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61章 似曾相识的第三天

第61章 似曾相识的第三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拉回早上的餐桌。

    玉江喝完了粥之后吃了三个春卷算事,她现在的食量颇大,但妖狐的血本身就含有不少能量,这一碗灌下去够她消化个把小时的。

    一抬头看见了沢田纲吉鼓着腮帮子要吐不吐的脸。

    “你那是什么表情?”

    沢田纲吉含着牛奶摇头。

    吃完早饭继续做题,高千穗玉江给沢田纲吉打包准备了各种要点公式,都是原来给灰崎用的,断断续续写满了好几个笔记本,本想拿出来直接给他背,又想起了昨天奈奈阿姨给她电话里说的话。

    “你体育课……也不及格是吧?”

    沢田纲吉的生活水准再次下降到了一个极端。

    他不止要一边做题一边被女鬼威胁,经常加班补课反而没饭吃,还要一边背公式一边绕着房子蛙跳,三米高的妖怪长着巨大的前爪和锯齿,挥舞着三角板把他撵成了狗。

    这东西科学吗?!灵能者不是都要隐藏一下的吗!?

    比起跑,就他那两步一摔的平衡水平,经常是一路滚过去的,沿途撞到了座椅盆景小石块之类的还能自动变个向。

    不出两天,脸已经肿的看不出五官了。

    “没事,”奇异的心情变好了的家庭教师吃着竹签插好的水果安慰他说:“你的恢复力绝对超过你的想象,我保证奈奈阿姨回来的时候你一切都好,绝对不会让她担心的。”

    沢田纲吉:……谢谢?

    高千穗玉江表现的很克制,每天除了检查功课很少出现在沢田纲吉面前。

    她习惯了另一个爱哭男人这样欲言又止的表情,不代表她可以用欺负一个小孩子的方式来找寻这样的熟悉感。

    又是一天晚饭时分,明天一早两位母亲的就回来了,这代表着什么鬼压床,什么狐狸精,什么漫天乱飞的小精灵都得找地方藏好,沢田纲吉觉得自己应该可以睡了个好觉了。

    因为难得的气氛和乐,被折磨到已经适应的差不多了的沢田君咬着筷子问出了长久以来的疑惑:“高千穗桑……以前有男朋友的吧?”

    “问这个做什么?”高千穗玉江给自己倒了杯果汁。

    “我只是好奇……”那些下意识捏手心,下意识弹额头,下意识抚摸后颈,会在坐下时下意识的向左边的亲昵动作,怎么看都不像是自己一个人可以养成的习惯吧。

    还有就是……好奇我是不是和那个似乎把你甩了的男朋友长得挺像。

    “一点都不像。”

    “是吗,呵呵。”

    等等,我刚才是把心理话说出来了吗?

    她考虑了一下:“长得不太像,神态倒是蛮像的。”

    我就说!这绝对是打击报复!

    ——谁给人补课的时候会找只女鬼趴到对方脑袋上啊!

    “哭起来的时候尤其像。”玉江倒是没觉得沢田纲吉一提到男朋友她就想到徇麒有什么不对。

    “哭……哭起来?”

    “不然干嘛每天变着花样欺负你?看你多哭两次我也好下饭啊。”

    居然若无其事的说出了这样s的话!

    “那,”沢田纲吉的声音打了个抖,但完全无法克制奔涌的好奇心:“是个什么样的人?”

    严格算起来根本就不是个人吧……

    也许是因为表现的太没有侵略性,也许是因为这个小男孩儿身上奇异的包容感,高千穗玉江并不反感和沢田纲吉讨论这种问题。

    她翻腾着自己的记忆开始思考,谅晓在她的记忆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黄毛,长得帅,”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麒麟自带一股仙气,谅晓平白看着高冷的不行,于是又强调了一句:“长得特别帅。”

    还有什么呢?

    “很善良,”见血就晕了:“行事果断意志坚定……赏罚分明?”

