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64章 一团乱麻的第二天

第64章 一团乱麻的第二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千穗玉江和忍足侑士打电话的频率是一天一次。

    每天吃完午饭,桐子就开始坐立不安的焦躁起来,忍到没法忍了,就小心翼翼蹭过来问一句:“玉江……不和侑士联系一下吗?”

    玉江也是有点心疼忍足,中饭时间一个半小时,桐子软磨硬泡,她俩打电话的时间就要废掉半个小时。

    “还好你没有午睡的习惯。”

    玉江挂着耳机,手上拿着一面小小的镜子,镜子里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小男孩儿,他乘坐的那辆车在街道上缓缓行进,仔细辨认一下,那正是离高千穗家所在街区不远的一条公路。

    忍足少年的角色代入十分成功,哪怕家里人有顺水推舟的意思,他也坚|挺的撑住了,决定绝对不要和表姐结婚。

    为此,他还想了个不算办法的办法。

    “其实小时候有,”忍足吃着便当回答:“不过有一次在舅舅的工作室睡着了,睡醒了以后,我就对【午睡】这个词有心理阴影了。”

    “舅舅?”

    “大阪刑事认证科的,是法医,他就把我放在受害人旁边睡了一中午,醒来的时候虽然不是很害怕,但是自此以后中午我就睡不着了。”

    “这样啊。”

    忍足侑士接下来断断续续、亲昵又不失礼貌的跟她抱怨了一通忙死人的校园生活,然后邀请她参加冰帝的学园祭。

    先拉过来和迹部见个面啊!

    因为这两天和忍足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发现忍足好像特别希望他去趟冰帝,但是没搞明白为什么,于是她开始转移话题。

    “你们学园祭都搞些什么?”

    “我们?”忍足发出了类似于抓狂的声音:“今年是大乱斗,随着抽签来啊!做什么要看运气,一想到班级和社团加起来要抽两次,啊——!我在学生会负责整理签文,现在有种自己挖坑然后自己跳最后还要自己把土埋上的感觉!”

    然后忍足少年给她读了两个损人不利己的货上交的内容:“相扑手t台,这个还可恶的标注了女性抽到无效!这个——性转宠物店,我保证这绝对不是单纯的穿布偶装,还有这个,睡衣展示柜,这个又标注了女性抽到无效!我说这些家伙写女仆咖餐厅的时候怎么就不注明男性抽到无效呢?啊——”

    “你们去年是女仆咖啡厅啊。”

    “诶?”

    “穿女仆装……你们是单纯的女仆装还是加猫耳的那种?”

    忍足少年在另一头无奈的扶额:“……我不想说。”

    “虽然不想说,但是可以透露一点,我们的部长,是可以把一切衣服穿出与众不同气势的人哦。”

    “不想说就算了。”玉江完全忽略了关于迹部景吾的安利,也没在这个话题上多做计较:“反正今年我总会看到的,祝你们好运。”

    她记得迹部景吾是个著名的签运黑来着。

    穿兜裆布走秀的未来正在等着你啊!

    忍足继续抱怨道:“但我很不想参加!要是能翘掉就好了……”

    这也只是说说而已,作为正选,翘掉活动是不允许的,刚好他社团和学生会的顶头上司都是迹部景吾,大少爷虽然坚信自己就算是穿着裙子也是最华丽的,但一般这种情况下整个网球部都要给他垫背。

    如果网球部闹得太厉害了,这个范围还会缩小,不巧的就是,这个范围缩小之后,就剩下了作为他好友兼损友的自己。

    “迹部的性格啊……”他摇摇头,还是不忘了自己想干什么,继续安利:“虽然很成熟理智,偶尔也很幼稚,这种男孩子交往起来虽然容易累,但是会很有趣哦。”

    然而高千穗玉江依旧完全没在意和迹部交往会不会有趣,她带入了一下长辈的视角,注意,是没有任何恶趣味、希望看孩子抓狂的正经长辈的视角:“如果实在不想去,那你就请假好了。”

    “不,这种一定要同甘共苦的事情是不允许请假的。”

    想象一下岳人和慈郎一边一个抱在他大腿上不让他独自消失,还要被各种死鱼眼,三白眼,狗狗眼鄙视的瞪着……

    “你是班长吗?”

