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过门 > 第57章 新年

第57章 新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成赶紧大呼小叫地赶来帮忙,窦寻眼神微微一沉,到底松了手。

    徐西临尴尬得没敢回头,指挥着醉了一半的老成扛起醉死的蔡敬上车,这才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回头问沉默的窦寻:“我送你一程还是你自己打车?”

    窦寻夹起外套,退到安全距离以外,矜持地说:“都行。”

    徐西临卡了下壳,没想到多年不见,窦寻居然学会了“随和地让你自己来两难”。

    徐西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太晚了,还是我送你吧。”

    “都行”的窦寻先生欣然跟了上去。

    窦寻的心从包房里出来就一直在狂跳,猝不及防的接触后,他触碰徐西临的渴望骤然被激活了,并且呈几何级迅速膨胀。

    他看着徐西临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想把自己的手覆上去,看着徐西临坐累了,用手指捏自己的脖子,他就很想代劳。

    窦寻还想用手背蹭他的脸,想把他肩头翘起来的毛线按下去,想顺着他微微弓起的脊背一路抚摸下去……他甚至想占领徐西临的浴室,把他私自乱换的沐浴液换成原来的、熟悉的味道。

    窦寻觉得不是自己的错觉,徐西临对他不是无动于衷的。

    他们俩把哭哭啼啼的蔡敬和哼哼唧唧的老成送到姥爷花店,恍然间发现,路线居然跟那天顺路搭窦寻回酒店的那回重合了。

    上一次,两个人中间如隔坚冰,徐西临一路恍恍惚惚地也没跟他说两句话。

    但此时,那层冰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剩下了薄如窗纸的一层。

    徐西临偏头看了窦寻一眼:“喝酒了吗?冷就把空调调高一点。”

    窦寻“嗯”了一声,眉目间依然是英俊得逼人,灯光昏暗处,轮廓显得尤为优美。从徐西临的角度看,他正微微皱着一点眉,似乎在烦什么事。

    徐西临有诸多问题争先恐后地想捅破那层薄冰,又纷纷在他眉间浅淡的褶皱前望而却步,只好没话找话说:“今天本来说好的,也没能带你去看房。”

    窦寻其实就是在发愁怎么开口提这个事,他很想厚着脸皮把徐西临再约出来一次,结果正瞌睡对方就送来了枕头。

    窦寻精神一震:“要是不麻烦……”

    ……你明天能带我走一走吗?

    可他还没说完,徐西临的手机就响了。

    徐西临没接,问窦寻:“什么?”

    窦寻摆摆手,示意他先忙自己的。他面朝前方,透过车窗玻璃一点晦涩的影子,贪婪地盯着徐西临投在上面的倒影看。

    打电话来的是宋连元。

    宋连元问:“怎么还没回来,你那边还有什么事吗?打算订哪天的票?”

    “哦,本来打算今天走,”徐西临把车停在路口等红灯,在一片静谧里说,“今天有点事,改签到明天了,晚上到。”

    窦寻扭过头,胳膊肘抵在车门上,撑住自己的头,无声地叹了口气,挺直的腰杆微微垮了下去,暗自苦笑了一下——幸亏没来得及说,说了大概徐西临还不好拒绝,又像个不懂事的不情之请。

    宋连元嘱咐了他几句,徐西临心不在焉地应了,加入到稀疏了不少的车流里。

    窦寻见他挂了电话,才问:“怎么这时候了还要去外地吗?”

    徐西临:“没有,催我回去过年。”

    “回”这个字一下戳中了窦寻,方才雀跃不已的心好像被当空浇下来的一团泥沼绊住,渐渐跳得没那么欢快了。明明已经拉近的距离忽悠一下又远隔天南海北,窦寻强行压住心头的不快,忍不住落寞地问:“你怎么把房子也卖了?”

    人都不在了,自己住那么空荡荡的大房子干什么,养小鬼吗?

    但是这句话此时摊开说不合适,徐西临一闭眼就想起窦寻离开以后杳无音讯的日子,还有与外婆遗照朝夕相处的日子。

    “过去”这玩意真像敌占区,三步两个地雷,历史遗留问题太多。

    徐西临只好故作轻松地说:“那两年国内房价涨太疯了,我觉得市场有点危险,相对小一点的户型流动性强,抗风险能力也好一点——而且当时正好想辞职创业,朝不保夕的,总得有点经济来源,换几套小房子收租金。”

    窦寻一时无言以对。

    那么多回忆、那么多感情的一个家,是因为冷冰冰的“流动性”三个字就能抛弃吗?

