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过门 > 第3章 窦寻

第3章 窦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西临冲进楼道,蹿上二楼,一脚踹开一班后门,从后门钻了进去,顺手把不知哪位兄弟挂在后门的一件校服外套摘下来,草草将上面沾的灰尘抖了抖就换上了,然后把自己的外套卷起来塞进包里,往桌子底下一扔,一只手扒拉头发,一只手摘下蔡敬的眼镜,往鼻梁上一扣——成功改头换面。

    蔡敬:“……大变活人啊?”

    徐西临:“好说——这衣服谁挂后面的?”

    蔡敬:“好像是‘姥爷’的。”

    “姥爷”是前桌那位兄弟的外号,姓老——就是《笑傲江湖》里“老头子”的“老”,全名也很省事,就叫“老成”,《康熙王朝》刚开始在中央八播的时候,老成同学追得如痴如醉,从此染上了自称“爷”的毛病,久而久之,他的辈分连升两级,成了全班的“姥爷”。

    “姥爷”其貌不扬,长着一脸里三层外三层的青春痘,闻声一回头,他撑开自己“红尘翻滚”的脸皮,冲徐西临挤了挤眼,捏着嗓子说:“此乃女国王所贡之物,若是别人我断不肯相赠,二爷请把自己系的解下来给我系着。”

    徐西临面带菜色:“好琪官,您那脸上的‘青春美丽嘎巴痘’都够炒一锅了,能别整天惦记着染指美少年吗?”

    老成一颗玻璃心被这些只会看脸的凡夫俗子伤得体无完肤,“嘤嘤嘤”地捂着胸口面向黑板疗伤去了。

    打发了闲杂人等,徐西临这才压低声音对蔡敬说:“你那事摆平了,以后追债找也是找你叔,不会再纠缠你,要不今天放学,你再跟上回那家麦当劳商量商量吧,看看还能不能去,不行让他们把班排在晚上,我找几个人轮流替你去。”

    蔡敬的眼镜被徐西临摘去了,眼睛一时有点对不准焦,显出几分茫然来:“谢谢。”

    他顿了片刻,又好像觉得光说个“谢”字未免太轻易,于是扣了扣笔杆,说:“西临,以后你要是……”

    “打住,”徐西临笑眯眯地打断他,“千万别以身相许,我还是清白的。”

    蔡敬勉强笑了一下,眉头却没打开,又小心翼翼地问:“你花钱没有?”

    徐西临非但花了钱,还花得快倾家荡产了。

    他平常零用钱虽然多,但是自己是个买单王,大手大脚惯了,没有储蓄意识,而新得的压岁钱都在□□里,虽然可以取,但是不敢随便取——因为那张卡是以前用他妈的身份证办的,她手机上有余额提醒,一下有大笔支出,五分钟之内就会遭到太后老佛爷的审问。

    这会他身上总共剩下二十六块五——下午还要一笔额外的印刷费十六块,实在是捉襟见肘。

    然而徐西临对蔡敬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将自己的窘境一笔勾销了。

    他说:“花三块钱请我哥吃了根冰棍,你别瞎操心。”

    倒不是他做好事不留名,这要是别人也就算了,蔡敬那日子实在太穷困潦倒,他交班费都能交出一把毛票,要是一下让他知道欠了这么大一笔人情,这会他虽然会感激,但过后未免不好在一起玩。

    蔡敬心里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抬手搭上徐西临的肩膀:“兄弟……”

    还没等他发表什么感言,怒气冲冲的年级主任就破门而入,打断了蔡敬的满腹思绪。

    全班瞬间鸦雀无声,年级主任一路追得心脏病都快犯了,四下一扫,愣是没把变装的徐西临认出来,只好邪火四溢地寻衅咆哮:“都快上课了,就属你们班最闹腾!明年就高三了,都想干什么?啊?你们有没有实验班的样子!下节什么课,老师怎么现在还没来?投胎去啦?”

    刚夹着教案走到门口的英语老师迎面中了个当头炮。

    年级主任恶狠狠地瞪了无辜的老师一眼:“有些年轻的同志也要注意一下工作态度,你自己都吊儿郎当的,怎么管理学生!”

    说完,他甩着膀子,一瘸一拐地出去了。

    英语老师无端受了牵连,当即一甩马尾辫,拎起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道:“menopause”。

    “上课前我们先进行今天的大纲要求外单词拓展,”英语老师扶了一下眼镜,“‘menopause’——更年期,可以这样应用‘s’……”

    全班哄堂大笑。

    前半节课,英语老师和同学们一起同仇敌忾,欢乐得很,不过师生间同舟共济没有多久,老师很快就暴露了阶级敌人的本性,她发了一套“完形填空专项训练”,一共十篇,全是长篇大论,作为今天的英语作业。

    下了课,除了上厕所的,班里基本没人动弹,都想抢在下节课上课前好歹做完一篇。

    窦寻就是这时候跟着班主任进来的。

    他双肩包跨在一边,灰色的夹克里露出一尘不染的衬衫领子,走路的时候头也不抬。

    有人嘀咕了一句:“高中还有转学的?”

