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深宫嫡女 > 京华烟云 221 本王知道

京华烟云 221 本王知道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蓝小姐,在我跟你一样年纪的时候,我的母亲也曾经……难产过全文阅读。父亲儿子不少,母亲是继室,家里有原本的嫡子和庶子,并不差我一个。”

    如瑾屏息听着,完全听得出这简单的叙述中包含着怎样的内情。深宅大院,也许他母亲的过世并不只是偶然意外,而他这继室之子被扫地出门肯定亦涉及**。不过如瑾不能问,怕触动他的过往。往事不可追,徒惹伤心而已。

    曾经有过和母亲生离死别的经历,她很能明白他的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至亲走向死亡而不能援手,那痛苦深入骨髓。

    凌慎之看见如瑾的表情,温和一笑:“不必安慰,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我早就想开了。去年初回京时我去给母亲上坟,几乎找不到坟茔在哪里,幸亏认出了一棵老树,可见世事变迁,什么都能磨平。非要说耿耿于怀的,就是当年我太无用,医术不好,性子也不够强硬,不然也许母亲还有救。”

    他望着她的眼睛:“所以你知道,我很佩服你。你说我是你想成为的人,其实,这正是我想对你说的。”

    如瑾很意外。

    她知道他是御医世家出身,现在还有长辈在宫里当差,家族应该不小。但是他的母亲竟然连坟茔都没有被人好好照管,以致他险些找不到上坟的地方,这不是一个有传承的家族会做的事。坟上没有墓碑作为标志么,难道是没有入族中坟地?

    凌慎之的过去到底都发生过什么呢?如瑾能想象出那定是一片灰色。可是眼前的男子,那么恬淡温和,完全不像是经历过不平事的人。

    “先生,你说佩服我,其实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她将同样的话还给了他。

    同样失去过至亲,同样有委屈,如瑾自问不能像他一样恬淡处事。

    甚至她知道,自己从重生之后心中一直有怨气,影响了她对人对事的态度。对东府,对蓝泽,或许后来对祖母和姨娘们,还有庶妹,她都不能彻底的看开。她可以不理他们,可以尽血亲的义务,但却不能从根本上原谅。

    这就是佛家所说的心魔吧。

    她的前世,正是她此生的魔障。

    什么时候才能放开一切轻松生活?是不是在确定蓝家彻底安全以前,都不能平和度日了?如瑾暗暗叹了一口气。

    凌慎之看向她,她也回望,对视一瞬,双双转开了眼睛。

    “蓝小姐,你愿意么?”凌慎之将最开始的问题又说了一遍,并且说,“听闻那位王爷内宠颇多,日后进了王府,你要保全自己并不困难,但是……”

    但是要想舒心过日子,恐怕很难。

    他没往下说,如瑾也知道。在女人堆里生活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她前世在深宫里已经体味过了。

    凌慎之的坦诚让她也变得坦诚了,除了事关长平王行踪的隐秘不能透露,她很愿意有个人倾听她内心的惶惑。

    “先生,其实长平王爷和你一样,于我也是有恩的。来京的路上遇到晋王旧党,是他和永安王救了我们全家性命。所以,对于这圣旨,我心甘情愿。”

    凌慎之听懂了,他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窗外起了更鼓,已经戌正了。

    凌慎之手中的茶盏又凉了,他摩挲着杯子,一直没有喝。碧桃在外头轻轻呼唤:“姑娘,太太打发人来瞧,问姑娘怎么收拾这许久,青苹将人打发走了。”

    “知道了。”如瑾应一声。时候不早,要是再耽搁下去,恐怕母亲还要再派人来。

    凌慎之站起身,“抱歉,今日是凌某莽撞,给蓝小姐添了麻烦。凌某这便告辞。”

    如瑾起身相送,诚恳道:“先生能来这一趟,是先生看重我。我……”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我都明白,蓝小姐不必说了。”凌慎之凝视她,“我不该做这样不理智的事,只是……”

    只是情难自禁,他现在才明白这四个字的重量。从何刚那里听说蓝侯进宫的事,他当时便感觉心里空了一块。他早知道两人身份悬殊,没抱期望,然而骤然听见她将要嫁人的消息,还是失眠了整整一晚。

    他以为自己能压住情绪的,却是高估了自己,隔日得知圣旨降临,终于忍不住想见一见她。多么冒失的举动。他从进了香雪楼就在自责,可没有一刻后悔,甚至在将要离开的此时此刻,仍然有强烈的想要留下来的念头,希望和如瑾多相处一会。

    “先生,你上次说的话还作数么?”

