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69章 一团乱麻的第六天

第69章 一团乱麻的第六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色调的昏暗月光混着不甚明晰的昏黄灯光,一丛一丛的玫瑰花缓缓的摇晃着。

    光线,地点,他最喜欢的花,一个就算不是理想型、看着忍足的面子他也会给些照顾的女孩子。

    忍足侑士要是在墙角再藏个录音机准备着一曲bgm——就浪漫指数而言,这个场景迹部能给他打九十分。

    至于高千穗玉江……看这个剪影差不多可以再加五分。

    迹部景吾双手抱臂,磨蹭着眼下的泪痣,犹豫了半晌,还是顺从对于内心深处对于这个场景的微妙欣赏感,并不排斥的决定配合一下。

    他一边走,一边有些好笑的问:“这招……忍足想的?”

    高千穗玉江手上的念气慢慢变成了细线,顺着她伸出双手张开怀抱的姿势,缠缠绕绕的在这个小小的花园里上下翻飞,顺着花枝爬起来的深红色暗影,没顺着石板路爬上迹部的裤脚,便被带着微光的念线一道接一道的切割着。

    红影子因为露离和露春的妖气本就发生了些异变,高千穗玉江的念线往里面一抛,耳畔乍然响起的哭声吵得她脑仁一跳。

    迹部景吾倒是挺听话,虽然石板间的缝隙狭小还有泥土,但是他既然已经决定配合了,那就一定会按照答应女孩子的方法来。

    “停下来干什么?快点过来!”

    玉江控制住线条割断已经扒在他鞋面上的奇怪红影,却见迹部景吾站在原地没有动。

    糟糕啊,玉江咂舌,现在这个场景,迹部但凡一回头,立刻就能看到一团巨大的红影正在他脑袋后面张牙舞爪,离散的细小红色烟雾正慢慢悠悠的漂浮在各类玫瑰花的周围,但凡向前一步,便会被缠绕着的念线切成两半。

    迹部一脚踩在法线上,玉江只能让他顺着布好的阵线往过走,他一面走,玉江一面压住那些个掩藏在阵线里的红影子。

    压制,总是有时间限制的,何况是个差不多有二十年历史的法阵,何况迹部还踩在法阵的阵线上!

    “高千穗……玉江?”

    “名字什么的不重要,你别停下,往我的方向走。”

    迹部停在原地没动,看着她的时候反而多了多了些兴味。

    “忍足……有跟你说过什么吗?”

    “啊?”

    十根手指就是十根线,要保证十根线各有轨迹不打结,还要能造成有效的杀伤,高千穗玉江本来也没准备和这个东西死磕,等迹部走出来,带他走时分分钟的事情。

    然而迹部景吾不是很配合。

    站在忍足侑士的角度来说,他其实是太配合了。

    在月光下,张开了怀抱的女人有些苦恼的皱着眉头,望过来的眼神专注、并且绝对的一心一意,那种浮于表面却没有遮掩的苦恼像是一层轻轻纱,顺着她手臂托起的袖角,一路飘到了花园中心的大少爷脚下。

    指尖、发梢、眉角、眼瞳。

    几乎每一寸都带着不知名的光芒,哪怕发色瞳色都是毫无特殊可言的纯黑,那种不同于喑哑的光感,和从他扬手时造成的晃荡。

    单是头发,就足够以美来形容了。

    真是和忍足完全不一样啊……

    这种长相,可以说是晦暗并且沉寂的,但合着月光来看,却有不同寻常的光华感和剔透。

    最起码迹部景吾在看清了这个名叫玉江的女人以后,思考了一下发现,他是完全不反感,去牵起那样一双白的晃人的手的。

    理想型什么的……那眼神里抹不去的高高在上、和对于他不听话停下脚步的责难却是少有的强势却不做作,比起女孩子们【脆弱的坚强】,这个女人站在那里,那种行云流水一样顺着衣角往下淌的理所当然,倒是一时间冲的他有点眼晕。

    某种意义上来讲,确实是华丽的和人偶一样的女人。

    华丽,但是不死板的漂亮女人。

    这个样子,确实值得忍足那家伙一天三顿饭耳朵念叨着。

    要做迹部家的当家夫人的话……这股气势绝对是够了!

