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帝王独爱,医后古颜月 > 098章 朱元玥之死,朱元勋涎生

098章 朱元玥之死,朱元勋涎生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nb夜半月朦胧,四周隐有血腥的味道,杀气弥漫,黑影绰绰。

    &nb牢狱的屋顶青瓦上,乔御辰欣长的身躯摇摇欲坠,眼看就要倒下时,屋檐下十几个黑衣人拔地而起,如夜鹰腾飞。

    &nb乔御辰心知,他刚才被砍的一剑虽只是轻轻划过,但那剑上已经淬了毒,此刻毒性发作,他瞬间无法运力,只怕唯有等死了。

    &nb正感头晕眼花时,突然间,屋顶上“咻”地出现了另一批的黑衣蒙面人。好象,这些黑衣蒙面人是早已埋伏在此的。

    &nb居然还有人?他小命休兮!

    &nb浑身震颤了一下,朦胧中,乔御辰发现新来的黑衣蒙面人中,一个人轻灵迅速地窜了上来,不顾前面来的十几个黑衣人刀剑齐发,不要命地扑到了她的身边。

    &nb这身影娇小,却有一种熟悉感,一种令乔御辰也想扑向她的感觉。他虽然头脑好象不太清醒了,却仍然认出了她,她居然是古颜月!这个丫头居然在这个时侯现身!

    &nb“乔御辰!”古颜月惊呼一声,什么都顾不得了,从未有过的惊惧激发了她的潜能。

    &nb她居然忽地施展起她从来就不会的轻功,一个起落之间,轻盈如黑蝶般落在了乔御辰的身边,及时地接住了他就要倒下的身体。

    &nb“杀了他们!”古颜月怒喝一声,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手抱着辰辰,还能一手挥出一剑。

    &nb与此同时,随她而来的十几个黑衣人已经和先来的黑衣人交上了手,将她和乔御辰迅速地团团护在了中间。

    &nb她来迟了一步,因为一步步地进到这个大牢里并不容易。刚才听到了打斗声,她正好到了屋顶上,伏在上面才听了一会儿,就听得心胆惧惊。

    &nb幸好,她及时地扶住了乔御辰。

    &nb然而,她抱着乔御辰才看了乔御辰一眼,就不禁大吃一惊!月光之下,乔御辰面色发黑,嘴唇发紫,整张脸都不是原来的玉面俊颜了!

    &nb“你中了剧毒?”电光火石之间,古颜月骇然惊呆!惊涛骇浪排山倒海而来时,象洪水般冲激着她。

    &nb“你不能死!辰辰,你不能死!”古颜月大叫,突然,奇异地,她的脑海里飘过各种各样的毒物,就象走马观花,奇奇怪怪地,她也不知道,为何她会知道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毒。

    &nb这些毒物一一飘过之后,她象换了一个人,很快地冷静下来,低呼道:“糟了!这是黑蜂金蛇之毒。”

    &nb乔御辰无意识地点了点头,弱弱地问道:“月儿,是你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担心我?”看到是古颜月抱着他,乔御辰振作了一下精神。

    &nb“先服了这能解百毒的药丸。你中的是黑蜂金蛇之毒,我要是来迟半步,你都要死翘翘了,你怎么能这样?”古颜月将一粒药丸喂入乔御辰的嘴里。

    &nb喂入一粒药丸之后,她将乔御辰放下坐着,立即给他吸出肩背上的毒。连连地吸了几口,吸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吸了好一会儿,总算伤口的血色变淡了。

    &nb“你放心!你会没事的,我不会让你死的。”古颜月抱着浑身没有力气的乔御辰,抬头,她的人和原来的黑衣人正打得异常激烈。

    &nb刀剑之声不绝于耳,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杀气和血腥。

    &nb古颜月一共带来了十八个人。他们的武功和原先的黑衣人似乎不相上下,所以打斗起来之后,死伤一样,各有损失。

    &nb但是,这么激烈的打斗之下,却没能引来任何的巡逻,这很是让人觉得奇怪。

    &nb而,在离这个大牢不远的一个屋角的暗影之下,朦朦胧胧之中,又有几个黑衣人正焦急地向这边远远地伸长脖子在张望。

    &nb他们一共只有五个人,四个人显然在守护着其中的一个。

    &nb听到刀剑相交之声后,其中一人声音焦急地问道:“皇上,情况有变,怎么突然冒出了一帮黑衣人?这可怎么办?我们要不要上去?那个……莫非是古郡主的人来劫狱吗?奴才听到了古郡主的惊呼声。”

    &nb另一个声音道:“皇上怎么能靠近?那太危险了!奴才也听到了,乔御辰已经中受了伤。我们的人剑上淬毒,中毒者必死!”

