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 > 第118章 四海为家的第三天

第118章 四海为家的第三天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宇智波斑是个很唯心的人。

    玉江一看他这个样子就觉得他输得不冤,讲道理这种万事由着自己高兴、执拗还死犟的男人,用千手英树的说法,真的就只能活在战场上。

    如果说千手柱间是能支撑森之千手的一棵树。

    那宇智波斑就只是为宇智波冲锋陷阵的一把刀而已。

    当刀斩不断大树的时候,宇智波就妥协了了,于是有了木叶;当刀不再为宇智波所用的时候,宇智波就把他抛弃了,于是他孤身离开了村子。

    这种【不是你们不带我玩了,而是我抛弃了你们】的既视感……怎么说呢,反正在玉江看来就跟猫崽一样,骄傲的特别脆弱,哪怕他的战斗力是老虎级别的,但宇智波斑这个人给玉江的感觉就是好对付。

    哪怕看着倨傲又凶狠,但说不定出乎意料的好骗!

    这种人一般都很有趣啊……

    “你那是什么眼神?”

    扑通一声把酒碗扣在桌子上,宇智波家的老祖宗顶着一张青年脸嗤笑着。

    “啊,没什么。”

    玉江的手肘撑在膝盖上,以手托腮盯着他发了会儿呆。

    看他外面那副身体,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既然没有冲突,闲着没事骗他干嘛呢?

    倒是难得遇见一个见不得人又有见识的宇智波……

    开合间,那双黑黢黢的眼睛便泛起了红光。

    玉江拍了拍手,好吸引那个正在倒酒的男人的注意,然后伸手点上眼角。

    此时的幻术空间完全一副乡野的风光,茂盛的树木、耀眼的阳光和天边缓缓飘浮的云彩,和原先铺天盖地的血红完全是两种概念。

    宇智波斑盘腿坐在宽大的石墩上,嘴里还有熟悉的辛辣酒味未褪,扯着眉头懒洋洋的一看,那是一双很好看的眼睛。

    宇智波斑不讨厌力量,但是他讨厌写轮眼。

    写轮眼是血红色的,每一次开眼都伴随着痛苦和仇恨,一个宇智波身上的血色越重,他的眼睛就越强大。

    宇智波斑的眼睛就是一汪血池,里面泡着一个名叫宇智波泉奈的少年。

    这个小丫头的眼睛完全不同。

    不起血红,说是火红更加合适。

    灼热的像是发着光,纯粹又明亮的红色。

    完全不像是……宇智波应该有的颜色。

    “一个勾玉都没有,当然不像是宇智波的眼睛啊。”

    玉江砸了咂嘴,又使劲扯了下眼角,询问说:“据家里那帮老家伙的说法,我这双眼睛是因为混血变异的,但是我研究了一下历史传说,总觉得千手宇智波应该不是这个效果啊。”

    她歪着头想想,终于找到个合适的例子:“我这眼睛,感觉更像是宇智波日向的结果。”

    因为勾玉和白眼的白抵消了,所以就剩下一片红。

    “哼?”

    宇智波斑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伸手在她眼皮上戳了戳:“你这才不是写轮眼。”

    玉江抬手去拍他的手背,有些意外的问:“不是?”

    “嗯,”翘着腿直接倚靠在树干上的男人啧了一声:“宇智波家的眼睛,永远也不会是这种颜色。”

    “柱间的儿子死在了川之国的深山里,你到底是不是柱间的孙女没人知道,千手家说是,你就是了。”

    他的话像是嘲讽,又像是感叹:“但你一定不是宇智波。”

    “验血结果我是的啊……”

    斑可不耐烦的瞪了她一眼,复又志得意满起来,那掩藏在叹息下的一点小骄傲,看的玉江意外的手痒。

    他语气却十分坚定的说:“无所谓了,宇智波的悲剧终将迎来结束,这个世界……也终将迎来和平。”

    早已做好一切计划安排的玉江同样胸有成竹,附和着说:“确实要不了多久了,我亲爱的梨本殿下,做的可比我料想中好多了。”

    “嗯?”

    “嗯?”

    空间内的微风一静,玉江和斑同时扭头看向对方,完好的一双轮回眼和透亮的一双火红眼对在一起,两双眼睛中的嫌弃之情同样明明晃的溢于言表。

    “老家伙你私下里都计划什么了?”

    “小丫头你在雷之国安排什么了?”

    “敢找事弄死你哦。”

    “敢碍事先杀了你!”

