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拉风宝宝:爹地,靠边站! > 天涯海角我追随5

天涯海角我追随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天的时间,三人都腻在屋子里,甜蜜温馨里有种让蓝梓晨不敢相信的因子。

    这之间樊樊还是一样看不惯他和小陌的过份亲热,比如说,他上厕所快速地半分钟搞定,吃饭也是把蓝梓晨盯得紧紧的,因为蓝梓晨有前科!

    看着小陌被辣椒辣得红润的樱唇,本来她的唇就不点而赤,此刻更是透着致使的吸引力!蓝梓晨情不自禁俯身含住……

    却被樊樊这个超大的电灯炮给晃晕了眼,以至于吃饭的时候他都不看饭碗,一直盯着蓝梓晨,眼睛瞪得老大,大有种‘你敢再靠近她,我就用眼睛杀死你’的趋势!

    入夜!

    灯火辉煌,星光如豆不足以形容城市的繁荣,闪烁的霓虹灯拉扯着人们最原始的疯狂地因子,车如流水勾勒着夜市的喧器,拥挤的人群拆说着紧张终于得以松懈。

    而蓝家别墅内,却不漆黑一团。佣人早已退下,只有二楼的靠左卧室内灯火通明。

    樊樊硬吵着和小陌睡,蓝梓晨也没有办法,许是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一时也改不过来,尽管他有多想与小陌静静的呆一会儿。

    “樊樊,你睡觉吗?”蓝梓晨看着依然瞪着他的宝贝儿子,其实这也不能怪他,这么多年与小陌相依为命贯了,却突然多了一个人来分享他们的床,甚至是母亲的关注。

    难免他的心里会有芥蒂.

    “不要。”他很干脆的回答,哼!姓蓝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等我一睡着,就你那猴急样,还不把老妈那个小绵羊给拖到床上,然后扑哧扑哧~~~~指不定哪一天,你又给我整出一个小的来!我才不要!樊樊在心里诽腹着。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对你亲爱的妈妈怎么样的,也不会把拉到床上去,嗯哼?”蓝梓晨竖起两根手指,朝天花板指着。

    “你是不是对着灯管发誓来着?”

    “啊?算是吧!”蓝梓晨笑笑,小孩的思维真奇怪,这样明明不是指着天空嘛。

    不知是天不如人意,还是灯已经风烛残年了,他说完的那一刻,灯一下子‘砰’地一下摔落在地板上,顿时四分五裂!幸亏房间里大大小小有五盏灯,否则……

    三个人同时傻眼了!有没有这么准哦?早不掉晚不掉偏偏在他发誓之后!

    “哈哈……”还是小陌先反应过来,不由得大笑起来,指着蓝梓晨说,“看吧,连灯管都不相信你!”

    “哼!小人!”樊樊同样的哼之一鼻!

    “我……冤不?”蓝梓晨从小长到大,就没见过如此戏剧的一幕。

    “好了,宝宝,睡觉,妈妈像你保证,我是绝对不会和你爸爸去床上,今晚他睡沙发,怎样?”小陌看着小家伙明明眼睛稀松着,却还是那么犟。

    樊樊左右的看了几眼,最后嘴一撇,“我也不是很相信你,他长得那么妖孽,谁知道你能不能控制住?”

    顿时让俩人张口结舌!

    结果在对峙之下,还是樊樊坚持不住先向瞌睡虫投降!

    夜色如墨,昏暗的灯光晕染下来,投在小陌的身上,直把她照射着身姿曼妙、杨柳细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世间万物在蓝梓晨的眼里,均失了颜色!唯有她,永远是那抹眩丽的美!

