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帝王独爱,医后古颜月 > 087章 ,自己三折和皇家七折。

087章 ,自己三折和皇家七折。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开玩笑!她又怎么可能是一个能被人打第二次甚至第三次的人?刚才她真的没想到,叶子晴会那么冲动,居然会在她大师兄和乔御辰的面前就张狂失控到出手打人。

    叶子晴出手后,乔御辰的表现可说是可圈可点。但至少,他没有去追叶子晴。去追叶子晴的人是他的大师兄北冥逸舟。

    北冥逸舟大步流星地追上了叶子晴时,叶子晴转身就抓着北冥逸舟用力地摇着他,泪眼婆娑又气急败坏道:“大师兄,你说,乔师兄是不是爱上了那个小妖女?他和他都那样了!”

    北冥逸舟安慰道:“不会的。小师妹,你别想多了。”北冥逸舟知道小师妹对乔师弟的心,但乔师弟对小师妹那不咸不淡的态度,当真是连他也不知道乔师弟的心意了。

    但是,他对小师妹的心意,小师妹为何就是不知道呢?或者,小师妹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知道。

    “大师兄,这哪里是我想多了?大师兄,你帮帮我!帮帮我啊!”叶子晴一手揪着北冥逸舟的衣裳,一手抡起一个小拳头,不停地擂在北冥逸舟的胸膛上。

    “怎么帮?”北冥逸舟宠溺地看着叶子晴,眼神中除了宠溺还有淡淡的忧伤。

    “你和我一起,要么杀了那个小妖女;要么就杀了古侯爷一家为乔师兄报仇。”叶子晴知道,她一个人杀不了古侯爷,但要是师兄愿意帮她,那就有机会了。

    “师妹,你可别冲动!”

    “我没有冲动。”

    “乔师弟的意思是,今天晚上的行动取消。”北冥逸舟无可柰何地看着小师妹为乔师弟在苦苦折腾。而他也暗暗地长叹着,不知自己要苦多久师妹才能看到他的真心?

    这是不是就叫做一物克一物?

    “什么?”叶子晴呆了半晌,然后反应非常激烈地问道:“取消?为何取消?我们都计划了那么久,不是说好了吗?今晚一起行动的。我们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等今晚的行动吗?”

    “乔师弟说,他有了新的证据和新的消息。事情远远不是我们原来想象和调查中的那样。所以,乔师弟的意思是,暂时取消行动,待他进一步查证。”北冥逸舟也是眉峰紧锁,似有不解。

    “我要去问问乔师兄,他有了什么新的证据?又为何要取消今晚的行动?他是不是为了那个小妖女连仇都可以不报了?”

    叶子晴再也沉不住气!她气冲冲地往回走。北冥逸舟心中叹息一声,无可奈何地默默跟着叶子晴,寸步不离。

    古颜月和乔御辰到膳食厅中,几个丫环和林婆婆一起,和一个管膳食的管事摆上了一桌子的膳食。这时已经是中午时分,摆上来的膳食非常丰富,是八菜两汤,色香味俱全。

    古颜月坐下后,早就觉得饿到能吞下一只大象了,一看这满桌子的美食佳肴,更是食欲大动。

    林婆婆看她嘴馋的样子,又知她昨晚和姑爷圆了房,那是打从心里笑了出来,先就端了一盅大补汤到她面前。

    “郡主,先喝了这盅汤再用别的膳食。这盅汤婆婆炖足了两个时辰呢。”

    “好!谢谢婆婆!可是,婆婆,这事不是厨房做的吗?怎么您老人家给我炖汤?以后这些事让厨房做去吧。”

    古颜月看得出来,这个林婆婆可是特别疼爱她的,似乎是比亲娘亲爹都还要疼爱她。要不是这古代的尊卑观念太强,她都想让她同桌吃饭了。

    她对林婆婆笑了笑,连忙的双手接过汤,也不管是什么汤,看一个小丫环同样给乔御辰也捧上一盅,乔御辰也接过了。

    俩个人昨晚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今朝睡到日上三杆没用早膳又去泡了个澡,现在是实在太饿了!所以,俩个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不约而同地,都不想客气就将盅里的汤喝完了。

