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96章 春风乍起的第一天

第96章 春风乍起的第一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网路上正刮起着这样一股风暴。

    【我们看到的千岁,真的是千岁吗?】

    比起见面会之前单纯的希望千岁可以露面,这次的主题太过露骨了。

    千岁最为大众所知的形象是什么样的呢?

    才华横溢,性格开阔,脾气不好但也不乏耐心——是哪怕落在尘埃里,也可以生根发芽长成大树的女人。

    而仔细说起来,直到五天以前,大众才真正的知道千岁是个什么模样。

    而在网路上,像是出现了一把一把的利刃,用几乎算得上是简单粗暴的方式,在摧毁千岁这个形象身上的每一道光辉。

    才华横溢可以是假的,性格开阔可以是装的,脾气不好说不定是真的,但是耐心……

    细细数来,千岁身处的尘埃不再是贫穷的单亲,而是京都有名的忍足家。

    千岁所得到的赏识来自于不可说的出身,前代朝日社长的私生女,赤组老大花钱捧着的女孩子,什么慧眼识珠发掘天才,全部变成了一出笑话。

    至于千岁所拥有的才能,这一点被诟病的尤其厉害,因为有小道消息传千岁的枪手正是另一位知名小说家高槻泉,而高槻泉本人却对这件事情持否认态度。

    ——然而周防尊这个人的存在,化解了一切的逻辑死结。

    随着有关两人关系的披露,有关几个月前吠舞罗在东京大闹一场的起因也被爆的一干二净,当时和那个赤组干部一起中枪的某不知名公司女高层——就是千岁。

    高槻泉的否认,是因为被威胁了吧。

    看起来似乎逻辑合理并且证据十足,也几乎算得上是把握好了时间,海量的信息几乎淹没了每一个打开电脑的人。

    “唉~”

    美国的小宿舍里,白兰杰索叼着一根棒棒糖,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着,眼睛里一排又一排闪过的,多是些似是而非的代码。

    “想拉我的岁君下神坛啊……”

    看了没多久,白发少年就哈哈哈的笑倒在了桌子前:“居然有这么蠢的人!”

    “连真正的该攻击的点都找不到,怎么可能真的伤的到岁君呢?”

    “那可不行啊~”白兰的嘴角勾着笑,声音却满是不耐烦:“虽然觉得你们八成不会成功,但是这样说岁君的坏话可不好啊。”

    “说起来那个好讨厌的家伙呢……”

    明明他送个小礼物都被拦截在外了,怎么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个家伙居然没有反应呢?

    “不过无所谓了。”

    “本来就找不到重点,注定伤不到岁君的筋骨,”少年的眼睛渐渐眯起来,声音也跟着低了下来:“不过这些内容,确实太碍眼了而已。”

    明明是八兆个平行空间中最广阔最有趣的一个,为什么偏偏还是有这些蠢人在呢?

    此时高千穗玉江已经坐在了办公室里,朝日数得上号的人来了……八成左右。

    撑着桌子做好,高千穗玉江的食指点在眼角,似笑非笑的一圈又一圈的扫视着室内,巨大的会议桌前,是一群低下头,努力假装自己不存在的人。

    她一点都不着急。

    这些人把才华当做千岁这个存在的根基——如果是四年前,毁了千岁的才华,就等于毁了千岁这个人的一切。

    但是放到现在,千岁是作为一根绳子存在的。

    不论是深陷井里的人、落入悬崖的人、身沉大海的人还是被困在角落里的人。

    千岁就是挂在他们眼前的一根绳子,哪怕他们不能抓住这根绳子爬出泥沼,也到达不了绳子那一头的地方,但是对他们来说——这根绳子所延展的方向,正是晴空所在之地。

    哪怕抓不到也达不到,他们只要顺着这个绳子的方向使劲的远望,最起码可以看到。

    因为大部分人都做不到,所以才要看着岁君啊!

