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过门 > 第46章 乐极生悲

第46章 乐极生悲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窦寻好一会没吭声。

    徐西临靠在他身上,感觉窦寻身上暖烘烘的,一会上下眼皮就打起架来。窦寻低头在他嘴唇上嗅了嗅,只闻到了牙膏的薄荷香,基本没什么酒味:“没喝多怎么困成这样?”

    “昨天晚上在学校通宵来着,今天又去见姥爷……”徐西临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基本听不见了。

    窦寻闻出他身上味道不对,可能是看见扔在一边的沐浴露赠品,拿起来顺手用了,窦寻有点不习惯,抱着他蹭来蹭去,想把那股陌生的香味蹭下去。

    蹭了一会,窦寻郁闷地想起方才那颗如鲠在喉的小桃心,忽然没头没脑地问徐西临:“……为什么没婆婆是好事?”

    徐西临艰难地撑起困成了三层的眼皮:“什么?”

    窦寻说:“我看见余依然给你留言了,说你将来肯定抢手,因为‘有房有车没婆婆’。”

    徐西临迷迷瞪瞪地呆了片刻,随后清醒过来,把脸埋在窦寻小腹上,开始狂笑。

    窦寻不明所以地低头看着他,徐西临就伸手在他后腰上掴了一巴掌:“你婆婆当年对你不好吗?没良心的。”

    说完,徐西临翻了个身,在灯光下眯着眼看了窦寻一会,忽然问:“谁跟你说什么了?”

    徐西临太敏锐了,窦寻愣了一下,随即心里涌上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窦寻想了想,实在不会绕弯试探的那一套,只好实话实说:“有个女生在你包里塞了一盒巧克力。”

    徐西临眨眨眼,用脚勾过自己的书包,翻出了那很有标志性的指甲油巧克力。

    窦寻静静地等着听他怎么说。

    可是徐西临捏着巧克力盒看了看,随手丢在一边,什么都没解释,只是演技很浮夸地做了个愁眉苦脸,长吁短叹地说:“你们家徐帅哥这么帅,这么抢手,可怎么办啊?真替你发愁。”

    窦寻:“……”

    “对我好一点吧,要不然可就跟别人跑了。”徐西临语重心长,抬手搂住窦寻的头,“过两天六级考试你替我去吧?好,就这么愉快地说定了。”

    窦寻:“……滚。”

    臭不要脸的东西。

    周末过了,窦寻回学校,早晨一背包就觉得重量不对,到学校翻开一看,发现他包里被塞了一盒二十四颗装的巧克力,徐西临没有指甲油,他不知道从哪翻出一卷绝缘胶带,剪了个黄澄澄的桃心,糊住了盒子的半壁江山,简直是二到正无穷。

    情圣二哥不巧看见,牙疼地问:“……有女生倒追你?”

    这姑娘的审美真是野兽派,什么玩意啊,绝对不能要。

    窦寻把巧克力塞回包里,淡定地一点头:“我老婆。”

    二哥立刻强行挤出一个赞扬的微笑:“一看就很朴实,少年,你很有眼光!”

    窦寻下课以后吃了两颗,在寝室楼下正好看见一封新贴的通知。

    保研夏令营开始报名了,一股兵荒马乱的毕业味扑面而来。

    天热,所有人都有点打蔫,在各种乱七八糟的求职求学信息中忧心忡忡地掂量着自己未来的路,巧克力有点化了,缱绻在舌尖,甜过了头,到最后开始有点发苦。

    窦寻对着新通知发了会呆,他还没理清自己到底要继续学业还是找工作,他们就开始逼着他往前走了。窦寻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尝到“被时间推着走”的滋味。

    窦寻想起徐西临每每闲聊的时候,说要赚多少钱,明年要干什么,后年要干什么,毕业以后要干什么,有时候还会捎带脚地给他也规划一条听起来简单易懂的路,每每被他不屑地否决,可原来他只会否决和挑刺,到现在都没有自己一套想法。

    窦寻在这个蝉鸣声声的夏天里,顿悟般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幼稚——徐西临原来一直在想方设法地迁就他、照顾他,包括感情和未来。

    男人之间,彼此照顾、眷恋和保护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也会有一点或明或暗的攀比。

    平时,这一点小攀比毫无存在感,只在窦寻从来跋扈的自信被小小打击后,才悄悄冒出头来。

    徐西临的照顾并没有让窦寻觉得很甜蜜,他心里反而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慌。

    这个守财奴终于发现自己的金库大门居然没有上锁。

    窦寻想,如果有一天徐西临累了、烦了呢?

    如果有其他人喜欢徐西临,也不用他迁就,也不用他照顾,从来不惹他生气……那自己凭什么能留住他呢?