    “我要大吃一顿,不跟你客气了!你要是慢了我就吃完啦!一起开动吧,手快有手慢没。”古颜月喝完汤之后,拿起筷子来就宣布要开吃了。

    乔御辰喝完汤后,还以为会看到古郡主一个闺阁千金小姐小口地吃,用衣袖掩嘴的那种斯文吃相的。

    他其实也非常饿了,而且,他七岁之后被紫霞上人收为弟子,于紫霞山上,在众多的弟子当中,吃起饭来,那可是不客气的抢吃。

    哪想,这古郡主吃起来更加不客气,一点千金小姐的吃相都没有,狼吞虎咽的。

    他被古颜月的吃相惊呆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吃。吃起来后才知道自己有多饿,自然也是风卷残云的。

    古颜月其实已经相当地控制自己了。但是,她怎么说都是现代人,就算是出生在最有教养的家庭里,又哪会有古代小姐的讲究?

    就算是她的吃相在现代算得上优雅,此刻也难入古代看惯了那些小姐们每吃一口饭还要用衣袖掩着小嘴的千金眼内。

    但是,古颜月这样的吃相,却恰恰合了乔御辰的胃口。乔御辰也就不用客气了,他也饿得很,就和古颜月抢着吃。

    叶子晴去而复返,后面跟着北冥逸舟。

    当叶子晴走进来时,正好看到乔御辰和古颜月俩个人狼吞虎咽地扫着盘里的食物。他们虽然似风卷残云,却奇迹般地显得协调和谐。

    俩个人都一样,一齐抢着吃,吃得津津有味,很快就将桌子上面摆着的膳食吃得都差不多了。

    最可恶的是,叶子晴站在旁边看到乔御辰和古颜月越吃越投契,就象比赛看谁吃得多似的,不但吃得津津有味,还一齐对着某一道菜,一齐心有灵犀般说道:“这个好吃!”

    一齐说,一齐用筷子去挟,结果是,俩个人的口味非常的一致,就象心有灵犀一点通,竟然次次都挟到一个盘子里去了。

    因此,俩个人这种默契十足被叶子晴和北冥逸舟呆呆地看了好一会儿。一桌子的菜也就这样被他们吃得杯盘狼藉,一个一个都是底朝天了。

    “呵呵!呵呵!”叶子晴连连发出几个不可思议的不屑声音来,乔御辰才回过头来招呼她道:“大师兄,小师妹,你们用膳了吗?”

    乔御辰的吃相叶子晴是看惯的。但是,古颜月身为郡主,可说是千金小姐中的千金小姐,她真的没想到,她的吃相比她一个江湖儿女还不如。

    所以,她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古颜月,嗤笑道:“郡主是饿了多久?难道古郡主不是古侯爷亲生的吗?平时没饭吃被谑待了吗?”

    古颜月抬起头来看了去而复返的叶子晴一眼,魇足地一笑道:“叶师妹不知道,我这么饿,那还不是因为小辰他昨晚上太……”

    她突然用手掩着嘴巴,这下倒是害羞了起来,不再说下去。

    “不要脸!”叶子晴意会到古颜月想说什么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咬牙切齿地对乔御辰道:“乔师兄,我有话问你,你吃完了,能跟我出去一下吗?”

    乔御辰不慌不忙地说道:“好!你和大师兄用过午膳了吗?要不要让人给你们准备一些膳食过来,吃完了再说?”