    谜一样的静默……

    玉江叹了口气,迸发的力量形成结界,将将挡住了宇智波斑糊过来的大扇子,她一脚踢翻了两人中间磨盘一样的桌子,甩手从虚空中抽了把刀出来,憋着气连挡了十七八下。

    “宇智波斑先生,我们先聊一聊好吧?计划这种东西是可以更改的!”

    翻身躲过一道雷电,玉江抽空还抬手扶了下额。

    “斑桑,先别打了行吗?拯救世界是个很庞大的工程,我们先交流一下方向呗?”

    回答她的是一团暴烈的火焰。

    “宇智波斑你有完没完啊……”

    倏尔划过额角的镰刀带来了轻微的疼痛,玉江站住脚,终于笑出了声。

    她一挥手上的刀刃,指着宇智波斑面无表情的说:“埋藏在时间洪流中的人啊,你还是安心本分的做回历史的尘埃吧!”

    “老夫哪有这么容易死!”

    玉江扯着嘴角,满是嘲讽的笑了,然后轻轻抬手,对着一望无际的蓝天轻飘飘的斩了一刀。

    刀锋毫无重量,世界却在须臾间随之破碎。

    亮光归于黑暗,斑才张开双眼,冰冷的苦无已经静悄悄的顶在了喉咙上。

    是啊,那些都是假的,那具力量充沛又年轻的身体,也不过是幻术罢了。

    “可惜啊,明明是个风华正茂的大美人,一转眼就成这个样子了。”

    讨人嫌的声音就在他耳边不远处,那女孩儿“切”了一声,抬手用苦无在他额角划了一道。

    “还你的。”

    衣衫倾动的声音逐渐离远,艰难再次面对现实的宇智波斑先生默不作声看着岩洞黑黝黝的顶部,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

    他的身体,还是太老了!

    玉江全不在意的在岩洞里转了几圈,最后停在了岩洞的身处。

    许久,没有声音再次传来。

    宇智波斑拖着沉重的身体歇了会儿,扶着岩壁站起来,背负着背上的管子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玉江身后。

    不远处,巨大的畸形物体占满了山腹,布满了暗色凸起的身体伴随着丛生的庞大手脚,丑陋的面目掩藏在暗处,九只眼睛紧紧的闭着。

    一阵又一阵让人心悸的压力,正不断从那团人形物体上传来。

    宇智波斑的声音变得嘶哑并且虚浮,他静静的看了半晌,开口说:“那是外道魔像。”

    玉江没有回头,也没有搭话。

    斑回想着石碑上所见的内容,开始慢慢悠悠的讲故事。

    半晌,他把想说的都说了,那个小丫头还是不搭腔。

    “哼!”

    又静了许久,玉江转过头来,一双红莹莹的眼睛里满是苦恼和疑惑。

    她很严肃的对斑说:“我觉得你的计划有哪里不对。”

    “呵!”

    “我说真的呢。”她揉了揉有些疼的脑袋,最终将视线定在了外道魔像上:“虽然不知道那种感觉是哪里来的,但是这个东西给我的感觉不对。”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恐惧是每个人的本能。”斑沉声回答道。

    “这才不是恐惧。”

    玉江皱着眉头,看他站的艰难,伸出只手去扶他,心里却依旧在疑惑着。

    这东西身上有很隐晦的味道,那是一种掩藏在她记忆深处,觉得熟悉又美味,还很让人有安定感的味道,细细算起来,和浮春之乡那逐万年木差不多。

    但之所以走得这么近才能回想起来,是因为这股味道变了。

    其中掺杂了一种让她厌烦甚至于恐惧的味道。

    有这个味道的人……

    隐隐约约的画面带着意外的清晰感,古老又昏黄的大地,跪拜的人群,云层之上一片空茫的天空……

    【神柱】

    【白发白眼的公主】

    【公主……摘下了神柱的果实】

    【它被吃掉了!】

    玉江猛地抽了一口气,撑不住身体似的后退了几步,连带着受她支撑的宇智波斑,也一同身形不稳的倒在了地上。

    斑倒没急着站起来,他悠悠的看向在一边躺着不动的女孩,最终还是失望的叹了口气。

    这也太不经事了!

    连面对外道魔像的的勇气都没有,将月之眼计划托付给她的想法,看样子是不成了。

    “终究还是差一点,果然,你根本就不是柱间的孙女。”

    他撑着墙壁慢慢的站起来,对倒在地上,像是毫无声息一样的少女不闻不问。

    没等他走出几步,异变突生!