    这个时候,迹部君的大概想法可以概括成一句话。

    ——一个华丽到足以和本大爷相配的女人!

    比起被家里强行相亲,这种晚上约在小花园的感觉……确实要好一点唉。

    迹部景吾小时候一直生活在欧洲,习惯了学校里每周都有神父进行宣讲,对天主教也有些了解,他虽然不认同男人总会找回属于自己的肋骨这一条,但他确实相信着,世界这么大,总会有个磁场气场和他完全合拍的女人,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

    不论如何,一旦出现了让他有那种触动的女人,最重要的不是立刻把人留在身边吗?

    先抓住,才能继续相处啊。

    大少爷做事就是这么斩钉截铁又酷炫。

    既然已经是相亲的场景,对方又做出了接受的姿态,如果没感觉,迹部肯定二话不说转头就走,但是现在高千穗玉江这个人看过去让他有感觉了,那么总要把事情说清楚啊。

    毕竟,是忍足花了那么多心思弄出来的相亲现场啊。

    虽然关于上个问题没有得到回答,迹部景吾却不太在意。

    表亲结婚虽然不禁,但是大部分人都会下意识的规避,忍足和高千穗看样子是不愿意的,嘛,这一点倒是挺值得他欣赏的。

    ——能下定决心来试探本大爷,不得不说,这确实让人眼前一亮的自信。

    “晴天和雨天,你喜欢哪一个?”

    高千穗玉江觉得她跑错了片场。

    这个青少年站在花丛中间那样光芒万丈的一笑,配合着后面勃发的红影子和漂浮的念线,倒真有点加了特效以后,那种君临天下的味道!

    一时还让她被那种笑容打了眼睛。

    “我说,”眼睛拇指一勾,红影被切的萎靡的一下,她伸出双手控着场,还算平和的告诉他:“你快点过来!”

    “本大爷先问的问题!”

    迹部景吾闲适的站好,带着些饶有兴味的笑容:“你回答了问题,本大爷才能决定,是不是要到你身边去。”

    “不对,”他放下手,笑容不减,反而带了些打趣调笑的意味:“应该是你回答了问题以后,让本大爷来确定一下,你是不是有来到本大爷身边的资格。”

    高千穗玉江:……

    高千穗玉江:要不是忍足侑士把你当人生挚友,朕分分钟收线走人啊!

    ——你tm一个人在这自问自答算了!

    “我说你过不过来。”

    “我当你喜欢晴天好了。”

    大少爷换了个站姿:“下一个问题,骄傲的输,狼狈的赢,你选哪一个?”

    这个问题就问的比较有水平了。

    微妙的,让人有了想要回答的冲动。

    玉江五指一动,红影将将擦着迹部的脑袋被斩成两半。

    “这是世界上,只有输和赢。”玉江倒是头一次,认真的看这个在她眼里只是个小孩子的少年。

    她说:“输和赢,明明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需要任何形容词修饰的东西啊。”

    少年停在额角的手指缓缓滑到眼下,抚摸的泪痣的动作变得缓慢了不少,他的笑意收敛了一些,但是眼中的认真却逐渐浮了上来。

    “第三个问题,强行拥有和主动放手,你选哪一个?”

    玉江觉得这个小孩儿挺有想法,问的问题还都挺让人有回答*的。

    于是她稍稍加快了速度,保证了这个有趣的男孩子的安全。

    她笑着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的】和【别人的】,既然是【我的】,当然就只能是我的了啊。”

    玉江看到他像是有些焦躁的舔了舔嘴唇,手部握拳,后又放松。

    迹部的眼神非常认真,认真的像是发着光。

    他说:“第四个问题,抬着头死,低下头活,你选哪一个?”

    “我啊……”思考了一下,她回答说:“【骄傲】和【生命】,选择|【生命】;【尊严】和【生命】,选择|【尊严】。”

    玉江反问他:“让你不愿意低头的,是【骄傲】,还是【尊严】?”