    叶子晴气冲冲地说道:“不用,我和师兄在外面吃过了。你只要跟我过来,我有话要单独问你。”

    “嗯。”乔御辰确实也是吃饱了,而且他吃得极是惬意。他拿着丫环递来的湿毛巾擦了擦嘴才站了起来,跟叶子晴出去了。

    虽然知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古颜月还真是不喜欢乔御辰跟着他的师妹出去,还是单独出去。这让古颜月有一种被小三上门公然挑衅的感觉。

    乔御辰随着叶子晴出去,北冥逸舟向古颜月点了点头,也追着出去了。

    古颜月见他们三个都出去了,心下不免直犯嘀咕。她也很想跟他们出去,相听听,他们有什么事情要隐瞒着她?

    为何乔御辰要让他的师兄和师妹跟着他住在统领府上?倘若乔御辰的师兄不是想入朝庭为官,那他在这里所图是什么?

    古颜月跟着出了门,却不好意思跟过去。远远地,她看到他们越走越远,所以问她身边的林婆婆道:“他们所走的方向是哪里?”

    林婆婆道:“是姑爷让她师妹住下的茶花小苑。”

    “茶花小苑吗?”古颜月又问道:“婆婆,您有办法听到他们的谈话吗?我总觉得,乔御辰和他的师妹师兄之间,有些什么事情是瞒着我的,我想弄清楚。”

    林婆婆道:“这个……好!婆婆想办法。”

    茶花小苑。

    乔御辰随着小师妹走到茶花小苑,叶子晴忍不住以质问的口气尖锐道:“乔师兄,为什么取消今晚的行动?我们一早就约好的,不是说今晚就行动吗?那么多的证据都证明了,古侯爷就是杀害你父母的真凶。”

    乔御辰认真地回道:“师妹,我有了新的线索。再给我一些时间,幕后就要浮出水面了。今晚的行动暂时取消了。”

    “为什么?我不明白!”叶子晴非常激动,眼睛冒火而幽怨,“乔师兄,你是不是爱上那小妖女了?你有了什么新的证据?”

    这句话,叶子晴上次也问过了,乔御辰上次很快地回答了她,这次却有了一些犹豫不决,沉默无语。

    叶子晴突然心就慌了。她喜欢乔师兄很久了,但她是个姑娘家,乔御辰对她很好,却从未说过喜欢她的话,她自然也不敢表白。

    但是,她一直以为,她和乔师兄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她以为,一切都会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

    可是,乔师兄为了报仇下山之后,一切好象都在一夕之间改变了。

    她以为一直等一直等,乔师兄迟早都会向她表白的。谁知她非但没等来乔御辰的表白,还等来了这么一个大转折?

    所以,叶子晴突然再也不顾女儿家的矜持了!她显然有些突兀又急切地问道:“乔师兄,难道你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吗?”

    乔御辰有些呆,呆了半晌,仍然不解叶子晴想表达什么。

    叶子晴这下真的想一头撞死算了!乔御辰原本是不明白的,但却又象突然开了窍地,忽地发现大师兄正走过来,他说道:“小师妹,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很好。我无父无母,你一直照顾我。所以,在我的心中,你永远都是亲妹妹。”

    “谁是你的亲妹妹了?我和你有血缘关系吗?乔师兄,我喜欢你!我不相信你不知道,你这是假装不知道吗?还是,你移情别恋,喜欢那个妖女?”叶子晴突然一口气地表白了出来。

    乔御辰再次愕然,然后却抿唇,有些无情地说道:“小师妹,大师兄喜欢你,大师兄比我优秀多了。”

    叶子晴也看到北冥逸舟风度翩翩地走了过来,她居然任性地大声嚷嚷道:“我管他有多优秀!我喜欢的是你不是他!”她已经不要脸了,那就一次过说清楚。她已经后悔没有早点说清楚了,原来小辰师兄以为她和大师兄才是一对吗?

    乔御辰俊眉大蹙道:“小师妹,你有什么疑问就问大师兄吧。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和大师兄回紫霞山去,我的事情我自己处理就好。”

    叶子晴听了更是气得七窍生烟道:“你的意思是,我和大师兄在这里不是帮你而是碍着你了?你这是要赶我们走的意思吗?你才认识那个小妖女多久?你就那么迷恋她吗?”