    &nb“死?你没看到吗?古郡主赶来了。古郡主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她是用毒的老祖宗,只要还有一口气,她来,乔御辰就死不了。这个古郡主也真太异类,乔御辰杀了她的爹娘,她还来救人?就算她要来救人,她又怎么会知道此刻乔御辰有难?”

    &nb这人话音刚落,突然“啊!”地一声惊呼,似乎遇到了平生最可怕的事情,所以小小的声音顿时嘎然而止。

    &nb因为,他们同时发现了,不知何时,他们被一帮黑衣蒙面人给悄无声息地包围在中间了!这怎么可能?他们可是陪着皇上偷偷地躲在这里偷看结局的人。

    &nb然而,这些黑衣人却象凭空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一个声音无论威慑地说了一个字:“杀!不停活口!”

    &nb这些黑衣人突然冒出来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们人太多!至少有三十个!

    &nb而皇上因为是偷偷离宫,希望神不知鬼不觉,所以只带着四个人躲在这个阴暗的角落里静静地观看他派出去的人,想确认乔御辰是否已经被杀。

    &nb因为皇上现在觉得,唯有亲眼目睹乔御辰死了,他才能入睡。

    &nb皇上所带的是四个贴身的大内侍卫,自然也是武功高强,出出类拔萃。但四个人如何抵挡三十个?犹其是,这三十个人武功也如鬼魅一般,武功非同凡响,还训练有素。

    &nb皇上朱元玥只是因为不放心,所以才躲在这个角落里想要亲眼看到乔御辰的死。哪想到此刻,他自己才是死期已到。这些冒出来的黑衣人不声不响地将他团团围在了中间。

    &nb至此,朱元玥惊恐万丈,突然压抑着声音喝道:“朕是皇上,你们是谁?报上名来,跪下!”

    &nb黑衣人根本就不买他的帐,刀剑挥舞,杀气腾腾,暗影血腥。

    &nb他的四个大内侍卫顷刻之间一一地倒下,只剩下他自己时,因为身上被砍了几刀,他不支就要倒下时,眼睛睁得很大,再次怒喝一声道:“朕是皇上,你竟敢!”

    &nb一个声音冷漠无情地阴冷低沉道:“皇上,老子扶你时,你是皇上;老子不扶你时,你什么都不是。到阎王殿去报到吧!”

    &nb“尉——迟——柏——”皇上说出这个名字时,脖子已经被捏在尉迟柏的手里。

    &nb尉迟柏手上用力,就象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将皇上捏至断气为止,且咬牙切齿地低声愤恨道:“你这个白眼狼!你也不想想,是谁将你扶上皇位的?是我和西宫娘娘。你倒好,翅膀没长齐,你就投靠东宫,倒戈相向也就算了。你的亲生父母古氏夫妇,我和西宫娘娘都还没打算下手,你竟自己残杀了他们。畜生不如的东西,你还真不配坐那张龙椅,让我尉迟柏护卫。”

    &nb“走!抬上他!换回御林军的服式。”皇上其实已经死了!尉迟统领最后捏着他的脖子只是泄愤。

    &nb顷刻之间后,尉迟柏恢复了他御林军统领的服式。他的人也脱掉了黑衣,回复了御林军的面目。

    &nb带上皇上的尸体,尉迟柏迅速地带人到了古颜月的人和皇上的人正在打斗的大牢门前,他让他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两帮人围在中间。

    &nb高大威慑的身形站定在屋顶上之后,尉迟统领高声道:“我是尉迟统领,皇上被这些黑衣人刺杀身亡!给本统领全部拿下这些黑衣刺客!”

    &nb乔御辰虽然服下了解药,但这些解药只是暂缓他体内的毒,并不能让他立即恢复体力,只是也护住了心脑不受侵袭。

    &nb他正在古颜月的扶持下,免强站稳了,却浑身无力。

    &nb尉迟柏站在乔御辰的面前供手道:“本统领来迟,让乔统领和古郡主受惊了。走!我们到安全的地方去,这里就交给御林军处置吧!皇上被刺杀身亡,不知这些是什么人,简直就是胆大包天!”

    &nb“皇上被刺杀身亡?”这么天大的事情,在尉迟统领说来,居然只仅仅是一件事情。

    &nb然而,乔御辰和古颜月却都是大吃一惊!就算是正在打斗的黑衣人也都打了一个冷颤!犹其是皇上派来的黑衣人,他们可是为皇上卖命的,既然皇上已死,他们还拼什么?