    高千穗玉江所要做的,就是依旧按着自己的想法走自己的路,自然而然的做好那些人用来展望前路的绳子。

    而且说句实话,高千穗玉江上位以来就一直在纠结着有关小说创作的事情,她最近的一本书在三个月前,就是拿舜国的卷宗整理出来的案件润色出来的,上位以后,写小说这个事情就变得很鸡肋,又费时间又费精力,干起来她自己都有点不耐烦了。

    高千穗玉江听着松井的汇报,这股飓风在网上刮的厉害,但是现实中,百分之九十九对此都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数据模型拿上来的时候,高千穗玉江就知道问题肯定不大。

    上一次那股质疑虽然范围很小,但是那股不知道哪里来的网络力量,在它初现端倪的时候就进行了制止,而这次,出现的各种报纸消息或者通稿的数量已经上一次的十倍了,那股半道出没进行阻止的势力却一直没有出现。

    玉江抬手把数据扔到了桌子上,这样看来,它们认为见面会之前那次有可能能伤到她,而这次这个看似声势浩大的事件,才是真正的无关紧要。

    为什么它们会这么觉得呢?

    高千穗玉江撑着脑袋笑出了声:当然是因为这次背后站着都是些普通人啊。

    再浩大的声势,也改变不了这是只要花足够的钱、就可以买来的现状。

    而那一次,背后站的除了原本在计划中的喰种青铜树,还有和花开院有关系的七峰财团、为了保证三足平衡的吸血鬼猎人协会、甚至于正在观望中的神道。

    高千穗玉江是无色之王的候补,她会突然从十二国被拉回来,就是因为三轮一言死了,石板想找下一个人,哪知道拉她回来还是晚了,所以石板将第七王权者的位置,给了那个已经失去了自我的前代无色。

    王权者是什么呢?

    是石板选出来的,类似于人柱一样的存在——得到力量,承担责任。

    她的责任还没承担呢,那些人可不能放任她死了。

    异能者要跟阴阳道、魔道和神道开撕,真正能拿出手来打的,也就是七王、和七王的氏族了。

    同属王权者,其实朝日和黄金之王的庞大帝国天然就是同盟,有国常路大觉盯着,这件事注定了不论翻腾起多大的水花,最后都只能安安静静归于平淡。

    虽然没有结盟,但是在其他人眼里,异能者这个巨大的圈子就包括了朝日。

    何况二次光环笼罩,还有个没死绝的玖兰家前代帝王在呢。

    没有人横插一脚,只要按照公关基本法逐条对着做就行了,说起来,站在普通人的世界这是一场难打的仗,但站在高千穗玉江的视角,在确定了这些人背后干干净净以后——简直让人清爽又安心的长长舒了一口气!

    朝日怎么说也这么多年了,等闲的风浪打过来,那是动都不带动的。

    而公关部企划部等等一众人等,虽然完全不理解自己老板那些轻松劲都是打哪来的,但是他们知道按吩咐办事,虽然注定要连加好几天的班,但是……

    ——在朝日,只要千岁不发火,基本上就没什么大事了。

    阴阳道坐山观火,就算查到了号码来源依旧没有落井下石;黄金之王虽然不动如山,但是他肯盯着就算帮了大忙了……高千穗玉江站在落地窗前,脑子里给一个又一个名字加上各种前缀或者注释,然后用一道道线密密麻麻的连起来。

    末了,她睁开眼睛,看着脚下川流不息的车河和熙熙攘攘的人群,想着那次酒吧里草薙告诉她的话,心情颇好的笑了起来。

    “王权者确实是很好的身份啊。”

    她的手搭在落地窗前的栏杆上,满意的想,在这个实力已经划分的差不多却又已经相互僵持了几十年的时代,与其惹人嫌的跳出来,不如找个圈子融进去。

    “要做王权者啊……”

    她慢慢垂下眼帘,这段时间,其实她已经有了些感觉,如果没有意外,那感觉的来源应该就是石板了。

    “但是现在还不行。”

    在她变得就算王剑崩毁,也不会失去性命之前——不能给石板任何回应。

    说起来时间也差不多了……

    “荒骨。”

    “是,主人。”

    高千穗玉江没有回头,而那副看着就很帅气的骷髅架子,却保持着足够恭敬的姿态没有起来。

    “丽子说的日期……是几号?”