    乔御辰从未见过小师妹这么激动地无理取闹,他感觉有些意外,而且束手无策,显然是一个不会哄女孩子的,所以将她丢给大师兄道:“大师兄,你和师妹说说吧,我还有事。”

    北冥逸舟也有些不解了,拦下乔御辰道:“乔师弟,师兄也有些不解了。你能说说,你有了什么新消息吗?”

    乔御辰原本以为,自己的养父母之死只是一般的江湖恩怨,是生意上的抢夺,是挡了古侯爷的财路罢了。他的养父母主要生意是开布庄的,死后布庄纳入了古侯爷的众多生意中。

    但是,在周将军那里,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秘密。所以,他养父母的死肯定是另有隐情,恐怕已经不是一般的江湖恩怨或者生意上的争利了。

    这件事一时之间,他也还理不清楚。周将军的意思是,他的身世是一个秘密,还不适宜立即公之于天下。他的身世大揭之日,那必然是大汉翻天覆地之时。

    如此身世大秘揭开,必掀起腥风血雨。所以如何细细谋划,周将军和他达成了一至的看法,当然最好是兵不血刃,不要祸及苍生。

    如今的大汉由西宫扶持着少年皇帝朱元玥登基也有好几年了。两宫垂帘,周将军为辅政大臣,虽朝中暗流涌动,但也算天下太平。

    乔御辰得知自己的身世后,才明白,杀他养父母的人,只怕得全盘推翻了。那一场杀劫绝对不再是一场简单的江湖恩怨了。

    但这么重大的事情,他暂时不打算和师兄师妹说清楚,免得又将他们都牵连进来,还不知会有怎样的局面,这可不是师兄和师妹帮他就行。

    他更希望他们置身事外,他自己担着就是。

    所以,他只简单地解释道:“幕后的人很快就要浮出水面。师兄,我也还没理得很清楚楚,你和师妹就再给我一些时间吧。大师兄要是觉得闷了,就带小师妹回紫霞山去等我的消息。”

    北冥逸舟觉得乔御辰好象有事瞒着他,欲言又止,但他一向冷静沉着,既然乔师弟不愿意说,他也不再苦苦地追问下去了。

    乔御辰对着小师妹时,从未这么厌烦过。小师妹对他一向也挺温柔,连说话都是莺声燕语的。他在紫霞山上时,小师妹很照顾他,但他一向将小师妹当作是和大师兄一对儿的。

    小师妹突然对他表白,这让他措手不及,所以赶紧将小师妹再次丢给了大师兄。

    叶子晴看着乔御辰这么简单地丢下几句解释就走了,再一次将她丢给了大师兄。她一双杏眼由爱生痴,由痴生恨,由恨生烟,手握紧,青筋突起。

    “师妹。”北冥逸舟无话可说,只是轻轻地叫了她一声,声音里都是对她的容忍,包容和宠溺。

    可是,叶子晴却对大师兄的眼神视若无睹,只是紧紧地盯着乔御辰的背影渐行渐远,恨意越来越深。

    她都表白了!表白了啊!但是,乔御辰却转身就走,好象完全不懂她的情意。她爱了乔御辰那么多年,这情怎么在一夕之间就变了?她不懂!可事实上,这不是乔御辰变了,而是她自以为是的感情从未存在过。

    古颜月很快地看到乔御辰又独自回来了,她明眸一亮,灵动地眨了一下,展颜妩媚一笑,迎上前问道:“小辰,我们吃饱了,出去逛逛街好吗?”

