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深宫嫡女 > 433 初露端倪

433 初露端倪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威远伯海夫人带着女儿登门求见,说是闻听如瑾孕中腹痛,前来探望。

    外院掌事的将消息分别禀告给长平王和如瑾,长平王沉吟一瞬,命人将之挡在门外,就说侧妃身体不适见客。如瑾却叫吉祥把回话的人拦住,去跟长平王说:“海家自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今日身体不错,叫她们进来说两句话,也好看看她们意欲何为。”

    她腹痛的事又不是一日两日了,宫里朝里早就传开了,还有不少人说是因为她杀孽太重而遭了报应,威远伯平日结交甚广,就算如今受了永安王的连累被许多人冷眼相待,但终究也不会对到处传开的事一无所知。

    海夫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长平王回家的这天前来,怎不让人疑心?

    “这等人能意欲何为,跳梁小丑罢了。”长平王不同意如瑾见客。

    “你做你的事去,我见见海夫人母女就来,回头咱们一起吃晚饭。”如瑾坚决要见,不由分说带上碧桃吉祥去了会女客的花厅。

    长平王欲待用强留下她,看见她坚定的态度,知道留也没用。她总是有自己的主意,若他真得将她当成金丝雀一样保护起来,那才真是难为她。

    “多派人跟着。”他吩咐关亥。

    刚是初冬时分,因着花厅宽敞偏冷,两个内侍利落地在屋角点了炭炉取暖,海夫人一进屋朝如瑾问了安,就开始称赞王府下人的细致体贴。

    “到底比我们家里强太多了,我那里就少几个精心的奴才,弄得我夜里睡觉还着了凉小染风寒,乃至听说蓝妃身体抱恙都没能及时来探望,真是失礼至极。这两天好利索了才来拜望,您千万别怪罪。”

    一番话顺带解释了为什么不早些来走动探疾。如瑾淡淡一笑,命人给母女俩看座。海霖曦和母亲都是一丝不苟的精致容妆,衣裳也是正式出门会客的礼服,只比进宫用的稍稍简单一点而已,显然十分看重这次拜访。

    几个人坐下闲话,如瑾话里话外就探析她们的来意,可聊了半天,也没找到对方言语里有任何破绽,除了巴结讨好过头令人生腻之外,再没别的意思了。如瑾心里纳闷,笑了笑,主动说起四下的战事,露出担忧之态。

    海夫人当即便说:“蓝妃身体不适,莫非是为王爷担惊受怕的缘故?要我说您其实不必如此,王爷天纵英才,早晚能将那些辽镇的反叛一举拿下,到时凯旋回朝自然颇得人望,至于淮南和魏地,我一个妇道人家不懂,但我们伯爷说都是不足虑的,早晚要平定,您只管宽心便是。说不定腹中小世子出生之时,天下已经太平了!”

    海霖曦妙目流盼,笑着附和母亲:“是啊,蓝妃专心养胎吧,看您面色似乎比以前黯淡了一些,让人看疼心疼。咱们相识一场,说句僭越的话,我也算是看着您出嫁、怀胎的,心里只盼着您能平平安安。”

    如瑾道:“我也想静心休养,只是外头总不太平。王爷在外征讨,他的手足兄弟却煽动群臣在京里断他后路,着实让人寒心。”

    话题转到永安王身上,海夫人母女脸上笑容都僵了一下,陡然紧张起来。海夫人立刻痛心疾首地说道:“是啊!那永安王真是太过分了!那日伯爷回去和我说起此事,我几乎吓了一跳。他……怎么就能做出这种事?亏得以前满朝上下还称颂他贤德,那些夸他的人真真是瞎了眼睛。身为天家子孙,竟能为了一己之私让祖宗留下的江山陷入战火,他到底是不是皇子,配不配姓商!”

    海霖曦也是愤慨:“再看不出永安王是这样的人。蓝妃您不知道,我那表姐为了给他筹银子做事,竟然私下将陪嫁庄子附近的田地都给吞了,弄得好些人流离失所,穆府却睁眼闭眼当看不见。还是前几日被我父亲看出不对,一查查出了真相,当即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会审的各司……我和表姐自小在一处玩,就愣没发觉她这样是非不分。私下想起来,真是……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和永安王是糊涂到一块去了!”

    如瑾总算听出了端倪。这母女俩原是为自家开脱来了。

    穆嫣然和她们的关系摆在那里,满京城都看着,永安王背着祸国的大罪,一旦会审结束就要成为千古罪人,威远伯府也少不了受牵连。关键时刻威远伯“大义灭亲”,一举将穆府的罪状捅了出来,这件事满朝都是知道的,谁都明白是威远伯要摘清楚自己。但这种大事岂是你想摘就能摘清楚的,今日海家母女上门套近乎,未尝不是来探听口风。

    如瑾继续与母女两个周旋着,半晌过后,见她们还是围着这话题打转,再无其他意图了,便渐渐减了谈性,最后端起茶盅。

    海夫人立刻站起告罪:“看我们这些不知深浅的,只顾着说话,忘了蓝妃还在病中,扰您休息了。我们这就告辞,改日再来探望。”一面让随身的丫鬟端上一个锦盒,“里头是我找来的安胎方子,好几样呢,您要是用得着,可以让太医帮着看看,看有没有适合您体质的。另外还有一些药材补品,已经在外头卸了车,回头您看有没有能入眼的。”

    说罢带着女儿告辞离开。如瑾没有客气,任由她们去了。随即叮嘱关亥,“叫两个伶俐的人跟上去。”

    海家母女虽然意图明显,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看看她们接下来说什么做什么更稳妥。

    如瑾带人往回走,长平王进了锦绣阁议事还没出来,祝氏正领着管事们来回走动查线索,见如瑾过来,都闪在路边问好。

    如瑾看她们脸色凝重,知道是长平王给她们施了压,遂问:“有眉目了么?”