    &nb于是,最先来的黑衣人斗心顿失,一阵惨叫声连连响起,划破了黑暗的夜空。

    &nb古颜月生怕乔御辰有什么闪失,根本无心理会皇上的生死,她立即选择随着尉迟统领,让裴思奇和端木羽伦过来,扶持着乔御辰一起跃下了屋顶,落在了地面上。

    &nb尉迟柏解释道:“不知皇上为何会擅自离开皇宫到牢狱附近来,这些刺客也太张狂了!本统领也是心血来潮,总担心今晚有什么异动,所以特地过来探探。”

    &nb古颜月和乔御辰都来不及说些什么,也有些懵,正在这时,京兆府尹的捕快也被惊动赶来了!这里都打斗了这些久,他们才赶来,也算是笑话了!

    &nb“徐长风见过尉迟统领!这是怎么回事?皇上!”徐长风才问了一句,眼角的余光看到地面上的皇帝,不禁惊呼一声,骇然失色。

    &nb“是本统领问你怎么回事才对。为何在你的京兆府内,乔统领未经定罪,居然有黑衣人至狱中劫杀?皇上为何在京兆府被刺客刺杀身亡?还穿着夜行的黑衣?这些,都得等你京兆府来解释了!”尉迟统领先声夺人,立即就封了徐长风的嘴。

    &nb徐长风见到躺在地上的皇帝,魂魄都被吓飞了,上前伸手一探,皇上居然已经气绝身亡!这更是惊得他一跤坐倒于地上,三魂七魄良久都归不了位。

    &nb“徐长风,你京兆府就这么点本事了?还不过去帮忙捉拿刺客吗?”尉迟统领威慑地大声喝问。

    &nb“是!”徐长风连忙从惊魂未定中爬了起来,带自己的人过去时,御林军已经将皇上带来的黑衣人灭了一半。没死的,也倒在了地上成了重伤。

    &nb徐长风将黑衣人的面纱揭开时,不禁又是大吃一惊!因为,这些蒙面的黑衣人当中,他认识两个人。

    &nb这俩个人竟然是皇上的大内侍卫。其中一个死了,一个重伤之中,重伤的是这一界武科榜眼赵剑英。

    &nb徐长风惊呆了!

    &nb很快地,徐长风的人将大牢中还未死的狱卒拉了出来。狱卒说了一个大概,这些黑衣人是来杀乔御辰的。换句话来说,皇上不但派了人来杀乔御辰,还亲自到场了。

    &nb所以,徐长风更加惊心动魄!他一个捕快罢了!平时,这些皇上身边的人,他一个都得罪不起。

    &nb“天子犯法,与恕民同罪。徐捕快,你不敢拉人?他们到京兆府来杀人,该当何罪?”古颜月清冷地质问。

    &nb“古……古郡主,你又为何穿着黑衣在此出现。”徐长风执着了一点疑惑而反问。但是,他的声音颤抖,面色惨白。

    &nb“本郡主要是来迟一步,我夫君就要在你这京兆府的大牢里被人毒杀了,你还有脸问我为何出现在此吗?我夫君中毒太深,我现在必须带他回府解毒。”古颜月也处在震惊之中。但此刻她最惊的还是乔御辰的中毒。

    &nb无论如何,皇上的死都震慑了所有的人!此刻可说人人自危。徐长风也没有了主见,但皇上是怎么死的?是谁刺杀的?

    &nb“皇上是怎么遇难的?”徐长风终于问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nb尉迟统领答道:“本统领到来,皇上已经遇刺,这些黑衣人当中,既有皇上的人,也有刺客。”

    &nb徐长风确实看到了黑衣人当中,既有皇上的大内侍卫,也有不认识的陌生杀手。尉迟统领是他得罪不起的,乔御辰要不要放?只怕是不放也得放了。

    &nb尉迟统领以强势的姿态说道:“徐长风,你还不滚开!乔统领要是有任何不测,你可担当得起?”

    &nb突然,尉迟统领在徐长风的耳朵里语耳道:“知道皇上为何要杀乔御辰吗?因为他是朱元勋,你还要在此磨磨蹭蹭吗?”

    &nb徐长风突然就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觉得六月天时他从头冷到了脚,再也不敢阻止古颜月带走乔御辰。这两天,他也已经隐约听到,当年梅妃和先帝生的子嗣被周将军找到了,他叫朱元勋。

    &nb古颜月一时之间并不知道这个场面是怎么一回事,但徐长风让了道,尉迟统领一力相护。

    &nb她也不管那么多了,乔御辰的毒必须尽快地回到古府去配药解毒。所以,她挥手让自己的人带走了乔御辰。

    &nb乔御辰就要被抬走时,气若游丝道:“我师妹,拜托!月儿,帮我救救我师妹。”

    &nb“好!”古颜月让人到大牢里将叶子晴抬了出来。

    &nb尉迟统领突然将古颜月叫到一边问道:“月儿,你确定,乔统领的毒能解吗?”