    徇王罢朝的时候台甫就上了,麒麟是默认的首州州侯,约等于首都市长。

    “虽然看起来很高冷,但本质上是个爱哭的小孩子。”你要这么认为,那些大臣其实会哭的。

    然而玉江继续:“非常……非常的柔软。”

    沢田纲吉:……想象不出来是个什么样子。

    “嘛,就是那种很厉害但也很废柴的类型,看是为了谁吧。”

    若不是为了她,徇麒一辈子都下不了手见血。

    可惜她这里偶然性太大,谅晓光是跟着找她都有点来不及了。

    沢田纲吉咬着筷子:“……坂田银时?”

    “你把长得帅这最重要的一点放到哪里去了?”

    “银桑明明就很帅啊!”

    “你刚才……”玉江歪了歪头:“是在反嘴?”

    沢田纲吉咬着筷子据理力争:“这个不算吧?牵扯到我偶像了啊喂!”

    “别跟我说这个,灰崎祥吾那会儿还说贝吉塔是他指路明灯呢!结果还不是连炸学校都不敢?”玉江一挑眉:“一般会下意识想起漫画人物,就代表着接触时间不久,鉴于这个星期我都有给你安排计划。”

    “你是补课的时候偷偷看的对吧?”

    沢田纲吉qaq:求把这个话题略过去。

    虽然好像突然之间把自己和课本的亲密度刷到了满格,但沢田纲吉一点都不想再经历一次这样的生活。

    高千穗桐子和沢田奈奈的归来代表着这段假期补课的终结,沢田纲吉以为满屋子的妖怪女鬼会如他所想躲起来,结果告别时的那顿午饭告诉他,这些家伙依旧是怎么开心怎么来,完全没有避讳的意思。

    “你以为谁都可以看到他们吗?”

    告别时,高千穗玉江站在他身旁,说:“‘看见’也是一种能力,是需要才能的。”

    这次揉脑袋的动作多了些自然:“不要因为别人叫你废柴,你就真把自己当废柴了,拥有‘看见’能力的人,就算在人类这边呆不下去了,妖怪那边也会收留你的。”

    “如果社会压力太大又一直没什么出息的话,”高千穗玉江趴在沢田纲吉耳边建议到:“你可以选择自杀。”

    玉江很严肃的建议他:“当鬼怪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情,拥有‘看见’能力的人,变成了妖魔都不会太弱,如果人类不要你了,你还比一般人多一次转化种族的机会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世界多么丰富多彩了。”

    高千穗玉江这段话其实让沢田纲吉有点失落。

    虽然被安慰了是很好……但是奇异的……好像有种被否定了的感觉。

    帮他安排功课,偶尔跟他开玩笑,会故意却不带恶意揉他的脑袋,虽然不给饭吃但也不会真的饿着他……

    这本来……是他非常期盼的事情。

    结果这段告别的话说完,感觉好像他在高千穗桑的心里……就只是个应该不会有太大出息的小孩子。

    “告辞了。”

    转身的时候居然有点伤心,那个总是故意往他脸上扇风用饭味馋他的小妖精坐在肩膀上陪他们走到了车站。

    临别时,给了他一个小小的荷包。

    “主人给的哟。”

    小妖精伴随着一阵烟雾消失了,沢田纲吉摸着荷包里像是有个手链子一类的东西,【主人】这个词,是【他们】用来称呼高千穗桑的,所以这个……算是道别礼物吗?

    ==========

    到了夜里,高千穗玉江回忆着后妈今天一整天的欲言又止,颇有些烦心的睡不着觉。

    披上外衣穿着拖鞋,打开门户,转道浮春之乡,喝酒去。

    浮春之乡的樱花四季常开,日日花瓣如雨,日日花满枝头。

    玉江坐在万年木下,面前支了个炉子,架着铁网,摊着七八条巴掌大小的鱼,猫妖伸着锋利的爪子,哗啦呼啦两下,便把骨头从肉里剃了出来。

    玉江拍手鼓励,然后敲着碗碟呼唤上酒。

    不一会儿,长老来了,给她提溜来一个三寸来高的小瓷瓶子,上面花鸟遍布,百兽嬉戏,还有纷纷扬扬的大雪和水波里动荡的渔船。

    瓶子本身就小巧,又是圆胖的形状,这密麻复杂的图案一个赛一个的精细,打眼一看就是一副生林百态的图景,再仔细看,越细小的反而越宽广,这一片又一片的风景,一只又一只的鸟兽都像是活着一样生动。

    玉江挺喜欢这瓶子的,就是太小,这要是个半人高的景观瓶,回头就摆到大门口,压风水!