    “不是啊。”

    “网球部呢?你是副部长?”

    “冰帝没有副部长这种说法,”忍足拿脚蹬着地面,任由椅子一圈一圈的转:“按照监督的说法,冰帝只需要一个王者,君临天下之人有一个就够了,所以我们的社团,班级,学生会,都是没有副班长或是副会长这种职务的。”

    “在冰帝,君临天下的只有迹部一个人哦。”

    迹部这个名字出现的好频繁啊……

    玉江没有在意这个一闪而过的想法,继续跟他说:“那不就行了?该忙的事情交给那个君临天下的人,你请假吧。”

    “喂……这样不负责任好吗?”

    “我不是让你现在就放弃手头上的工作,抽签什么的可以继续,我说的是你不想参加活动的时候,我不介意被你当借口用一回。”

    玉江记得这些网球少年的三观都是正正的:“十六年没见过面刚刚认了亲还有社交障碍的姐姐,这样的人来参加你的学园祭,你请假陪着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说起来这算是很严肃的家庭问题吧?请假也情有可原啊。”

    “你有社交障碍?”

    “没有我不会装吗?不说话不就好了!”

    “……”

    突然有了一种小时候装病不想上学,谦也帮他拿热水烫温度计的即视感。

    微妙的有点感动到了。

    果然,当姐弟就很好了!为什么都一副希望他娶玉江姐的样子啊!

    讲道理,迹部确实差个女朋友。

    挂了电话以后玉江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下,忍足和迹部……果然有点不同寻常的关系啊,一通电话里都出现几次了……

    就算想找个美少年结婚,好歹找个性取向和她不一样的啊!

    =========

    另一边,两辆车子前后平稳的行驶在宽阔安静的街道上。

    窗外的街景正慢慢的变得沉寂,热闹的商店街消失,街道两边多是些遮天蔽日格外茂盛的树木,高大的围墙掩藏在树木后面,青白的石料散发着微微的凉气。

    这代表已经慢慢进入了私人区域。

    街区口有个小小的门廊,木质的牌坊散发着恬淡的香气,连接的石墙上挂着黑底白字的门牌。

    高千穗。

    “这还真是大啊……”

    “知名作家有这么赚钱吗?”

    因为勉强算是半官方的私人活动,也实在是用了一些强制的方法才找到的地址,目暮十三本就是在毛利小五郎的提醒下才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是约好了毛利一起来的。

    哪知道对方带着家里的两个孩子就算了,阿笠博士带着这一票的少年侦探团的小孩子不说,那个叫服部平次的高中生侦探也和女朋友一起来了!

    步美背着个小红包站在那里东张西望,小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绝于耳,阿笠博士带着他们慢慢悠悠的开始……找厕所。

    这尼玛是问询查案呢还是春游远足呢!?

    过了这道门就是完全的私人区域了,道路明显变窄,树木和花草也变得品种繁多起来,两个穿着藕色和服的女子正在远处慢慢的修剪花枝。

    说实话……感觉和公园差距不大。

    “喂!”后方突然传来了粗犷的男声:“你们干嘛呢!?真当这是公园啊!门口的牌子没看见吗?!”

    目暮警官亮□□。

    “警察?”

    看这周围绕着他跑圈的一二三四个小孩子,花季少年少女,明显退休了的谢顶老头……只有两名成年男子,他一指目暮十三,又指毛利小五郎,问说:“他也是警察?”

    “咳咳~嗯!”毛利小五郎挺胸抬头。

    柯南嘚吧嘚吧的跑过来,双手背后,可配合的开始做科普介绍。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听了半晌,缓缓说:“我要报警。”

    “都说了我们就是警察——”

    “警察也能私闯民宅?”中年男子还是面无表情,:“从你们身后五十米地方的那道门开始,门内的土地都是私有的,那里也有呼叫器,一般人会选择在哪里等,而不是直接把车开到院子里来。还是说您一般在会在执行公务的时候,都会带着十几个无关人员……尤其还有小孩子?”

