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65章 一团乱麻的第三天

第65章 一团乱麻的第三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目暮十三来找千岁的目的很简单。

    “千岁”的小说被推崇为少数逻辑合理而且具有可执行性的推理小说,警界也确实遇到过不少个从她那里得到灵感的而犯罪的蠢货,但事实上,工藤新一并不认为她靠凭空臆想就能得到这么多的灵感。

    世界上的人,各有各的才能,工藤新一擅长推理,但也许有人正好擅长看破推理呢?

    如果一个人从社会新闻上看到了各种无头公案,而她仔细研究一下,就能知道了那些犯案手法,所以以此为乐,收集了很多的她觉得有趣的事情,而等她的小说需要素材的时候,这样的案子是否又会被她用春秋笔法描绘一下,就转嫁到别的事情上了呢?

    目暮十三在“毛利小五郎”的提醒下,去翻阅了千岁的全套连载刊,最终也证实了这个结论。

    因为父亲也是推理小说家的关系,工藤新一对这个还是比较在行的,他认识千岁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有些地方很奇妙,在寺庙鸦天狗事件发生以后,他专程对比过那几年见过报的无头公案,和千岁出版过的类似小说内容。

    其中很明显的就有三四个,似是而非者也有不少。

    能加以改动,那必然是对真相有所了解,这个女孩子在小小年纪写下这些情节的时候,是不是也有捂着嘴偷笑,觉得这些做坏事的大人真是笨到一目了然的时候呢?

    这是一件无法评价对错的事。

    千岁出道时年纪很小,写这些作品时却格外的老道,如果她真的是利用天赋做了反推理,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

    但正因为她写这些的时候年纪太小,说不定根本就无法意识到每一个她觉得有趣的大人的错误,都代表着一条或是几条人命,代表着一个、或是几个没有希望的家庭。

    同样代表着许多逃脱了法律制裁的恶人。

    所以说这样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若不是这个和尚的供词,就连看过了全套的工藤新一都没发现这么多的巧合。

    之所以会来拜访,一是因为雾天狗的案件刚刚结束,二是因为工藤优作的同学跟他闲聊时提到说:时隔三年,千岁又要开始写长篇的推理小说连载了。

    柯南听到这个消息后悚然一惊。

    这个世界上不为人知的事情很多,有许多莫名其妙的失踪或是死亡案件报道之后便石沉大海,警局的资料室里多得是积攒的卷宗。

    依据他的判断,若是千岁的天赋真的在于反推理,那么这一次的新作,是不是意味着这三年里大大小小的报道,又给她凑够了足够出书的素材,亦或是她从经年老卷中找到了一些悬案的线索,然后拿来用了?

    不论是哪一种,她手上的东西对警察都很有帮助,对那些苦苦等待结果的受害者家属也很有帮助,前面如何不做评价,这一次,虽然目暮十三站在一个警察的立场上的,但同样是以私人的身份想要拜托她一下。

    这才是目暮十三私自去朝日查了千岁的资料,又记下了地址,专门带上毛利小五郎这个问题“发现人”来拜访的理由。

    高千穗玉江淡定的听完了过程,垂头喝茶并不说话。

    眼见几个大人都一副“知道你当时年纪小只是为了好玩,但现在如果有线索是否可以提供?”这样翘首以盼浪子回头的模样,她着实不知道这样接话才好。

    好尴尬啊……

    高千穗玉江一开始只是做好了被人骂、或是被受害者家属在大门口泼狗血的准备,毕竟虽然她才是后来者,虽然时间差参差不齐,但在大家眼里,正是因为她写了那样的情节才,有会人想要去模仿,但被人解读出这样的内情……

    只能死咬着不认了。

    “我不知道。”

    这一句话好像把客厅冻住了,目暮警官的眼神都变得有些不耐:“高千穗小姐——”