    长老依旧皱着一张看不出品种的老脸,帽子上长长的的布条耷拉在耳边,暗红色的衣服换成了青色,但整个人驼背的度数从三十度弯到了四十五度。

    “老人家怎么了?”

    “没怎么的。”长老把小瓶子放到桌上,拖过来一个雪白雪白的精巧酒盏。

    高千穗玉江不喜欢喝酒,但她喜欢将醉未醉时熏熏然的感觉,所以一般喝的都是果酒,还必须是味道不大的果酒,太甜了也不行。

    要求很矫情,奈何舜国王宫里秘藏的酒水七百八十二种,还有各地每年上贡的新品种,女官长最擅长的就是调味道,徇王玉江每天换着法子喝酒,可以喝一整年都不重样。

    可惜在现世没这待遇了。

    一杯鸡尾酒要花钱买,有没有食用色素还不保证,总之玉江在现世还没有有钱到可以肆意享受一切——比如建个酒庄养几个调酒师之类的——这样自在的地步。

    人类的酒喝不上了,喝喝妖怪们的珍藏也不错啊。

    玉江满怀期待的等着长老从那个一个就很难得的小瓶子里给她倒酒。

    长老撩着袖子,瓶口搭在碗沿上,细小的水流从圆润的口中慢慢流出,不一会儿,长老收了瓶子,弯着腰小心翼翼的端给玉江……一碗血。

    这一瞬间心情如同刚刚哔了狗。

    更糟心的是……玉江居然还觉得挺想喝。

    长老还是在笑,一张老脸带着马上就要溢出来的慈爱,将碗碟又向她面前推了推。

    “陛下若是心情烦闷胸有郁结,便小小的喝两口吧,我们这好些老家伙,许久不曾见过血了,他们几个平日里没事干,热血上头便要打架取乐,听说这次是为了您取血,一个两个都积极得很!”

    高千穗玉江:“呵呵,是吗。”

    她都不知道该摆个什么表情,拉过碗闷头咽下去,咋了咂嘴,甜的。

    长老见她喝掉了,更高兴了,拍拍手叫上来两个小女孩儿样的妖怪。

    指长头发的那个:“这是露离,春水尽头源泉的精灵,别的不说,灵气足足的,平时便为您捧着这个瓶子,若是心情不好了,便叫她给您倒酒。”

    又指指短头发的那个:“这是露春,是春水里下沉的重水精灵,您用来装宝贝的那个小匣子,便让他拿着吧。”

    “这两样,您便带回去用吧。”

    玉叶正捧了一盘糕点上来,见到这两个孩子,扯了扯那个叫露春的小男孩的袖口,笑着说道:“这是水霞,这样的红色要染出来还费了不少功夫,我比了不少材料,这一样是最像你那身华服的。”

    这慈祥的眼神……有点受不住啊。

    玉江低头咬掉半截鱼尾巴,嚼两下,咽了。

    她离开十二国时身上多少带了点东西,其中就有一套衣服,就是新年祭祀那种正红镶金的格调,看上去珠光宝气闪的看不见人脸。

    不过……这些妖怪好像特别喜欢那个风格。

    犹豫了下,她还是说:“我也不是见了天的都穿一身大红色,那是新年祭祀喜庆来着,按理说朝服是天青或是玄色的,黑的配什么色都行,若是穿了青色的……”

    就算穿了那身红色朝服又怎样?

    一个大炮仗,带俩小红包套。

    算上七八斤重的金饰宝石玉挂坠,刚好一个新年套装。

    多吉利!

    更何况她去出版社,去电视台,去上学,去满大街的溜达,总不能每天里外七层还带六十个褶,裙摆一拖两米长吧?

    其实穿这样,电视台还是可以去一下的——撑死被当成哪个摄影棚里跑出来放风的演员围观一下。

    “我们再做!”

