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深宫嫡女 > 京华烟云 244 午间拿人

京华烟云 244 午间拿人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六娘一路哭,一路说,将昨天她怎么罚了自己院子里的小丫鬟扫园子,后来听见还有人议论就提了乐女小桃过去听女四书,之后小桃怎么不听话被撵,早起怎么逃的,长平王又是怎么派人来递话留人,一五一十俱都说给如瑾听。如瑾这才知道,原来人家是嫌冰鉴里的不干净。听说极讲究的人家,冬天存冰时都要分开几等,降温的、湃果子的,甚至直接吃的,要分开存放,若是自家不存从外头买,不同的冰价钱也不一样。

    比起安国公府出身的张六娘,如瑾觉得自己过得颇为粗枝大叶。又想起新婚那晚荷露也是跑去冰鉴里取冰敷眼睛,长平王也没说什么,所以看来长平王是不讲究这个的。

    张六娘闭目坐在椅子上,香缕用帕子包了冰块往她眼睛上头点,如瑾就在一旁陪着,对着一桌子渐渐冷掉的饭菜挨饿。

    “姐姐,我早晨吃得少,有些头晕。”张六娘那边不紧不慢的敷眼睛,终于如瑾耐性告罄,要求吃饭。

    张六娘张了眼,有些过意不去的说:“对不起,我自己不想吃,却忘了你饿肚子。你快吃吧。”

    如瑾没客气,叫了丫鬟进来服侍,将热菜热汤全都拿去小厨房重新回炉。

    等饭的时候,张六娘说:“你这里不错,还有个自用的厨房。”

    如瑾就说:“似乎西芙院和锦瑟院那边也有。”把自己摆在了和那些人一样的位置上,免得张六娘心里不痛快,还主动问,“要么,姐姐也在屋子后头接一个,别的不说,要热水挺方便。”

    张六娘腼腆笑笑:“不用了,我屋子后头栽着竹子,动了不好看。”

    “或者找现成的屋子改一个。”如瑾热心建议。舜华院有两进,倒座穿堂厢房耳房,哪里都能腾出个厨房来。

    “算了,以后再说,这天气怪热的,院子里弄了烟火气也让人难受。”

    如瑾于是不再说什么,算是将这可能弄成别扭的事揭了过去。

    饭菜很快热过了端上来,还添了一大碗新做的酸笋火腿汤,吉祥盛了汤放在如瑾跟前,如瑾和张六娘客气一番,张六娘不吃,离开饭桌去了旁边的玫瑰椅上坐着,如瑾就自己吃起来。

    一边吃着,一边想起前世。

    她在宫里时可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从不耐烦和嫔妃们家长里短的周旋,听说背地里,人都说她不好相与,自然也没什么合得来的人。若说交往,和媛贵嫔倒是偶尔说上几句,谈谈诗书,不过两人住的不近,又都是不爱出门走动的,算起来也没有多深的交往。还有一个,是冷宫里的老太妃,如瑾有一段时间常去那边散心,和老太妃漫无目的地聊上一阵子,或者什么都不聊,只对着幽僻之地乱长的草木默坐半日。另有两个浣衣房的宫女,因来送洗好的衣服相识,不知怎么就走动起来,宫女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家里获了罪才莫入奴籍,在如瑾那里偷空听一会琴成了她们洗衣劳作之外唯一愉快的消遣,而如瑾也觉和她们说话比跟嫔妃们轻松,一来二去就成了朋友。

    如今想起来,那时候的交往还真是有些乱七八糟,很难被人理解吧。

    如瑾心里微微笑了一下,咬下一口脆嫩的酸笋。这一世的自己,和前世那个往相反的路上走,越走越远了。她怀念以前随心所欲的时光,更珍惜现在亲人俱在的安好。如果再让她重新选择,她仍会选择和张六娘心口不一的周旋。

    这样的日子,琐碎,偶有烦恼,却是踏实的。

    默默吃完了饭,丫鬟们收拾桌面的时候,出去办事的琅环回来了。“王妃,有些人不肯来,说午睡时间王爷不让到处乱走。”

    “来了的有多少?”张六娘问。

    “有……大约三成。”琅环低了头,可能怕被主子责怪办事不力。

    长平王不仅自己睡觉不让人打扰,还要求其他人也跟着一起睡,这不成文的古怪规矩张六娘也很不适应。可规矩是规矩,她要传人来,还有违抗的,这就不好了。她对琅环说,“再去叫,谁不来,名字一一记下。”

    “那这次来了的人呢?”

    “放进院子里来,让她们等着。”

    收拾桌子的吉祥就朝如瑾看了一眼,如瑾没做声。张六娘要来这里吃饭,打的恐怕就是在这儿办事的主意,拦也没用,索性由她去。

    院子里放进了十几个人,如瑾听到脚步声,张六娘还在那里用冰。过了一会找镜子,如瑾让人人去里间妆台上取靶镜。张六娘说:“那东西照的不真亮,姑姑给你的穿衣镜呢?”

