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8章 恢复记忆的第八天

第8章 恢复记忆的第八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千穗玉江一路上都在盯着一条拓麻的脖颈看,一再确定自己没有直接扑上去咬一口的*。

    走到了开阔的空间,味道扩散的快一些,那股让她想吐的刺激性味道变得浅淡了些,倒是隐藏在深处的饥饿……不,是干渴的感觉又上来了。

    街边有小食店,她犹豫了半天,还是买了一杯和红色完全相反的抹茶奶昔,蹲在墙边一口气全部灌进了胃里,冰的她直接打了个哆嗦,胃部不断的抽搐,缓了半天才慢慢又站了起来。

    “现在好点了吗?”

    一条拓麻也跟她一起蹲着,两手抱臂放在膝盖上,下巴点着手背笑得灿烂。

    高千穗玉江低下头看他,俯视的角度显得他的眼睛格外的明亮,下巴却只有小小的一个尖,这样的五官比例其实更接近小孩子,高千穗玉江总觉得似曾相识,但要是她见过一条拓麻的幼|齿脸,那必然是她还天天跟她后妈吃土的时候。

    说句不好听的话,高千穗玉江是特别注重结果的人。

    一个唯结果论的钱串子如果碰见过一个出身良好的小少爷,在不知道他是吸血鬼的前提下,高千穗玉江打包票她能让这个小年轻把她当成心灵挚友童年支柱一类的东西记一辈子,虽然依照她的性格十之*不会让人产生什么朦胧情愫,但有事没事混点接济改善一下环境还是绝对做得到的。

    可是她们家翻身靠的是她日夜不休的爬格子,作品被退回过不少次,甚至出现过被抄袭后抄袭者受益她还要背锅的事情,这百分之一百是因为背后没有人。

    她不认识一条拓麻。

    “但我认识你啊。”一条笑的时候显得很灿烂,哪怕他的皮肤过分苍白,头发偏向于铂金色,但这个人只要摆出了笑容,那必然会让人联想到阳光或是火焰这样让人感到温暖的东西。

    一条拓麻。

    高千穗玉江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一条拓麻……

    一条,一条麻远,一条财团,一条,朝日书库……逆卷透吾?

    ==========

    其实高千穗玉江也没做什么……大概?

    那差不多是去年年中时候的事。

    这个事情的起因不明,总之是一场不知道牵扯了几家的博弈,而高千穗玉江争权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给她的提案下各种绊子甚至卡了印刷厂资金的朝日书库原社长,朝日美惠女士的弟弟土门正雄阴差阳错的牵扯进了这件事。

    其实高千穗玉江到了现在都没搞懂这些事情的起源,也不知道幕后真的都有谁,更不知道后续的发展造成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影响,但鉴于当时朝日家本家已经死的没人了,朝日美惠又身有重病所以将社长的位置让给了自己的亲弟弟,而亲弟弟是个无药可救还自命不凡的直男癌。

    高千穗玉江十几岁就能有这么多的支持者,这位土门社长给予的帮助也是巨大的。

    高千穗玉江签约进朝日的时候只有十岁零三个月,实打实的天才。

    当时的社长,也就是朝日美惠的丈夫朝日兼一已经病的很严重了,因为无儿无女,所以对高千穗玉江的态度极其和善,不得不说,他除了身体太弱意外,符合了高千穗玉江对于父亲这个词大多数的想象。

    只是可惜他的妻子非常讨厌她。

    这位妻子小姐也是非常有危机感。

    千岁表现出了非凡的价值,而朝日作为一个传统的印刷出版公司一直在谋求进步,所以办了杂志,办了征文赛,甚至购置了玩具工厂想发展完整的产业链。

    签约时为表诚意,这个病弱的男子是亲自上门来的。

    让妻子很有危机感的不是高千穗玉江,而是高千穗桐子。

    高千穗桐子是个完全没所有杀伤力、只能依靠别人而活的女人,温柔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小心翼翼的像是落在水面上的蒲公英种子,而且她长得很漂亮,出乎意料的漂亮和好教养。

