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18章 走下王座的第二天

第18章 走下王座的第二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千穗玉江坐在教导会议室的桌子后面,耳边女方家长喋喋不休批判灰崎的话,虽说可以理解家长看孩子那种自带美光滤镜的行为本能,但玉江对此只想评价一句。

    你们是傻逼吗?

    虽然他写了监护人的名字,但归根结底高千穗家和灰崎毛关系都没有好吗?赔钱什么的肯定也是后面由他们通知灰崎在国外的家长,然后他们付好吗?

    你们有苦水打电话联系那帮子姓灰崎的好不好?

    灰崎那个二百五一样的性格被对方挑拣的一文不值,玉江虽然生气,但听来听去觉得除了用词有点激烈其他地方倒是也挺中肯。

    毕竟灰崎从来就不是个讨喜的孩子,玉江从三年前起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收拾他一顿。

    你骂他归骂他,出了这种事情女方家属暴躁一点完全可以理解,但能不能每一句话都夹带家属?骂人最恶心的就是一骂骂一家了好吗?

    什么叫家教问题?什么叫家风?什么是遗传?

    高千穗桐子是心理疾病真柔弱不是装的好吗?张嘴讽刺人家是小三你是多大的脸?

    g——!

    玉江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麻烦您把嘴闭上行吗?”

    虽然声音不大,但突兀的很有震慑感,她咂了咂舌,又开始重复揉耳廓这个动作,皱着眉头表现出一种强行忍耐的样子。

    陪同的教导看她脸色白的有点吓人,又想起一开始灰崎妈妈说灰崎的姐姐正在住院不方便来的事情,越想越觉得这个事情真是麻烦!

    玉江一开始的想法是看女方的决定。

    当然这只是她没见到人之前的想法。

    现在……

    “如果想要结婚,那么两家商量商量就办了,如果不愿意,那么看看这女孩儿是想把孩子生下来还是打掉,生下来你们自己家养还是让灰崎家养,双方协商一下每月该给的抚养费用,看双方家庭状况定,如果不生,那么手术费休养费平摊。”

    双方家长都被她的逻辑惊呆了。

    一般情况下,这种事情默认应该是女性吃亏,所以似乎是男方包办一切,就算孩子打掉两不往来,男方也会给女方一笔赔偿金,毕竟生孩子的是女性。

    “这事情和性别有关系吗?”玉江故作惊奇的对压抑着怒火的老师问道。

    如果一开始还对对方抱有一些歉疚,但归根结底她们家和灰崎毛关系没有,上来被人指着鼻子骂一顿谁心情都不会好。

    高千穗玉江当了十五年的皇帝,就算是最开始的一段时间,那些人不论是胁迫她还是想架空她,都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大前提——这些人见了她,依旧是要行礼的。

    十二国流行俯面礼,这是一种跪下后将手按在地上,然后伏下头叩在手背上的礼仪,而且未经允许绝对不能抬头直视上位者的脸。

    这是一种非常罔顾尊严的礼仪,但在一个神权王权合一的古封建国家,这样明确的阶级差异才是主流,玉江就是知道这样的规制之后,才开始不确定自己爬的够高以后,还能不能继续生活再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

    说句不好听的,高千穗玉江现在看跪着的人比看站着的人顺眼。

    刚才那句话她本想说的是“跪下”,还是反映的够快,才在出口之前改成了让她闭嘴。

    十五年了,这是第一个指着她鼻子骂还没被甲士拉下去动刑的人【早期威胁过她的明年二月就会烧得一干二净】。

    哪怕再克制,那种被冒犯的感觉都让她十分不爽,徇玉江三年一度的任免大会,那些被她罢官送去死的官员中,六成都是御前失仪、冒进犯上这样似是而非但又必须追究的罪名。

    刨去属于徇玉江的封建残余意识,哪怕是千岁也会很生气好吗?

    高千穗桐子有一段时间特别爱自杀,对面那一对夫妻说的话,对普通人来说可能只是挤兑或是羞辱,对高千穗桐子来说等同于催命符,高千穗玉江打小特别冷静,但一牵扯到她后妈,绝对的一撩就炸。

    她缓了半晌,耳边的轰鸣终于静下来,眼前的朦胧感也慢慢重回清晰,向后靠在椅背上,她的手在桌面上点了点,终于再次说话了。

    “刚好双方本人也在这里,我们把过程理一理吧。”

    高千穗玉江对这种事的想法很简单,青春意外不应该一方负责,就像她一直很不理解很多男性对着女性时会下意识的退让,甚至被做了一些比较过分的事也不会计较【大多后宫向宅漫男主都是这个调调】,同样也不理解为什么一些女性【尤其长得漂亮的】会理所当然的认为被男性谦让是应该的。

    打女人的男人糟糕,是因为在大多数情况这就等于是欺凌弱小,西方的绅士风度本质上也来自于对弱者的同情,高千穗玉江成仙十五年,剑术耍的溜溜的,进门一眼看过去,哪怕她现在残血了,但这些人加一起再乘以十都无法对她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因为并不认为自己弱小,加上十二国的国情,玉江看人就看一点,首先你得是个人,剩下的能力、外表、甚至于性别都是你的装饰品,严格意义上来说——她是个无性论者。

    “你们怎么能这么说话?!”

