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132章 波涛汹涌的第五天

第132章 波涛汹涌的第五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夜,伴随着轰鸣声燃起的火焰,铺天盖地的拢住了颜山以北的所有地方。

    玉江一言不发的奔驰在夜风中,周围不时有同样带着一股暗沉气息的身影悄然掠过。

    这股压抑的极深的躁动感越来越低,低的仿佛失去了色彩,在这个注定热闹非凡的夜里,和地平线那一边赤红的暖色,形成了极为怪诞的对比——一边寂静的仿佛只剩下残骸飘落时的尘土,另一边却充斥着响彻苍穹的哀嚎。

    此时此刻,通往安置点的道路已经提前清理完毕,街道上的人群还算有序,戴着护额的中忍正竭力安抚着慌乱的民众。

    落脚的地方在慢慢变少,离得越近,越有一股可怕的气息在半空中仿若呼吸般的收缩着,村子的另一头,身形巨大的尾兽浑身环绕着爆裂的火焰,聚现的查克拉将尾兽本就夸张的身体衬得越发的大,一举一动造成的想动都带来一阵颤抖,双眼赤红的兽类似乎在忍受着痛苦,仰起头活动颈部的动作又带起一阵火焰。

    “嗷——”

    声音带起的回响穿透了压得低低的云层,本就压抑的地下因为这道动静生生顿住了好几秒。

    守在废墟边的中忍克制不住的紧紧收缩着肌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正在不断冲击着他作为战斗者的本能,全身上下连头发丝都在警告他:危险,快跑。

    就这点来说木叶的思想教育还是很成功的,中忍先生就算再发抖,还记得这时候要以最快速度处理好撤离的民众,毕竟村子里的强者们,正那么艰难的,试图将尾兽拖向人少的森林。

    ——咚咚。

    ——咔哒。

    比起前者因为尾兽体型带起来的轰轰烈烈,后面的这道声音轻的几不可闻。

    在这个混乱的夜里,碎石落地本应该是最不起眼的声音,但有那么一刻,这块石头的存在,感清晰的印在每个人的视网膜上。

    这道声音,清楚的响起在所有人的耳边。

    咕咚咕咚的、滚动在在心上一样突兀。

    突兀的并不真实。

    尚且年幼的神月出云因为踩到了地上的杂物,抬起头的动作比大部分人都慢了一拍,那块石头,随着大地的震颤,七拐八拐的滚到了他的脚边。

    在小男孩的视线中,天边的那一抹红光,就是黑与白的界限。

    界限上立着一只巨兽,燃烧着火焰的身体,要远远高于周围山陵。

    它仰首、低头、怒吼、呜咽。

    有那么一瞬间,出云觉得那只野兽是美的。

    ——就如同影子戏幕布透过的那一道剪影,抽象、怪诞、但是充满了美感。

    上一秒,因为感叹出神的出云还在惊异于【九条尾巴一起摆居然不会打结】,下一秒,伴随着呼啸的风声,立起了前肢的尾兽狂躁的甩动着尾巴,发泄痛苦一般的再次向天嚎叫。

    它喘息着俯下身,狰狞的嘴部摇晃着聚集起了光团。

    那是尾兽玉。

    蓄势待发的,正对着这个街区的催命符。

    时间似乎因为那块光团静止了,需要避难的普通人其实什么都看不清,但临近了死亡,似乎又真的连狐狸嘴部卷曲的毛发都能辨认的清楚。

    滴答。

    落在地上的,不知是出云伤口处的血迹,还是那位已经僵立住的中忍额上滑下的汗水。

    像是拨动了静止的开关,又像是时间被手动调节的更慢,对于即将到来的死亡,出云就就只来得及有【原来那就是尾兽玉】啊这一点认识。

    紧接着,铺天盖地的红色遮住了眼前的一切,猩红的光芒让人只想下意识伸手挡在眼前。

    他虽然还不是忍者,但已经上忍者学校了,这种时候,要是能拿出苦无,做个老师教过防御的姿势就好了。

    那样,他就是个死于战场的忍者,而不是个死于意外的普通民众了。

    “轰!”