    “逛街?街有何好逛?你需要买何物品,差个小丫环替你买回来就是。”乔御辰一听古颜月说要逛街就想起来,上次陪她逛街,她无端端地给他买了一个小木偶挂在他的紫竹萧上。

    他其实觉得那个小木偶挺恶心的,却一直奇迹般地,没有丢掉,至今还挂在她的紫竹箫上呢。陪女人逛街这么无聊的事情,他一大佬爷们,不做。

    “那我们去游山玩水可好?京城附近一定有很多名胜古迹吧?我们一起去看看?反正有空嘛。过一段时间要去监工铸炮,我可就没空了。还有,我也想制药,开医馆。以后忙起来,我一定不会缠着你。”

    古颜月其实是一个不爱缠人的,一向就爱读书,觅书本。这可是她第一次想缠着一个男生,让他陪自己去做,她从前也认为是浪费时间又无聊的事情——逛街购物。

    “你想去哪?”乔御辰突然又忍不住地问道。他摸了摸自己肩膀,伤口已经不痛,可能是因为伤得不算深。

    “你的伤口痛吗?”古颜月见他摸了摸自己的肩膀。

    “不痛了,没事。”

    “真的没事吗?”

    “真的。”

    “那……你能给我介绍一下京城的景点吗?”古颜月见他投来不解的目光,只好说道,“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失忆啊。所以,我现在对所有的事情,人物,地理,历史……等等,都忘记了,你和我一起出去走走不行吗?”

    乔御辰今朝被小师妹缠荚不清地质问得有些心烦,古颜月抬起一张娇花玉颜,水汪汪的明眸充满期待地望着他,盈盈如秋水明月。

    “嗯,那就让人备马车吧!”乔御辰对上古颜月灵动期盼的双眸时,不知不觉就答应了下来。

    “太好了!我马上让人备马车。”古颜月得到乔御辰的答应,立即就兴冲冲地让人给他们备马车去了。

    不就是出京城走走吗?他自己就有些郁闷。但是,古颜月那一脸的笑嫣如花和兴高彩烈,就象他不是答应她出去走走,而是答应给她无数金银珠宝一样。

    很快地,马车备好了。

    乔御辰不用换装,他就穿着一身酱紫色的衣袍就好。古颜月今天穿着的也是紫衣的衣裙,和乔御辰站在一起时,居然就象穿了情侣装。

    乔御辰是将一头墨发用紫玉馆于脑后的;古颜月也只用一只紫冠将发丝冠起掠于身后披泄垂下而没有让人梳妆成髻地插满珠钗玉翠。

    上了马车之后,乔御辰斜倚在马车的右边,古颜月坐在她的左边,没靠太近,中间隔着一个人坐位的距离。

    乔御辰很安静,甚至轻阖上眼睛,脑海里想起了昨天周将军所说过的很多话……他还来不及整理,就被中了毒的古颜月一直缠绵至今。

    据周将军所述,在他七岁那年,养父母被杀是因为他的皇子身份,而非江湖仇杀或为财而杀。所以,幕后的黑手很可能就是……

    古颜月的心情出奇地好,因为乔御辰竟然答应陪她逛街。所以,她心中不停地计划着,不如明天就去……

    “辰辰,我听说京城的景色最好莫过于西郊的碧月潭。你明天能陪我去游碧月潭吗?”她真想好好地看看这古代的原始风景古迹,犹其是能和辰辰一起去看。

    “不去!没什么好看的,去过了。”乔御辰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他连眼睛都没睁开,甚至没听清楚古颜月说些什么。但是,他却听明白了,古颜月不叫他小辰,又叫他辰辰。

    “为什么不去?反正有空嘛。不是说,我们大婚你可以十天不上朝吗?去过了也可以再去嘛。那你说吧,哪里你没去过又想去的?”

