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逆境如强风,扯去我们的外衣却扯不走内心,所以我们才能看见真正的自己。

    刘凡旭虚挽着瑞德手臂的双手,已经因为瑞德严肃着一张脸的吐槽,爆笑的没了力气,她得靠着他的胳膊支撑走路。瑞德也说得异常投入,这是第一次没人打断他的吐槽,他边任由思维发散边关注着靠着他走路的刘凡旭。

    早上是被瑞德一路抱回来,意识也不是很清醒,所以她其实除了瑞德的公寓对其他都很陌生,包括公寓外的走廊以及公寓所在大楼还有大楼周边的环境。刘凡旭没有掩饰她的忐忑,她知道瑞德是个敏感又细腻的男孩儿,不仅如此,他特别的洞察力,让她没有自信能够在他的面前毫无破绽的隐藏情绪。所以,无论是蠢笑卖萌还是不停歇的碎碎念,瑞德其实都只是为了缓解她身处陌生环境的紧张不安。

    他的体贴,她心领神受,她一边认真的听着瑞德从动感超人谈论到星际迷航,完成各种关于时间以及空间的学术点评一边不经意的打量周围的环境。走廊整洁、安静,出乎她的意料,原本她以为资金状况一般的瑞德会选择更廉价的公寓,或者她错误评估了瑞德的经济能力。瑞德的公寓在这栋大楼的第二层,这一层总共有四户,走廊两头分别有一户,大门相对,两个电梯左右斜对四十五度角方向分别各有一户,而瑞德的公寓恰好就是右边斜对电梯的那户。不过,瑞德选择第二层的原因很明显是不愿意乘坐电梯,为什么她会知道?因为她现在正陪着瑞德踩楼梯,好吧,楼梯间在左边那户正对面,当她和瑞德越过电梯直接进入楼梯间的时候,她猜测瑞德对于新科技有着本能的怀疑心理。

    刘凡旭是个巫师,是个不排斥甚至非常喜欢钻研麻瓜科技的巫师,这和她奇怪的来历有关。但是她仍然支持瑞德走步梯,好吧,她其实只是本能的不愿意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一个铁盒子外加两根铁绳。两人一拍即合,谁都没去正眼儿看那两个停在二楼的电梯。楼梯间的装修相比较走廊,朴素很多,不过依然宽敞明亮,每个楼梯拐角的过道都有一扇双开门的大玻璃窗,虽然他们只需要过一个过道,但是根据楼道里的明亮程度,这其实是她自己推测的,通过玻璃窗,她很快的瞥了一眼,能够看到枯黄一片的干枯树杈,像是某个公园的林区。

    瑞德这个时候终于停下了关于星际迷航的热烈评论,他顺着刘凡旭的目光扫过去,再次打开话匣子“那是这片住宅区里唯一的公园,平日阳光好的时候,会有很多人下棋。”她的目光闪了闪,扬着嘴角“你一定是常胜将军。”瑞德得意的笑了“是的,至今还没有人能够打败我。”她拿眼斜他“国际象棋还是围棋?”瑞德点点头,很自信的接口“随便哪一个!”刘凡旭乐了,她伸出左手,朝瑞德虚握了几次拳头“来战如何?”瑞德更加得意的抬了抬下巴“我不会让子的。”她笑而不答,国际象棋不敢说胜券在握,围棋还没人敢在她面前嘚瑟,她可是打小就心算过人。

    她和瑞德相约一战,两人的脸上都是自信满满。公寓一楼看起来挺温馨,走出楼梯间,穿过电梯和楼梯间所在的夹到走廊,右手边是用水泥墙和木质柜台合砌起来的登记台,占据了大门对面的整个空间,负责值班的保安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穿着规范的警卫服坐在登记台的后边,看到瑞德,他站起来很热情的和瑞德打招呼,他看起来很忠厚,也很好奇,因为在他同瑞德问好的几句话间已经好几次看过刘凡旭,显然他很想知道她是谁。瑞德抿了抿嘴,侧头介绍“乔治,这是刘凡旭,我的朋友。”

    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乔治很开心的拍了拍他的啤酒肚,他很宽宏大量的调侃“我知道我知道,年轻人,嗨,你不用害羞,有女朋友是件好事,我们一直都在担心你太孤单了,还好你终于开窍了。”他乐呵呵的看向刘凡旭,满面慈爱“你很明智,知道吗?瑞德博士虽然是又呆板又古怪的小家伙”瑞德瘪了瘪嘴,不服气的嘟囔“哦,谢谢你对我的评价。”刘凡旭看了瑞德一眼,抿着嘴偷笑,乔治没有受到干扰的继续说“但是他真的很不错,很细心偶尔也很体贴,他是个聪明可爱又善良的孩子,他可能不懂什么事罗曼蒂克,但是他是个正直的可以托付终生的人,如果你能够静下心来仔细看看他,你就会发现,他是你最正确的选择,你赚到了。”乔治伸出手在刘凡旭肩头拍了拍,语重心长的总结道“孩子,要相信一个过来人的眼光!”

    “我会好好珍惜他的,相信我,我的眼光一向不错。”刘凡旭没有反驳乔治对她身份的错误定位,反正未来的一段日子她都会和瑞德挤在一间公寓里,如果能够让他们这么误解也不错,不然,她要怎么解释他们的关系,好吧,她不否认她其实也有逗一逗瑞德的想法。瑞德蹙着眉头,一脸解释无能的重复着嘟嘴抿嘴的动作。刘凡旭知道他又开始懊恼负气了,于是笑眯眯的扯着他向大门走,边和乔治告别“再见,乔治,我们现在要去逛街了,谢谢你的忠告!”