    “小球……”蓝梓晨上前拥着她,兜兜转转,他们总算是站到了一起!他一直以为……他这辈子永远与他们失之交臂了,却不想……还有一天能携身未来。

    小陌没有回应,只是任他搂着,他的侧脸线条柔和,轮毂清晰,完美的唇形,巧夺天工的鼻梁,明眸皓齿,目若朗星,眉若萧剑,无与伦比的风度翩翩。

    小陌转过身扬起头看着他,因为考虑到樊樊睡觉的关系,灯光并不强烈,可尽管如此,他的五官依旧如此的清晰立体,中长长的随意的束在脑后,深沉如海的眸子里全是她的倒影。

    “你为什么要走?”许久俩人都是这么对望着,呼吸入肺里的都是彼此的味道。

    “我……我那样残忍的对你……”

    小陌却退离了他的怀抱,立在窗户前,看外面的奢华世界。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知道你不想让我死。一如这么多年,你没有对杨炳焕赶尽杀绝一样,我懂,我都懂。”她的声音低沉,却在这夜里自有一股强烈的穿透力,直到达他的心脏!

    她知道?那一刻,他该上前去抱着她的!可是结果却是什么都做不了,全身像一股火在烧,让他寸步难行!心里暖得有些难受……原来她都知道。

    “七年前,我一直不懂你为什么赶我走呢?是因为杨炳焕吗?因为我是他的女儿?”小陌慢步到他的身边,执起他的手,轻轻的扶摸,“杨炳焕我对他一直都是陌生的,从有记忆开始,我都是在孤儿院长大,从那时起我的生命里只有杨柳风和那所孤儿院,直到后来千转百回去了蓝域山庄,自此我记住了蓝梓晨这个人,我只认定他是我这辈子的依靠,别的人与我再没有关系,他是我的父亲,却没有尽一点父亲的责任,我要与不要有何区别?”

    “一分钟能让人心碎,一小时能让人喜欢一个人,一天能让人爱上一个人,可是忘记——却要用一生!你懂吗?曾经你为我做的,我除了心疼还是心疼,或许在你醒来时没有来找我,是因为不想杨炳焕知道我的存在,对吗?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怎么能抛下你,哪握你让我失去了我们的孩子,哪怕曾经你为这个孩子做的努力,我都不在乎。”

    一连串说了好多,小阳静静地说,而蓝梓晨只是愣在了她的话里,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回味……

    曾经那样伤害过她,曾经对她说过那样绝决的话,曾经差点失去他——幸好,他没有错过,幸好他还能拥有!只是——他却不敢动,她那样细微的声音,那样精致脸庞,那样淳朴却动人话,好像在脑子里回放了千年,却又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可是直到这一刻,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他居然有瞬间的恍惚。

    他不敢相信,看着眼前这个面容精致的女人,世上多少倾国倾城之色,在他的身边又出现过多少国色天香之姿,却只有她——独留心上,刻在心里,一起混着血液在体内流淌。

    夜,依旧平静,隔绝了城市的繁华与喧闹,听闻得只有她的气息与身上发出来的香甜的味道。

    突然间,他一下子冲出了房间!直到‘砰’地关门声传来,小陌才反应过来,她说了这么多,他不但没反应,居然又逃跑了?

    好吧,她就在那等,看他能忍多久!她有预感他还会在进来的!

    小陌把樊樊移了个位置,舒服的躺在一旁,等待着蓝梓晨的出现。或许是床太软和,或许是说出了心里早想说的话,顿时全身轻松不少,睡虫自然而然来袭!

    不知睡了有多久,直到感觉耳朵酥酥的麻麻的,好像有人在啃噬,腰上也横着一只有力的手臂。

    她笑笑,“你不是答应过樊樊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吗?”没有转身,只是扬着头,对上的是他布满深情的眸子。

    “灯管不是摔了吗?所以不算!”蓝梓晨板过小陌的身体,顺适压上去,唇也就跟着附了上来。

    “别把儿子吵醒了。”唇齿相磨里,她出声抗议着。

    却正好给了他长驱直入的见隙,灵巧的舌袭卷她的,带领着她与他共同缠绵嬉戏。

    鼻腔里依旧是那香甜的牛奶香味,夹杂着淡淡的烟味……她猛地推开他,“你抽焑?”