    古颜月不死心地追着问。其实她自己很明白自己的性格。要是她开始了工作,她会很忘我的。西宫太后要她监铸大炮,而她自己打算制药开医馆。这些事忙起来之后,她根本就不会有空了。

    “不上朝也还有别的事情可做。不过,你可以自己去。”乔御辰其实有些心动,只是古颜月越是求他,他就越是拿矫了。他发现,他其实有些BT地喜欢古颜月求他,再求求他就会答应了。

    “我自己去?那有什么意思嘛。难道整整十天的大婚假期,你都不打算和我到处走走吗?”古颜月完全地忘记了,这个大婚原来说的是,她不想嫁给朱元玥,结了婚就要拿休书的。

    可现在,她根本就当乔御辰是她的新婚相公,在撒娇洒籁了。所以,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声音有多嗲。

    乔御辰被古颜月软糯娇嗲又带些少少委曲的声音闹得心肠软了一软,经不起她的一再盅惑就改口答应了她道:“那就明天去碧月潭吧。”

    “真的?你答应了?你真的答应了?”古颜月生怕乔御辰反悔似的一再确认。

    乔御辰一向就是个重诺言的人,从未有人质疑过他答应的事。但是,他刚刚明明拒绝了,眨眼又答应了她,这还真不是他一向的风格。

    这都怪她那软语呢喃般的声音,入了他的耳朵时,总是直接挠到他心尖上,轻轻地拂着,让他一个不小心,就脱口答应她了。

    既然答应,他也就从不会食言。一言九鼎,这是男人的基准。古颜月得到了他的答复就开心地笑了。

    这一路上,乔御辰不再说话,古颜月就轻柔地唱了一路的情歌。她一边唱一边想着,乔御辰会爱上她吗?她有些忐忑不安,还有些患得患失。

    这里可是古代啊,乔御辰是古代的男子。她古颜月喜欢上乔御辰了,但他会喜欢她吗?会爱上她吗?

    她的心事都是他了!爱情来得太快,她自己都觉得措手不及!但是,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了。她不想逃避,也逃避不了,所以选择追求幸福!

    这个男子,她发誓今生今世,只爱他——乔御辰!

    古颜月的脑海里突然冒起了一首古老的情诗来:“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这样的情诗,她还以为,只是词人的佳作罢了。但此刻,她却有了强烈的愿望:“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

    只是,眼前的乔御辰虽然和她成了夫妻,但他是被她一步步逼婚成功的。就算是她的第一次,也是因为中了毒,他才帮她解毒的。

    古颜月唱了很多现代的歌,估计乔御辰是听不懂的,所以,她忽地唱了一首古老的歌谣:“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原本一直阖目的乔御辰听到这首古老的情歌时,忽地从腰间取下他的竹箫,吹起一阵乐曲,和着古颜月的歌声。

    古颜月心下大悦,一双眼睛都停留在乔御辰的脸上。他忽然倚着车厢吹箫,一首歌谣因为有他的伴奏而立时婉转动听起来,仿如天籁一般,幽远而绵长地回响在入京城的路上。

    这样的一个画面瞬间让古颜月想入非非,她嘴唇嚅动,并没有停下她美妙的歌声。但她灵动的明眸闪现着的是点点痴迷,对乔御辰的痴迷。

    这个男人在她的眼里,忽然就变得无论是静坐还是吹箫,抑或是穿着酱紫色衣袍的他,都如神祗般入了她的眸,进了她的心。

    斜阳正照,夏天的阳光有些毒,此刻还是下午的时侯,马车内还真有些炙热。

    突然,箫声嘎然停止时,一条方帕递到她的面前。古颜月又是一呆,从乔御辰的手里接过一条方帕,心下有些甜兹兹的。

    她有些害羞地看他一眼,突然将目光移开了,用手帕轻轻地印了印自己的额。

    “好热!”她转身就推开了马车窗,这时,在外面赶车的马车夫说道:“乔统领,夫人,到市集了。”

    乔御辰说道:“直接到金大金珠宝店去。”

    “是!”车夫回答了,马上继续赶车。

    古颜月一听乔御辰说直接到珠宝店去就秀眉蹙了蹙,但转而一想,又是心中一喜,心想,难道乔御辰想给她买首饰吗?

