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深宫嫡女 > 475 心有芥蒂

475 心有芥蒂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瑾被丫鬟扶着,在暖烘烘的屋子里走动散步。

    听孙妈妈的话,怀了孕的人不能懒,要尽可能地多多走动,到了生产的时候才有力气不会难产。天气越来越冷了,大晴天的日头也化不开地上的凉,所以如瑾除了正午左右在廊下晒晒太阳,其他时候都在屋里猫着。

    凌慎之告诉她这两日要多注意休息,因为前几天的劳心劳力又损了她不少精神,接下来要好好休养。凌慎之这次是真得生气了,那一晚如瑾带人从城外回来,他主动过来看诊,看完了,脸色就沉下去,说要是再这样下去,他就撒手不管了。

    这话别人说来也许是寻常,可是对于一贯温和待人的凌慎之来说,能让他说出这句,就真是气到了极点。

    可即便气,即便板着脸,他也没有太过失礼的举动,依然照常配药熬药看诊请脉,只是见面时笑容少了些,眼角多了些冷峻。

    如瑾非常过意不去。

    身体是自己的,现在却弄得好像是凌慎之更紧张似的。

    但是事情进行到那一步,她总不能撒手不管,置若罔闻。那可是关系到她性命和家人安危的。

    最后她只得每次都和凌慎之赔笑,见面的时候尽可能多地与他说话。

    凌慎之很快就意识到这一点,于是板着脸告诫她,“你若安心休养,我自然以礼相待。没有那个当大夫的喜欢看见病人拿自家身子开玩笑。”

    如瑾无法,只得按照正常的作息时辰起居,规规矩矩吃药进食,每日理事的时间也尽量缩短,几日过去,凌慎之脸上才渐渐恢复笑容。

    秦氏背地里感叹:“凌先生心地纯善之至,若没有他,瑾儿你这次的劫难不知要如何才能化解。府里医婆、宫里太医都有本事,但大概没人能像他这般尽心尽力。”

    提起宫廷,又道:“日后你进了宫,要是凌先生也能进宫做太医就好了……我也能放心一些。之前曾听他简略提起家世,似乎他家里有人在太医署?能不能……”

    “母亲别想这个了,也千万别和凌先生提起。”如瑾对凌家的事约略知道一些,“他们祖上本是世代太医,到他父亲那辈才荒废了,现在家里只有个叔祖在太医署做闲职,也快要到告老的年纪。凌先生他……因为一些事,已经和家里断了来往,断不可能重操祖业。”

    至于是什么事,如瑾只从凌慎之的只言片语中模糊了解个大概,并不十分清楚。如果动用王府底下人去查,一定能查得细细致致,但如瑾不想那么做。每个人都有不愿意提起的心事,她不会随意窥探别人私隐。

    秦氏闻言颇为感慨,“他那样光风霁月的人,没想到也有不可说的过往。太医世家……想必也是深宅大院,有些不堪入耳的事情吧。”

    不然好好的男丁为何要和家里断绝关系。

    “他对我们恩重如山,等晴君大了,我就和她说她的命是谁保住的,等你的孩儿大了,也要如此。”秦氏叮嘱女儿。

    如瑾点头,“嗯。”

    正说着,丫鬟报祝姑娘求见。

    秦氏知道有事,带了人避开,不过临走时小心告诫女儿,“她和木氏亲厚,你千万小心。”

    “母亲放心,我心里有数。”

    秦氏出门,祝氏进门,两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祝氏端端正正退到一旁,给秦氏行礼问好。秦氏微笑着让她起身,带人出去了。

    祝氏深深低头相送。

    秦氏的笑容似乎与之前没什么不同,但她能敏锐察觉到笑容里的戒备和疏离。

    “主子,罪妇木氏去了。”到如瑾跟前禀报事情,她保持更加谦恭的姿态。

    像往常一样,如瑾带她进了内室相谈。

    “坐下说。”如瑾歪在暖榻上,依然照常让祝氏落座。但这次屋里多了吴竹春,静静站在如瑾身边。

    祝氏没坐,反而跪了下去,“奴婢查清了许多事,来向主子禀明,也请主子降罪。”

    如瑾仔细听她把所有事情一五一十地说清楚。

    远到从赐婚圣旨降下时对发现砒石瞒而不报,近到逼杀方氏、主动揭出佟家姐妹做替罪之人,乃至眼前的城外刺杀和城内勾连威远伯府动手,还有日常生活之中微不足道却以水滴石穿的工夫不停发动的琐碎,桩桩件件,至少查了个十之七八。

    “……总共牵连出六个人,三个在天帝教作乱当日妄图在王府内对侯夫人动手,被主子留下的护卫当场解决,还有三个知情不报,奴婢已经把她们拘下了,只等主子发落。”

