肿的双眼,还有满脸脏兮兮的泪痕。

    &nb好不容易将自己收拾得像个人后,一夜未归的春秋总算回来了。

    &nb“……卧槽?你们是喝了一整个晚上的酒么?这浓烈的酒臭!对了,边城怎么了?”

    &nb自从被春秋父母认同后,何满十分热衷于扮演贤惠小妻子的角色,她一边嫌弃地戳了戳疲累地脱着鞋子的春秋,一边主动上前帮人将外套脱下。

    &nb“……他……还好,你这么早就过来?小满……”

    &nb“嗯?有什么话洗澡后说,这味道太呛鼻了!感觉你再多待一秒,我的鼻子就得放弃治疗啦。”

    &nb用手臂勾住外套,何满双手将换好室内拖鞋的人往浴室推去。

    &nb春秋看着瞪得大大的黑白分明的眼睛,眼神闪过一丝杂色,最终无奈地用手揉乱了何满花了大半小时才梳好的长发,在人炸毛前笑着进入了浴室。

    &nb瞪了关上的浴室门一眼,何满单手捂住鼻子,决定要将这件媲美毒气的外套丢进洗衣机,然后倒上半罐子的洗衣液!

    &nb这么想着,何满开始将外套里里外外7、8个口袋逐一翻出,确保零钱、钥匙、杂物不会进入到洗衣机中。这种小习惯还是在她“人-妻”期间搞砸了洗衣机好几次后,春秋教给她的。

    &nb“咦?什么东西?”

    &nb在翻左边口袋的时候,她的手指似乎蹭到了什么冰凉粘滑的东西,身体比意识更快,在她喃喃自语的时候,爪子已经握住了目标,从口袋中抽了出来。

    &nb“啊!呕——咳、咳——呕——”

    &nb在浴室中脱剩一条小裤衩的时候,春秋就听到了门外传来剧烈的呕吐和咳嗽的声音,连裤子都来不及穿回去,他立马开门冲了出去。

    &nb“怎么了?小满!”

    &nb当他沿着声音跑出大厅,看见的就是何满痛苦跪在木地板上,一手捂嘴,一手撑地,头低低地下垂着干呕,披散的长发挡住了她此刻的表情。

    &nb而她不远处,正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团半开的纸巾,里面那半透明的橡胶团,让春秋顿时脸色一白。

    &nb他握了握拳,两步来到何满的身边,跪下并双臂用力地将娇小的女孩搂进怀里。脸深深地埋进了对方的肩窝。

    &nb他声音暗哑而颤抖着。

    &nb“小满,是我的错,我发誓,绝对不会有下一次,给我一个机会!再给我一个机会!”

    &nb有什么液体滴进了她的颈脖,冰冷的触感让她浑身一抖,然后不可控制地,颤栗的感觉从颈间蔓延到全身,特别是手指上还残留着的黏糊触感,让她整个人神经都绷紧到一个极限。

    &nb身体完全动弹不得,好恐怖!

    &nb耳朵听不见声音,眼睛看不见光亮,嘴巴张合但发不出一丝的声音,只有鼻腔间还萦绕着一股隔了一宿的啤酒臭味,而隐隐约约中,还有一缕让人反胃的腥臭味。

    &nb“呕——”

    &nb好痛苦!

    &nb什么都呕不出来,喉咙灼痛,鼻腔酸楚,眼眶刺痛。

    &nb“小满、小满!求你!”

    &nb再紧锁的手臂、再痛苦的哀求,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nb出乎意料地,随着最后的一次干呕,何满似乎缓过神来,反胃的感觉没有了,身体也不抖了,她轻轻地拍了拍圈住身体的两条手臂,引起了春秋的注意后,她很平静地伸出手指,轻轻地指向跟前那团纸巾,嗓音轻柔地问。

    &nb“那个……是和边城的?”

    &nb颈脖被毛绒绒的脑袋死命地蹭着。

    &nb“对不起,小满!求你!给我一次机会!”

    &nb“是跟边城的?”

    &nb何满在春秋的圈禁中转身,双手用力地捧住春秋脸,原本阳光帅气的脸蛋,此刻完全失去了往日的爽朗,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表情痛苦而绝望,一双曾经明亮有神的眼睛满是痛苦与哀求。喝酒、熬夜让眼睛下面鼓起了一对青黑色的眼袋,日常爱笑的嘴巴四周全是一夜之间冒出的青须。

    &nb在流淌着的泪水下,这张脸显得既可笑又可悲。

    &nb男人的泪沿着何满的手指流进了掌心,让她感到十分的恶心,但她表情依然冷漠,好像所有的温度都已经从这张脸上消失了。

    &nb“是跟边城的?”

