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深宫嫡女 > 京华烟云 255 家长里短

京华烟云 255 家长里短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母亲,我和他之间并无逾越之事。”

    秦氏宠溺的笑笑:“母亲说这些并没有别的意思,我养大的女儿我还不知道么,是最安分守礼的人。只是这世上有些事啊,无论面上怎样,心里头是另一番景象滋味的。”她用柔和的目光端详女儿神色。

    如瑾从没有和母亲讨论过这类事情,不免面上微红,不过心里并没有因为被母亲窥破私事而感到发慌,依然镇定的说:“凌先生是心中有数的人,女儿更知道路该怎么走,日子长了总会磨去旧事,您的意思女儿明白。待我回去问一问王爷,请个好御医来关照您的身体,凌先生那边就暂且不让他来了。若是以后时过境迁,他能看淡过往的时候,再走动不迟。”

    秦氏轻轻摇头:“你明白我的意思,却也没有真明白。”她停了一会,继而笑道,“不过这些事,明白与不明白都是一样,你现在是王府的侧妃,是皇家的人,其他的话就不用母亲嘱咐了。只是凌先生那边……”

    “母亲,女儿想明白了,既然暂时不见面,咱们却不能忘了他的恩情。他人还在京城,女儿会让人暗地照看着,以前似乎有人找过他的麻烦,若是再遇上事,女儿着人替他解决了就是。”

    这样做之于他的恩情来说,虽然不能对等,但相比继续正常往来,似乎这样更好。是暂时断了走动让他渐渐淡忘,还是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依然往来联系?如瑾选择了前者。

    她本能的想让凌慎之走远一点,因为她现在身在皇家,若是出了什么状况,不愿波及他。

    秦氏想了想,点头道:“也好。不过你在王府行事不便,还是我安排吧。我看那护院领队很肯帮忙,让他暗中派人去好了。”

    如瑾不知该怎么解释。崔杨二人肯帮忙,并非因为他们是蓝家的护院……她赶紧阻止母亲这个想法。

    让崔吉去照看外面的郎中,若是长平王知道了,该怎么想?以前请人家偷偷进府是为了治病救人,长平王那种完全无视规矩礼法的人,自然可以容忍并理解。但若是长期照看凌慎之,如瑾不确定长平王会作何想,下意识的觉得不该让他知道。

    “母亲且别管了,这事我来安排。崔领队和凌先生关系莫逆,若是托了他办,他定然会将咱们暗中照看的事告诉凌先生,反而不好。”如瑾随口找个理由搪塞了母亲,回头却又发觉自己能用的人实在是少。

    以前常常托付崔吉和那些护院,可他们都是长平王的人,不算是她自己的人手,一旦遇到不能让长平王知道的事,就一筹莫展了。如瑾意识到培养人手的重要。以后该在这上头留心才是。

    眼下,她让丫鬟传信给何刚,让他没事就悄悄去凌慎之那边看看,暂且照看着。

    然后她单独叫了崔吉。“很感谢领队带凌先生过来给母亲看病,不过,以后若不是凶险之事,领队还是不要带他来了。”

    崔吉沉默了一下,依然像以前一样直直的看人,然后说:“嗯。”

    如瑾又询问以前的伤员现在情况如何,崔吉说都无碍,然后告辞出去。

    寒芳带了几幅新作的绣活来,如瑾将这几日改动的两个花样也交给了她。寒芳看了便拍手:“姑娘这么一改,果然好看了许多,咱们的花式本来就跟市面的大路货不同,经了姑娘的手越发耐看了。”家里这些亲近人,上下都改不了口,还是称呼如瑾为“姑娘”,而不是“姑奶奶”或“侧妃”。

    寒芳高兴得很,如瑾看着也欢喜,笑说:“不过是学了几幅前人名画,偷点意趣而已,你可别诳我。”

    “怎么敢诳姑娘?每次送给绣娘们的花样都让她们好一顿夸呢,彭掌柜也说咱们的东西有前途,让绣娘们紧赶着多做一些,等铺子开了张好防备着货不够卖。”