    长老说的掷地有声,做的也十分麻利,玉江见这满世界蹦蹦跳跳围观的妖怪还不少,自然而然的受气氛感染开始肆意的胡闹,任由一只狸猫跳呀跳的跳到她脑袋上,竖着尾巴摆了摆脑袋,然后一脸满足骄傲的跳回树梢。

    这一夜,她便枕着玉叶的膝盖,攥着首阳印在手心里,静静的躺到微风吹起,浮春之乡内漂浮的光晕再次带来阳光的清晨。

    “你在烦恼些什么?”

    玉江一宿都没眨眼,这会儿看着玉叶的脸,有些遗憾的说:“家庭烦恼?情感烦恼?我后妈和我后妈的家人好像为我吵了一架还是怎么的,有个长的和她很像的男人在最近时常出现在附近对吗?”

    “我们随时可以让他消失。”

    玉江有些好笑:“不需要啦,我无所谓,只是看着她那么苦恼有点感慨,她的事情,有什么是不能对我说的呢?”

    玉叶沉默着伸手摘了一片树叶,用指尖摩擦着边缘的锯齿,终于,她说:“你的灵魂属于这里。”

    她的话果断而决然:“是浮春之乡孕育了你,是我们的鲜血养成了你,哪怕你在人类的肚子里出生,你依旧是我们的孩子。”

    你必须是我们的孩子。

    玉江不说话。

    浮春之乡的妖怪们将现在的存亡和未来的安稳都系在了她身上,将她认为是他们继续存在下去的保障,这都是因为一个可有可而无的预言,和一些阴差阳错的误会。

    要说孕育,她明明是舜国不知道哪棵里木收了贡品以后结出来的。

    其实玉叶也知道吧?

    玉江在浮春之乡时记忆便会深刻许多,她记得自己来到这里以后最开始吸收的养分既不是鲜血,也不是灵魂,甚至不是万年木上的生气和灵气。

    是九尾妖狐的眼泪。

    玉江怀疑那个浮春之子的传言就是妖狐搞出来的,玉叶对她的照顾与其说是服侍不如说是看管教育,哪怕跪在她面前给她穿鞋,都带着一股老妈子无可奈何照顾熊孩子的气场。

    看起来比高千穗桐子像个当妈的多了。

    天色将明,玉江收拾收拾东西,带着新年套装的两个红包套穿越门户回了家。

    俩小孩儿都木呆呆的。

    玉江看了半晌,还是没让他俩把衣服换了,这两个小人永远站在她三步远的地方,一个捧着小小的瓷瓶,一个捧着小小的木匣。

    瓷瓶里是浮春之乡所有记录在册的妖怪们排队给她放的血,用长老的话说,是提神的酒水,木匣里是她为徇王时带来的几件宝重,后来又有那一系年长妖魔为她填补的各类器具,用长老的话说,是防身的武器。

    拿着这两样的东西的两个孩子,作用同他们手里的东西一样。

    玉江做皇帝时诸多儿戏,私下里犯傻的情况多过英明神武的时候,但说到底,她还是稳稳地坐在王座上,治的一国之内全是她的脑残粉。

    长老说的话,她听起来便知道不简单。

    露离是浮春之乡内长河的源头精灵,灵气充沛却无神。

    为什么?