    上面班主任敲了敲讲桌,笑容可掬地拍了拍男生的后背:“大家静一静,今天我们一班来了一位新的家庭成员。”

    班主任外号“七里香”,又叫“三步必杀”,热爱味道浓烈的香水,夏天等闲蚊子不敢近身,她说话爱用抑扬顿挫的排比句,还喜欢各种过期的心灵鸡汤,心情仿佛总是在澎湃。

    不知道一个教物理的为什么老是这么不冷静。

    不过这天,没人对她那“家庭成员”起鸡皮疙瘩,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新来的男生身上,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用了一眨眼的功夫就集体达成了共识,这男生长得好帅——他不但有双整整齐齐的浓眉和黑白分明的眼睛,还挂了满脸又酷又拽的爱答不理!

    班主任慈祥地一拍手:“来,窦寻,跟大家自我介绍一下,让大家认识一下。”

    全班给面子地安静下来,等着听帅哥发言。

    谁知那帅哥一点面子也不给,掀起眼皮,四下撩了一眼,把口香糖从左槽牙换到了右槽牙:“老师,我坐哪?”

    被晒在讲台上的“七里香”原地尴尬成了一根茄子,脸上僵了一会,她有点想把这小崽子收拾一顿,可惜兜里的购物卡刚给她充了三千块的“慈祥值”,一时拉不下脸来。

    “七里香”进退维谷了片刻,别无他法,只好假装自己并没有受到冒犯,自行搭台阶:“男同学怎么也这么腼腆呢?这样,教室后面有空桌子,你先搬一张来,要是不近视就先凑合坐最后一排,以后再……”

    她话没说完,就见那姓窦的小崽子甩都不甩她一下,兀自往最后一排走去。

    七里香:“……”

    她咬牙切齿地举手拊兜,感觉下回的“慈祥值”得充六千才够用。

    窦寻的脸很白,眉目于是越发浓墨重彩,他耷拉着眼,一副双眼皮横平竖直地往鬓角飞去,鼻梁和嘴唇“天高地不厚”,露出几分旁若无人的不苟言笑。

    要是有个漂亮姑娘走在大街上,盯着她看的女人准比男人多,其实反过来也一样,多数女高中生还没修炼出敢当街对着男人流哈喇子的脸皮,看了几眼就不太好意思没命盯着,男生们却开始窃窃地议论起来。

    老成回头用笔尖戳了戳徐西临的桌子,小声说:“这哥们儿什么来头?刚来就拔咱家‘香香’的份儿?”

    徐西临觉得这个窦寻挺好看,索性肆无忌惮地一路盯着人家,心不在焉地摇摇头。

    老成很快转移了注意力:“快把你们俩的物理‘小黄书’给我看一下。”

    “小黄书”不是违法乱纪的黄色书籍,是六中物理组的自编习题册,学校强买强卖,人手一本,有四百多页厚,一个标点符号的废话都没有,全是题,题后还没答案。

    高二一班是理科实验班,比其他班的课程进度略快。所以老成这个穷凶极恶的东西,每天热衷于收集方圆一圈之内的答案,比对订正后编纂出一套私人定制的答案,拿到普通班和等着对付结业考试的文科班卖。

    徐西临随手从桌子里抽出一本书给他,收敛起自己自由散漫的状态,把自己那离开桌子一米远的椅子也往前挪到正常位置,给窦寻腾出地方。

    老成喋喋不休地聒噪:“这是数学小黄书!数学这期已经出过了,我要物理的!”

    然而“姥爷”已经失宠了——徐西临这会没空搭理他,眼看窦寻随便挑了一张桌子,徐西临立刻打算主动站起来帮他。

    然而他那双乐于助人的手还没伸出去,窦寻已经“咣当”一声把课桌尘埃落定,降落点离前桌徐西临至少有一米远,两人中间还能画一条楚河汉界。

    徐西临:“……”

    窦寻过目不忘,一眼认出徐西临就是中午从楼下跑过去的那个,并且从那帮体育生们捧臭脚的态度判断,他们是一伙的。

    他居高临下地瞥了徐西临一眼,将一个大写的“滚”字挂在了鼻梁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过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ries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riest并收藏过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