    虽然她的嫁妆丰厚得吓人,什么首饰都有了。但是,倘若乔御辰能送她礼物的话,那还真是一大惊喜。哪怕他送的是小小的礼物也行,关键是他送的就好。

    很快,他们的马车就在金大金珠宝店的门前停下。古颜月和乔御辰下了马车之后,一齐缓缓地走进珠宝店。

    就在他们进了珠宝店之后,另外一辆华丽的马车也在这间珠宝店的门前停了下来。

    马车停下之后,一只纤葱柔白的美人素手掀帘下车,一头古典的鬃发上,金钗珠翠插得恰到好处。

    少女抬起脸来时,一张倾城绝色,雍容华贵的美人脸呈现在众人的面前,她居然是大公主朱元婵。

    朱元婵下了马车,由几个丫环侍卫簇拥着,莲步走进了珠宝店。在她就要走进珠宝店时,她身边的两个带刀侍卫陈青宇和林海锋率先于她之前进入店内。

    才行入店内,陈青宇就狗仗人势地冷声道:“大公主要挑首饰,请闲杂人等退出去。”

    古颜月和乔御辰才刚刚好站在柜台前,古颜月正在看着柜台前的一些古代金饰。就算是在现代,她也是从未入过珠宝店的,因为她对珠宝不感兴趣。

    但是,因为此刻她揣测着是乔御辰想送她礼物,她才会兴趣勃勃地瞧着一系列的古代饰品,刚好,她看到了一套首饰。

    那是一对白玉吊坠耳环,一个白玉首镯,再加上一条玉坠项链组成的三件套。

    但是,一看价格,她不禁咋舌了!

    三十万两?!

    古颜月这才想起来,她嫁的可是一个武状元出身的侍卫统领,不知他一个月的薪水是多少?关键是,他才上任吧?之前,他只不过是紫霞上人的一个武林弟子吧?

    这套首饰他买得起吗?就算买了,会不会要他倾家荡产啊?

    这么一想,古颜月还真不敢说她喜欢那套首饰了,甚至,她有些后悔走进了这间这么贵的珠宝店,怕这里的首式太贵而让小辰难堪了。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了大公主身边侍卫的吆喝声,说什么大公主驾到,闲人闪避。

    古颜月才转身,果然就看到,大公主婀娜多姿,雍容华贵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大公主一眼见到门内的人居然是古郡主和乔御辰时,脸色变了一变,却又瞬即微不可察地恢复了一个温婉的笑容道:“陈青宇,你瞎嚷嚷什么呢?没看清里面的人是谁吗?乔大统领又怎么会是闲杂人等?”

    陈青宇这才看清楚了,里面的人是乔统领和古郡主,他低头作了一揖道:“抱歉!原来是乔统领和古郡主,小人刚才没看清楚。”

    大公主朱元婵不动声色,一眼就看到了,古颜月正挑中的那套珠宝首饰呢。

    古颜月和乔御辰都行了一礼:“原来是大公主驾到!”

    大公主朱元婵摆了摆手,举手投足间螓首娥眉,尽显仪态万方道:“免礼!这里又不是在宫里,大统领和古郡主就不必多礼了。”上次她精心设计,想将古颜月送给金太子,哪想到最终古颜月却仍然是回到了乔府。如果上次一计得逞,事后就算追究,那也只会追究到秦桑柔或二公主,怎么算都不会算到她朱元婵的身上。

    她一边说一边走到了柜台前,看到古颜月刚才看中的那套首饰,那价格贵得吓人,她猜测着,乔御辰哪有这么富有?

    所以,她心中暗笑,声音倒是柔柔地问道:“古郡主是自己要买珠宝给自己戴吗?这件珠宝要是古郡主不买的话,本公主就买下了。”

    大公主的意思挺明显的,她在嘲笑古颜月在自己花钱给自己买珠宝,身边却又带着自己的相公。可这相公却是个穷人,又怎么买得起?除非她古郡主自己掏腰包了。

    可事实上,古颜月自己的身上是一个铜板都没有。她出门时,根本就忘记了带钱包。

    她不敢让乔御辰给她买这么贵的珠宝,赶紧拉着乔御辰说道:“其实我根本就看不上这里的珠宝,既然大公主那么喜欢……”

    古颜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乔御辰打断了道:“月儿,大公主怎么会夺人所爱?你刚才看中的这一套,我们就买了吧?”乔御辰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拿出三枚金叶子递给看店的老板。

    老板手颤颤地,不知接还是不接,似有些害怕地看了古颜月一眼,却见古郡主什么都没说,老板就收了乔御辰的一枚金叶子道:“这盒首饰打三折,这个就已经多了!”