    窦寻以前觉得举世皆蠢货,唯他独明白,从来没有过这种凡人的危机感。

    直到他仅仅是因为“本科学历不够”六个字,简历就无数次的石沉大海时,“明白了”二十年的窦寻才知道,他自己也是万千蒙昧凡人中的一个,还是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凡人。

    当他长大,既不神,也不童了……

    六年前压着不让他跳级的老师的苦心,窦寻至今才明白,可是已经有点晚了。

    大概是这一段时间思虑太深,当天晚上回家,心里从来不存事的窦寻破天荒地做了个噩梦,他梦见徐西临结婚了,娶了个裹得活像个木乃伊一样看不清脸的女人,两个人木然地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喜庆,吴涛当司仪。窦寻心急火燎地冲上去,还没等他开口,吴涛就露出那天烤串时猥琐而充满暗示的嘴脸,鄙夷地看着他笑。

    周围面孔模糊的人全在看着他笑,徐西临也在笑,梦里的徐西临不知怎么想不开,梳了个上了发油的小分头,把自己打扮成了经典得汉奸形象。笑起来不像他自己,倒有点像窦俊梁。

    窦寻心口像是被冰砖堵上了,他越来越喘不上起来,快被憋疯了,挣扎了半晌,猛地睁开眼……发现罪魁祸首是徐西临一条横过来的胳膊压住了自己胸口。

    窦寻长长地吐出口气,把他的胳膊挪开,心却还在剧烈地鼓噪,梦里的悲愤逡巡不散,窦寻回手把空调调低了两度,然后借着室内的微光偏头打量起熟睡的徐西临——

    还好,还是年轻英俊的一张脸,一点也没有窦俊梁的油头粉面。

    窦寻神经病一样钻进了徐西临的被子,确认什么似的伸手搂住他,他手劲太大,勒得人不舒服。徐西临睡太死没醒,无意识地挣动开,自己滚出被子,滑到墙根下面面壁去了。

    窦寻落寞地盯着他的背影坐了一会,把被子往他身上一扔,心事重重地占了另一个角。

    大单人床的宽度,两个人睡,中间居然有两掌的距离。

    睡得可谓是十分节能环保。

    但徐西临没注意到这段时间格外沉默的窦寻,他实在已经忙得无暇他顾了——

    “维生素”前期做得很成功,每个月的订单都在上涨,徐西临就在网站下面开了个留言板。

    每天一群游手好闲的大学生订完水果,就在底下侃大山。鉴于商家、服务员和客户都是同学,整个“维生素”网站有种特殊的融洽氛围,不像商业网站,更像一群大孩子们煞有介事地玩“过家家”,留言板完全就是校园内部灌水论坛。

    有表白的、抱怨食堂地滑的,抱怨作业难考试多的、还有号召大家反对政治教育那几门课恢复闭卷的!

    前一阵子,有个同学在留言板上留,说要是“维生素”不单单只送水果就好了,结果引发了好热闹的一场大讨论,有建议他们连外卖一起送的,有懒得出校门的死宅建议他们接单帮忙采购日用品的。还有几个唯恐天下不乱,希望维生素的“果子小哥”能在送水果的时候帮忙夹带鲜花进女生寝室,邮寄表白的。

    刚开始徐西临还没理会,后来群众的呼声越来越高,有的学生自己什么都不干,脑洞挺大,坐在寝室里给“维生素”畅想了一整条完整的产业链,写了一篇长达五千字的策划书。

    那孩子可能有点干传销的天赋,他那策划书看完让人有种错觉,好像这个依托于学校的小小网站马上就能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拳打香港主板脚踢纳斯达克了!

    “维生素”的创立是在学校的支持和保护下的,虽然沾了个“创业”两个字,但本质是象牙塔里的“创业”,与其说是一摊生意,不如说是一次特殊的实习。归根到底,和真正在社会上闯荡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这道理徐西临本来明白,但是从开始到现在的成功来得太蓬勃,他无可避免地有点昏了头。

    徐西临被那封策划书鼓动了,忍不住想试一下水,他打算承接日用品采购服务——将来每周统一到离学校最近的沃尔玛超市采购,按着订单的大小,分等级收一点服务费。徐西临没想通过这项业务盈利,他的设想挺美好,打算通过这种脍炙人口的服务,给自己打开更大的市场,通过不同业务的相辅相成拓宽市场,如果这种模式好,他还打算在大四毕业之前把视野放在更大的舞台——徐西临盯着全市的高校,想在毕业之后真正经营出自己的品牌。

    这个暑假,两个人都忙得不行。

    野心爆炸的徐西临去一边更新网站,准备新业务平台,一边去考了驾照。徐进当年留下了一辆车,外婆本来想卖,徐西临没舍得,一直在自家地库里放着,定期找人保养,正好拿来做超市代购。

    窦寻到底还是参加了保研夏令营,同时,找工作的事他也没死心,实习和工作的简历还是不停地投,参加了一大堆徒劳无功的在线笔试。

    夏令营很快结束了,窦寻在读书上从没糊弄过,基础非常扎实,很顺利地通过两轮考试,有个老师暗示他没什么问题。找工作的事则依然是没什么进展,给他回馈的都是一些一看就不靠谱的职位。

    但是学校的结果好歹给了窦寻一点安慰,稍稍缓解了他连日来反复的自我怀疑,在弥漫的阴霾中短暂地放了点晴。

    窦寻正准备回家,徐西临适时地来了条短信:“我科目二过了,裸/奔的六级也过了,快回来,带你吃好的!”