    “怎么能说是公务呢?”毛利小五郎上来揽他的肩膀,笑得豪迈:“这是拜访啊拜访,我们是来拜访一下千岁小姐,顺便问几个问题,我们——”

    “你们没有预约。”

    “诶?”

    “小说家也不容易好吗?你知道那些人有多烦人吗?”

    其实那些破了结界往里面跑的,大部分都不是人。

    除了这些非人类:“还天天有人扬言要吊死在主人家门口,你们虽然没带绳子,但裤腰带一解也不是做不到——”

    “等等!”一个穿着暗色和服的老人家步履矫健的从道路的尽头跑过来,一把扯住那个中年面瘫,以不符合年龄的灵活身手将他扔到了一边,然后双手交握,沉静肃穆的摆出了欢迎的姿态。

    “抱歉,诸位的来意主人已经知道,请跟我来吧。”

    前后态度的差异好大。

    柯南眼镜背后的眸光一闪:“她是不是也意识到了,所以心虚了?”

    “柯南,走喽!”远处传来少女的呼唤。

    “好,就来。”

    穿着蓝色西装的小男孩儿用符合年纪的欢快脚步跟上了去。

    后面树梢上蹲着几只翠绿色的小鸟在窃窃私语。

    “这个小孩身上没有瘴气。”

    “也没有恶孽。”

    “没有诅咒和言灵。”

    “那为什么主人说他走到哪里都会死人?”黄色尾巴的小鸟歪头。

    “我不知道。”头顶一根毛的小鸟挥了挥翅膀:“但是主人真厉害!”

    于是剩下的小鸟们也开始三三两两的叫唤起“主人真厉害”,然后兴之所至编了首歌谣,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唱的不胜欢喜。

    小妖怪嘛,还没什么脑子呢。

    ==========

    “外面看着不大,里面看起来好大啊!”

    “那是因为园子更大好吗?老师说过了,这是对比产生的!”

    “这个不是叫做视觉错吗?电视节目里有的。”

    柯南估算着建筑面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真的……只是因为对比吗?”

    虽然引他们进来的人态度很好,但坐下了半晌都没有倒茶水的人来,大家在门口被那面瘫的中年男子一拦,小孩子们坐到屋里时倒是没有四处张望。

    不一会儿,那个大名鼎鼎的千岁出来了。

    出乎大家意料的高冷长相、和出乎意料的高挑身材。

    这个大家,不包括那个名叫江户川柯南的工藤新一。

    目暮十三虽说是个警察,但作为一个大叔,对这种资料上写明了十六七岁、但是摆明智商手腕很高的女孩子,总有一种会是个古灵精怪的娇小少女、或是戴眼镜的文气少女的印象,这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贵……有杀气的女孩子。

    “日安。”

    穿了白色印染大红花的长衣,高千穗玉江的头发也用同样的发绳扎了个结。

    “日安,”目暮十三摘掉了帽子,拿出□□示意。

    高千穗玉江点头表示知道了。

    然后警官开始问话,当然,打头的先是恭维。

    “高千穗小姐很厉害呢,您的书迷应该不少吧?”

    “是不少,”玉江喝了口茶【对,就她有】:“每次休刊都有人扬言要吊死在我家门口,单行本不出,还有要组团来上吊的。”

    ——大家不太想接话。

    玉江继续:“你们不要太介意,和也对这些事情了解不多所以有些失礼,再说你们这样子……”

    确实像是组团来……那什么的。

    大家继续不说话,小人精柯南上场了。

    “高千穗姐姐写的是推理小说吧?”

    高千穗玉江看着那张脸半晌,感叹:他还真叫得出口……

    “啊。”

    “那灵感呢?”柯南摆足了淘气小男生对上喜欢事情时的执着好奇劲:“呐,创作者都有灵感来源吧?高千穗姐姐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见玉江皱眉头,坐在一旁的毛利兰忙解释说:“他们都是小孩子啦,因为很喜欢侦探故事,所以还成立了一个少年侦探团,都是千岁老师的忠实读者呢!”