    &nb“能!但要快!不能再耽搁时间了。”古颜月因为太焦虑,所以,也不怎么注意到,尉迟统领对她的称呼突然由古郡主改成了月儿。

    &nb“解毒需要多少时间?”

    &nb“三天,可能需要三天。”

    &nb“那好,你先带他回去解毒,我会派御林军守护古侯爷府。让任何人都不能打扰到你为乔统领解毒。”

    &nb“好。”

    &nb这种时侯,古颜月除了答应之外,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她甚至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尉迟统领的目的是什么。

    &nb很快地,古颜月让人将乔御辰和叶子晴都抬上了马车,急急地离开了京兆府衙的大牢。

    &nb一路上,乔御辰是清醒的。反倒是叶子晴伤势严重,昏迷不醒。北冥逸舟也被放了出来,追上了马车,看到小师妹伤势严重,他心痛如刀割般,沉默不语。

    &nb乔御辰问道:“月儿,我师妹她怎么了?你能救她吗?”

    &nb北冥逸舟跪在旁边乞求地望着古颜月道:“古郡主,求求你救救我小师妹!只要你救我师妹,北冥逸舟日后为郡主做牛做马也愿意。”

    &nb古颜月只得安慰俩个人道:“不用担心!只要她回到古府时没断气,我就能救她。但她失血过多……”古颜月不想再多嘴了,这俩个男人担心这个叶子晴都有此过头。

    &nb她握了握乔御辰的手,柔声说道:“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下,我答应你,不会让你的小师妹死掉就是了。”

    &nb要她救一个情敌,这确是难为了她。但医者无类,她岂会见死不救?

    &nb只是,她突然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感觉有一些陌生的记忆涌进来,奇迹般地,让她的大脑瞬间好象增加了很多关于古代毒药的各种毒性。

    &nb这些记快不是她的,难道是这具身体本尊的吗?听说,本尊最喜欢的就是整日里与毒为伍,用人来试毒。

    &nb所以,她记得,古颜月在古府的后花园里有一间“毒屋”,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毒花毒草,和各种毒丸,解药等等。

    &nb她穿越之后就有一连串的事件发生,一件接着一件,令到她都没有时间好好地学习医学知识了。

    &nb差不多一个时辰之后,他们回到了古府。古颜月让人直接将乔御辰和叶子晴移进“毒屋”里。

    &nb“尽量约我多点几盏灯笼,将这间屋子照得亮些。”古颜月率先进了毒屋。

    &nb推开屋门,屋子里整整齐齐,干干净净。古颜月一眼望去,除了木架上很多瓶瓶灌灌之外,还有许多毒物用笼子笼着吊在半空中。比哪,一些毒蝶,毒蜂,毒虫,毒蛇……等等。

    &nb虽然古颜月是学医的,但她以前对有毒的这些东西还是觉得恶心的。奇怪的是,穿进这个身体之后,她看到这些有毒的小动物时,竟然亲切多了。

    &nb甚至,她有一个奇怪的想法。这些小东西又不是自己想带毒的。它们生来就带毒,这是上天的安排。就如,一个人的出生,出生时,相貌与生俱来,谁又能改变自己的出生?

    &nb辟如这让大多数人害怕的小毒虫小毒蛇,说不定,它们也希望自己出生时是一只人人喜欢的蝶泳或者是天鹅,甚至希望自己能做万物的主宰——人类。

    &nb但是,它们出生后,却发现自己是丑陋的小虫,小毒物之类,怎么办?难道自杀吗?它们也珍惜自己的生命吧?

    &nb呵呵!这么古怪的想法,为何在进了这间屋子时,突然就涌时了她的脑袋里?她发现,她不再怕这些小毒物,相反,觉得它们其实也是可爱的。

    &nb“郡主!怎么安置他们?”

    &nb古颜月被问,才从这些古怪的想法里醒觉了过来。她指着面前的两张床位道:“当然是让他们躺上去了。”

    &nb她帮着将乔御辰放置到床位上,不禁惊叹着,古代的古颜月不过只有十六岁罢了,居然会让人建了这么一间所谓的“毒屋。”。

    &nb说是毒屋,不如说是一间可以做手术,治病,研究医药的“科研室。”原来的古颜月绝对是一个天才!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罢了,怎么会有如此丰富的医毒知识?难得啊!

    &nb-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帝王独爱,医后古颜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金水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水媚并收藏帝王独爱,医后古颜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