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深宫嫡女 > 侯府深深 060 血泪指证

侯府深深 060 血泪指证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宽大的衣袖遮挡下,秦氏握着如瑾的手紧了几分全文阅读。

    屋里众人都看了过来,蓝如琦依旧是站在角落里,沉默着不吭声,像一株静静的盆景似的。她身边的胞弟蓝琨张大了眼睛,狐疑地看看嫡母,又看看乳母脸上倏然闪过的怪异神色,感到很困惑。

    而蓝如琳,却没掩饰嘴角上翘的弧度,乌黑的眼中光芒闪烁,滴溜溜转了一圈,对上如瑾看过来的目光,嘴角弧度越发大了。

    如瑾也冲她微微一笑,转头示意那小丫鬟前头引路。孙妈妈和碧桃等人都被留在了正房外头,跨进门口的一刹那,秦氏转过脸,再次看了女儿一眼。

    如瑾镇定地与她对视,声音轻柔低缓:“母亲,请您记住一个字,忍。”

    秦氏微有诧异,然而看到女儿无比镇定从容的态度,柔波一样平静的眼眸,心中突然就安定下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女儿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分寸和思量,亦有了她身为母亲也比不过的手段和头脑。

    “瑾儿,母亲明白。”秦氏松开女儿的手,保持着侯夫人的端稳气度,如往常晨起请安那样,带着微笑走进了老太太宴息的房间。

    蓝老太太已经梳洗完毕,穿着日常的深蓝十字锦团寿长褙,面无表情端坐在铺着棕金大坐褥的雕栏罗汉床上。钱嬷嬷侍立一旁,和主子一样,脸上不见喜怒。

    屋子正中跪着棕褐衣衫的郑顺家的,看穿戴还算有些体面,听到秦氏和如瑾进来,她脸上破釜沉舟般的坚毅又加重了一分。

    张氏和蓝如璇站在一边,俱是不加掩饰的悲愤之色,当着老太太也毫无顾忌地向秦氏母女投来愤怒的目光,像是受了莫大委屈,满腔怨恨已然压制不住似的。

    如瑾对此不加理会,随着母亲稳稳朝祖母行了礼,问了安,还微笑着问了一句:“祖母昨夜睡得可安稳?”

    蓝老太太随口“嗯”了一声,抬眼看她:“听说你又病了?”

    如瑾恭谨回道:“可能是昨日午睡起来被风吹着了,晚间觉着身子有些发沉,不过盖着厚被子睡了一宿就松快多了,不算什么大病,请祖母别担心。”

    蓝老太太没有像以往那样让她们坐,而是继续了这个话题:“原是这样么?方才听璇丫头说你病了,她以为你要休息一阵子不出门。”

    “大姐姐如何知道我病了?”如瑾含笑看向泪痕犹在的蓝如璇。

    蓝如璇别过脸,似乎很不愿意看到如瑾,咬着嘴唇忍了一下,眼泪却扑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大姐姐为何哭了,这般委屈到底从何而来?”

    “你!”蓝如璇一脸愤然,恨恨指着地上跪的妇人,“你见了她,还问我委屈从何而来?”

    如瑾便顺着她的手,将那郑顺家的仔细打量了一番,凝眉道:“姐姐的话我不大听得懂,不过她我却是第一次见,方才听母亲说她是郑顺家的,前些日将母亲从庄子上接回来的就是她。这人,有什么问题么?”

    蓝如璇含泪看向端坐的祖母,张氏用手捂着胸口喘了几下,恨声道:“三丫头你还不肯认错么!嫂子,看您养的好女儿,将我的璇儿害得好惨……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你尽管朝我身上撒气,怎么能朝我的璇儿动手,她可是最懂事最孝顺的孩子啊!”

    秦氏闻言肃了颜色,冷冷的看向张氏:“弟妹此话从何讲起,当着婆婆的面说出这些没头没尾的话来。婆婆近日精神有些倦,每日喝着温补的药呢,经不得人闹腾,弟妹难道全都不顾了么?”

    “祖母!”蓝如璇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十分激愤,“三妹妹看样子是不肯主动认错了,请祖母允许这奴才将方才的话再讲一遍,让三妹妹清醒清醒。”

    “璇儿……我的儿……”张氏捂着脸哀哀地哭起来,上气不接下气。

    秦氏微微皱了眉:“弟妹,璇丫头,你们如此恐怕失了体面吧。有什么事不能好好的说,偏要闹成这样。”

    蓝如璇跪在地上只管凄凄地看着老太太,张氏哭得停不下来,蓝老太太依然面无表情,默默看了两人一阵,开言问蓝如璇:“这奴才的话并不好听,非要再讲一遍么?”