    迹部景吾的眼神有一瞬间的破碎,但下一刻,又涌起了足够明亮的光芒。

    “喂,”抱臂而站的大少爷微微扬起下巴:“最后一个问题:太阳和月亮,你喜欢哪一个?”

    高千穗玉江觉得他这一瞬间的笑容非常美丽,美丽的让她的心情都受了些让人愉快的影响,所以她给了他一个真心的回答。

    “我啊,最喜欢太阳了。”

    迹部景吾看着对方眼底破开了不耐烦和苦恼的真实笑意,再一次确定了那双眼睛确实足够华丽。

    银灰色头发的少年扬着头,理所当然又如此合乎常理的说:“忍足告诉过你吧?在这里,本大爷就是太阳!”

    玉江对此不做评价,只是歪歪头,将念线缠上了他的脚踝。

    虽然一开始顾忌着是运动员,但是如果等一下那红影子反扑了,还是这样拉过来比较快。

    毕竟迹部少年,好像莫名其妙的有点磨叽呢。

    “问题问完了,本大爷告诉你一个结果好了。”

    看着月光下白玉一样的脸,和那双一直为他伸展开的手,迹部景吾笑着宣告说:“从这一刻开始,本大爷决定试着喜欢月亮了!”

    高千穗玉江对他的各种借代词不明觉厉。

    “所以说,”她现在对这个想法有趣的少年还蛮有耐心的:“你快点过来吧。”

    “不要回头,不要踩石板,不要碰触到有红斑的花朵。”

    “用你最快的速度,走过来,拉住我的手。”

    玉江皱着眉头看向红的已经开始发亮的影子,叮嘱他说:“发挥一下运动员的素质,越快越好。”

    “明明应该是你过来的……”大少爷失笑摇头:“忍足是怎么跟你说的?那个真人秀只是秘书部的干事调好了频道,我不小心扫了两眼而已,因为场景里的玫瑰植株都长到了两米左右,好奇所以多看了看。”

    他终于用正常的速度走了过来,在完全没有踩到石板的情况下拉住了高千穗玉江的手。

    “你还真要把每个场景都还原一遍才罢休吗?”

    牵起了手,自然的就好像多了一层交流,一瞬间的陌生之后,迹部景吾盯着那黑压压的眼睛看了半晌,终于有些释然的恢复了笑容。

    “好了,我过来了,也拉住了你的手。”他带着些不熟练的哄劝,调笑说:“这算小脾气吗?”

    “本大爷,大概要适应一段时间了。”

    高千穗玉江依旧全神贯注的,透过迹部景吾的肩膀看向花园中心。

    在那属于婴儿的啼哭声骤然变大时,高千穗玉江的手顺着少年的手腕直接扣到了肩膀上,压着少年已经初现轮廓的肩背。

    蓬勃的念气在看不见的视觉里,顺着她的手臂涌动,直接将迹部景吾包成了一个大大的蚕茧,玉江一手拖住他的腰,直接甩手把人扔了出去。

    迹部景吾在一瞬间的失重过后惊异的看到了一团火焰。

    在颠倒的视觉里,满园的玫瑰像是烧着了一样带着熏人的红光,中心的那一丛玫瑰树,恍惚之间长出了择人而噬的巨口,蓬勃的巨大火焰照亮了半片天空,苍白的像是满月一样的女人也在那样的色彩下,拥有了血月一般的魔性。

    燃烧的红色玫瑰海,燃烧的红色血月。

    落在地上的震荡带起了眩晕和呕吐感,黑暗的画面和高千穗玉江映着红光的侧脸交替着出现,恍惚之中,高千穗玉江的眼中和发际,都是满满怒放的花苞,站在红色的火焰里,艳丽的像是红酒中折射着光芒的宝石。

    腾起的高度和震荡带来的眩晕,恍惚之间让迹部觉得自己可能就要这么交代了,但那个突然白的像月亮,又突然燃烧的和玫瑰一样的画面,又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呕吐感过去,那种身下有一层薄薄的壳将他托起的触感并不是错觉,一切都还在继续。

    巨大的红影带来了可怕的凉气,迹部景吾看着那个像是婴儿面孔的鬼脸,觉得自己十几年的科学认知正摇摇欲坠。

    不断增强的压迫感和挥之不去的阴森,迹部景吾的手不受控制的发起了抖。

    “这都是……”

    【不要回头,看着我就好了】

    【快点,走过来拉住我的手】

    【不要踩石板,绕开有斑点的植株】

    “不要回头……”迹部景吾皱死了眉头,紧紧盯着不远处的一团血红色,细小但狭长的光线在四周快速的滑动着。

    这家伙,是一直直面着这么可怕的东西,在等他走过来!