    寒芳嘻嘻哈哈的说着,语速很快。她这段时间比以前活泼多了,有向蔻儿靠拢的意思,显见是对绣品铺子十分上心,乐在其中。如瑾很乐意看到她这样的转变,寒芳以前有些闷,说话做事都谨小慎微的,能全付身心投入到喜欢的事情里头,人也变得开朗了。

    彭进财来了,交待铺子的进展。“跟房东定了两年的租约,他想一齐收够了租金,我劝着订下了每半年给一次钱的章程,一来是咱们没钱给两年的,二来就算有也不能全压在租金上,用在进货上头才能看见进项。现下门面收拾到一半,下月挑个好日子就能开张。江南搭船进来的货前日到了,东家亲自去看看也行,若没空去,我这次带了几件样品过来给您过目。长期固定的绣娘暂时定了五个,另有一些可以临时叫来帮忙的,以后看着生意多少再酌情添减。”

    他一项一项说得很详细,如瑾听了暗暗点头,越发知道贺姨娘介绍对了人。只是他这样有头脑做事又踏实的人,光给他一个小小的铺面着实有些委屈。不过什么事情都是一步一步走的,如瑾现在也没有更多的事要交给他,而且也想借此看看他是否耐得住。

    “彭掌柜辛苦了,能短时间将事情安排的这么妥贴,真是出乎意料,我很满意,倒是觉得委屈了您。”

    彭进财笑道:“东家说哪里话,我并不觉得哪里委屈。很长时间没有经营,乍然得了机会做起来,心里欢喜还来不及,务必要将事事都做好了才对得起自己,哪有空想别的。再说东家以前也说过,绣品铺子只是开始,所以我也必须把这里做好了,以后好厚着脸皮跟东家揽别的事。”

    如瑾微笑。这个人机敏中带着实诚,坦白里又有狡黠,肯踏踏实实做事,又不隐晦自己的野心,真是难得。和这样的人打交道,要比和不愿意透露心思的人放心多了,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也肯开口要,这才能长久。

    遂说:“那么就拜托掌柜了,我也盼着生意兴隆的一天。江南那批货让谷妈妈和寒芳去掌眼吧,她们比我绣活精道得多。你带来的几样我看看就是。”

    彭进财从随身的粗布褡裢里掏出几件帕子荷包等小件的绣活,呈了上来,“另有一些大点的挂饰、帘子、幔子,这次一时带不过来,不过花样差不太多。”

    如瑾拿过几样东西细看,有色泽鲜亮的,也有淡雅温婉的,都是针脚精致图案活泼的好活计,除了布料丝线不是上等货,单论绣工来说,已经是不错了,不由称赞起来。

    彭进财说:“临行前我特意让进货的去街上转了几天,将京城里同等的铺面都逛了个遍,还去大宗售卖的集市上看过,让他记清了大路货样,进货时就挑着京里没有或稀少的东西进。”

    如瑾笑道:“果然掌柜有心。大路货虽然也有进来的必要,但咱们手里银钱不多,没办法面面俱到,先拣着稀有的才是。”

    “东家说得没错。若是大路货,就在布料针脚上留心,若是稀少花样,料子差一点倒也无妨。只不过去进货的到底不是行家,以后要是有机会,让谷妈妈或寒芳跟去掌眼才好。”

    “嗯,这个可以,等生意好一些了就让行家去转转。”现在手头银钱不够,路上多个人也要好多嚼用的,而且女子路上要有护卫随行,又是花销,只能等铺子进项稳定了再说。

    如瑾越来越发现彭进财大事小事都拿得起来,像布料针脚这种细节都能想的明白,有思路,的确不是一般的市井生意人,经营的想法也往往跟她不谋而合。像她这样不能随心所欲出门的人,还有什么比雇佣一个妥贴的掌柜更省心呢。

    “女伙计定下了么?”