    如瑾没想她主动提起这个,就起身去西隔间:“在这里。”让丫鬟取了镜套子下来。

    张六娘跟着走过去,对着镜子仔细查看眼睛,说,“似乎看不出来了。”没有什么不自然的神色。

    如瑾说,“是看不出来了。”

    张六娘这才端详镜面和落地架上的繁复雕纹,“这东西我以前只见过几次,没有认真照过,原来真是纤毫毕现,连眼睫毛都能照得一清二楚。”

    “皇后娘娘的厚赐我不敢随意用,平日都这么放着,我还是用铜镜。”如瑾说。

    张六娘摇头:“姑姑的美意,你还是用吧。”

    如瑾没接话,隔了敞开的绣窗,去看院子里站着的珠环翠绕。“正是午间日头最热的时候,不如让她们进屋?”

    张六娘打量屋子,“人多,你这里恐怕站不下,让她们去廊下阴凉处吧。”香缕就出去吩咐了。

    十几个年轻的女子正站在太阳底下杵着,额头都是汗,像是晒蔫了的花,花蔫了有人洒水,她们可不能用水泼。听见能站去阴凉处了,都纷纷往廊下走,一面用帕子擦脸上头上的汗,不过倒是没什么人带着怨色,想必这些肯应召的人都是老实或有成算的吧。

    如瑾看见里头有佟秋雁,纤纤弱弱的跟在人群里,低眉顺眼的。为了她,如瑾也没问张六娘愿意不愿意,就让丫鬟给大家端茶送去。

    张六娘微笑着说:“妹妹心细。”

    一瞬间如瑾恍觉自己看见了皇后。张六娘侧脸本就很像她姑姑,方才的神情气度,还真是像了十成十。

    张六娘让人搬了两把椅子,邀如瑾一起坐在了门口。

    对着那些人,张六娘问:“谁叫薇儿?”没人应声。张六娘就说:“果然她不肯来。”刘乳母也站在廊下候着,张六娘让她说话。

    刘乳母就说:“跟着窈娘出府的小桃和薇儿,嚼舌头嚼得最厉害,王妃肯定要处置她们,不管你们怎么想。议论宫里的贵人是最要不得的事情,这个道理你们以前不明白,日后也得牢牢记在心里。”

    众人听着,有的低头,有的打量张六娘。

    张六娘端坐在椅子上,年轻的脸庞带了雍容气度,待刘乳母说完就吩咐去拿人。刘乳母朝如瑾福身:“斗胆朝侧妃借些人手。”

    如瑾指了指吉祥和荷露几个,“你看这几个谁是能有力气捆人的。”

    张六娘转头低声说:“妹妹借两个杂役也好,那些乐女没规矩惯了,说不定会动手。”

    如瑾苦笑:“我这院子统共就两个杂役,姐姐不如找那些巡值的婆子去,或者叫几个内侍,他们力气大。”

    张六娘就露了黯然:“府里的人未必肯听我的呢,妹妹先借我两个人吧,若是不成,我再回去叫人手。”

    她院子里有陪嫁来的八个内侍,全是皇后赐拨的,这次没带过来,恐怕早就打定了借人的主意?她放低了姿态,如瑾还不想这么快就驳斥她的提议,索性看看她要做什么。

    刘乳母带了几个丫鬟和如瑾院子的两个杂役婆子走了,一众人就在院子里静悄悄的等。午间饭后,天气炎热,如瑾犯困得厉害,不得不打起精神陪着,看看廊下那些人,大半也是无精打采,兴许被午睡的规矩养成了习惯,不眯上一觉很难受。

    没多久,院子外响起了脚步声,刘乳母带着人回来了。中间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姑娘被绑着手堵着嘴,被推搡着往前走。后面跟着几个稍微年长的姑娘,看样子像是追过来的。

    吉祥说:“穿绿水绸衫子的那个就是窈娘。”

    如瑾依稀记起来,好像是曾经见过这么一个人,白白净净的,细眉细眼。

    刘乳母将人带到了跟前,指着被绑的小姑娘说,“这是薇儿。”又指了指窈娘几个,“她们是从锦瑟院里追出来的。”

    刘乳母裙子上有污痕和褶皱,大略之前抓人受了阻挠。如瑾去看自家院子的两个杂役,倒是如常模样,进了院就退下去了。

    窈娘上前看住张六娘:“带人出府的是我,她们议论的事都是我说的,王妃找我就好。”刘乳母呵斥她:“见了王妃不行礼,还我来我去的,你放心,自有处置你的时候。”

    窈娘冷笑着看了看坐在张六娘旁边的如瑾:“怪道昨晚将我赶出去,原来你们是一条绳子上的。”突然看见了廊下站着的佟秋雁,她就说,“你跟侧妃不是同乡?人家坐着你站着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深宫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元长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长安并收藏重生之深宫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