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帝王独爱,医后古颜月 > 097章 ,劫狱的是谁?

097章 ,劫狱的是谁?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居于案情复杂,今日斩且休堂,明日再审。所有嫌疑人还押牢中待审。”柳大人收到了皇上的暗示,草草停审,打算将事情推到明日。

    这时也已经是中午时分,叫休堂也属正常。而且,柳大人叫休堂之后,皇上和尉迟统领都没有意见。只有古颜月和大公主似乎想说什么,但也来不及了。

    眼看又要将人收押,古颜月三步并作两步地上前供手质问道:“且慢!柳大人这是什么意思?为何还要将无罪的人关押?”

    “这……古郡主,本官说了,案情还未明朗,明日再审。这只是按例办事,并无为难乔统领之意。”柳大人也听说了,这个古郡主不但医术出类拔萃,而且还会铸炮之术。

    但他就是搞不明白,死的人是她的爹娘,她却大有护卫凶手之意。难道……

    “请问柳大人,我夫君只是被怀疑,并无实证。如今大公主也已经证明了,当日叶子晴和北冥逸舟有不在场的证据

    。当日案发时,我和我夫君在一起,他到现场时,我爹娘已经遇害。柳大人此刻还要将人关押再审,这是什么意思?”

    柳崇明被问得哑口无言,他是收到了皇上的暗示赶紧打住,要押后再审,所以只得硬着头皮道:“虽然古郡主所言有理。但是,叶子晴的说词事关重大,她和乔统领确有杀人的动机。一品居的小二和大厨供词一至,和大公主各执一词,这还需要进一步求证。所以,暂时还得委曲乔统领了,古郡主请息怒!”

    古颜月还想问能不能保释的问题时,乔御辰却用眼神阻止了他。乔御辰的意思竟然是希望继续审下去。古颜月心中忽地也想到了,难道乔御辰是希望为他的爹娘翻案吗?

    可是,她的爹娘也已经死了,就算是再翻案,查出了是她的爹娘杀害了他的爹娘,那又如何?他们都不在了不是吗?他爹娘不在了,她的爹娘也不在了。

    古颜月就这么一个黯然神伤之间,乔御辰又要被人带回牢房。古颜月发现,尉迟统领不知在想什么,脸色很冷酷。

    她拉起裙脚紧走几步追上了乔御辰,但是,衙差已经不让她靠近嫌疑犯。早上还能探望,从现在起,却连靠近的权利都没有了。

    “辰辰!我要让他们放了你!”虽然刚才受刑的不是乔御辰,但她仍然十分担忧。乔御辰是状元的身份,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按大汉的律法,上庭,关押都可以,但还不能用刑的。

    “不用了!就让京兆府尹将此案审个水落石出吧!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乔御辰微笑,他在等,等周将军的消息。

    “案是要查,但不是你杀的,却要关押你。”古颜月不明白,辰辰为何不出声?他没有作辩护,好象他并不在乎被冤枉一样。他真的那么希望这件案子继续审讯下去吗?

    念想之间,乔御辰和他的小师妹,大师兄都一起重被押回了大牢里。不到探狱的时间,古颜月也不能再见到乔御辰了。

    古颜月让人打点过大牢之后,回到古府。她将古府上所有的人都找来问了一遍。结果,却没有人知道,古侯爷夫妇在到碧月潭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

    她亲自到古侯爷和古夫人的房间里细细地搜索了一遍,也搜不到任何有用的证据。但是,当古颜月和林婆婆在搜索古夫人的房间时,意外地,她搜到了一个小布偶。

    一个写着她的生辰八字和姓名,用许多小针扎着的小布偶。这让古颜月惊呆了!古夫人是她的娘亲啊!为何在房间里收藏着这样的一个小布偶?这小布偶是压在箱底下的。

    按理说,这个小布偶不可能是别人放进来的,唯一的可能是,这个小布偶是古夫人自己做了入在箱底里的。

    这世上有亲生娘亲咒自己亲女儿的吗?!古颜月不相信一个这样的布偶能对人有何作用,但看到这样的一个恶心东西,她也不禁毛骨悚然!