    【你的背后是滔天的洪水,但我依然张开双臂,迎接你的到来】

    这是那个穷酸诗人写出来的矫情诗句啊!

    迹部现在回想起高千穗玉江那个算得上是十分苦恼的表情,居然因为那个一直张开着的怀抱,觉得有些深刻的感动。

    一时之间,也没考虑这个志同道合的相亲对象准女朋友怎么又摇身一变成了灵异少女,迹部景吾做出了最理智的选择。

    掏兜,找手机,打电话,报警。

    ——这这方面,她俩奇异的还挺配的。

    理所当然的,电话是打不通的,迹部景吾在发现有些离散的红影游荡到他身边,却并不会接近他的身体,甚至在一个微妙的距离后选择了闪避之后。

    当那团红影中,有一条像是鞭子一样的东西直直的抽向了半遮半掩的那道身影。

    迹部景吾没来得及细想,下意识的撑地站起来,直接冲向了火红色的中心。

    并不是不知死活,只是那样一个人,在面对巨大的鬼影伸出后拉他,又在那样生死攸关的时刻选择将他推出来。

    ——就算是她看不到的攻击,也不能就这么放任打到她身上啊!

    “本大爷才说要试着喜欢月亮,你这个不知道哪来的东西就要搞出月食来吗!?”

    进入了红光中心,迹部感觉到了身上那层保护壳不可逆转的消耗,带来的压迫感让他一时不能呼吸,彻骨的寒冷随着一双手的到来,迅速的离开了他的身体。

    骨节纤长,皮肤白皙,连青色的血管都看不到——这是高千穗的手。

    在这双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之后,那层逐渐消失的保护壳,又开始起了效果。

    糟糕啊,好像因为一时激动,变成了累赘了啊。

    “不是累赘哦。”抛去了那些不耐烦或是疑惑的语调,高千穗玉江的声音带着让迹部景吾觉得有些惊艳的笑意:“你刚才冲进来,是想要救我吗?”

    她的笑容让迹部感到陌生,之所以会觉得她像是月亮,也是因为那几乎拿清冷来形容也不会违和的表情了。

    这个时候,高千穗的笑容非常漂亮,黑色的眼睛弯成了足以足以盛起一汪春水的弧度,勾起的嘴角柔软的像是吹过一场春风。

    那样的眼神,像是再看一个非常稀奇的物件,但仔细看,认真的满满的都是迹部景吾狼狈的影子。

    “迹部君。”

    她笑着与他十指交握,另一只手缓缓的抬起来,虚空中像是点着什么一样,在朝向中心的地方,缓缓张开了五指。

    那些扩散着的火焰和红色,模糊的像是跳了帧一样,在下一个瞬间,伴随着刺耳的哭喊声音,顺着一道细小的光流消失在了她五指之间。

    高千穗玉江很认真的看着这个少年半晌,问他:“第一个问题,你害怕吗?”

    迹部景吾还处于三观重塑时期,表面上倒是依靠着多年教育的本能,保持着一副不动声色的体面神态,只是眼神还有些怔愣。

    “因为结束的太快……还没什么真实感。”

    “第二个问题,是想要救我吗?”

    迹部少年这时候的眼神若有若无的看着她俩交握的双手,抬起来摇一摇,挑眉示意到:“不然呢?”

    “那么,第三个问题,”高千穗玉江觉得这种感觉非常新鲜:“明明非常恐惧,为什么还是想要救我呢?”