    窦寻的嘴角绷紧了,他开始怀疑起方才包间里一瞬间的亲密都是自己的错觉。

    这时,徐西临又问:“你总不能在酒店过年吧?要不……”

    窦寻一口气吊了起来,期待地等着他的下一句。

    “去我家落个脚吧”这句话在徐西临舌尖上来回了好几次。

    但是唐突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徐西临觉得自己那个纪念馆似的家似乎也不太适合收留窦寻,终于还是咽了下去。

    他自作聪明地出了个馊主意:“要不去老成那吧,他花店那边有空屋子,今年正好蔡敬回来,也热闹。”

    窦寻神色彻底冷了下来,淡淡地说:“再说吧,我有地方去。”

    然后两个人再没有话了,徐西临敏感地发现窦寻的心情突然低落了下来,不敢随便开口询问,只好稳稳当当地开着车。

    这么一段路,窦寻欢快的心气一点也不剩了,觉得自己的期盼像是侥幸心理。

    曾经有人说“我不会跟你生气”,最后也还是一拍两散。

    曾经有人说“这间屋子永远给你留着”,也还是变成一句“要不去老成那吧”。

    还有那句“回去过年”,他都不知道徐西临现在家在什么地方了。

    窦寻有心想静一静,漠然开口:“你把我放在前面路口就行了,不用过去了,前面不好掉头。”

    徐西临默默地把车停在路边,窦寻大衣的下摆划过寒冬夜色,头也不回地往寒夜中走去。徐西临一瞬间有种无法言喻的直觉,好像短暂的相逢之后,这背影在预示着下一次离别的远行。

    他蓦地拉开车门下车:“窦寻!”

    窦寻回头看了他一眼。

    徐西临的灵魂一分为二,左半边想:“别太那个了。”

    右半边想:“你听他说的,是走是留都那么模棱两可,这些年身边很可能没人呢?”

    然后左半边又回击一记:“你忘了他临走的时候跟你说过‘老死不相往来’的话吗?这么多年没回来过一次,他都恨死你了!听说过因爱生恨的,你听说过因恨生爱的吗?做什么梦呢。”

    右半边差点被一击必杀。

    徐西临嘴唇轻轻掀动几下,没能说出话来。

    窦寻的眉尖微微地往上翘起,徐西临熟悉这个表情,那是他有点不耐烦的意思。

    谁知在这么一个不恰当的时机,徐西临被击倒的右半边才居然只是装死,一瞬间见缝插针地爬了起来,强行抢占了口舌。

    徐西临脱口说:“能替我看几天鹦鹉吗?我得回那边做年度汇报,带着它来回托运太折腾了。”

    窦寻一时没吭声,徐西临屏住了呼吸,像等待判决一样等了半晌,觉得时间变得无限长,就在他准备退缩的时候:“要是麻烦……”

    窦寻说:“好。”

    徐西临呆了一下,然后他们俩几乎同时开了口。

    窦寻:“那明天我去你那取。”

    徐西临:“明天我走之前给你送过去。”

    窦寻:“……”

    他深吸了口气,用尽全力说服自己别搞砸,强行压下一肚子的尖酸刻薄,半酸不苦地笑了一下:“怎么,你家藏了个什么宝贝,要这么谨慎小心?”

    随后,他不等徐西临编理由,就说:“那你送老成那吧,我住的这边可能不让养鸟。”

    说完,窦寻飞快地冲他一点头,逃也似的大步走了。

    第二天,窦寻到“姥爷”花店的时候,灰鹦鹉已经在那了,徐西临天不亮就去机场了。

    “他啊,忙得都甭提了,”老成小心翼翼地给笼子里的鸟祖宗加水,“什么时候给他打电话他都在公司,一天干二十四个小时,一个礼拜干七天。当年念书那会他要是有这劲头,搞不好你们俩现在都是校友了……哎,窦仙儿,这妖孽怎么伺候,怎么我觉得它对我有点意见呢?”

    可能是徐西临来之前嘱咐过了,灰鹦鹉没做出主动攻击的动作,它站在鸟笼中的架子上,高贵冷艳地低头盯着老成,仔细看,仿佛还有点鄙视。

    “公鸟,不喜欢男的。”窦寻试探性地伸了下手,灰鹦鹉显然已经不记得他了,如临大敌地炸了毛,低头就要啄他,窦寻无奈地缩手,“看吧,对我也挺有意见。”

    老成回头看了一眼,见蔡敬还在前院伺候花,这才小心地压低声音对窦寻说:“你们俩……那个……那个什么……”

    窦寻:“掰了,好多年了。”

    “哦,”老成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又别别扭扭地说,“这些事我们外人也没法说,其实……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国外都可以结婚了,还挺洋气的——你跟别人试过吗?”

    窦寻沉默地摇了下头。

    这些年,有很多人对他示过好,大多数是女的,后来可能是因为他一直没有女伴,被有心人看到,这个队伍里也开始有男人。

    可是他们谁也不是徐西临。

    有些人的一生,大概只能在特定的年龄、特定的环境与特定的人动一次刻骨铭心的感情,伤筋动骨,让后面的都成了狗尾续貂。

    理智想来,也不一定是那个人好到绝世无双的地步,大概过了少年时代,生活的压力与野心也就跟着纷至沓来,他的视野越来越挤、看见的东西越来越多,不再有拼死拼活求一份感情的精力了。

    何况徐西临对他来说,确实是个让人“曾经沧海”的人。

    窦寻看起来不太想跟外人聊这个话题,问老成:“徐西临说注意什么了吗?”