    “祖母……三妹她不肯认错……”

    老太太待要再开口,地上跪着的郑顺家的却突然转向,朝如瑾磕了一个头:

    “三姑娘,奴婢再不能为您效力了,奴婢对不起您,宁愿一死报答您的恩德!奴婢死后,请您不要为难奴婢家人。”话音一落,她猛然起身,朝着不远处的墙壁一头撞过去。

    一路上撞翻了两张椅子,头将要碰到墙壁时,裙角却被后头的张氏一把拉住,狠狠将她拽了回来。

    “奴才!你死了谁来作证给我女儿洗冤屈!”张氏愤怒地喊着,死拖着郑顺家的不肯松手。

    三个人闹得一团乱,如瑾看向脸色木然的祖母,走到跟前盈盈跪了下去。

    青碧色裙裾铺散在光洁地面上,如月下静静舒展的荷叶。她目光沉静,声音从容:“祖母,孙女不知发生了何事,但婶娘和大姐姐激动如此,连体面也顾不得,想来是有极大的隐情。若是这隐情和孙女有关,孙女愿闻其详,如果是孙女做错了事,也愿意承担罪过,绝不推脱。”

    秦氏唇角微微动了动,想要开口,但看到女儿镇定的姿态,想起门口那句话,最终沉默着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地站在一边。

    蓝老太太将屋里人都扫视一遍,张氏母女的失态,秦氏母女的安然,尽收眼底。钱嬷嬷上前两步,对正跟张氏撕扯的郑顺家的冷声道:“求死很容易,是自己死,还是带着全家死,你自己想清楚。”

    郑顺家的愕然停手,不再试图跑过去撞墙,跪着直跟钱嬷嬷磕头:“奴婢的罪一人承担,求嬷嬷饶过我家里人!”

    钱嬷嬷看了老太太一眼,方才吩咐道:“那么,就老老实实将你说过的再说一遍。”

    “是!奴婢老实说!”郑顺家的倒也不含糊,仓促间还不忘跟如瑾又磕了一个头,“三姑娘别怪奴婢,奴婢实在是不能连累家人,姑娘千万别怪罪!奴婢也劝姑娘一句,事到如今纸包不住火,姑娘不如好好认错,求老太太和大姑娘宽恕您,毕竟事情是您做得太阴狠了。”

    之后,她便跪在那里,带着更沉重的破釜沉舟之色,将故事又讲了一遍。

    “……前些日子奴婢家人病了,没钱买贵重药材,三姑娘知道了就给了奴婢银钱,奴婢全家感恩戴德。但后来,三姑娘却要奴婢趁着春宴府里人多杂乱,将一个男的办成小厮模样带进花园四方亭里……奴婢不敢,她就说如果办成了,就让奴婢升内宅管事,奴婢一时糊涂就答应下来。本以为是三姑娘想……却不料后来……隐隐约约听说是大姑娘在里头……”

    “你胡说什么!”秦氏听不下去,皱眉呵斥打断了她。

    郑顺家的连连磕头:“奴婢没有胡说。奴婢当初要是知道是三姑娘想害大姑娘,怎么也不敢帮这个忙的,这些天一直心里不安……昨夜三姑娘派人去叮嘱奴婢闭严了嘴,奴婢心里烦闷就喝了酒,醉后说出了真相,不知被谁听去了告诉了二太太……奴婢想,这也是做了亏心事,命中注定吧……奴婢不怕死,只求大姑娘宽恕奴婢的罪孽!”

    如瑾眉头缓缓挑起。

    原来,她们行的是这一着。

    果然她们沉不住气,得了借口,就要恶狠狠地反扑。

    静静的跪在罗汉床前听完这番痛悔,如瑾回头看了郑顺家的一眼。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这个妇人,大约也是最后一次了。主动应承了这样的罪责,怎么也是要死的。只不知她是甘心赴死的忠仆,还是被逼无奈的弃子。

    秦氏已是面色煞白,颤抖着指向郑顺家的:“你……你竟然敢血口喷人……”

    “母亲,不必多说。”如瑾给了母亲一个镇定的眼神,转头继续跪向祖母,“孙女没做过,所以不解释。是非黑白自有天理昭彰,祖母无需为恶奴妄言费神,也劝婶娘和大姐姐不要乱了方寸。”

    蓝老太太脸上终于有了些表情,不再木然:“哦,你倒是沉稳。此奴言之凿凿,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没做过。”

    如瑾神色坦然:“婶娘与大姐姐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做过?”

    张氏冷笑:“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一个小布包被她从怀中扔出来,甩到如瑾跟前。布包抖开,一根白玉簪子掉了出来。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深宫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元长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长安并收藏重生之深宫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