    意料之中的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碎裂的石块,坍塌的房屋,燃烧带起的浓烟和爆裂声,还有蛋白质燃烧时会有的恶臭和……意料之外的疼痛。

    如果是正面落下的尾兽玉,明明应该可以瞬间终结一切的!

    耳朵还在一阵一阵的轰鸣着,和所谓的真实隔着一整个世界,可是他的脚,真的好疼啊。

    到肉到骨的、真切的让他想直接坐地上的疼痛。

    ——还会疼?

    他们……没有死?

    手腕还在不断的滴着血,出云懵懵然的动了动五指,对着掌心的痕迹打了个晚来的寒颤。

    他们真的没死!?

    他们……怎么会没有死……

    “玉江大人!”

    雀跃的声音里带着扭曲的沙哑,出云侧着头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耳廓,终于听见了那位脸上带疤的中忍的欢呼声。

    带着劫后重生的雀跃,伴随着因为后怕、如同在抽搐般吸气声。

    “太好了……”

    中忍乍然从紧绷状态回复放松,以不符合身手的僵硬步伐慢慢退了两步,狼狈的被石块办了个趔趄,但还是一句接一句的不断念叨着:“太好了。”

    “您居然赶上了!”

    出云看着他似乎亮起了光芒的眼睛,顺着那道满是憧憬的眼神愣愣的抬头。

    赶上……什么?

    天幕依旧是一片漆黑,地平线上依然是一片掩不住的火红,尾兽的尾巴剩下一个尖尖时隐时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上,出现了一道交横纵错的网道。

    树木拔地而起,以绝对不可能自然生长的姿态扭结着,铺天盖地的掩住了面前的这一片天空。

    在并不枯黄却一片叶子都没有的树枝上,还可以看到未消失的火红色查克拉在燃烧,但没等多久,那些红色像是被风吹拂着的火苗一样,逐渐黯淡消失。

    尾兽的查克拉……居然被这些树木吸收了?!

    怎么……可能呢……

    此时高处,树网顶端成结的地方,正安安静静的站着一个人。

    风吹的那人衣袖猎猎作响,夹杂在其中的,还有冷冰冰的一句问话:“还有几条撤离路线?”

    她一直盯着远处火焰燃烧的地方,甚至没有回过头来向下看一眼,但这并不妨碍中忍先生继续双眼亮晶晶的回答。

    “还有另一队,从北面向七号训练场地下。”

    “北面……”

    “是的!”

    中忍回答的十分庄重,全然没有意识到,用那种奇异的崇敬去看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玉江感受着远处紊乱的力量场,又低头看了眼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觉得世界对自己真不错。

    还好她总是有能力的那个。

    看着这一团混乱的场景,玉江禁不住想要叹息:还好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情况,她总是有能力决定自己可以怎么做的那个人。

    知足吧。

    她双手象征性的结了个印,地面就如同平静的水面一样产生了不同寻常的波动,有些跃跃欲试的东西,正在一下一下的顶弄着大地。

    “啊!”

    出云吓了一跳,但那两条从“水面”生长而出的龙型,却呼啸着冲向了半空,柔韧的身体自然的交颈而过,又不断前移着,在地面上交错潜行。

    龙头远去,停留不动的龙身则变成了街道两旁的立柱,交错之处正好是圆弧形的顶端,一环接着一环风驰而过——刹那之间,前往避难所的街道上,就撑起了一道无坚不摧的顶棚。

    木遁·木龙之术!

    这本是初代专门用来限制尾兽的忍术,木龙有吸收尾兽查克拉的能力,这时候,居然这么奢侈的做出一道回廊来……

    那中忍看她的眼神,如同在看浪费粮食的败家孩子,玉江对木叶的爱国主义教育还会是很信的过的,估计在他眼里,花费这样的查克拉来为他们抵挡不知道会不会落下的尾兽玉,还不如攒着力量等会儿去刚九尾呢!

    “没事的。”

    哪怕村子里的高手一起上,真的把九尾压回去了,如果回来以后村子里的人都死完了,那么这些强者又是在为什么而战斗呢?