    “以前不说了,”以前也解释不清了:“但有关新作的内容,”她放下茶杯,嘱咐旁边的青年去将稿件取来,“因为有保密协议,新作的内容一般是不能外泄的,但我的看得出来,”她对目暮警官说:“您是真的想要帮助那些人才会来拜访我,所以破例可以给您看一看。”

    接过牛皮纸袋,打开封条,她很诚恳的说道:“这些内容不得外传,不得泄露,观看期间不能离开这间房子,通讯设备也需要上交,请您见谅。”

    “可是千岁小姐——”

    “我的新作。”高千穗玉江拿起一张彩页举到脸侧,上面正是她所绘制的蛊鹰。

    “我的新作是奇幻小说,讲的是在没有现代科技的帮助下侦破案件的故事。”她没有看其他人的表情,自顾自的说完:“比起推理,更重要的是想描绘一个世界的风土人情,诸位自己看吧。”

    虽说不够合作,她这个态度也算不错了,目暮警官倒不会真的把这三百多页故事带图稿都一气看完,大致翻阅后,也知道她说的是实话。

    “既然这样,”目暮警官的心情可以说是十分不好,哪怕他也有在克制,对玉江来说还是一目了然:“那么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说完了后,他拿起帽子就走。

    “唉?”

    毛利小五郎还没有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追着他的脚步跑了出去,阿笠博士也带着孩子们告辞,柯南反常的坐在小沙发上,表现出了和开始截然不同的安静。

    服部平次临走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看着低敛眉眼坐的八风不动的“千岁”,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把准备去拉柯南的小兰先行带了出去。

    “你不走吗?”

    小小的少年抬起头,神态间确实毫不违和的成熟,他的神色十分严肃,眼神中是高千穗玉江一时辨认不出的欲言又止。

    促使他留下来的,其实是比目暮警官想象中更加严重的问题。

    “你不是一开始就认出我了吗?”悦耳的童音十分压抑。

    高千穗玉江想想自己一开始确实盯着他看了挺长时间,不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也对,我认识你的时候你也就比现在大上两三岁的样子,单看长相是没有多大变化。”

    “你都不好奇吗?”

    “好奇什么?”

    “好奇我为什么会突然变小十岁。”

    高千穗玉江倒水的手一顿,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这跟我有关系吗?”

    “是一种名叫aptx-4869的药物,来自于一个所有成员都用酒的名称当代号的组织。”

    “所以呢?”

    柯南的样子像是在仔细辨认她的神态,高千穗玉江满不在意的任他看。

    最终,小小的男孩子叹了口气,看着她的眼神满是失望:“你终于……不再继续做那件事了吗?”

    高千穗玉江:……

    “哪件?”

    “你的小说,不愿意在写发生过的事情,所以选择了奇幻的古代背景。”

    他低着头,眼镜的反光慢慢遮住了神色:“已经放弃了那样隐晦的揭露,选择自己出手了吗?”

    “抱歉,”高千穗玉江很认真的疑惑:“你这话,什么意思?”

    工藤新一推了推眼镜,终于还是说出了口:“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也不知道那样的技术支持,和这个研制药物的黑衣人组织有什么关系。”

    临出门前,他告诫道:“那个世界第一的名侦探上个月就来到了日本,你的话,还是自己小心一点吧。”

    ==========

    事情最开始的起源……是一宗又一宗受害者离奇死亡的杀人案。

    所有死者都是罪犯,死因——器官衰竭。

    因为太过离奇,这件事已经变成了整个警界的麻烦,工藤优作曾经作为顾问到场提供意见,柯南顺势知道了不少问题。

    鸦天狗案件之后,他的发现被以“毛利小五郎”名号上报了警视厅。

    这个不知名的杀手不断的进行着自己的罪恶清理计划,而警视厅在成立了专案组之后,抽丝剥茧的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个杀人者,一定有可以直接接触到警界的消息来源,最开始的最大嫌疑犯,是被那个世界第一的名侦探不断怀疑的警视总监的儿子。

    智商高、情商高、信息来源、行动力。

    “你们认为这个促使这个杀人者出现的理由是什么呢?”

