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深宫嫡女 > 京华烟云 243 旧日姐妹

京华烟云 243 旧日姐妹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长平王午睡一直睡到日头偏西,醒了之后太医又进府来看病,说他的确中暑了,留下方子,如瑾就叫人去煎药全文阅读。

    长平王就说:“我上次去倒是正在春夏之交,匆匆走了几个地方不及细看,花花草草的看着还成。这一旱,倒不知是何模样了。青草若是变了枯草,翁媪怕都是一脸菜色。”

    如瑾被他说得也思念起老家来,很想回去看看这场旱灾有没有波及青州,若是旱了,那边会有流民吗?

    下阙的调子起来,长平王又跟着唱,“……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

    如瑾就去看窗外的半池荷花,日头晒得厉害,花都有些打蔫,这样的荷花会结莲蓬么,真让人怀疑。前两天回蓝府送东西的丫鬟说,府里的一湖荷花也不及前些日子开得盛了,令人惋惜。

    长平王说,“江北那边有几处骚乱,乡野乱哄哄的,还剥什么莲蓬,锄什么豆。”

    的确,若是有了灾情,乡间美好自然的生活就会一团糟了。如瑾也微微黯然。民生多艰,她远在京城,关在深宅,又能帮上什么。

    叹惋之时,长平王那边突然转了话头:“这词不应景。不过大儿、中儿、小儿么……倒是好彩头的吉利话,适合新婚夫妇听。”

    好好的又说起不正经的!如瑾垂了脑袋。长平王却还在接着盘算:“你快点长大,过几年调理好了身子,两年抱仨不为过吧?”

    ……

    八月初六,夏良娣进了东宫。听说她出嫁时候街面上也是人头攒动,许多人追着迎亲的轿子看,不过因为宫里出来的侍卫太严整,百姓们不敢像上次如瑾出嫁那样延缓队伍的行进,街上很快就恢复了清净。

    长平王府的乐伎窈娘带了两个小姐妹坐车出去看热闹,回来绘声绘色说起街上情形,于是这一天丫鬟婆子们的主要话题就是议论夏良娣。

    吉祥去大厨房那边转了一圈,回来说起舜华院,“王妃罚一个小丫头扫十天院子,不只舜华院,园子所有的过道都要她打理,责她胡乱议论东宫良娣,对贵人不敬。”

    这不像张六娘的温和做派,如瑾就问,“可知那小丫头说了什么?”

    “说夏良娣嫁妆少,还不及咱们侧妃的一半,若不是有那白莲花,今儿追看迎亲轿子的人肯定不会那么多。”

    这话不好听,可也不算太坏的话,无关痛痒的闲磕牙而已,不至于罚人家扫全园子的过道吧?

    “让咱们院子里的人管住嘴,别跟着人家议论夏良娣,好的坏的都不许说。”如瑾猜测张六娘大概是要拿此事立威,不然小丫头发了错,在自家院子罚罚就算了,哪犯得上让满园子的人都知道呢。正妃爱怎样就怎样,不掺合就是。

    果然晚饭之后又听说,一个进府还没多久的乐伎也被罚了,是跟着窈娘出门的其中一个,被罚一个月不许练琴,日日到舜华院去听嬷嬷讲女四书。

    吴竹春说:“王妃要治理内宅了。”

    如瑾点头。府里女人多,主母早晚都要管起来的,不然也就不算什么主母了。如瑾只是想不明白,这张六娘进府一个月才动手,是不是太晚了点儿,就算是乍进府需要熟悉情况,一个月的熟悉期也太长了。

    不过张六娘的事如瑾不管,只让关了自家院门,嘱咐上下对外间事一概不理。长平王今夜在锦绣阁睡,饭后召了歌舞过去,如瑾没相陪,自己在屋里看吉祥教荷露菱脂做针线。彭进财那边已经找好了铺面,人手也都差不多了,等着搭船那家的货一进京,铺子就要开张了。如瑾对绣花什么的都不在行,为了当好这个东家,最近得空就看丫鬟们做绣活,认真琢磨盘针套针的细节。她未必要成好绣娘,但起码得熟悉绣娘的功法才行。

    丫鬟们聚在跟前聊天做针线,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二更时分。

    吉祥撂下活计过来收拾床铺:“主子早点睡吧,我们去外头绣完这几针。”

    如瑾也觉得有些困了,就去隔间盥洗,准备换衣服睡觉。不过脸才洗了一半,外头就传来叫门的声音。“谁啊,这么晚了。”吉祥亲自去开门,迎进来的是琴女窈娘。

    “我找侧妃。”窈娘往院子里冲。

    吉祥赶紧拽住她,“我们主子睡了,你是那个琴娘吧?你来做什么?”

    窈娘说:“王妃要将小桃撵出去呢,我找侧妃求情,你放开我!”