    “定了,就是上次跟东家提过的铺面后头巷子里住的那个,夫家过世多年的阮嫂子,先前她儿子不愿意让她出来抛头露面,阮嫂子人不错,我特意找她儿子阮虎谈了一次,阮虎已经同意了。”

    “阮虎多大,是做什么营生的?”寒芳有次出去教绣活碰见过阮嫂子,回来说起,说她人很好,如瑾对其倒是并不担心,只不过既然家里有独子,这个独子也要考虑到。若是个爱惹事的,以后难免波及铺子。

    彭进财说:“那孩子才十七,生的一副粗大身板,现在城南一家武馆里当杂役,脾气直了些,不过是个孝顺孩子。他娘要给他攒说媳妇的钱,这才到咱们铺子里上工。”

    武馆?如瑾还未曾接触过这类行当的人,顿时想起别的事。她沉思着,彭进财以为是她在担心,就说:“东家放心,这孩子虽然混在武馆,自己却是不爱惹事的,知道寡母不容易,听话孝顺,不会带累咱们铺子。”

    如瑾感兴趣的是别的,问起:“武馆具体是做什么的?”

    彭进财意外,不过生意人的习惯让他很快熟练的回答起来:“武馆各家不同,有的只收徒教习武术,有的会带着弟子靠功夫吃饭,承揽一些类似保镖护院之类的事,阮虎在的那家就是也学武也做生意的。”

    “做生意的武馆,都跟什么人打交道呢?”

    “主要是一些富户小吏,高官贵门也有,不过很少。大多时候上头人用武馆都是处理一些不太光彩的事。”

    这个如瑾明白。富贵一点的人家自己会养护院,轻易用不着武馆镖局。她点点头说:“阮嫂子既然是你定下的,我自然没什么不放心。不过我对武馆很好奇,下次你若方便就带了阮虎来见我,我问他几句话。”

    彭进财应了,又好心的嘱咐说武馆其实是鱼龙混杂的地方。如瑾明白他的未尽之意,笑笑没说话。

    送走了彭进财,贺姨娘来见,笑问此人如何。

    如瑾笑道:“多谢姨娘的举荐,这个人再合适不过了。改日铺子开了张,我要单独请姨娘一顿以作酬谢。”

    贺姨娘很高兴,嘴上却说:“能帮着姑娘……能帮着姑奶奶就好,说起来也是帮了彭进财,我不过中间搭句话,当不得姑奶奶酬谢。”

    “是一定要谢的。”如瑾拉了她进明玉榭去见秦氏,一面聊起家里的内务。出嫁前如瑾曾托她给母亲帮手,渐渐的,这些日子她也像从前那样帮着管事了,气色看起来好了许多,只是依旧不往蓝泽跟前凑,大概是彻底凉了心。

    小囡囡被乳母抱着正在秦氏跟前,青苹端着一碗甜汤,一勺一勺喂给她,温柔细致的神情像是暖阳下的春水。如瑾看了,觉得将她指给妹妹再合适不过。

    日头好,飞云领着碧桃和冬雪将箱子里的皮货棉衣拿出来晒,免得受潮。看见如瑾进来,碧桃丢下手里的东西过来相迎,抱怨着“姑娘半日去了哪里,好容易回来一趟,连个人影都不让我们看见”。

    如瑾笑问:“很想我?那么我一会回王府,你不如跟了一起走。”

    “姑娘别拿奴婢开心,明知道去不了。”

    “若是真的呢,若是你可以进王府,一直陪着我呢?”

    碧桃张大眼睛:“姑娘……您说的是真的?”

    如瑾笑而不语,碧桃渐渐激动起来,“真的能跟姑娘回去吗,您可别骗人啊,我要回屋收拾包裹了。”

    蔻儿抱着一捧花从外头进来,听见后头的话,忍不住上前问:“碧桃姐姐要跟姑娘去王府?”她瞅向如瑾,乌溜溜的眼睛里隐有雀跃。

    如瑾从她怀里拿过花,笑说:“你就别想了,就算带,我也不会带你过去。你在家好好的陪囡囡玩,跟着青苹学本事,等她过几年放出去嫁人,你得担起大丫鬟的事来,知道么?”