    工藤优作是这么告诉他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正义感。”

    “属于救世主、向往新世界的正义感和使命感。”

    柯南一开始是不信的,一个从未露过面的不知名人物,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手法,但是一定有线索可以追踪。

    直到毛利小五郎作为“名侦探”,以顾问的名义加入了重案组以后,他在不断的打探中,看到了排在警视总监儿子之后、嫌疑第二大的那个人的名字。

    高千穗,玉江。

    怎么可能呢?!

    工藤新一认识千岁的时候只有十岁左右,但在他的印象里,这是一个那全副热情去改善自己生活的人,正义感啊使命感什么的……真的有她最喜欢的钱重要吗?

    依照工藤优作的说法,只是因为高千穗玉江万和符合人设,而且千岁的书迷出了名的疯狂,如果有那么多的人配合和包庇,要无声无息的杀掉一些人是很简单的事情。

    只是因为人设相同而已,最主要的怀疑对象,还是警视总监的儿子。

    直到鸦天狗事件后,他和服部平次一起,再次翻阅了千岁的所有作品。

    服部平次单纯的在对比古早新闻和书中的案件线索线,柯南却因为知道了有关那个不知名杀手的信息,终于在那些书册里,发现了让他觉得浑身发冷的信息。

    “工藤?”

    小小的男孩儿趴在地上,身边是几乎垒的和他一样高的书册,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但又确实因为不可辩驳的事实而浑身颤抖。

    “工藤!”

    服部平次最终还是直接推醒了他,但回报他的,是一张苦笑的娃娃脸。

    “时间不对。”

    “什么?”

    柯南的神色一片狼藉:“这些作品的发表时间,不对。”

    “哪里不对?”服部平次花了大概三天的时间列出了时间表,发现了两起确实有迹可循的多次犯罪和千岁的书一致,但大多数的部分,其实都只是单纯的模仿犯罪而已。

    “千岁的人气非常高,有模仿犯很正常,”服部平次安慰他:“对照着时间表,这些人真的是在她发表了新书以后马上照搬的吗?”

    “虽然性质很恶劣,但是千岁本人确实无罪。”

    “不,你说反了。”

    名为工藤新一的少年,曾经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多次去朝日参观,那个时段,千岁本人独自负责着一本期刊,从无到有,一个人承担着一切,而那些期刊,他都曾经看到过。

    柯南看向服部平次:“时间,反了。”

    “那本期刊初始的销售量很差,所以千岁每次会在前一半写故事,然后在后一半画漫画,期望以这样的方式来吸引更加多元化的读者。”

    “后来这几年,千岁的人气越来越高,期刊也会再版,第一次的所有文本都是红色尾页的,因为存量稀少,现在在中古店的叫价已经超过了二十万。”

    “再版的期刊除了没有红色的尾页和手写编号,同样也没有了漫画的内容。”

    “因为初期的关注度太低,大家的关注点一直在红尾刊的珍贵程度上。”

    “这个我知道啊。”服部皱着眉头回答他:“这几年两种期刊的出版时间差了半个月,最初那半年的红尾版更是几乎没有了,可是这样的——”

    话音到这里戛然而止。

    服部平次脸上的惊异几乎藏不住。

    “一刊和二刊的内容……是不一样的?”

    “对!”

    柯南抿着嘴唇:“所以,那些填补了漫画篇幅的内容,其实是在新刊出现,也就是在旧刊发表之后,大概半个月的时间里写出来的。”

    “差了半个月……”

    服部平次拿过自己记录好的时间对比表:“这半个月的时间差……?”