    吉祥气得发笑:“小桃是谁,王妃要撵人你来找我们主子干什么,出去出去。”荷露菱脂两个也从屋里出来,拦在了窈娘跟前。

    窈娘是练琴的,哪里挣得过整日做活的吉祥,见进不去,她直接跪在了院门边,“求侧妃去说说情吧,王妃只肯听你的,我们说话都没用。”

    如瑾在吴竹春的服侍下洗完了脸,听见外头有人嚷这样的话,就让吴竹春出去打发人。

    吴竹春走出去,到窈娘跟前说:“王妃是主母,她要罚谁撵谁都是为了治家,我们主子怎能阻碍她呢?我们院子和你那边素无来往,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过来,也不知道你怎么会误会王妃只听我们主子的,总之这事我们不管,你走吧。再要聒噪,我就去禀告王妃了。”

    窈娘瞪着吴竹春,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吴竹春就叫来了杂役将她拖开,关门上了闩。窈娘在门外叫了两声,院里没人搭理她,再过一会,也就没声音了。荷露踩着板凳隔墙看了看,说,“她走了。”

    如瑾盥洗完上了床睡觉,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次日早晨去张六娘那边点卯,发现张六娘依旧态度和煦,但没有像往日那样拉着人说话,如瑾回来就让丫鬟去打听是怎么了,吴竹春说:“是昨晚被窈娘求情的小桃,王妃因她议论夏良娣要撵她,因天晚了就没立时赶走,结果不知怎地被她跑出了舜华院,今早去王爷跟前哭了一场,王爷就留了她。”

    如瑾并不为长平王的举动意外,只是问,“既然王爷这么好用,昨晚窈娘跑来这里闹什么。”

    “那时候王爷睡了,府里的规矩,不能打扰睡觉的王爷。”

    如瑾听着哭笑不得。她来王府后别的不知道,就知道长平王睡觉的规矩极大。不过说起来,长平王对乐女太放纵了,什么小桃窈娘倒是事小,难道张六娘头一次立威被阻挠,就会善罢甘休了吗?

    快到午饭的时候,张六娘派人来请如瑾过去一起用饭。如瑾推说头疼,没过一会张六娘自己过来了。

    “妹妹不想过我那里去,我就来妹妹这里,你别嫌我吵。”进了屋,张六娘说明来意,是要来这里吃饭,“吃不吃饭的也是小事,只想和人说说话。”

    如瑾让厨房又添了几个菜,摆好了席面请张六娘入座。张六娘拉她一起做,“一块吃吧,别讲究虚礼。”

    如瑾坐了,等着她动筷子。

    张六娘拿着筷子却不吃,发了一会愣,低头挥手,让服侍的丫鬟都退出去。等她抬头的时候,如瑾就看见她的眼圈是红的。

    “妹妹,连你都知道不阻碍我治家,王爷怎么就不给我这个面子?”张六娘说着就掉了眼泪。

    如瑾就知道她是为昨日的事而来,没说什么,默默递了帕子给她。张六娘没接,自己掏帕子擦了眼睛,哽咽道,“我进府一个多月了,可曾跟那些姬妾找过半分麻烦,原是她们多嘴多舌的,不知轻重议论东宫的人,难道我不该管管吗?咱们是什么身份,能随便拿太子跟前的人说嘴?我哪一点做错了,王爷这样驳我的颜面。”

    如瑾给她盛汤:“姐姐先吃东西,再伤心,不能饿坏身子。”

    “我伤心什么,我是害怕。”张六娘接了汤,又放在了桌上,“妹妹你大约不知道,夏良娣是姑姑做主封给太子殿下的,庆贵妃娘娘心里不痛快呢,咱们府里的人哪能在此事上议论个不停,不管说夏良娣好还是歹,被宫里听了都有人不高兴。要是被这起女人惹出祸来,我们多无辜,王爷多无辜。”

    如瑾宽慰她:“姐姐且宽心。娘娘们都是明白人,不会跟乐女计较的。”

    张六娘深深叹气,擦着眼睛:“就算我杞人忧天,可王爷……为了一个乐女……”

    如瑾就不明白她来自己这里哭诉什么,“姐姐收了泪吧,哭肿了眼睛让人看出来不好。”

    张六娘摇头:“看出来又有什么,王爷留了小桃,全府人都看我的笑话了,我哭与不哭有分别吗?”

    如瑾有点饿,可张六娘哭着,她总也不能吃东西。张六娘在那里接着说,“自我进了府,王爷倒还好,没找那些姬妾乐女,可这些天他又……而那些女人,也越发不像话了。”

    如瑾听得微汗。好像是从她嫁过来,长平王就不再夜夜留宿舜华院了?张六娘不会是在怪她吧。可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长平王愿意在哪,愿意给谁脸面,她管得了吗……

    ------题外话------

    谢谢kszhengjian送那么多钻石,谢谢静若幽兰,清心静,cocoxiang几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深宫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元长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长安并收藏重生之深宫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