    “啊?呃……就一根……”蓝梓晨还迷醉在她口中的密汁里,却被她打断,还问这么煞风景的话题,而他也只能乖乖的承认。

    “为什么?是因为刚刚我说的那些话吗?”

    “…………不是,我……”在商场能把对方口战的无地自容,无力反击最后只好弃械投降的蓝梓晨,面对小陌湛蓝的眸子,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你还对自己不自信哪?这么帅的蓝梓晨,你应该多学学贾起樊嘛,或许你那个自恋的弟弟也行啊,”小陌蹂躏着他的脸说着,总算是能报‘雪仇’了,早就看不惯他的那个皮肤比自己的都白,这么嫩哪像一个在商场无往不利,在黑道畅通自由的人呢?

    “我不会说甜言蜜语,我知道全世界我只能看见你,万千姿色一场空,你却是我心中不败的美,我只是不相信,我一直以为恨我的小球,讨厌我的小球,却有一天能说出这些话来,而我早已是奢望着这样的话由你口中所说,却当听到时不知该如何表达……或许是兴奋过了头……”

    “好了,别说了,现在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好,其它的都不重要,好吗?”

    “好。”他只能点头,只能无声的说着。

    随后蓝梓晨只是侧着身抱着小陌,并未进下一步动作,不是他不想,只是条件不允许。小陌刚刚做完小产,不能行房,心疼她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尽他最大的努力宠着。

    那一刻,有的只是两颗紧紧相连的心。

    守得云开见日月,却是蓝梓晨此刻最真实的写照!只要两人有情,不管相聚多远,时隔多久,终会走到一起。

    这时,樊樊在睡梦里叫着,“妈妈,妈妈……”小手在空中挥舞着,寻找着妈妈的身子。

    蓝梓晨离他比较近,手臂一伸,樊樊便翻了过来,又翻过了小陌的身子到她的怀里。

    “你为什么不抱着他睡?”

    “我喜欢抱着你睡!”蓝梓晨的眸子里透着暧昧的神色,轻轻在小陌的唇上无限宠溺的一吻,搂着她进入了梦乡!

    翌日,天刚泛起了鱼肚白,世界都还在沉睡之中。黑混白,照耀出全世界最美丽最眩丽的色彩!

    蓝梓晨睁开双眼,臂弯里是她睡得安祥的脸,白里透红,卷翘的睫毛匍甸着,粉嬾得脸颊直想让他一直看到天荒地老!

    在她的额头亲着,一路延下,流连忘返着,一遍一遍……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这是他蓝梓晨的女人,他要守护一生的女人!

    正当想搂着她睡个回笼觉时,楼下传来了阵轻微的脚步声。

    开始他并不以为意,只当是佣人!可倾听一会儿后,不对!佣人的脚步声没有这么整齐,而且人手挺多!

    他立刻警觉的穿好衣服,替他们母子俩盖好被子,悄悄地潜在了阳台之上,从栅栏之下看去,只见四五个黑衣人正悄悄地小心翼翼地往里面走去!

    进去五个,指不定还有多少人已经潜入房内!

    不,他不能掉以轻心,尤其还有这么他的老婆和儿子!

    扭动保险箱,从里面拿出一把微型灭音手枪,揣在上衣口袋内,不着痕迹地从阳台左而的下水管,攀着它如一只飞燕一般身而下。

    屋里只有二人在左右张望着,抬眼望去二楼,一片平静,并无异常。

    他不能等,必须出击!

    他一个利落的翻滚,立刻来到大厅的中央,“你们找谁?”

    行来的人没有想到会被发现,更没有想到的是,蓝梓晨敢明目张胆的站在他们的面前!

    一行人立刻把蓝梓晨围住,从各个房间一涌而出,不多不少刚好十个!