    窦寻回了个“不错”,还没来得及发送,就收到了徐西临的下一条:“考了427呢!”

    窦寻:“……”

    过得这么寸,也好意思高兴成这幅德行?

    他又好笑又无奈地在路边站了一会,手机揣进兜里走了。

    这时,街角拐出来两个男的,一个尖嘴猴腮,长得像个猴。还有一个约莫有三十来岁,身上穿着件大花衬衫,眉心有道疤,俩人既不像学生也不像民工,盯着窦寻上了一辆出租车,才鬼鬼祟祟地一起走出来。

    那猴说:“大辉,你妹到底怎么想的?”

    “别提了。”花衬衫一摆手,他叫张大辉,是吴芬芬的表哥,年轻时候是个打架斗殴的二道混混,后来被几次扫/黄/打/非扫成了个蔫头吧脑的无业游民,这两年托了吴芬芬的福,在窦俊梁租的办公大楼里开了个专供小白领们买零食的小超市。

    张大辉烦躁地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那女的从小脑子就不好使,长大就算踩了狗屎运嫁个大款也看不住,那他妈窦总才四十多岁,一天到晚吃喝嫖赌的,哪有要死的意思?我那倒霉妹妹居然都开始盯着人家财产了,还让我想办法对他前妻留下那孩子下手——你说她是不是整天在家闲得蛋疼港片看多了?我看她是产后妄想症。”

    旁边的猴吓一跳说:“下、下手啊?”

    “下你个头。”张大辉在他脑门上拍了一下,“杀人犯法不懂啊,脑残。”

    猴想了想,问:“那咱们还跟着他干什么?”

    张大辉郁闷地吐出一口烟圈,也觉得很窝囊。

    表妹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脑残,但他们全家的营生是系在她裙带上的,没有吴芬芬,他上哪找一个朝九晚五清闲又能赚钱的活去?

    “事不能办,人还得哄。“张大辉人模狗样地叹了口气,“你说,我能怎么办?再*那也是我妹啊。就……跟两天吧,回头告诉她,说哥尽力了,事没办成……给她个态度逗她高兴就行。”

    他说完,带着猴脸小弟,开着二手小黑车,一路跟着窦寻回了家。

    徐西临他们家小区保安严密,张大辉牵着猴,围着小区转了一点,最后混进了一家装修队里,成功潜入,在徐西临他们家外面蹲了一会,意意思思地拍了几张照片,就算完成任务走人了。

    风平浪静了一个多月,窦寻收到通知,说他顺利拿到了保研名额,需要在十月中旬之前确认。但徐西临却在春风得意了一个月以后,遇到了点麻烦。

    先是学校橱窗里“维生素”的宣传海报被人恶意撕掉。

    随后又是一个宿舍区以“卫生检查”和“食品安全”为由,莫名其妙地暂停宿管替学生代收东西。

    过了没几天,管创业创新部门的老师找徐西临谈话,说了一堆诸如“年轻人做事要踏实”的话,徐西临听得云里雾里,然后“维生素”第一次没有拿到当月的创业创新奖。

    徐西临一时焦头烂额,临近国庆的时候,学校突然出台了一项新规定——为方便校园统一管理,要求牛奶取订、鲜果、快递等,由该宿舍楼区的教育超市统一传达取递。

    这时,徐西临再傻也知道自己碍别人的眼了。

    他以前想得太简单了,卖水果之所以顺利,一来是因为学校超市不指望水果摊赚钱,二来是他恰好赶上学校支持学生创新创业,超市的人不好说什么。

    可他居然还想染指其他业务就太不像话了。

    维生素日用品代购业务火了一个月,教育超市的营业额直线下降了五成。

    能在学校里开超市的肯定不是校外的路人甲,大部分都跟学校有关系,人家本来各有各的服务范围和地盘,这么多年大家一直相安无事。

    谁知被一个不懂事的愣头青横插一杠。

    徐西临第一次发现,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其实就是在海边堆了个沙煲,大海不涨潮的时候温柔地看着他玩,让他有种自己做了个海滨标志性建筑的错觉。而他正得意忘形,稍稍一点风吹微浪打过来,他所谓的“事业”就成了一堆泡影。

    徐西临没办法,只好紧急取消了“超市一周送”的业务,然后利用年级委身份找各班同学帮忙写联名信,陈述学校新规定的种种不便,找人递到了校长信箱。

    最后,维生素也不得不做出妥协——网站关了一个礼拜停机维护,之后按照水果货源推出了不同种类、不同价格的套餐,把教育超市的货源也纳入其中,捏着鼻子让背后黑他的人分一杯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过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ries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riest并收藏过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