    “烧了它!”古颜月立即让人将小布偶拿去烧掉了。

    没有找到什么证据,古颜月暂时压下了自己爹娘对自己的可怕心思,选择先解决乔御辰入狱的问题。

    她叫来了林婆婆,裴思奇和端木羽伦问道:“你们对整件事情有何高见?”这个裴思奇和端木羽伦是榜眼和探花,他们除了武艺好之外,文才也极佳。

    整件事情扑朔迷离,她希望能博采众见

    。

    端木羽伦盘膝坐在茶桌前,蹙眉说道:“我担心的是皇上。”

    “皇上吗?何以见得?”古颜月心中也有同样的想法。不知为何,皇上怎么看都有些戾气让人无法忽略。事实上,皇上一直就让古颜月觉得没有君王的尊贵和风度。

    “是!郡主,您想想,这事情,皇上为何亲自到府衙去?天大的事情,皇上叫一个身边的小太监去,或者叫个什么心腹不行?为何非得亲自过去?可见,此刻对皇上来说,事关重大。而对于皇上来说,重大的事情莫过于会影响他的皇位。”

    “说不定他就是担心辰辰,爱惜英才?”古颜月这么一说,也是觉得事态极为严重。天下英才济济,说皇上为了乔御辰是一个人才而亲自到府衙去,未免太过抬举辰辰了吧。

    “郡主,皇上是最早到府衙去的人,你不觉得奇怪吗?如果皇上的意思当真是护着乔统领的,那么,后来的尉迟大统领,大公主,和郡主您都去了,柳大人还会将乔统领重新关押侯审?那应当就是当庭放人了。”

    “你的意思是,这些人当中,皇上才是那个最有可能明护暗杀辰辰的人?”

    “小人就是觉得,这些人都态度古怪。但尉迟统领护着郡主似乎不象作假。大公主是真是假也难以分辩。只有皇上,小人在郡主的身边一直偷偷地观察皇上,发现皇上的眸光虽然极尽隐藏,但一个人的杀气却往往隐藏不住。皇上在看乔统领时,眸中隐有杀气。”

    “小人也有此感觉。”裴思奇接着说道,“郡主,皇上确实隐隐约约透着一股子的戾气。虽然小人也弄不明白他的戾气从何而来,但那确实存在。这是江湖人的直觉,所以,今天晚上,郡主如果担心乔统领的话,一定要到大牢里去看看。”

    “夜探大牢?”古颜月越想越是心惊肉跳,怎么也镇定不下来了。

    “对。”

    “好!我也发现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难明了。如此下去,辰辰也越来越是处景危险。”古颜月发现,陪她进去的尉迟统领也在听审的过程中,态度有所改变,一直沉默不语。

    这代表着什么,她也不知道。但她已经决定,晚上要到大牢去一趟:“你们以后可以用我字,不用自称小人。”

    “是,郡主。”

    夜,灰色朦胧,闷热异常,仿佛风雨欲来。

    jvvv

    西宫殿内点起了几盏宫灯,宫女和太监都被支了出去。殿内只有一个人在面对西宫,这个人是尉迟统领。他正将今日庭上的事情说了一遍,面上冰冷如霜,严肃认真。

    西太后走来走去,连坐都坐不住了。那么多年来,西太后还没试过,她在自己的寝宫内都没法坐下来淡定地说话。

    “娘娘,周将军有调兵的迹象。这么多年来,周将军的态度都是中立的,突然转向东宫,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周将军确定了,乔御辰非常有可能,就是周将军要找的人。”

    “必须选择一个!朱元玥和朱元勋。事情来得如此地仓促。当年的漏网之鱼卷土重来,强势逼宫来了。”

    “娘娘,乔御辰已经和周将军见过,如今就算除掉乔御辰也改变不了娘娘的劣势

    。周将军要是调兵包围京城,我在京中的御林军也无法抵挡。更何况,皇上的血统已经被质疑,这更是一大隐患。”

    “今日皇上自己到京兆府去了?如此沉不住气,还敢和哀家翻脸。他中了东宫的离间计,以为自己的翅膀硬了,却招来了无端的灭顶之灾。倘若不是他急于想掌权,又如何会被东宫有可趁之机?如今东宫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周将军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找到了朱元勋,当真是天要亡我西宫吗?”

    “娘娘,也还不到那么绝望的时侯。娘娘忘记了吗?古郡主如今是朱元勋的正妻。”

    “那又如何?他随时可以让郡主什么都不是。”东宫和周将军联合,这实在是让西宫无法安静下来。

    但是,尉迟大统领却眸光冷静自持道:“娘娘不必乱了分寸。周将军和东宫联合,他们目的是废现在的皇帝,拥立朱元勋。这一步棋,如果我们和他们是对立的,自然处于劣势。但是,如果我们不和他们对着干,反而比他们抢先一步,走同一步棋呢?”

    “你是说,我们先……”西宫突然就停下了脚步,坐在了软榻之上。

    “就是娘娘所想的意思。”

    “还来得及吗?”