    “哦,有!”老成回过神来,“他放下一大包东西,可能是鸟粮吧,我看看……”

    徐西临留下了一个半米高的大袋子,里面只有一点鸟粮和木屑之类必需品,剩下全都是鸟殿下的玩具,最壮观的有一个巨大的啃咬玩具,可以挂起来,五彩缤纷的,地下挂满了球和铃铛,比普通小孩玩的还霸气。

    窦寻:“……”

    “壕无人性啊!”老成拿起一个益智觅食器,可以把吃的放进去,让鸟自己想办法从不同形状的开口往外叼,他试着把手指塞进去,结果被卡住了……可能这玩意对他的智商来说有点超前,老成摸着胸口感慨,“徐总这点真是天赋,养什么都能给养成祖宗。”

    他说着,拿觅食器去逗灰鹦鹉,鹦鹉的目光好像更鄙视了,从笼子里伸出头来,慢吞吞地把嘴伸进觅食器的最大的一个孔里,叼走了一颗坚果——那鸟居然在给他示范这东西怎么玩。

    老成受到了一次精神伤害。

    “别总关着它,容易抑郁。”窦寻说着打开笼子,想把灰鹦鹉抱出来。

    老成:“等……”

    只见那鸟虽然不主动攻击,也绝不肯让“陌生人”接近,它先是警惕地躲了一下,发现回转不开,回头对着窦寻的手就是一口。

    鸟嘴无情,窦寻手上顿时见了血,老成“嗷”一嗓子,把外面的蔡敬都惊动了。

    “嘘,没事。”窦寻眼角疼得抽动了一下,但没有缩手,小心轻柔地把灰鹦鹉抱出来,轻轻地抚摸着它的羽毛,“刚买回来的时候它也没少咬我。”

    只是那时候它还小,咬人没有这么疼。

    灰鹦鹉大概是感觉到他没有恶意,渐渐地收拢了紧张的防御,落到了架子上,仍然有些防备地看着窦寻,见他执意靠近,也会作势要咬,但都是蜻蜓点水地威胁一下,不再下重口,

    老成忙着去对账,忙了半天回来一看,跟鹦鹉耗了半天的窦寻已经获准了坐在鹦鹉旁边的资格。

    老成心情复杂地看了一眼窦寻凄惨的手,觉得他是在找虐。

    窦寻却被咬得挺高兴。

    “还是不让摸,”他说,“不过跟我有点熟了。”

    说话间,正在叼球玩的灰鹦鹉想了想,挑了个最难看的球,分给了窦寻。

    这么多年过去,人成陌路,亲手养大的鸟也不认识他了。

    窦寻盯着灰鹦鹉,心里敞亮了起来——不过没关系,鸟可以重新熟悉,大不了多流点血,人也可以重新追,大不了多走点路。

    老成正打算说点什么,手机响了,他低头一看,徐西临给他发了条微信,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问:“怎么样?你到底给我问了没有?”

    老成暗自叹了口气,万万想不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能干起拉皮条的生意——上学那会都没有这么戏剧的事找他。

    徐西临已经回到了宋连元那,才刚到,已经归心似箭,既放不下“儿子”也放不下窦寻,恨不能下午到总部述职,第二天就走,高岚跟他说话都听得有一搭没一搭的。

    “我跟你说正经的,”高岚说,“好多人求着我介绍呢,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

    徐西临刚给老成发完信息,正坐立不安地等回信,心不在焉地说:“特别聪明特别漂亮的。”

    高岚追问:“脾气呢?性格呢?哎,你们男人怎么这么肤浅?”

    宋连元看不下去,又不好和高岚明说,大哥这点很靠谱——别人的秘密绝不从自己嘴里出去,亲老婆都不告诉。他过来把高岚拉走:“你差不多行了,他妈在世的时候都不管那么宽,这小子那么大人了不会自己找吗,用你介绍?小临出去买点菜回来,咱们包饺子。”

    徐西临慢半拍地说:“哦。”

    高岚:“要韭菜。”

    宋连元:“要茴香。”

    说完,他们俩对视一眼,异口同声。

    宋连元:“听你嫂子的。”

    高岚:“听你哥的。”

    就在这时,徐西临的手机震了一下,什么“茴香”“韭菜”都被这一声震动震到了九天之外,徐西临手指有点哆嗦地点开了老成的信息。

    老成说:“我问了,他说没有,你有戏,早点回来吧。”

    一时间,一道霹雳大刀阔斧地炸开了万里阴云,碧空如洗,四海无波,一道彩虹从徐西临的太阳穴一直架到了脚底下。

    他范进中举似的猛一抬头,在宋连元和高岚不明所以的注视下,用了吃奶的劲才把嘴角捋平,一张逢人就笑的脸显得格外严肃:“有没有准主意,到底让我买什么香的韭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过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ries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riest并收藏过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