    祝氏垂了头:“……暂时没有。”

    正说着,一个小丫鬟从后园方向慌慌张张跑过来,老远就喊着“找到了!找到了!”

    祝氏怒瞪她:“没深没浅的乱嚷什么,惊了主子你有几条命可赔!”

    小丫鬟顿时缩了脑袋,怯怯跪下去磕头。

    “好了,说吧。”如瑾让所有人起身。这小丫鬟她有些印象,在园子里散步是经常见到,似乎是照料花木做零活的。

    祝氏问:“仔细回话。找到什么了?”

    小丫鬟迫不及待回禀:“找到蓝主子中毒的原因了!”

    “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知……知道。”小丫鬟怯怯指着后园,“李妈妈和木姑娘都在那边呢,李妈妈在几棵花树底下挖出了东西,看着古怪……”李妈妈是院里管植造的婆子。

    祝氏和身边几个管事互相看看,都是一头雾水,待要再问,如瑾道:“带路吧,一起去瞧瞧。”

    祝氏担心地看过来,“您会客许久,还是先回去歇歇吧?我们去查清楚了再向您回禀。”

    如瑾已经扶着吉祥的手往后园走了。

    受了这许多日的折磨,她比谁都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中的毒。碧桃转头往外院跑:“奴婢去叫凌先生!”

    后园一片花圃里围了几个人,木云娘和李婆子蹲在地上用木棍翻动什么,另有几个杂役婆子在挖花根。那是几丛玉簪花,秋季里刚开过不久,此时天气转冷已经枯萎了枝桠,近期就该剪掉枯枝的。

    见如瑾一众人过来,木云娘站起来回话,那管花木的李婆子却跪在地上一个劲磕头:“是奴婢糊涂,是奴婢忽略了这些……”挖花根的婆子们也停了手,纷纷跪下告罪。

    “怎么回事?”祝氏皱眉。

    木云娘轻声道:“是她们偶然在花根底下发现了怪东西,看上去……”她弯腰将地上黑泥翻了翻,用帕子包起一点递上来,“祝姐姐你看。”

    黑乎乎的花泥里,大小不一的小石头散落着,灰黑斑驳的颜色。

    祝氏凝眉细看:“这是什么……和普通石子差不多。”

    木云娘垫了帕子取出一颗小石,放到地上,随手捡了一块石头砸下去。小石碎裂成更细小的石头粒子和粉末,赫然可见那些粉末并不是灰黑色,反而有些晶莹颗粒,淡红的颜色。

    祝氏变色:“这!”

    木云娘又砸了几颗小石,都是这般,外头看着不起眼,内里却是透明的质地,深深浅浅的色晕。

    如瑾目光扫过磕头不止的婆子们,以及祝氏木云娘凝重的脸色,开口相问:“这是什么?”

    “大概是毒物吧。”凌慎之快步而来,两丈之外就盯住了地上碎石。到了近前也未曾理会众人,只蹲下去仔细观察那些东西,半晌,头也不抬的吩咐,“取火来。”

    很快有人拿了火折子和木炭。凌慎之将园子里未及清理的枯叶点燃,投了几颗小石头进去。没一会,一股刺鼻的臭味随着烟气飘散,像是吃过大蒜之人的口臭,又像是马粪,非常难闻。

    凌慎之让如瑾退后,铲了几铲子湿泥灭了火。

    长平王匆匆而来,先走到如瑾身边握了她的手。听祝氏简略将经过说完,他的目光落在刚刚熄灭的火堆上,脸色沉得像是暴雨之前的天空。

    “把园子给本王翻一遍。”

    他显然也认识那东西,但如瑾却不明所以,“到底是什么?”

    凌慎之说:“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砒石,现在还不知是掺了什么东西进去,但外观和毒性都有了变化,难怪许久未被人发觉。”

    如瑾手脚冰凉。

    砒石,那是制作砒霜的东西!

    将这等毒物埋在花树底下……她还用着这些玉簪花制成的梳头水呢!

    是砒毒通过花木侵入了她的体内吗?

    凌慎之眉头紧皱:“待我取些枝叶回去看一看。”他用花铲取了一些花泥,又折了两株枯枝,匆匆往外院去了。

    ------题外话------

    何家欢乐,雨荷冰,whx3900939,拿老公换肉吃,dreameralice,xing010,xiaying1970,谢谢各位姑娘#PS:新文已发,公众章节更新中,欢迎收藏留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深宫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元长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长安并收藏重生之深宫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