    巨大的轰鸣从不存在的维度响起,磅礴的生命力从外道魔像中涌出,源源不断的被送进不远处那女孩的身体里。

    身为十尾驱壳的外道魔像,在主动向一个人身上输送生命力。

    如同哺育的本能一般给予,如同生长的本能一样吸取,甚至没有管道连接,丰沛的查克拉毫无溢散的从外道魔像转到了女孩的身体里。

    不过这个过程没有持续多久,当玉江捂着嘴咳嗽着坐起来时,这种意外的联通迅速的消失了。

    宇智波斑看着依旧不断干呕的女孩子,默默绷紧了嘴角。

    玉江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吐出来。

    她本来就没有任何实用和排泄的需求,呕吐,也不过是体内力量撕扯造成的过激反应而已。

    是了,她想起来了。

    头发有些散乱的掩在脸侧,玉江回头又看了看那个破破烂烂的所谓【外道魔像】,微不可见的冲着它点了点头。

    “你那是什么反应?”

    玉江的眼睛还有些花,但大体已经好了起来,站起来抻抻腰,觉得舒服了不少。

    她缓缓捋着记忆里的画面,揉着脖子跟宇智波斑说:“放弃吧,你那个计划绝对有问题。”

    “千手家的小丫头——”

    “我不姓千手。”

    背对着他的女人侧过身来,那敛着眼睛的神态无端的多了一股贵气,她的语速变得慢了不少:“你说对了,我确实不是千手柱间的孙女。”

    玉江低低的笑了一声,然后告诉宇智波斑:“重新认识一下吧少年。”

    她对着一张鹤发鸡皮的脸,这句少年却叫的理所应当。

    “东南舜极国,咸仓浮春宫之主。”

    她说了两个宇智波斑完全没有听过的名字:“朕秉国姓,名讳玉江。”

    宇智波斑:“……呵呵。”

    看他这个表情,刚才还一副随时准备受人跪拜样子的女人噗嗤笑出了声,后退两步,很是洒脱的撩了撩衣角,贴着墙壁就盘腿坐下了。

    她的神态比之前安定的多,如果是斑看千手玉江还能当个小姑娘,这个自称舜玉江的,打眼一看就是个完全的女人。

    时间的打磨是骗不了人的。

    哪怕她的脚耷拉在石崖的边沿,垂在半空中不说还在轻轻的晃动,那姿态也让人完全无法和“调皮”“活泼”一类的形容词联系在一起。

    有哪里不对劲!

    能想起来一些事情,确实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徇王陛下看着不远处那块丑陋的东西,全不介意的在心里哼起了小调。

    说起来这才是养育了她的东西啊。

    里木结果,险些枯萎在黑暗的蚀里,浮春之乡妖怪们以血肉延续了玉江的生机,再之后,便是这棵大树了。

    在抽干那个小空间【浮春之乡】之前被放逐,漂浮在一团又一团奇怪的气体之间,最终,那枚胎果被投进了这个世界。

    在徇王陛下的记忆里。这个世界空茫但是简单,巨大的树木蕴藏着强大的力量,对她也从不吝啬,说起来她和神树正经结出来的果子比还是小太多了,估计神树是觉得她就算吸收,也吃不了多少东西。

    空白又安静的日子应该过了很久,毕竟神树的果子过一段时间就会枯萎,在她的记忆里,顶在她脑袋上那枚大果子,约莫生长又消失了大概三次了。

    最后一次,就是她被逐出这个世界前不久了。

    白发白眼的公主,轻柔的摘下了果子,然后她就挂在树上,眼睁睁的看着美貌的女人一口一口的,吃掉了那颗果子。

    “那个女人,叫大筒木辉夜。”

    听了半天,全是各种果子第一人称的感想,宇智波斑这辈子估计不会有挂在树上被人培育的日子,所以对这种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神树呢?”

    “神树后来……不就是大筒木辉夜?”

    徇王陛下慵懒的弹了弹指甲,说的却是大白话:“讲道理那种恐惧感太可怕了,我现在还能切身体会到,那种兔死狐悲、下一刻就可能被摘下来吃掉的痛苦!”

    宇智波斑:……

    “哦,对了,神树。”

    她转过脸来,继续说:“虽然那个时候我时常陷入沉睡,但是被那个女人一吓,直到离开这个世界为止,我一直提心吊胆的,睡都没敢睡,估计流失了不少水分。”

    头发花白的宇智波斑艰难的翻了个白眼:“很好,在我眼里,你已经完全变成个柿子了。”

    “朕可不是那种廉价的水果啊。”

    她一抬眸一转手,那种狎昵的玩笑感扑面而来,斑本还有些纠结,结果下一刻,这女人自己以袖掩面回过头去了。

    宇智波斑:……!

    “你那是什么意思!转头干什么!”

