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过门 > 第26章 惊醒

第26章 惊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过有两尊大神总是能冲淡所有的少年情怀,一位叫“考试”,一位叫“放假”。

    窦寻的寒假比徐西临早十来天,终于可以不用再两头跑了。他一天到晚就是在屋里做自己的事,有时候出来帮杜阿姨干点活,除了早晚帮忙遛一趟狗,没事不会出去野,是个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

    徐西临带着破纪录的期末成绩,硬着头皮回家给窦老师看了,这回两个人没吵架——上回吵主要是因为意见不合,徐西临觉得不错,窦寻觉得很烂——这回他们俩的意见一致了,都觉得徐团座的成绩单上画了一坨屎。

    所以窦寻开始喷的时候,徐西临单方面地挂了免战牌,低头听着。

    “说实话,我真是有点不明白。”窦寻这个平时三脚踹不出一个屁来的货,只要开始冷嘲热讽,立刻能加一个喋喋不休特技,“前一阵子你什么都没干,别人在用功,所以被超过一点也很正常——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你本来会的现在也不会了?”

    徐西临见他摊着一脸一本正经的疑惑,好像对人类这个物种竟然还有“遗忘”的功能颇为惊奇。

    徐西临为了给他省点口舌,只好率先自黑说:“这个么,很正常,我小时候教豆豆坐下和握手教了一个多月,刚教会就赶上我家装修,把它送别人家里寄养了一个月,回来又狗屁不会了。”

    窦寻:“……”

    既然徐西临已经自觉和豆豆站在了同一国里,那他也确实是无话可说了。

    “中学理科比文科简单得多,”窦老师坐下来,从讽刺挖苦切换成了严肃正经的鄙视,“只教一些非常简单的定理和思维方式,课题排序很有逻辑性,主干也很分明,你们到底都有什么困难?”

    徐西临无言以对,只好“呵呵”,心说:“是啊,我们这些凡人笨着你了真不好意思。”

    窦寻想了想,又说:“不过根据我在你们班待了一个学期的经验,我觉得你们百分之八十的问题都可以用‘好好看课本,别没头苍蝇似的瞎做题’和‘好好读题,别胡说八道’两个方法解决。”

    徐西临虚心请教:“那剩下百分之二十呢?”

    窦寻冷笑一声:“去医院治治脑子。”

    “豆馅儿,”徐西临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我劝你啊,要么以后少跟人说话,要么趁放假,去咱家门口的拳馆报个自由搏击什么的。”

    不然指不定哪天就被人打死了。

    窦寻毫不领情:“该少说话的是你,你那点脑浆全变成唾沫了。”

    徐西临:“……”

    然而窦寻毕竟不是个纯粹的嘴炮,等他一口气喷痛快了,就回到屋里抱来一样东西扔在徐西临面前:“拿去看,不懂的问。”

    那是一沓厚厚的“a3”纸,用双股白线缝在一起,里面的东西都是手写的,数理化生一门课一本,第一页都是学科简要背景和历史,然后用荧光笔从中间截取了一段,旁边标注“本阶段的学习目标”。

    第二页是把方才的截取部分放大并细化,做了一个大纲性的学科脉络,点与点之间用虚实不同的线连在一起,画出了其中的逻辑勾连,实线代表大纲范围内需要掌握的,虚线代表超纲内容,仅供协助理解。

    再往后,则是按照第二页的逻辑关系把每一部分的知识点单独拿出来,旁边用很小的字写了每一部分内容对应的课本页数,教科书内在逻辑和这么安排的用意,活像一份老师的教案。

    此外,窦寻还标注了每个知识点可以从几个角度挖掘,甚至在每一个角度后面写了“小黄书”练习册上对应的例题页码。

    徐西临震惊地问:“你写的?”

    窦寻没回答这句废话,只是说:“满分是一百,你把例题听明白了,能拿六十分,把练习册从头到尾做个脸熟,能拿七十分,把书里讲了什么理解清楚,内部逻辑理顺了,能拿八十分,能成系统、成体系地给别人讲课,能拿到九十分。”

    徐西临:“满分呢?”

    窦寻忍了一分钟,实在没忍住,终于还是刻薄了起来:“能给大傻子也讲明白,让他去高考,就能拿满分。”

    窦寻说完,自己也觉得有点过分,于是紧紧地闭了嘴,等着徐西临的反击。

    可是徐西临什么都没说,只是冲他翻了个白眼,像容忍豆豆拿自己的鞋磨牙一样容忍了他,甚至带着一点不明显的笑意和纵容。

    他跟窦寻坐过前后桌,知道窦寻同学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懒得动笔的,何况如果是写给自己看的东西,他也不用事无巨细地一个字一个字掰扯这么清楚。那么白的打印纸,那么干净的棉线,一点污迹都没有,一看就是刚刚写完缝上的,还没有人翻过。