    因为她本来就是补品。

    对长老和准备了她的人来说,这个小妖怪和她手捧的那小瓷瓶里鲜血是一样的,这只是一团庞大的,不会逸散的,固化的灵气。

    若是血液不足的紧急时候,这个孩子本就是准备给玉江吃来补充灵气的。

    露春是重水的灵,什么是重水?重水就是浮春之乡水面下沉满了空间渣滓和戾气的恶流,露春便是这样沉淀出的恶灵。

    老妖怪们费尽心机将他的意识打碎,露春同露离一样,他只是一团安全的,受控制的诅咒。

    若是她山穷水尽了,或是她临死之前要反扑了,露春便是最后的武器,同刀剑,符咒,或是法术没有任何区别。

    长老甚至不将他们当做生命,只说这是两样东西,送给你用吧。

    就算是妖魔血养育的灵魂,地仙之位升格的身体,归根结底,她还是长了一颗人的心。

    跟这些妖怪三观不合啊。

    玉江知道自己毛病一堆,但她优点也不少,最起码能分清楚谁对她好,她该对谁好。

    她因为沢田纲吉不肯哭【其实是有点想念十二国】而失眠,玉叶便以鲜血兑稀饭,一碗鲜红鲜红的就摆在桌面上让她喝。

    同理,她心情不好,浮春之乡内的妖魔们便排队给她放了一瓶子的血,按体积算估计得用一大池子来形容。

    妖怪们的血液有力量,他们用血液喂养她的果子长大,便把她当做孩子。

    小孩子心情不好了,妈妈抱起来在怀里哄哄,喂两口奶,塞点点糖水,怕孩子受伤了,偷偷的给她的包里放一瓶防狼喷雾或是小电击棒。

    对他们来说,给玉江准备血液,就如同母亲给孩子哺乳,再客观点说,就像是冲奶粉。

    只不过他们送的防身道具比较高端。

    看着跟个人一样。

    玉江回来时房门紧闭,门外放着温温的牛奶和一份蛋包饭。

    小妖精蹲在门锁上,高千穗桐子就算拿着钥匙也进不来,更何况高千穗桐子从来不会在未得高千穗玉江允许的情况下进她的房间。

    不只不会进,甚至不会在她的门口弄出太大声响。

    这么贤惠的后妈,这两天净躲着她走了。

    然后趴在床上检查邮件。

    因为没拿手机,幸村精市的照例晚安问候没有回,难得他还很有耐心的又写了一条长长的信息来问她出院以后的生活。

    松井小哥儿发了通知,新作品的前三章截稿日定在了下下周,顺便带着作品参加一下营销推广的会议。

    旁敲侧击她没事多到本部转两圈,最近某某人和某某人好像又不安分什么的。

    玉江懒得动。

    她一口气放出去十二只呼子,准备全方位多角度的跟着忍足家的每一个人,这种事情没有可以规避的必要,但也不能一无所知的直接上啊。

    接下来的日子比较无聊,玉江给了后妈三四天的缓冲期,要是她再不开口,玉江就直接上忍足家去算了!

    视觉拉回忍足侑士少年的角度。

    那是一个月前的一次周末,他和姐姐一起商量着买礼物的时候,觉得自己被跟踪了。

    跟踪和反跟踪是一门学问,高千穗桐子那都不能算是跟踪,那是□□裸的盯着看,忍足侑士既不傻也不二,神经不大条脑子不差弦,几个不经意的转身就将她发现了。

    前文有提,桐子和忍足惠里奈八成相似,忍足侑士作为一个智商正常情商颇高的早熟少年,没烦恼两天就从亲戚中间把当年的事情打听的差不多了,然后做出了很合理的判断。

    ——把这事告诉家长。

    上一代的事情上一代自己解决,他还是个孩子呢。

    ==========

    冰帝,这是个严厉程度和英德差了好几个等级的正常精英学校,忍足侑士的校园生活忙碌又丰富,他得上课,上补习班,学小提琴,在迹部景吾一次又一次拿年级第一刺激他的时候琢磨这要不要下点功夫学习,要参加网球部的活动,打单打时要练技术,打双打了要看着向日岳人——因为网球部的监督是搞音乐的,他还时不时的要到冰帝的音乐部或是合唱团客串打杂。

    忙归忙,其实还挺有趣的。

    呼啸的网球从耳边擦过,打在铁丝网上发出沉重的声响,网球部的大少爷部长双手抱臂站在网前,应该算是在……瞪他?

    部活结束,悉悉索索的收拾东西,忍足侑士考虑着要不要把晚上的小提琴课逃了,他也是活到这么大,才发现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居然这么低!