    依照时间顺序做的表格,千岁作品的发表时间一直是以红尾刊的时间为准,所以出现了一整片的表格里,都是千岁的旧刊发表的三五天内,就会立刻出现模仿犯,只有两起,是和鸦天狗一样的情况。

    服部平次以为千岁看出来问题的不过这两起,倒没觉得有什么惊异,但是现在再看这份表格,如果将前一格属于千岁故事发表时间的日期向前推十五天……

    服部平次看着整整三页的表格,艰难的转头看向和他腰一样高的小男孩儿。

    柯南点着头,算是认同了他心中所想。

    “案发一天,警方召开媒体见面会或是公布信息大概要三天左右,”他的声音十分的沉静,几乎和十六岁的样子重合:“没有一个是模仿犯。”

    他说:“这三张表格上,没有一个人是模仿犯。”

    “是他们犯了罪,才会被千岁以小说的形式揭露出来。”

    “她一直,在用这个方法揭露罪犯。”

    不期然的,他又想起了工藤优作的那句话。

    这算什么?

    千岁的……正义感吗?

    单这样看,这更加类似于一个帮忙破案的义务警察,但是在牵扯到一些其他事情的话……

    他推了推眼镜。

    因为手法隐晦,除了最明显的几次,大都和鸦天狗事件一样,也许除了当事人,就连他这样看过不少次,也无法将千岁的小说和那些案件联系在一起。

    这次抱着目的进行二次查询,是服部平次用抽丝剥茧的方式,在一堆旧报纸里整理出了这些表格。

    这代表着,和那个逃过一劫的方丈一样,这几张名单上,超过百分之五十的人,都没有得到过应有的惩罚。

    千岁写出了她能接触到的所有罪案,揭露了几乎所有她有渠道可以接触到的罪犯。

    ——但是并没有人意识到她做了什么。

    警界这些年来对此关注度极小,因为这个几乎只有朝日内部和千岁死忠们关注的期刊发行时间差,为大众所共知的,那百分之五十被触发了的人,全部都被当做是“模仿犯罪者”!

    剩下来,还有百分之五十犯了罪的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

    想到这里,他反而有种顿悟的感觉。

    千岁从一年前出版了《奔向死亡海》以后开始不再写推理小说,大概也是因为意识到了——这样的揭露并没有任何效果。

    死亡海、新世界。

    因为笔杆子没用,所以选择了自己动手。

    “那个案件最早出现的时间……是半年以前吧?”

    “《死亡海》的最后一稿发布完毕是八个月前,间歇期的两个月里,突然停止了新作公布计划。”

    “是因为……找到了别的方式吗?”

    到目前为止,这些全部都是他的猜测,那个世界第一的名侦探,也更多的将视线放在了警视总监儿子的身上。

    毕竟,在最开始出现类似事件的时候,千岁并没有足够的消息来源,嫌疑犯被锁定在警界高层的家属中。

    直到白马探给他打了一通电话。

    “那个高千穗……玉江?”

    少年的声音带着不同寻常的沉重:“最新的线索出现了。”

    “高千穗玉江的母亲,出嫁之前姓忍足。”

    “忍足?”

    “算是比较著名的医疗世家,”白马探是关西人,对此了解颇多:“第一起心脏麻痹案件出现时,负责形式检验的法医,姓忍足。”

    “关西这边有关这类案件的尸检负责人,虽然他姓山田……但是他的姐姐嫁进了忍足家,他大学时代的导师,就是他妻子的父亲,同样——”

    “姓忍足。”

    “对。”

    “虽然我们掌握的接触记录来看,高千穗桐子和忍足家的再次接触在四个月以前,但是高千穗桐子在之前的几年里,是否有私下里联系过忍足家的人,我们不能确定,高千穗玉江是否可以通过高千穗桐子得到相关的内部消息,我们也不能确定。”

    “但是现在,除了人设的问题,她的关系网太直接了。”

    高智商,高情商,正义感,出手的动机,消息的来源……

    在特别行动组的资料里:千岁这个名字,变成了并列第一位的嫌疑人。

    大概又过了两三天,柯南接毛利小五郎之口分析出来的那些消息被逐层上报,目暮十三只看到了最表象的一层,单纯的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