    即便知道木云娘可能是早有图谋,引而未发,但真切听到这一切,还是让如瑾沉默了半天。

    她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事。

    所有王府内曾经发生过的略有蹊跷的琐事,原来大半都有木云娘的影子。以前张六娘在,府里也有其他来历的人,这些事就都被忽略了,没有人会将之归到木云娘的头上。及至府中越来越清静,疑点越来越重,这个藏在背后默默动作的女子,才渐渐露出马脚。

    只是,有些晚。

    如瑾不由抚上肚子,指腹在衣料上轻轻摩挲,就像是抚摸孩儿。

    也不知这两个小小的孩子中毒没有。凌慎之早就说胎儿保住了,一切正常,可如瑾怕他是故意宽慰。孩子好端端地活着,她感觉得到,但母体有毒,他们会安然无恙吗?她孕中用了那么多要,即便凌慎之再谨慎,是药三分毒,总会对孩子有妨碍吧……

    “你们不是有规程,还等我发落什么。”如瑾的声音很冷。

    她厌恶木云娘,比当年厌恶皇帝更甚。

    皇帝杀她,说到底不过是冷漠无情,视人命如草芥,又被别人蛊惑罢了。

    可木云娘是处心积虑在害她,更要害她的孩子。

    她忍了又忍才没下令派人折磨木云娘。比起佟家姐妹,木云娘的隐蔽让人更难以接受。

    所以对于那几个知情不报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如瑾都不想姑息。王府私下处理背叛者自有规矩,据说很严酷,那么就按规矩处置好了。

    “是。”祝氏明显感觉到如瑾语气里的冷意,略略静了一下,很快应了下来。

    应完了才恍觉,自己这一声,与以前从长平王那里领命的感觉一样。

    “祝姑娘,你起来吧。”如瑾这时候才叫祝氏起身,“让你跪一会,不是惩罚,而是提醒你记住这次的事,记住木云娘这个人。你有失察之罪,我自己岂能没有?所以我不罚你,只是请你以后谨慎再谨慎,不要让同样的事再发生一次。”

    “……主子,谢谢您宽宏。”

    “我不宽宏,特别是关系到孩子。”

    祝氏郑重道:“奴婢明白。”

    唐允命人送了消息进来,如瑾看过,照常让吴竹春烧掉了。

    “董姨娘吐了口,她在天帝教里只是依附者,但到底知道些内情。根据她提供的细节顺藤摸瓜,威远伯勾连天帝教的证据查实了,大理寺今夜会连夜提审,定罪只在早晚。”

    祝氏俯首:“都托赖主子运筹帷幄。”

    “别这么见外。”如瑾给了她一个微笑,“你大概还对我心存芥蒂,因为之前整件事都没有经你的手,怕我以后也疏远了你?”

    “奴婢不敢,奴婢没有。”

    “还说没有?既没有,为何不能像从前一样,偏要自称奴婢?”

    祝氏张了张口。

    如瑾道:“没关系,夫妻之间相处尚且要颇多试探,互相磨合,何况你我只做了一年主仆。这件事之后我会更加相信你,那么你呢,能理解我避开你的迫不得已吗?能待我如初吗?”

    祝氏立刻回答,“能。请主子看我日后行止。”

    斩钉截铁的语气。

    如瑾笑着点了点头:“你去吧,容我歇一歇。”

    祝氏告辞而去,如瑾也遣退了吴竹春,独自一人在榻上歪着眯了一会。

    她不能肯定祝氏的承诺是否属实。就像她自己也从此存了防备之心,祝氏经此一事,心里头的隔阂想必也不是轻易能消除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企盼,誓死效忠这种事不是没有,但她对祝氏没有滴水之恩,也不会奢望祝氏竭诚以报。她们主仆之间,只要维持正常的关系就可以了。

    对王府里所有人,乃至关亭唐允等人,如瑾也是这个态度。

    这些人都是长平王的下属。只要誓死效忠长平王就好,她被称一声主子,可没奢望自己能和长平王拥有一样的地位。

    她这几天一直回想进入王府之后的点滴。

    然后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低门女入高门之后都会犯的错误——她没有自己的人可用。

    襄国侯府也算名义上的高门,但对于长平王府,对于皇家来说,说得不堪一点,只是一个破落户。她只身进府,只带了两个丫鬟,因为种种原因也没有陪嫁的资产在京城,这和富贵人家从外头典的妾也没什么不同。

    当时她入府的心态是只求自保。有正妃在上,她自然越低调越好,所以势单力薄的入府也是一种姿态。

    但后来,事情的发展渐渐超乎她的预料。

    一切来得太快,而她时间太少。

    没有只属于自己的心腹,那么一旦遇上木云娘这种人这种事,就完全被动了。

    ------题外话------

    369ly,kuaile猫,madmei,tongsizhu,cathyz,nanxiaoshu,540509,whx3900939,yihan25,谢谢各位,谢谢宽容和理解,更的少还送票送东西,还留言鼓励。很温暖。谢谢。今天和家人朋友念叨一阵,哭一哭发泄一下,感觉好多了。现在能说出“我会尽快调整加油写字”啦!o(∩_∩)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之深宫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元长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长安并收藏重生之深宫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