    这是特意给他准备的。

    窦寻憔悴了不少,这段日子比他自己准备高考的时候累多了,肝火旺盛完全有情可原,就冲这份默默陪伴的心,徐西临就能惯着他所有的出言不逊。他趁窦寻起来倒水,突然从后面靠过去,把窦寻抱起来颠了一下不算,还用力悠了一下。

    窦寻吓木了,水洒了一手,瞠目结舌地看着徐西临。

    “瘦了。”徐西临说完就放下他,夹着那一沓珍贵的“学霸秘笈”,溜达回屋了。

    过了足有两分钟,窦寻那太空漫步一般的反射弧才艰难地跑完了全场,他解冻出来,全身上下一百个地雷同时炸了个姹紫嫣红遍地春。

    大学里谈恋爱的人很多,学校生活人为地把青少年们本该连续的成长岁月划分了几个阶段,弄得他们一个个都跟过关斩将一样,只有刷到新地图,才能掉落新技能。进了大学的毛头小子和黄毛丫头们很快习惯了满学校找教室,也习惯了谈恋爱。一个暑假前还偷偷摸摸带着几分禁忌的“早恋”摇身一变,成了吃饭剔牙一样稀松平常的事。

    有的男生看见个长得顺眼的姑娘,就要回来骚动一次,如果正好闲得没事,就去追一追,跟买彩票似的,偶尔撞个大运把人追到,就可以衣锦还宿舍请吃饭。

    窦寻觉得难以理解,因为很多人追的女孩都是自己根本不熟的,不熟的人,怎么谈得上喜欢不喜欢?

    他们寝室二哥理所当然地告诉他:“为什么不能喜欢?女孩嘛,不需要认识,一看就很喜欢,不熟也没关系,等追到了自然就熟了呗,万一性格不合再分,结婚的都能离,别说咱们只是试运营阶段,有几对初恋能成?放宽心吧,只要你自己水平够,全世界都是备胎。”

    发表完这番谬论,自称“爱情博导”的二哥还不过瘾,又指点江山地对窦寻说:“我分析你这种情况,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心里有人,估计不是青梅竹马也差不多,反正肯定跟你很熟,对不对?”

    窦寻心里“咯噔”一下,出于跟徐西临一样愚蠢的好奇,他问:“剩下百分之二十呢?”

    二哥说:“不然那就是你丫有毛病,根本不喜欢女的哈哈哈。”

    窦寻听完,收拾完东西就从学校逃回来了,因为二哥瞎猫碰上死耗子,一针见血地点中了他有生以来所有的心事。

    窦寻从小孤僻,看谁都是蠢货,从没有喜欢过谁的先例。

    一开始,他只是有点依赖徐西临,因为别人都跟他泾渭分明,徐西临是唯一一颗滚过了“楚河汉界”的意外,他就像一扇窗户,开在了窦寻那堵与世隔绝的墙上,把窦寻一点一点地从他画地为牢的小圈子里带出来。

    后来,这种依赖渐渐升级,窦寻总是忍不住把注意力分到徐西临身上,过一会就想观察一下他在干什么,一段时间看不见就会不安,要是不巧知道他跟别人玩去了,心里就会很不舒服。

    再后来……窦寻发现事情有点不对。

    他时常有种想碰一碰徐西临的冲动,可是一旦对方主动靠过来,他又会有种战栗的紧张。

    窦寻鬼使神差地走进徐西临的卧室,新换的门锁锃光瓦亮,握在掌心里冰凉冰凉的。他倚在门框上,没头没脑地对徐西临说:“我希望你能来我们学校。”

    徐西临以为他闹着玩,头也不抬地说:“我考不上啊窦老师。”

    窦寻默默地闭了嘴,心里有股焦躁的渴望上下翻涌,牢牢地把他钉在原地,方才被徐西临隔着衣服碰过的地方隐隐地发着烫,他茫然地注视了徐西临一会,心想忽然不着边际地想:“我想亲他。”

    这想法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窦寻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有点变态。

    徐西临正想找一首适合看书的时候听的歌,发现窦寻还傻戳在旁边发呆,疑惑地扭头看了他一眼:“豆馅儿,你干嘛呢?”

    窦寻做贼心虚,飞快地撤回自己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脚尖:“我是认真的。”

    他心里其实还有一句,“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学校里没有你没意思”,不过这句就实在是说不出来了,他只能欲言又止地任凭自己方才那句简陋的表达孤独地飘着。

    徐西临皱皱眉:“豆馅儿,你想说什么?”

    窦寻着魔似的直视了徐西临的眼睛。

    徐西临莫名吃了一惊,拿着鼠标的手无意中点了个什么,一个小黄网的广告见缝插针地冲进了他的电脑屏幕,高亢的喘息声毫无预兆地插/入了两个人的面面相觑。

    徐西临赶紧手忙脚乱地关上。

    再一看,窦寻已经跑了。

    徐西临看着自己半开的房门,心想:“可我真考不上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过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ries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riest并收藏过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