    “本大爷都说了事情发生的太快没有真实感——”

    “第四个问题,”玉江直接打断他:“迹部君刚才,有想过死亡吗?”

    “本大爷都说了事情太快没什么真实感!”他咬牙:“不管你……你是让本大爷抛弃一个女孩子自己跑吗?”

    “可是我没有危险哦。”玉江笑着,故意逗他:“我比那个东西强的多哦,只是不想惹麻烦罢了,要处理它的话。”

    她抬起左手:“你看到了吧,很简单哟。”

    “这样的话,也会想要来救我吗?”

    “都说了本大爷没什么真实——”

    “呐”,她握着他的手微微用了点力气:“明知我不需要,而你可能会死,你还是想要就我吗?”

    迹部看着她的笑脸,突然有些嘲讽的说:“是本大爷刚刚才被你救了!”

    “这个不一样的。”

    高千穗玉江说:“那么,逃避问题的迹部君,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你也会这样来救她吗?”

    “没经历过谁知道啊!”

    高千穗玉江脸上的温度在迹部看不到的角度迅速下降,神色之间突兀的多了一种兴致缺缺的味道。

    “不过,”因为身高差,有些别扭的迹部君磨蹭着出了血的手腕:“知道我是为了【尊严】,而不是【骄傲】的女人,你以为能有几个啊!?”

    “这是目前为止只有我一个人的意思吗?”

    迹部景吾头一次怀疑这个女人脑子有问题。

    “我只是想确定一下而已。”高千穗伸手附上他的脸颊:“强者守护弱者,可以说是规则、道德、或是本能,但弱者想要保护强者的话——”

    “你觉得本大爷很弱小?”

    “不是哦,”玉江磨蹭着少年的脸颊,神色有些莫名的欢欣:“你是第一个,明明知道我比你强,明明本身并不具备竞争力,却选择过来保护我的人。”

    “你会想来替我挡那一下,只是因为我给那五个问题的答案吗?”

    迹部少年这会儿已经缓过神来,精神头一起,又挑起眉来反问她:“你以为本大爷见个人就问问题吗?”

    最起码第一眼望过去……得是个让他有问了问题不会后悔那种程度触动的人吧?

    你以为有几个人,能长出这样一副,看着就是专门来攻略本大爷的脸啊?

    “迹部景吾。”高千穗玉江严肃的交叫少年的名字:“从今以后,我保证你会很安全的。”

    “你以后,站在我的保护圈里了哦。”

    迹部景吾:什么鬼?

    “你这家伙……还真是要吧真人秀走过的流程都走一遍吗?”

    “真人秀?”

    “还有,”迹部景吾抹着泪痣,神色间又恢复那股子骄矜气:“你那台词,明明就是男方说的吧?你是指望我想那个穿了一身蕾丝的女嘉宾一样,哭着扑上去抱住你吗?”

    高千穗玉江思考了一下,小孩子撒个娇……挺正常。

    于是她伸开双臂,歪着头,认真地问他:“要抱吗?”

    迹部景吾:“当然不要。”

    冰帝的这场开幕式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一点半,散了场忍足少年把司机和车都让给了她,自己打包一下准备去迹部景吾家蹭住,同行的还有冰帝网球部全体。

    高千穗玉江犹豫了半晌,看一旁的迹部景吾满脸正常的样子,换过了衣服以后更是闪着光一样的华丽。

    仔细想想,这个事情跟忍足也没关系,他会发邮件,也不是想闹出人命,没必要让他愧疚了。

    临告别时,迹部少年在打开车门前叫住了她。

    “不管你是巫女、阴阳师、除妖师还是别的什么的,也不管你这家伙抬抬手能把多少妖魔鬼怪捏成一团雾气。”

    那个少年的笑容带着不容置疑的骄傲:“本大爷可是姓迹部的!”

    “什么武器、法器、还是你在抓那些东西的时候破坏了什么东西——不论要花多少钱。”

    他志得意满的说:“在本大爷试着喜欢月亮,并且说不定会一直喜欢这月亮的这段时间里,本大爷帮你付了!”