    朝日美惠将朝日兼一对千岁的优待都归于千岁的母亲,甚至于因为她的疑神疑鬼草木皆兵,最后是从她身边的人口中,传出了朝日兼一想要离婚并和和千岁的母亲结婚的消息。

    哪怕高千穗玉江真的想是会预知一样开了挂的出色,大家也会下意识的将朝日兼一对她的重视归功于她的母亲,甚至朝日家的老管家有一次都曾经称呼她为“小姐”。

    高千穗玉江那时还没有穿越者的记忆,只是因为本能知道这样的谣传似乎会对她有所帮助,所以在一再解释却毫无进展的情况下默认了。

    其实现在想想,这未尝没有朝日兼一的意思,但凡他能再活两三年,说不定高千穗玉江真的就成朝日玉江了。

    朝日兼一死的突然,朝日美惠是全职太太,上任之后也没能做些什么也就病了。

    当时绝大多数朝日的高层那时都已经默认了朝日兼一会跟她离婚,甚至于高千穗玉江也是因为这个已经算得上是共知的“继女”身份才自然而然的继承了不少的资源,召集到了一大批的支持者。

    冷血点说,高千穗玉江当时未尝没有熬到朝日美惠死就直接上位的意思,哪怕她年纪小!

    之前她插手大多数事情的时候朝日兼一都秉持着放任的态度,也许是因为她有价值,也许是因为他发现了她有外挂,但这给了大家一个错觉就是:社长并不介意,甚至是乐于把自己的权力下放到自己“女儿”手上,比起朝日美惠这个即将离婚的女人,高千穗玉江在大众的认知中还要更加名正言顺一些。

    不然光做一个畅销的作家,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就撼动整个高层决议?买了股权也不行啊!

    朝日出版历史悠久普及率还奇高,旗下子公司不少,发行渠道甚至遍布整个东南亚,虽说到了新世代有点落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三十岁之前把这公司改姓高千穗……要没这一层关系就是五十岁之前也是够呛啊!

    朝日美惠也病进了医院以后,很直接的让自己的弟弟接管了社长的职位,这造成的矛盾几乎等同于朝日兼一身死的时候。

    也得亏土门正雄怀抱着一股【能捞多少捞多少,拿不走也别便宜那个女人和她的小杂种】这样的理念,那半年的时间里整个朝日的发展路线像是喝了农药一样东倒西歪,杀鸡取卵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打折卖地套现的事情他都干得出来。

    因为对手是在太蠢,显得高千穗玉江格外的英明神武,收人心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完成的。

    土门正雄虽然捞到了钱,但对整体风向的变化却无可奈何,直到有一天,这个家伙突然变得有恃无恐变本加厉。

    高千穗玉江找了个私家侦探跟着他,跟了半个月毫无进展,最后换了一拨人又跟了半个月,给了她一个没听过名字。

    那个名字就是一条麻远。

    她当时不记得一条麻远,但她知道一条财团。

    这是抱上了大腿准备随时卖了朝日抽身?

    高千穗玉江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吗?

    当然不会!

    但她当时连在朝日内部都困难重重,一条家这种几百年流传下来的大家族,还没有朝日这种不太跟的上时代扩展的困扰,怎么可能是她可以对付的!

    兵法有云,与以静制动,借力打力。

    高千穗玉江就是这么干的。

    其实主要是前期的资料收集,大公司间很少有真的老死不相往来的死对头,哪怕是同一行业的竞争对手,还有合作对外的时候。只要没有撕破脸,基本上是不会被普通民众知道的。

    这个事情宣传部和调查部可以做,收数据建各种模型,整理往来的项目和见报的消息,最后得出了一个很奇怪的结论。

    一条财团非常之牛逼,业界几乎没人跟他们家争,可行业龙头最大的对头不是想把它拉下王位的二把手,而是一个以某知名政治家为首的利益团体。

    这两家的撕逼史可以追溯到明治维新以前,甚至于延绵不绝到上个月一方才出手卡了另一方的文件批复。

    这个利益团体的魁首,那个著名的政治家——叫做逆卷透吾。

    高千穗玉江拿着整理好的各种资料研究了一宿都没搞懂这两家是怎么结的仇,但怎么结的仇不重要,只要有这么一个专职于找一条家碴的存在,她负责送把柄就行了。

    把柄更难找。

    高千穗玉江敢这么果断,其中一条就是她请的第二波私家侦探给她送了点很有意思的东西。

    类似于一条家长久以来还保持着的私人监狱,类似于是常有人被拖进去之后失踪,再类似于一条集团长久赞助的某个国际组织似乎在做人体试验,作为实验品的人类经常消失什么的。

    那时候她还没想起来什么吸血鬼、元老院或是关着纯血levela的高塔,仅仅是站在正常的、想要抓一抓对方小辫子的普通商战角度使个坏,下个绊子而已。

    就这她还不敢直接出面,毕竟她只是个二把刀,在这些老人精面前没什么优势,多一道防护是一道,哪怕会被对方认为自作聪明呢,想到了总比没想到好。

    当时她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大的料到了逆卷透吾手上,这些政客怎么还不行动呢?