    大家给他的任务就是陪着姑姑,顶着和他父亲九成像的脸和姑姑相处其实压力挺大的,而且她姑姑三句话不离他表姐,忍足侑士在完全没见过人的情况下,头一次这么明确的,背过了一个女生的身高体重三围发长,了解了她的兴趣爱好擅长项目和特别讨厌的东西,顺道连衣服都帮忙【陪着姑姑】买过几次。

    另一边,高千穗玉江正在收听现场。

    呼子是一种没什么智商的小妖怪,常年呆在深山的山谷里,模仿路过的行人说话,形成的声音便是回音,这些小东西弱的可以,但因为没有危害性,所以就算是阴阳师或是巫女见到了,也根本不会理会。

    玉江选择让这样这样的小妖怪负责跟踪,一是因为他们会学舌,二就是因为他们真的非常弱小,弱小的并不具备附身的能力,也不会逸散妖气伤害到人的身体。

    单眼的小妖怪坐在篱笆上,按部就班的把另一只小妖怪听到的话,一句一句的重复给玉江听,玉江手上提着一把小铲子,给南瓜苗培土。

    玉江听一听稳健派的美容院场次,再听一听商场里乱逛的激进派场次。

    听完了,她开始努力思考。

    太后的哥哥是国舅……还是国丈来着?不对,十二国不分父系母系,说是皇叔也可以!

    三代王爷加上长公主啊大长公主啊……

    会让她产生这种想法的原因很简单,这些人真的很重视她。

    美容院场次拿她当研究主题,商业街场次一家一家的转着给她选礼物。

    嘛,既然他们已经准备好要讨好她了,接收一下也不亏啊

    某间美容会所的会客休息室,坐着忍足家的众人

    高千穗桐子和家人间没有话题,在她上一次离家出走之前,整个忍足家在她脑子里的印象就是个大笼子,除了忍足瑛士和忍足拓也之外的所有人都是变态杀人狂,她和这些人没有共同语言。

    桐子现在不在害怕她的母亲了,甚至愿意坐在她的身旁,让她牵着自己的手慢慢说话。

    至于带来这样变化的原因——“玉江不会害怕我。”

    高千穗桐子可以从忍足家老太太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脸,“我看玉江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眼神,而我知道,我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玉江得事情的!”

    “会这样看着我的人,一定不会伤害我!”

    ——那都是珍惜你的人,是拿生命爱着你的人。

    虽然想清楚了家人是很爱她的,但是家人找上门时,单细胞的高千穗桐子很高兴,最高兴的一点就是——“我能给玉江一个家了!”

    她的想法、她的话语中都满是少女的天真:“玉江小学的时候有远足和运动会,我只能一个人去,家庭运动都要三个人,玉江只能在一边坐着,如果现在再有这样的活动,可以大家一起去!这样玉江就可以玩了!”

    玉江已经上高中了好吗……

    ===========

    高千穗玉江在呼子重复出高千穗桐子的话时有一瞬的呆愣。

    玉江一直知道后妈可爱她,知道后妈特别听她的话,但她一直以为这是一个互相迁就的关系,毕竟她长年累月的照顾着后妈纤细的神经,忍受着各种合理不合理的要求,但是在十几年不见得的家人面前,把对方的价值归结于可以陪自己的女儿参加运动会什么的……

    该说她后妈格外的没良心,还是说她单纯到了没心没肺的地步。

    如果忍足家的老太太对桐子的态度和桐子对玉江的态度一样,玉江完全可以想象出老太太现在的心里是怎样一种心酸的感受。

    可惜她想多了。

    玉江的观念是别人对你好,你就要对别人一样好,多少也许无法衡量,但基础性质不能变,她后妈这事干的就有点不太公平,当然家人之间是不会计较什么公平不公平的事的,但不得不说,其他人的反应都出乎了她的预料。

    忍足春香爱她的每一个孩子,但小女儿自出生就失踪,有心理疾病,年少离家,柔弱又无助,所以她给这个的爱是最多的,又因为长时间的分离和思念,忍足春香在听到女儿接连不断的念叨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只有一个感觉——她很欣慰!

    太欣慰了有没有!十几年的担惊受怕,但她的女儿却生活的很好,她有了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家,哪怕在她要求看照片的时候被拒绝了,也完全没生气。

    高千穗桐子无辜的摇着头:“玉江还不知道你们,她不同意,就不能让你们看她的照片。”

    晚上回家时高千穗桐子明显心情很好,但对着玉江时又有些欲言又止。

    按理说,现在知道高千穗桐子和高千穗玉江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只有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