    高千穗玉江忽略这句话里简单的【我养你啊】,

    单纯的反问他说:“那是……你父亲和爷爷的钱吧?”

    “那是我的!”少年的笑容带着趣味:“你不是说过吗?世界上的东西,只有【我的】和【别人的】,本大爷每天花那么多时间,每周末学那么多课程。”

    “为的,可不是给别人的东西添砖加瓦!”

    “我很欣赏你的想法,”高千穗玉江看着这个少年的神态,给了一个鼓励性质颇浓的笑容:“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要用尽全力去争取。”

    “不过到目前为止,我的一切,都很富裕哦。”

    “喂!”

    “我很厉害的。”玉江打开车门:“小侑没有跟你说过吗?整个朝日都是我的啊。”

    “你们家的报纸,杂志,书籍,看的新闻,趣闻和节目。”

    “只要接触和媒体有关的东西,都算是给我增加收入哦。”

    朝日……

    迹部看着那张面孔,脑子里一瞬间过了很多东西。

    抛去破碎了三观的巨大鬼影和疑似巫女的他家月亮——

    迹部景吾那一瞬间的神态非常奇妙。

    “……千岁?”

    “嗯。”玉江开门上车:“记得跟小侑说一声,说好的签名册后天就到了,你们集训完让他直接到我家里去取吧。”

    伴随着汽车逐渐消失的轮廓,迹部少年皱起的眉头终于缓缓舒展开来。

    最后,伴随着少年低低的小声。

    只剩下一句为不可闻的:“我的……千岁?”

    ==========

    司机开车十分平稳,高千穗玉江坐在后座玩手机,玩了一会儿有点困,因为红灯,她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应该没过多久,她被一阵突然的冲击抖醒,司机哆嗦着手下车看情况,车门都没来得及关。

    确实没过多久,这个时间不过刚刚十二点,加班完毕的饮食男女刚刚结束活动,街上的人流车流还不少.

    专业的司机开车都很小心,但无奈有人就是爱作死,前面车突然急刹车停在路中间,又突然从副驾驶下来一个晃晃悠悠的人,司机急打方向盘,但还是擦着左侧把车撞的移了位,副驾驶下来的男人被猛然而来的推力直接撞得飞了出去,又被另外一辆被干扰的车子碾断了双腿,拖行出一道深红的血迹。

    司机脸都吓白了,工作保不保得住另说,刑事责任人的麻烦可就大了!赔钱的话主家也许会分担一些,但事故责任肯定得他背。

    “玉、玉……玉江小姐……”站在尸体不远处的司机脸色惨白。

    “没事。”

    高千穗玉江睡觉的时候是没有感官的,毕竟她也不是个特别有战斗意识的人,但现在她睡醒了,所以她可以很负责的说,不止这个被碾成两半的,车里那个也已经断气了。

    “可……可是我并没有撞他啊!”司机大声的辩解着,好像玉江相信了他,警察就会相信他一样。

    你明明撞到他了……

    “我没说是你撞的。”高千穗玉江觉得这司机也是可怜,“嘴唇发白指间发紫,眼眶里有血丝,肢体抽搐还有血管张裂,应该是心脏疾病病发了。”

    “对吧,对吧!”

    司机的脸色发白,伸手还是在发抖,不受控制的伸手想抓住玉江的胳膊,玉江退一步就躲开了,他正在心神不宁,双手交握着自言自语:“不是我……不是我……他自己有病、有病……”

    发生这样的车祸,已经有路边的行人报警了,高千穗玉江没想过肇事逃逸,司机光顾着神经紧张,倒是把人碾成两段的那辆车的车主,很没脑子的开着车跑了。

    车祸同样造成了交通拥堵,万幸晚上人少,不一会儿就有交警来处理现场,因为一下死了两个人,刑警来的也挺快。

    然后高千穗玉江大半夜的被警察带回警局喝咖啡了。

    哪怕半夜,警察局里还是有不少加班的警察,对方的态度也算良好,吃夜宵的时候还给她叫了一份炸猪排。

    吃完饭,录口供的司机也出来了,下一个轮到她。

    “高千穗小姐?”

    “嗯。”

    问询的警察有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