    现在想想她也是天真,逆卷家消失掉的新娘都能摆个蜡像馆了,逆卷透吾这位王的手底下指不定还没元老院干净呢!从这点下手等于直接把吸血鬼暴露给人类,还是不分敌我的一起暴露。

    逆卷透吾又不傻,所以他必然没有这么做。

    钓鱼不上钩那还能就不吃饭了?

    逆卷家不肯出手,但搭上了现社长当内奸的一条财团就是悬在高千穗玉江脑袋上的一把大铡刀,逆卷家不上,高千穗玉江只能挽起袖子自己上了。

    这个自己上也不是就直接在朝日旗下的报纸杂志出消息,最起码还要七拐八拐的转好几个圈,然后从国外匿名来消息,借用了世界第三侦探多奴布的名头把一条麻远给暴露了。

    后续发展其实有点出乎高千穗玉江的意料,因为她或多或少感觉到了一点一条财团给的障碍,觉得对方应该发现了手脚,但土门正雄消失的一干二净,朝日美惠也死的干脆利落,所有事情都是依照着她最好的设想在发展。

    哪怕一条财团最后屁事没有,但看着逆卷透吾又刷了一次存在感的现状,黑主学园进一步扩大了招生地区,背后的博弈有多少她也可以猜个大概。

    总之她和一条唯一可能的交集就剩这一次,但如果是通过这一次认识她的……总不可能一直笑的这么和善啊……

    难不成她其实也是吸血鬼?

    这个猜测倒不算无理取闹,毕竟她闻得到那样的味道,甚至会出现干渴的感觉,但据她所知……除了没想起来自己是穿越者所以作死做得格外欢快以外……她貌似没有任何记忆断层啊?

    因为喝了冰凉的东西,高千穗玉江已经可以预料到自己晚上必然会胃痛,胃痛必然会见到医生,医生必然会查出原委,她也必然会像昨天一样被对方点着脑门训成个茄子。

    麻的都不想回医院了。

    她还未满十八岁,接着两天出这种事医生肯定会联系家属,医生不说佐藤医生也会说,后妈知道到肯定会哭,这一哭……

    救命!

    一条拓麻并不强势,高千穗玉江甚至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了奇异的妥协和迁就,只是交换了电话和邮件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分开了。

    虽然吐槽剧组吃枣药丸,但还是有一条拓麻这个亲人类派在场比较符合她的利益。

    毕竟钱都投了,好十几个亿呢……虽然是日元。

    之后接到了幸村主上的一通电话,还有半个小时到晚间查房时间,虽然是豪华病房,但离开医院不请假是不能外宿的,高千穗道谢之后挂了电话,顺便看了看表。

    9:40。

    等等!

    她拿出手机又确认了一遍,距离幸村给她打电话的时间绝对不超过十个秒数,医院八点三十分查房,这会儿这么一下子就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

    手机出故障了?

    只是时间变换完全可以当做手机出了问题,但如果同时连路灯都没有了呢?

    高千穗思考的认真时没发现,但现在四下一看,这一片的漆黑让人不自觉地一股凉气直吹脑后。

    卧槽这是吸血鬼要整我?

    黑主的那些人好像没这个能力啊!

    难不成是逆卷家的人?这都过去一两年了啊不会才想起来吧!

    搞不清楚状况就不要轻举妄动,这是高千穗自立自强十几年总结出来的行事准则之一。

    世界的构成太过庞大,有主角光环加持的人可以凑出好几桌麻将,养活一个麻将馆都绰绰有余,高千穗不认为就她那撂翻勉强几个不良少女的战斗力,能对当前的情况做出什么有效的应对。

    兵法有云以静制动,打她意识到单亲家庭代表着什么的时候,她就已经学会了如何有效的克制自己的好奇心,每当她表现出向往,她后妈必然想尽方法想达成她的愿望,但就她后妈那点战斗力,每当她有了好奇心,她后妈就会丢工作惹麻烦,之后的一段日子不说吃土了,喝西北风都是经常的。

    所以高千穗玉江保持着冷静的心态,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每数过六十秒便看一次时间,直到她在五分钟之内跨越了三天的时间。

    高千穗玉江不得不说,她这次这次麻烦大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