    蔻儿略有失望,不过还是乖顺点了头。那边廊下正喂囡囡的青苹听见“嫁人”二字,顿时红了脸,嘴唇张了又张,不过终究没说话。

    冬雪走过来,跟碧桃问同样的问题:“姑娘真要从家里带人去吗?奴婢不是不想服侍太太,不过自打在青州时跟了姑娘,蒙姑娘教书识字,奴婢心里感激,却没机会报答,就连去年都是一直在青州没能过来伺候您。这次要是去王府,奴婢愿意跟姑娘同去,您能带上奴婢吗?”

    碧桃忍不住扶了如瑾的胳膊:“奴婢真去收拾包裹了啊?一会就跟了车走,您可别说是逗我们玩。”

    贺姨娘在旁笑道:“这几个丫头心都野了,姑奶奶快带了她们出去放风吧。”

    廊下晒太阳的秦氏听见,招手将如瑾叫道身边:“怎么突然提起带人来,不是只能带两个丫鬟么?”

    如瑾就说起长平王跟皇后求的恩典,秦氏顿喜,“这是好事。你带两个陪房去吧,总要用的着。”

    出嫁时除了吉祥竹春两个,原本还有两房陪嫁的下人,不过如瑾将他们都打发到母亲给的陪嫁庄子上去了,远在青州那边,并没有带进王府。这次她也不想带。一来她没有多少产业需要人打理,二来王府里张六娘刚刚接了内宅事,她带了陪房回去,大约会引起误会和打压,以为她要往王府内宅安置管事。王府情况未明,她不想横生枝节,先看看再说。

    总共可以带六个,如瑾并不想一次用完份额,等着情况渐渐明晰时,需要什么样的人再安排更好。所以她打算先带丫鬟过去,贴身服侍的人不会引起张六娘抵触,又算是响应了皇后的恩典,不至于让皇后产生本宫给了恩典你怎么不用,是不是不满意之类的情绪。

    不过,她没想到随口一说,旧日几个丫鬟倒都想跟着走。她可带不了那么多人。想了想,她对碧桃说:“你暂且在家,不是跟你说过么,许多事还要你照看,你要是进了王府,家里谁来给我着眼呢?”

    碧桃满脸通红憋了半日,眼睛起了雾气,十分不情愿。“奴婢……就是想跟着姑娘,在府里这么些年,从小到大,被姑娘启用前从来没人拿正眼看我……”

    如瑾微微动容。原来碧桃心里存着这样的念头。

    不过不等她说什么,碧桃已经自己转圜:“但姑娘让奴婢留下,奴婢就听姑娘的,在家也能帮衬姑娘就成。”

    如瑾握了她的手,将她带到一边低声问:“你年纪不小了,可想过以后?”

    碧桃自然知道主子问的是什么,“……没、没想过,就想伺候姑娘。”

    “品霞当初实话实说,要跟她表哥兴旺,你呢?”

    “……没有,奴婢心里没人!”碧桃脸色更红了,答得斩钉截铁。

    如瑾失笑:“你急什么,我不过随口问问。你若心里没有人,暂且帮我做一两年事吧,以后什么时候有了,尽管来找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碧桃默然无语,低了半日头,最终说:“奴婢一辈子跟着姑娘。”

    青苹外面还有家人,不能带进王府去禁锢一生,碧桃要留在家里照看,最终如瑾决定先带冬雪回去做交待。冬雪很高兴,郑重给秦氏磕了头道别,还去了一趟南山居特意辞别神志不清的老太太,做得颇为懂事得体。

    在家里盘桓到下午,看看时辰不早,如瑾打算回王府的时候,家里来了客人。

    ------题外话------

    rourou,winnie宁,nanxiaoshu,水蜘蛛1314,倩倩339,谢谢几位的票和花。

    突然发现书评区还有作者打赏功能,我真笨,这么久才知道。好在不算晚,书还没有完结,所以,开始求长评了,愿意多评一些字的姑娘可以勤劳点,多写写关于本文的各种议论感想,谢啦!(*^_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深宫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元长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长安并收藏重生之深宫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