    陛下特别轻佻的笑了两声,颇有些不好意思:“一时忘了,忘了。”

    她记忆还有点混乱,本以为是个黑发雪肤的大美人,这一转脸给她吓得……

    “我们继续说神树吧。”

    完全不知尴尬为何物的徇王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反正在我的记忆里,这位大筒木辉夜姬小姐一直在作妖,我被推出这个世界之前,她吞噬了我的衣食父母,正和自己的儿子打的正欢啊。”

    “儿子?”

    “嗯。”

    她点着太阳穴似乎在回忆,但是语气轻松并且满是调笑:“和你的说法不一样,我记得最后是她和她的儿子再战斗,所以她就是神树,她也是十尾。”

    “最后那俩人把她封印在了月亮上,封印成功的时候,我被从神树上剥离了,算起来她吞噬神树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剥离了,只是不知道怎么走,所以一直挂在她身上罢了。”

    宇智波斑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为何这个人总喜欢把自己形容的这么让人无言以对呢?

    一开始跟挂在树上的柿子一样,这会儿恍惚就是个咬着人不放的虱子。

    “总之……”

    玉江笑着对他说:“如果我记忆里的画面没有出错,那么神树出现的时候,应该就是辉夜姬重生的时候了。”

    “卯之女神重生?正好!”

    “看不出来哪里好……”

    玉江神色不变的看着他:“你说六道仙人留下的石碑诉说了月之眼计划,而依照现在的推断,月之眼计划的最终结果就是辉夜重生。”

    徇王陛下本就高高在上,哪怕坐在地上,那碾压的姿态也不会有丝毫改变。

    “六道仙人和弟弟一起,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自家母亲解决掉,他是脑子有毛病啊,留块石碑给自己后代,等着几百年后,再让人把这个大麻烦放出来吗?”

    “真要是这么孝顺,当初何必要反抗自己的母亲呢?”

    宇智波斑没有说话。

    不知是不是玉江的气场太像山岳,平稳的不容置疑,斑甚至完全没有想过,如果玉江和石碑南辕北辙了,那么错的不一定是石碑,也有可能是这个女人。

    总觉得她说的话,一定就是对的。

    “舜玉江……”

    “徇!”

    “嗯?”

    玉江啧了一声:“舜是国号,徇才是国姓!”

    “徇玉江——”

    “加个敬称可好啊?”

    虽然笑着,但是玉江的语气完全不容置疑。

    她看着一副老人像的斑,倒是半点没有意外感:“虽说不老不死,朕好歹也治世近四百载,依这个年纪,你叫我奶奶都可以了哦。”

    宇智波斑突然不想说话了。

    “想要避过称呼是不可能的。”玉江残忍的打断了他的想法:“用【喂】或者【你】称呼朕便是犯上,分分钟治你的罪哦。”

    徇王陛下心情甚好的看着他半天,不得不说,宇智波斑年轻时候那张脸都是挺入她的眼,算起来繁星祭五年一度,她离开生国多少年了,没个美人洗洗眼睛,说起来也是心累啊。

    她最终没有等来宇智波斑再开口,伸手点了点岩壁,缝隙中钻出的树枝拖着委顿的老人,随她一起离开了岩洞内部。

    在洞穴门口找了块晒得到太阳的地方坐下,玉江看着天上的云,悠然的开始决定自己接下来干什么。

    莫名其妙离开生国,却出现在这个世界……

    话说那几位冬官也是不怕死,一道传送石板直接给她换了个世界,现在脑子里还有一段一段的空白,回去之后绝对不贬官,让他们穿着官服去咸苍山下扫大街!

    扫二十年!

    徇王陛下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把所有空白的地方跳过,在确定了那金发男子便是谅晓的时候,她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那个红发男子身上。

    如果那个预知未来的能力,是她在现在未想起的阶段里得到的能力,那么有关那个红发男子的一切,应该都是真的,也就意味着……

    玉江饶有兴致的舔了舔唇角。

    舜国千万民众,终于要迎一位王后了吗?

    明月圆复缺,繁星去又来。

    繁星祭的夜空,终究是要挂上一轮月亮的。

    说起来,红月本就是难得的珍品呢!

    想到这里,她兀自笑了起来,不过……玉江看了看远方的山岳,一时又有些意兴阑珊。

    她一开始瞎胡闹似的倒是做了不少事情啊,解放世界改变忍者什么的,想想真是好累啊。

    玉江的手抚上胸口,衣服里,一枚小小的印章正贴在她的胸口,玉江寻思着,首阳印在的话,借助这个世界的召唤阵或者通灵阵……有没有可能把她送回舜国去?

    对她而言,这个世界粗陋的不可思议,徇王陛下可以究一国之力供出来的穷凶极奢,就算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龙头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头铡并收藏[综]朕的记忆果然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