    “当然来得及。只要我们比他们先一步走这一步棋,以周将军一向心怀天下苍生,不希望兵变血腥,兼之又喜欢制衡,喜欢天下太平盛世的仁慈,能兵不血刃地扶真正的先帝子嗣为帝,正是他所乐见。到时,他也不想再灭了娘娘,以免让东宫一宫独大了。将来,只要我们让月儿做了皇后,又将是另一个局面了。我发现,以月儿的聪明才智,将来必有作为。只要这一步走成了,我们还是能压在东宫之上。”

    “你说了半天……哀家虽然明白,但这日后……”

    “眼前只有这步棋,不走也得走,我们只能险中求胜。一切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月儿的身上了。只要我们杀了……”尉迟统领突然就将嘴巴凑到西宫太后的耳边,大手搂上西宫太后的腰,小声地说了几句话。

    “嗯,好,就照你说的去做吧。”西太后连连点头。

    jvvv

    大牢里。

    入夜之后,因为古颜月事先打点过,乔御辰的大牢都被打扫了一遍,里面还铺上了一张凉爽干净的竹席。

    但是,大牢就是大牢,入夜后只在走廊的角落里点了一盏小小的油灯,基本上就是暗影朦胧,又热又闷,还有蚊子和蟑螂。

    “啊!有老鼠!”叶子晴尖叫了好几回。

    “我的姑奶奶啊,你就别叫了!有老鼠那是正常的啊。”狱卒收了银两,自然不敢大声喝斥。

    叶子晴的手伤虽然敷了药,但也痛了很久。她虽然长年住在山上,却怕老鼠,一直叫个不停。

    直到,乔御辰说道:“小师妹,你今天很勇敢。被挟手指都忍过了,这小小的老鼠算什么?”

    叶子晴这才安静了下来。

    北冥逸舟也被关了进来,但却被关在另一间牢里

    。因为隔得远,又是砖墙,所以互相之间没能见到。

    半夜时分,乔御辰在竹席上躺了下来,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花砖,好不容易,小师妹也不再说话,他的脑子得以安静下来。

    就在这时,他的耳朵动了动,侧耳倾听之下,他心下大惊!这个时侯,怎么会有如此杂乱的声音入耳来?这只能有一个解释——有人来劫狱吗?

    顷刻之间后,果然就有十几个黑衣人迅速地进来,突然就将狱卒全部点倒于地。然后,一个黑衣蒙面人将牢房打开,小声地说道:“乔师兄,快走!”

    “你是谁?”这个声音特别地陌生,他根本就听不清楚这是他的哪个师弟。

    那边,小师妹却兴奋地问道:“是哪位师兄?是不是我爹来了?是来救我和师兄的吗?快打开我的牢门,我一点也不想呆在这里了。”

    乔御辰双目炯炯有神地望着进来的黑衣人问道:“你是谁?我并不打算离开,你为何要来劫狱?我没有杀人,你这么劫狱之后,我反而有罪了。”

    “师父派我们来的,快走!再迟就来不及了!是皇上要杀你,你还呆在牢里,那就是死路一条。”来人一边说,一边迅速地靠近乔御辰。

    乔御辰顿感一股杀气瞬息之间向他袭来,他听得这个墨衣人的声音特别地陌生,心下不由得大惊,身形向左闪了闪。

    随着这个黑衣人的还有十几个黑衣人,他们几乎都是同一时间进了乔御辰的大牢中。第一个黑衣人靠近乔御辰之后,突然身形如闪电般,抽出腰间的宝剑,出剑如风,直直刺向乔御辰。

    乔御辰身上没有任何刀剑,因为入狱必须解掉所有的利器,但他腰间却仍然有一支箫,一把紫竹箫。因为只是一支紫竹箫,所以没有被解掉。

    墨衣人向他挥剑而来,他迅速地以竹箫挡剑,身形“咻”地电闪般移形换位。但是,他才堪堪地躲过前面的黑衣人,却顷刻之间被十几个黑衣人围在一起。

    “啊!你们不是来劫狱!你们是来杀乔师兄的?来人啊!”叶子晴尖声大叫。才叫了一声之后,她就叫不出来了。因为,她的牢狱也被打开,瞬间冲入了几个黑衣人。

    叶子晴原本今日就受了伤,只一招之间,她就被封了口,因为她倒下了。

    乔御辰一人和十几个黑衣人打斗,只凭一支紫竹箫。这些黑衣蒙面人武功高强,轻功一流,他就算是有再好的武功,被困在这么一间铁笼似的牢狱中,也渐渐吃了亏。

    于是,他被逼出了牢狱。奇怪的是,今日的牢狱之外,居然静悄悄地?除了牢中的狱卒被杀了之外,难道连外面的巡逻也被杀了吗?

    “小师妹!小师妹你怎么了?”乔御辰一边叫一边只能向外而无法向小师妹那边靠近。

    十几个黑衣人被他杀了几个,但他也很快地被砍了一剑。这一剑伤在了他的肩背上,突然,一阵晕眩感袭来。

    不好!剑上淬了毒!他以一支紫竹箫横扫一圈之后,身形旋转而起,瞬间上了屋顶。就在他飘落屋顶时,更是全身剧烈一震,晕眩感更甚,人就要倒下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帝王独爱,医后古颜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金水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水媚并收藏帝王独爱,医后古颜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