    &nb她第三次重复这个问题,在获得男人的点头后,她继续说。

    &nb“你们这样的关系,多久了?”

    &nb“不!昨晚大家都喝得迷迷糊糊……”

    &nb后面的话,春秋已经说不出口,但何满并没有放过他,而是继续说。

    &nb“听说男人彻底醉酒后,不会勃-起。”

    &nb春秋嘴唇颤了颤,原本就苍白憔悴的脸色变得更为灰白,他执着地看着何满的没有波澜的眼眸,轻轻地点了点头。

    &nb“一被子的好兄弟啊,都照顾到床上去了呢。我没事,你还是回去继续照顾他吧,上药、按摩、喂粥什么的。”

    &nb看到何满一脸云淡风轻,春秋再也忍不住,两手抓住对方的双肩,头深深地低下。

    &nb“小满,求你!你骂我、打我,甚至用刀子捅我都成!只要别说分手!成么?我真的喜欢你!不会再有下次的!我发誓!”

    &nb似乎觉得春秋的话很不可思议,何满扯出了一个笑容。

    &nb“骂你?打你?能让你好过的事情,我一件都不会做。”

    &nb“小……”

    &nb正当春秋还想说什么,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两人的表情同时沉淀,何满讽刺一笑。用力挣开春秋的禁锢,姿态大方地站起来,拿过沙发上属于自己的包包和手机,居高临下地看着还跪在地上的男人。

    &nb此刻她的心情是如此的平静。

    &nb“我们结束了。”

    &nb再一次,何满果断地结束了恋情。

    &nb——————————

    &nb直到关门声震醒了被“分手”两个字吓呆的人,春秋跄踉着从地板上爬起来,往大门冲去,门才打开,楼层的走廊上哪里还有何满的身影,3月份的气温说底也不算特别低,但风一吹过来,全身就只有裤衩的春秋还是下意识地打了个冷战。

    &nb不能这么追出去!

    &nb等他穿好衣服拿起安静下来的手机后,直接跑到楼下,找准方向就跑了起来,沿路一直张望,试图从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寻找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nb一小时后

    &nb“你好,我是何满的朋友,请问她在家么?”

    &nb“我们也在找她!她一整个晚上都没回来!手机也关机了!该死的警察局说没到24小时不能立案!你还知道她其他朋友的联系电话么?”

    &nb两小时后

    &nb“花妖,小满在你那边么?”

    &nb“不在啊,周六她不是应该跟你约会么?怎么反过来问起我了。”

    &nb“我、我们吵架了,她从我家跑了出去……”

    &nb“你等会,我打个电话给童小木!等会回你!”

    &nb五小时后

    &nb“春秋,这个区已经翻过了,没看到她,熟悉的店铺已经打了招呼,店家说看见小满会第一时间给我电话,现在我跟童小木往外滩去了,冰泉留守,你开车往另一边找吧。”

    &nb“好的,谢谢……”

    &nb“行了,天都黑了,赶紧把人找到才是正事。”

    &nb这个周六注定是不平静的,就在何家、春秋、何满的闺蜜们将上海翻了个底朝天的时候,远在美国的卡洛斯也接到了一个跨国电话。

    &nb“好的,大致情况我了解了,这几天还得麻烦你跟一跟她,尽可能将事情捋顺……上次的方式就很好了。你先在原地盯住,我会找人带她回家的……好,保持联系,再见。”

    &nb挂上了电话后,卡洛斯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然后继续拿起手机,拨通另一个电话。

    &nb“何叔,是我,卡洛斯……”

    &nb——————————

    &nb另一边,被大家挖地三尺找寻的何满,正站在湖边发呆,那是卡洛斯上海别墅区里的一座人工湖,出了名的高档住宅区,人少、环境优美、安全性强,正是一个十分适合静静的地方。

    &nb“关于你跟春秋的事,我反对,是因为我觉得他并不适合你,结局很可能并不会圆满。”

    &nb“春秋是一个很温柔、很会照顾人的男人呢。”

    &nb“蠢满,傻白甜也得有个限度,多少有点戒心吧。”

    &nb自家亲哥和闺蜜的话一直在她脑海中回荡。她不想将人想得太坏,但别人却不会顾及她的想法。她不知道这次事件里,到底是边城主动还是春秋主动,还是两人原本就互相有意思,这已经不重要了。

    &nb夕阳西下,湖面波光粼粼,环境清幽的小区角落里,突然响起了一把嘶哑的呐喊,惊起了数只并没有飞往南方过冬的小鸟。

    &nb“何满,你就是个白痴——”

    &nb随着最后一个破掉的音,她挺直了背脊,死死地咬住下唇瓣,试图用疼痛去阻挠泪水的产生。不得不说,还是挺有用的,起码在接下来的半小时内,她的眼眶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硬是没有泪水能够夺眶而出。

    &nb就在那抹纤细的身影仿佛要站到天荒地老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快步逼近了她,怒气冲冲地伸手擒住何满的肩膀将人转为面向自己。

    &nb“你怎么搞的?整晚没回家,也不打个电话报平安,多大的人还不懂事!”