    “把她交出来!”其中一个像是他们的头头,历声说着,说的是英语。

    “你说的是谁?”一丝疑惑在心中升起,起初他以为是杨炳焕的人,却看着又不像,他与杨炳焕交手之中,他们可从来没有蒙过面。

    而这些人一身黑衣,头上罩着一层黑布,只露出俩个眼睛,目露凶光!

    “袁小球,或者袁语陌也行!”依然是纯正的英语。

    “你们是谁?”蓝梓晨双手插入口袋内,状似一派悠闲的问道,看他们体态矫健的样子,力量自是不容小觑,若是打起来,他能有几分胜算?

    “不关你的事!只要把那妞交出来,我们不会为难你!”

    “你们是野火派?”蓝梓晨试控性的问着。

    “你怎么知道?”那人吃惊的说,他们野火派只在国外活动,从不涉足中国,行事非常低调!出门交易一律的黑衣蒙面,连头目都是如此。

    野火派有个不成名的规定,不杀人,不放火,不做任何违法的事情!这可有违黑道上的贯例,至少在蓝梓晨看来,这个门派确实是怪异,只是没犯着他,他自然也不会傻到与多抗横!

    只是进来他倒是听说,野火派里更有出身于FBI的人,更听说,只要是他们想办的事情就没有办不成的,不管是人或是事,只有不想要的,没有要不到的!看来确实是棘手!

    “我自有我的办法!只是野火派好像不做违法的事情,怎么今日有兴趣光临寒舍,妄想掳走我的女人呢?”蓝梓晨负手而立,如王者一般尽显大气。

    “蓝梓晨,雷焰门的门主,蓝氏集团总裁,十岁开始学着炒股,十二岁那年因为一时手痒,为蓝氏净挣了二亿,十七岁正式接手蓝氏,这几年的时间,蓝氏企业已遍步全世界,俨然成了商场上响当当的人物!还要我说的更仔细吗?说说你与袁语陌之间的事?”那人也是从容不迫,语气平静地说。

    “你知道倒很多!”表面上风清云淡,内心里却早已风起云涌起,他的消息一般人都查不到,早已全面封锁,而野火门却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这幕后人着实让人心惊!

    “只要你让我们带走袁语陌,我们自然不会为难你!”

    “笑话,你觉得你能吗?”蓝梓晨勾唇一笑,笑不及眼,深逐的眸子氤氲着琉璃色的寒光!敢动他的女人,简直就是在找死,管他是哪门哪派!

    “试试不就知道了,蓝总,我们知道你可谓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可是我们敢来你这闯,自然有走成的把握,我劝你不是还是不要多废力气了。”

    “如果我输在你们的手下,我甘败下风!但是,只是我从来不受威胁,而我的女人从来都不是威胁下的产品,你懂吗?”

    “那就不要怪不客气了!”

    “你们从进门开始,好像就没客气过!”蓝梓晨说着,脚一勾,横在桌角上的棒球棍立刻到了手掌上!对面的十余人一涌而来!

    蓝梓晨只能见招拆招!

    顿时十余人对阵一人,一场激烈的战斗正式开始!凌利的掌风带着狠绝的力量,他对待敌人从来不会心软!只是这些人果然不是市面上来的小混混,看他们的身手都是有专人训练。而蓝梓晨从五岁开始习武,这么多年从没落下过,一时对峙分不出高低,不相上下。

    只是他明白,这种局势僵持不了多久,他定会吃亏!

    只希望这种时候楼上的俩人没有醒过来才好!

    可真的是天公不作美!这样想着,偏偏他们俩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

    “住手!”小陌带着樊樊站在楼梯之上,可能她早已醒来,身上早已换下了白色的针织衫配着浅蓝色的马甲,清樊而不失妩媚!樊樊睁着一双兴奋的双睜,看着他们。

    他们从那眼里都得到了一个讯息,“再打,打得激烈点!”

    手机阅读本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拉风宝宝:爹地,靠边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在唇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在唇齿并收藏拉风宝宝:爹地,靠边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