    对方的母亲是个四十来岁的职业女性,看上去很有条理,而且打从一进屋开始,玉江就发现她有意无意的一直站在那个女孩子前面,似乎下意识的避免她和屋里任何人的视线接触。

    倒是还知道保护自己的崽子。

    “为什么不可以?”玉江压下又想站起来道歉的高千穗桐子,很不耐烦的转向那女孩儿,并不和善的问道:“你们有在交往对吧?”

    这件事情当时闹的还挺大,几乎半个学校都知道灰崎祥吾翘了黄濑凉太的墙角,这两个人是不是你情我愿群众都可以作证。

    那女孩子似乎属于直觉很灵敏的那一种,虽然有点害怕她,但还是点头说道:“是的。”

    “那是他强迫你的吗?”玉江觉得这应该不至于:“暴力,药物还是语言威胁?他有用这样的手段逼你和他发生关系吗?”

    “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啊!?”灰崎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我也觉得不至于,”她讽刺的格外顺口:“毕竟你还长了这么张帅脸。”

    “喂!”

    “闭嘴!”玉江压着火瞪他,灰崎被那黑压压的眼神瞪的一个机灵,缩回去蹲好。

    已经养成条件反射了……

    “灰崎桑,”那个一直没有出声的红头发男孩子稍微抬手示意,冷静的说道:“事情发生之后需要的是解决,而不是这样顾左右而言它。”

    他的个头不算高,但因为腰挺的很直所以显得很挺拔,因为一直站在篮球部的监督老师身后所以存在感不强,从开始就一言不发,这会儿倒是很会带节奏。

    “不是灰崎桑,是高千穗桑。”玉江揉着额角压着嗓子反驳了一句。

    红发的男孩子表现出了一点惊诧,但掩饰的很好,还非常有礼的颌首表示了一下歉意。

    玉江摆摆手示意她没关系,然后呼了口气,继续刚才的话题:“还是讨论怎么解决问题吧,常规第一步,确定涉案人员和事故责任方。”

    玉江对这个打篮球的漫画了解不多,漫画大火正是她上辈子找工作焦头烂额的时候,蔓延网络的时候她倒是闲了,但那时候已经很少关注这样的东西了,撑死就知道篮球部一头红发的那个好像是主角的搭档队友,还是个美国来的海归。

    在先天并不具备恶感的前提下,就算对方看着灰崎祥吾的眼神像是在看碍眼的路障,但鉴于灰崎真的给对方添了麻烦,玉江倒没觉得哪里不对。

    ——其实她看灰崎的眼神也没友善到那里去。

    “出现了事故,有了当事人,确定事故方和被害方是应该的,如果这两个人都是未成年人,也都未到法定结婚年龄,他们双方又都是你情我愿并且并不存在欺诈性行为,那么双方都是事故责任方,同时也都是被害人,最公平的结果就是责任平摊。”

    “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啊……”

    “所以说,”这是她不想给这些人好脸色的最后一个原因:“这个摆开了公堂把灰崎祥吾当犯人审的架势是怎么回事?”

    她一指门口:“明明你情我愿,女方却摆出一副受害者的面孔,满脸都是【绝对要你好看】的神情——甚至在座位还有富余的情况下,让一方有凳子,另一方蹲在门口。”

    “明明两个偷吃了禁果的小年轻,你们是把灰崎当成了强|暴犯吗!”玉江最生气的就是这一点:“别告诉我这是你们作为老师专门这样要求他的!”

    “由加奈的身体状况——”

    “身体状况?”玉江吹了口气,眼睛盯在那个女生的头顶,复又看了看她的肚子,表情似笑非笑【嘲讽表情二号】,语气咄咄逼人的可以:“你真的怀孕了?看情况打掉应该有一阵子了。”

    不然你的肚子里应该有另一团气,就算没灵魂也应该有一团气!

    医院里有的是孕妇,她现在看东西本来就和普通人不一样,分辨这玩意比机器还准,从说第一句话开始就没多少善意,多少也是觉得自己被诈骗了,话说灰崎现在这个样子算不算是冤枉死了?

    整间会议室因为这句话惊了一下,女方家长有些慌乱的表情正好做了例证。

    “不论情况如何,由加奈的身体确实受到了伤害,这件事也许双方都有错,但女性应该是受害比较大的一方,作为老师,我有义务保护我的学生。”

    这位班主任长的很平凡,但周身气度却很正直,说的话也十分在理。

    高千穗玉江清楚自己的想法其实是有些偏执的,在十二国,男女之间的差别了近于无,女将女仙占了半壁江山,强抢民男的事也不是没有,但在这个世界,不论是对女性的某些要求,还是在某些事情上对于男性的责任划分,都强调着其实默认着女性是相对弱气的一方,就像这次的事情,就算是一起负责,女方的健康必然受到危害,如果双方不准备发展成结婚的关系,给补偿是理所应当的。

    但是已经把孩子打掉了还专门闹到学校来,示威似的让灰崎像嫌疑犯一样蹲到门口——“这样高高在上的何不直接报警呢?看看警察怎么追究?”

    那女孩的个头也不低,长发披肩有些微卷,五官很是精致,看起来应该是玩得很开,性格外向的类型,因为身体原因被要求不能带妆,素面朝天显得脸色有些苍白。

    就这样,看着还是比高千穗玉江健康点。

    末了,高千穗玉江还是叹了口气,问她:“你想跟这家伙结婚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