    老板说完,还给乔御辰找赎了。

    三折?大公主一听,立即后悔刚才没有抢了那盒珠宝。

    古颜月还真不知道乔御辰身上有这么好的东西,他居然有金叶子吗?而且这可是他自己愿意为她付款的,她不要才是个傻瓜了。再说,都打了三折,也算是便宜了。

    所以,她骄傲地看了大公主一眼,才转向老板道:“老板,赶快拿给我啊,我相公已经付了款不是吗?”

    “是!郡主,这是您的首饰了。”老板双手将首饰送至古颜月的面前,迅速看了古郡主一眼,似是觉得古郡主非常奇怪。

    古颜月哪里知道,这原本就是古家的珠宝店,她在这里要什么就可以取什么,根本就不用付款。但她却失忆了,一时之间并没想到,自己是全京城首富古侯爷家的郡主千金。

    老板也不明白古郡主是何意思,又不敢多话,就象征性地收了三折的价钱。

    古颜月拿到首饰后,立即喜兹兹地将手镯戴上后对乔御辰撒娇道:“相公,你帮我戴上项链和这耳环吧!”

    古颜月有个第六感,属于女人的第六感。她觉得这个大公主看乔御辰的目光虽然和叶子晴师妹有些不同,没有那么明显的妒火。但是,却还是有些与众不同的,那绝对不是她所喜欢的。

    这世上什么都能隐藏,但有一样东西,却总是开了一扇窗口出卖你心中的秘密,那就是关不住的爱情之窗。

    乔御辰点了点头,修长的手指拈起项链,亲自给古颜月戴到脖子上,还将两个耳环也分别给她换上。戴着这些饰品时,乔御辰将古颜月自然地牵在怀里,在外人的眼里,这个画面十分的维美又恩爱。

    古颜月呆了半晌,被牵在他怀里的感觉十分窝心。她实在没想到,乔御辰会这么给她脸面。

    透过乔御辰的手臂,她果然如期地看到大公主的脸色刹那间显得非常地难看。这也说明了,她的第六感没错,传说大公主喜欢乔御辰是真的。上次她中了毒虽是在二公主的府上,但古颜月总觉得,二公主还没有理由给她下那样的毒。而能在二公主府上给她下毒的人还有一个,就是眼前的大公主。

    但乔御辰在大公主的面前如此溺爱自己,这不是摆明了气大公主吗?

    古颜月真的有些看不清乔御辰了。他一点也不象是这么宠爱自己的,为何在大公主的面前,却如此表现?

    古颜月心满意足地伸手搀起乔御辰的手臂,嘟着嘴有些骄傲着说道:“我们走吧,不妨碍大公主慢慢挑选饰物了。”

    “嗯。”乔御辰和古颜月向大公主说了一声告辞,走出珠宝店。

    古颜月和乔御辰出了店门之后,大公主朱元婵气得脸色醋黄,将一张手帕绞扭了再扭绞。她气愤地点了一盒珠宝让老板拿给她。

    老板拿给她之后,她要给三折的价钱时,老板却说皇室只能打七折,打七折已经是只收本金的了。

    大公主气愤地指着已经出了门的乔统领和古郡主道:“你刚才不是给他们打三折吗?本公主还不如他们?”

    老板道:“他们是拿自己的东西,根本就不用付钱的。大公主这是为难小人吗?这是古侯爷家的金大金字号,这个皇家的七折还是西太后定下的。”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帝王独爱,医后古颜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金水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水媚并收藏帝王独爱,医后古颜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