    “嗯?”

    如瑾露出笑容:“上次你说过,我们是朋友。”

    “……自然作数。”他看得出来,她是在给他找台阶,可比之于心中所愿,朋友二字还是太轻了。

    如瑾说:“无论以后先生在哪里,做什么,都是我的朋友和恩人。我待先生如从前,先生也不要和我生分才好,更不要嫌弃我成了俗不可耐的皇家妇,行么?”

    她尽量让语气显得轻快,含笑看着他。

    如果知道最终没有结果,也许再不牵扯比较好吧。不过,此刻她只想消除他的内疚,至于以后,且再说。

    凌慎之注视她良久,最终点了点头。“好,我不会嫌弃你的。”

    如瑾抿嘴,轻笑出声。凌慎之唇边也绽开淡淡的笑。“我走了,有事还可以找我,如你所言,就像以前一样。”他走到窗边,按着之前的约定在窗棂上轻轻敲了四下,三长一短。

    于是崔吉的身影便无声出现,倒挂在屋檐上朝内做了一个可以走的手势。

    凌慎之用目光和如瑾道别,然后搭住崔吉的手,一下子被带了出去,等到如瑾走到窗边朝外看的时候,只能看见被风吹动的微晃的树梢,已经不知道两人去了哪里。

    窗外挂着将圆的月亮,色泽明丽像是雏莺的羽毛,安安静静悬在湛蓝夜空中。因为灯火全都移到了窗边,月光将树影投在窗纱上,只留下浅淡几近虚无的影,风一吹就要消散似的。

    如瑾觉得方才的见面也像那影子,十分不真实。

    凌慎之竟然可以说那样的话,直白,坦诚,与世俗礼法相去甚远。如瑾觉得自己对他远远不够了解,就像是上次在刘府,她乍然看见他用剑,也是惊讶了半天。

    她其实很想与他多多交往,像朋友一样相处,或者,如果没有彼此身份的约束,他会不会是极好的伴侣呢?

    她慢慢靠在窗栏上,在夜风里回想方才见面的一言一语。

    ……

    纳采,问名,下聘,请期……婚姻嫁娶本有一系列繁杂耗时的步骤,连市井百姓也不会怠慢,要认真执行的,然而因为是圣旨许婚,这些规程便全都成了走形式,毫无实际的意义。

    譬如合八字,都已经定了是侧妃,执礼的官员还能说两人八字不合?结果自然是好的。如瑾知道这些都是过场,宫里来人要做什么就由着他们做。但因为是侧妃,上头还有正妃之位,为了以示区别,如瑾这里的仪程一切都从简了。

    正妃果然是皇后的侄女,张六娘。因为这层关系,礼部和内务府大半心思都花在了安国公府,对襄国侯府只是敷衍了事的态度。如瑾一点都不介意,反而因此感到庆幸。幸亏那些人不将她当回事,否则整日被缠着,她就没时间陪母亲和妹妹了。

    “姑娘,你怎么不上心呢?听说还有两个贵妾也要入府,您起码该打听打听她们的来历脾性,日后也好相处。”

    碧桃对如瑾整日扎在明玉榭感到不解,按着主子的习惯,不该是这么没准备的人。

    “急什么,日后自然见得到。”

    如瑾不加理会。她已经拿定了主意,她进王府是长平王的意思,进去了之后会怎样,她一点都不想操心。那是个陌生的地方,将要面对的人也都是陌生的,以她现在的能力,即便好好打听,又能打听出多少呢?与其自寻烦恼,不如淡漠以对。

    如瑾一点都不介意,反而因此感到庆幸。幸亏那些人不将她当回事,否则整日被缠着,她就没时间陪母亲和妹妹了。

    “姑娘,你怎么不上心呢?听说还有两个贵妾也要入府,您起码该打听打听她们的来历脾性,日后也好相处。”

    碧桃对如瑾整日扎在明玉榭感到不解,按着主子的习惯,不该是这么没准备的人。

    “急什么,日后自然见得到。”

    如瑾不加理会。她已经拿定了主意,她进王府是长平王的意思,进去了之后会怎样,她一点都不想操心。那是个陌生的地方,将要面对的人也都是陌生的,以她现在的能力,即便好好打听,又能打听出多少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深宫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元长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长安并收藏重生之深宫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