    &nb被来人摆弄得跄踉一下,即使将近一天没吃过东西喝过水,身体已经很虚弱,但何满依然倔强地瞪大眼,狠狠地盯着应该被称呼为爸爸的男人,原本温和的脸此刻满是怒容,高举在半空的巴掌似乎下一秒就能狠狠地甩到自己的脸上。

    &nb然而,当何爸爸透过亮起的户外灯看清自家闺女红肿成核桃的眼睛,半空的手慢慢地放了下来,颤抖着将才到自己胸前的、刺猬一样的闺女搂进怀里,笨拙地一下又一下地拍着她瘦小的背脊。

    &nb“是不是受了欺负?伤着没有?别怕,爸在……你爷爷昨晚等了你一晚,要不是你哥刚来了电话,告诉我们你的位置,老人家就直接冲去警察局报……”

    &nb“哇——”

    &nb一声大哭打断了他的话,也许是全然陌生的怀抱,也许是背脊上有节奏的轻拍,也许是对方话中提及的、关心自己的人,有太多太多的因素戳破她强作坚强的防线,再也忍不住,满腔的委屈、伤痛全部透过眼泪和哭声发泄了出来。

    &nb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何满只顾着将脸埋进自家父亲那不算厚实的胸膛上,上面是回忆里熟悉的墨香,顿时,鼻子一酸,哭声更大了,她两只手紧紧地圈住了何爸爸的腰,紧紧地,生怕这人也会跟她那亲哥一样,突然就从生活中消失得无形无踪。

    &nb拍着怀中哭得颤抖的身躯,何爸爸心里酸痛莫名,这孩子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再委屈也憋着,憋得受不了了,就大哭一场,果然是母女俩,倔强!

    &nb叹了口气,何爸爸一边说着别怕、别怕,一边昂头不让眼泪从眶里流出。

    &nb于是,父女俩5年后第一个拥抱,就是发生在这么一个幽暗的小湖边。

    &nb——————————

    &nb几天过去了,国内的事情似乎也平静了下来,成功将自家老攻从机场接回了两人的温馨小屋,一场畅快淋漓的啪啪啪后,两人窝在浴缸里久久不愿意起来。

    &nb忍受了将近十分钟,顾森最终还是一手按住了用指尖描绘他腹肌的魔爪,危险地眯着眼看向跟他面对面坐在浴缸里的自家媳妇。

    &nb“还想来一次?”

    &nb撇了撇嘴,卡洛斯打开了系统界面,某人头像后方明晃晃的屎黄色呢,明显就是精力不够,对比自己亮绿色的背景色,等会真做起来,估计又是一个黑出翔的黑历史,身为攻,被自家小受榨晕什么的。

    &nb“等你倒完时差,再来大战三天三夜,你继续泡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nb说完,卡洛斯坏心地咬了一把顾森的左乳,激起了一大阵水花之后,嚣张大笑着光屁股跑了出浴室。就剩下一个反应过度并滑倒在浴缸里的狼狈顾大王。

    &nb狠狠地抹去了脸上的水迹,顾森默默地为明天的战斗增加了几样道具。

    &nb卫生度和饱食度明显被满足后,顾森的头像总算是稍微绿了一点,但依然没摆脱屎黄色的命运,笑着为人铺好床,卡洛斯才回望一直靠在门边看自己的顾森。

    &nb“还不过来睡?”

    &nb上前几步将人抄进怀里,顾森的碎吻连同说话声一同凑近。

    &nb“心情还是有点激动,睡不着。”

    &nb“看见我就这么开心了?”

    &nb“谁叫你是我……”

    &nb老婆两个字被吞进了相贴的两片嘴唇内。

    &nb不知道亲吻了多久,一直放在房间内的手提发出了收到新邮件的声音。卡洛斯首先睁开了眼,又长又翘的眼睫毛扫过顾森的脸。两唇随即分开。

    &nb“怎么?”

    &nb顾森沙哑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性感。

    &nb“估计是跟在何满身边的人,给我发的邮件,我去看看。”

    &nb并没有避开顾森,卡洛斯来到电脑跟前,直接打开邮件并下载了附件,十几秒后,直接将视频文件拖进播放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YY男神的错误姿势[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石三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石三水并收藏YY男神的错误姿势[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