    “六天以后。”

    骨头架子没有张嘴,但是声音却依旧传了出来:“丽子小姐已经从八原回来了,白笠众已经劝服了夏目贵志,如果没有意外,今年的月分祭一定可以顺利举行。”

    “她这么早回来干什么?”玉江的声音有些不悦:“三隅山是神明的地方,找不到进去的‘门’,就算是进了山也看不到月分祭,举行时间只是其一,留她在那主要是为了定位坐标的,何况……”

    何况还想让她保护一下夏目呢啊。

    “丽子说在白笠众的身上留下了种子,到时候顺着芽生长的方向,可以在月分祭举行时直接抵达三隅……而且……”

    荒骨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丽子小姐说,那位夏目大人是很好的人,尤其是对妖怪,所以不想再……”

    “是哦。”

    出乎意料的,主人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生气,还心情颇好的趴在栏杆上笑了:“那家伙,确实很会刷人好感来着。”

    “不对,”玉江感受着照在身上的阳光,正午的光线有些刺眼,但是却温暖的非常真实:“他啊,和人类相处起来很笨拙,但是说到攻略妖怪……呵,真是来一个倒一个啊。”

    “让丽子回去他身边跟着。”

    “是。”

    虽然这和花妖丽子的意志相背离,但是主人的要求,才是荒骨需要传达的第一位。

    “告诉丽子,除了不能说的部分,其他的,就照她自己想来的办吧,还有,既然觉得贵志是很好的人……那就用心一点保护好他吧。”

    到时候要是真的乱起来,也不能静指望名取周一啊。

    “是。”

    随着荒骨的消失,顶楼巨大的办公室又一次变得安安静静,高千穗玉江放开绝,任由自己的圆环绕着朝日整栋大楼,不只底下忙出了火的众人的声音形貌,连他们精神意识中那些模模糊糊的东西,都在她的笼罩之中分毫毕现。

    仙人之体不死不灭,代表着无穷的生气,而生气,就是念力的来源。

    高千穗玉江用浑厚的吓人的念力,配合着特殊的誓约筑起了一道高墙,把跃跃欲试想要通话他人意识的本能死死的压在墙内,看无色之王那个样子……

    在失控的前一秒,笼罩着大楼的念气迅速收缩,分毫不差的在暴走之前,将那种可怕的本能压回了笼子里。

    高千穗玉江很喜欢这种感觉,吸取他人意识的本能很狂躁,在暴走前的那一瞬间,不止被她笼罩在范围内的人的意识会松动,她自己的精神,也会有一种将要超脱*扩散开的感觉。

    就算明知道那么做了下场会和前代无色一样,在无穷无尽的意识淹没中失去自我,但是偶尔体会一下的感觉……好像也不错?

    到了午饭时间,还在打舆论战的朝日依旧是一片热火朝天,某个名为棉花糖的网友隔着遥远的太平洋,给高千穗玉江的手机发了一封邮件。

    【岁君可以和我说一句生日快乐吗?亲善的偶像可以得到神的礼物哦。】

    【生日快乐】

    几乎没有犹豫,她就打开手机发了简短的四字录音。

    不一会儿,满满的资料和文件,就再一次从不知名的来源灌满了高千穗玉江的邮箱。

    人物名单,买通稿的交易记录,见面的录像,甚至还有一个人喝醉了酒时断断续续的说的要给千岁颜色看看的录音,明明夹杂在酒吧狂乱的背景音乐里,但是这个人依旧把他提取了出来,连情景都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复原。

    甚至不需要怀疑真假,高千穗玉江直接按了铃,不一会儿,自然有秘书处的人来取走备用。

    虽然只有四次,但是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每次带来的都是好消息,而且提的要求也都很简单。

    第一次的时候,高千穗玉江还犹豫了一会儿,当时她飞速的在心里换算一下朝日自己出人做这些事情,要花多少时间多少钱,换算完了再考虑一下现状,觉得拿手机打一段简单的入学祝福,好像没什么难的。

    ——连世界第一名侦探的手机号,其实都是从他手里拿来的。

    说起来,她被土门正雄逼得左右为难的时候,还曾经试着给这个号码发求助信息,试图得到点有用的资料什么的,哪知道对方回的,就是个带了小星星的笑脸。

    那个时候,曾经还有些傻白甜的高千穗玉江甚至还委屈过,不过后面她就想清楚了,这家伙固然恶趣味的不愿意雪中送炭,但是偶尔能锦上添花一回也不亏啊!

    所以后面调查一条财团的时候,她选择自己请侦探,而不是找这个好像什么都知道的人要资料——哪知道这家伙跟抖m一样。

    玉江自己找人了,他反而凑上来了。

    【岁君不是想要多奴不的电话号码?我找得到哦!】。

    高千穗玉江虽然觉得他欠的很,但是考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