    三代的第一反应是拉着九尾往村外山里面跑,未尝不是考虑到这一点。

    在村子里,三代的威望来自于几十年的治理,四代的威名来自于各国混乱的战场,而千手玉江——她看着底下这些人的眼睛,觉得自己这次算是歪打正着了。

    救人是有区别的。

    远方战斗的强者,不论烽火多么轰轰烈烈,人,看到的总是身边的人。

    哪怕她是为了稍微拖拖时间绕了远路才会出现在这里,但在这些平民眼里,她就是来救他们的。

    连一秒的犹豫都没有,这份阴差阳错的感激她收下了。

    黑夜中,女孩子的声音几乎消散了在了风里,千手玉江还是一张没什么表情、看着就不耐烦的脸,但是她却说:“人活着就好。”

    没等中忍多说,原本站在顶上的人,便瞬身消失在了向北方的森林里。

    中忍被这个装完逼就跑的现状搞得有点蒙,愣愣的想着:玉江大人……难道是在安慰我们?

    另一边。离开的玉江一路上就没有松开眉头。

    她现在行进的方向,可离忍者们抵挡九尾的第一线要偏的多。

    “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说晚一步不救人呢……”

    玉江突然有种嘲讽自己的冲动,她这人天生就有种万事游刃有余的本能,再说透一点,就是有种掩不住的高高在上,习惯性在一开始猜测好前路上的一切,把每个人该干的事情假想出十七八种可能性来。

    这是一种很好的习惯,但是搭上她没由来的这股傲慢,就变成了一件有些可笑的事情。

    而现在,对比她一开始说过的话,最可笑的就是波风水门,他根本就没在战场上。

    怎么可能呢……

    出了这种大事,作为村子第一守护者的火影……跑到这犄角旮旯干嘛来了?

    急速掠过眼前的树枝陡然消失,森林里的空间变得开阔起来,玉江到场的时候,波风水门正和一个戴着面具斗篷的人缠斗着。

    “玉江!”

    比起金发男子的兴高采烈,在场的两位黑发人士都不由的心下一沉。

    玉江是自我控制能力够强,面具人一瞬间的失神被定义为看到支援者的恐惧,波风水门一直冷着的脸终于有了些平常的温和气息,他几个闪身就跳到了树枝的高处。

    此时,玉江,水门、还有那个面具人,正好站成了一个三角形。

    “水门桑先走吧。”

    玉江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带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平静。

    她动了动脖子,从袖子里抽出了一把匕首,月光下,女孩儿的眼睛是掩不住的红色。

    “这家伙交给我好了。”

    她右手结了个印,左手将匕首举在唇畔,犬齿咬着柄端的绸带的结轻轻紧了紧:“哪怕杀不了他,也绝对不会让他跑上前线干扰九尾的。”

    听了这话,波风水门几乎都没犹豫就瞬身消失了——毕竟他之所以跟这个面具人纠缠到现在,就是因为这家伙阴阳怪气的说出了“那只狐狸和这个世界都会听命于我”这种话。

    这里头大概还有个信任度的判断的问题,他跟这个面具人打了好半天了,稍加计算就能得出一个结论:他打不过玉江的。

    讲道理,千手玉江的对外形象特别的放荡不羁,除了三代丢过来的工作,她一般是不主动参与任何政治活动的,但她的天资又足够出色,所以大部分时间都被拿来研究忍术了。

    出身,资质,天赋和努力,她稳步上升的战斗力水平,也是三代和四代一直比较满意的部分。

    战斗的开始几乎毫无预兆。

    或者说,这是一场单方面发起的进攻。

    月光下反白的刀尖清楚的能映的出持刀者的脸,玉江拿着把匕首生生挥出了泰山压顶的气势,一闪而逝的白光轻巧的仿佛折返的燕尾轻点树枝。

    这一斩发出没有一点声音,却在玉江退开之后,才真的显出些威力。

    伴随着树枝落地树干倒塌的声响,掉下来的,还有宇智波带土整齐裂成了两半的面具。

    “玉江你——”

    带土的话还没说完,第二道凌厉的刀风擦着他的耳畔划了过去,不见行迹的攻击凌空斩断了三棵大树后“砰”的一声打在了山壁上。

    碎石落地的声音稀里哗啦的响了许久。

    宇智波带土还没见过她这种表情。

    玉江总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