    对这事高千穗玉江其实早有准备。

    这个问题自打她恢复记忆时她就知道避不过,首先,她在毫无记忆的情况下将一些案件当做灵感写进了书里,然后,这个世界虽然没有名侦探夏洛克和名侦探陆小凤,但这个世界里有名侦探柯南。

    她很出名,她的小说同样很出名,玉江就没有想要赌能给自己起“江户川柯南”这个名字的工藤新一,会没注意过她这个靠推理小说出名的幻想小说家。

    尤其在她和工藤优作共事过这么久的情况下,工藤新一……就算是友情支持也必然会看她的书。

    只要他看过,那必然会发现问题。

    那些故事里影影绰绰的都有些他的经历,虽说还和别的故事串了一些,但大体没有差异,不过她写的早,大部分案件的发生时间都比成书时间晚,鉴于名气越来越大,高千穗玉江已经做好了出现大批量“模仿犯”后被批评带坏风气的准备。

    于是她回答说:“随便想想吧?或者看看电影?”

    柯南继续咋咋呼呼的问:“诶~看电影啊!我还以为是看报纸呢——”

    “柯南!”

    “好吧,我知道了。”一副小孩子被训斥后委委屈屈的样子。

    “报纸?”高千穗玉江反问:“除了有关我的报道,我是不看报纸的。”

    “社会新闻版块……也不看吗?”目暮十三问道。

    “这又跟社会新闻——”

    “高千穗小姐的经历,我这里也能打听到一些大概,”目暮十三把话说的很实在:“有些天赋是天生的,您也许很聪明,聪明的看破了不少事情,但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够聪明的人,您可以看透的事情他们看不透,但受其困扰的还是他们。您近几年都没有推理小说的作品,应该也是有这方面的顾虑吧?我也是在毛利老弟,哦,就是这位毛利小五郎先生的提醒下才看出了些端倪,我们看完了您的书,确实发现了一些事情,只是希望您如果还有其他的发现,或是相关资料的整理,可以给我们做一做参考。”

    说到这里,他有些局促的挪动了一下位置:“受害人都有家属,如果真的是意外,大家可以接受,但如果是伪造的意外,就算家属不知道,我们这样经办案子的警察,也会觉得心里不安的。”

    这又牵扯到受害人家属什么——等等!

    高千穗玉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她好像知道这几个人组团来找她是来干嘛的了。

    说到底,还是写小说的事。

    事情的起因是一件寺庙里的案子。

    那个案件的本质是装神弄鬼,模仿雾天狗杀人。

    寺里的方丈被雾天狗吊死在房梁上,死状凄惨却没有证据,因为寺庙本身就是个进行迷信活动的地方,这里还曾经发生过同样的事情,所以自然搞得人心惶惶,当然,这个案子最后告破了,凶手也已经认罪,但同时却迁出了另一个人。

    罪犯被指正之后说了实话。

    他的哥哥同样是寺里的和尚,在数年之前被方丈以同样的手法杀害,因为没有证据,最后作为自杀结案,他依旧在寺庙里修行。

    但前一阵子,他看到了某个小说家的新书,因为好奇就跟别人借了全套的看,一开始只是放松用的,但是里面有一个借鬼怪之手杀人的附赠系列特刊,其中一个模仿雾天狗的方法几乎让他出了一身冷汗,以这个故事作为线索,他探查了当年的房屋、当年的人证物证,最后确认了方丈的嫌疑,方丈本人也因为他的步步紧逼而认罪了,而他一气之下,也做了准备,以同样的方法杀死了方丈,想假作雾天狗作祟,逃脱惩罚。

    这个事件单一看来就是个模仿犯罪,但柯南仔细捋了捋时间,发现这个故事出版的时间其实比方丈杀人要晚,所以第一个案子不能算是模仿,但又刚好跟在方丈杀人那个案件后不久,当时报纸和一些新闻媒体也播报过这个案子,甚至有人来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