    “玩儿的愉快,刘、瑞德,能够帮到你们,这是我的荣幸!”乔治心满意足的重新坐回到他的椅子上。刘凡旭斜瞄了一眼瑞德,很小声的凑近他道歉“哦,抱歉,让他误会了我们的关系,我是说,如果你有女朋友或者有喜欢的目标了,这会是个麻烦,好吧,我只是开个玩笑。对不起。”她是挺喜欢亲近这个朋友,但如果因此给朋友造成困扰,她需要郑重道歉,在这之前,她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性,大概因为她武断的认为这种类型并不符合大多数这个年纪女孩儿的幻想。当然,这并不是说瑞德不好,相反,他很好,帅气聪明,所以,这是她的错,有女孩儿喜欢他他也有喜欢的女孩儿这很正常。

    “不,没有,我是说我没有喜欢的女孩儿也没有女孩儿喜欢我。”瑞德很迅速的否定了刘凡旭对他感情状况的猜测“我并不是大多数女孩儿喜欢的类型,你知道,我不强壮看起来没有安全感,她们基本上都不会选择我作为她们的交往对象。我只是不希望你被误会和我在一起,我,好吧,其实这没什么对吧。”她摇摇头又点点头,瑞德看着她的动作,眼睛转了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笑着微微低下头“嗨,谢谢你安慰我,我知道我是被其他人怎么看待的,不过,我很高兴你不这么认为。”刘凡旭头一歪靠着瑞德的肩膀,眼睛似张非张的假寐,午后的阳光透过一楼大厅的落地玻璃窗洒在花灰色大理石地砖上,她踩着大理石地砖就好像踩着这米阳光,她忽然整个人都懒散了下来“斯潘塞,这里真美。”她挽着瑞德站在双开玻璃大门外的台阶上,外面是诺大的广场,广场里各处长椅上坐着悠闲的老人,老人们满目慈爱的望着广场中央欢乐嬉闹的孩子,时光在这一刻仿佛静止,刘凡旭相信湍急的生命也会在这一刻驻足。

    “斯潘塞你看他们”她忽然扯了扯瑞德的手臂,示意他去看左侧不远处的那对老人,他们正步伐缓慢的绕着广场散步“如果在我老的时候,也能有一个人可以每天陪着我在午后的阳光下散步,该有多好。”瑞德皱了皱眉眉心,看了刘凡旭一眼,然后也把目光放到了那对老人身上“我没想过那么远,事实上,如果我能在三十以后仍然保持理智,我就已经觉得很高兴了。”她惊讶的扭头看向瑞德,只见他也收回目光看向她“我妈妈是精神分裂,18岁那年我亲手将她送进了疗养院,而我很大几率遗传到了她的精神分裂,精神分裂症的病发年龄多在二十多岁,我不知道我还有几年可以这么清醒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我只是想留下点儿什么,我不想到最后连我自己都不记得我自己的时候,斯潘赛瑞德就真的只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刘凡旭摇摇头,挽紧他的手臂,肯定的对他说“斯潘塞,首先,从现在开始我会记得关于你的一切;其次,我会让你一直清醒的看着眼前发生的所有事情直到你老到厌倦;最后,我不会让精神分裂控制你的大脑。你相信我吗?”

    “为什么你那么肯定你能够做到?”瑞德奇怪的看着刘凡旭,他想要用各种数据驳斥她论点的不可靠性,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却在不停地告诉他,相信她,他最终没有用他一贯科学论调反驳,而是张了张嘴,声音十分的干涩“好吧,如果你说你能够做到,那么我相信你。”他没有追问刘凡旭怎么做到如何做到,他只是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神很严肃很郑重,她在承诺,他无法当做儿戏。刘凡旭知道自己失控了,即使是在魔法界的时候,她也不会让自己有任何不合常理的举止,她会更加谨慎,但是现在,她很冒失的在事情开始着手之前许下承诺,这对一个巫师来说太过沉重。可是,她居然没有一丝后悔,对一个刚刚认识不到一天的人许下郑重的承诺,愿意冒险承受被反噬的代价。

    “斯潘塞,从你身上,我看到了太多美好的东西,那些都是我渴望却不可及的,我很喜欢你,所以我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你,任何事情,你值得我这么做,很奇怪,我认识你还不到一天,我已经被你一点一点的改变着,我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怎么样,但是我知道,一切都会变得比现在更好。”刘凡旭头靠着瑞德的肩膀,眼睛轻轻阖着,温暖的风抚摸着漏在外面的皮肤,即使眼前一片黑暗,此刻却仍然可以感受到阳光的温暖,明明早上还是那么的冷冽刺骨“我知道,斯潘塞,我有太多奇怪的地方,你不问,我很感谢,我并不是想要隐瞒你,我只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不过,请相信我,我一定会告诉你的,在我知道该如何去说的时候。”

    “好的”瑞德的声音很轻,她听着感觉很温暖,她知道这是因为她的心在变得温暖,瑞德的声音缓缓的,第不是那种节奏很快的语速,而是那种一字一句的念白“如果精神分裂一直不光顾我的大脑,我会陪着你直到你不再需要我的时候。”刘凡旭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发热,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眼睛里被什么占据了,那是许久不曾出现的泪水,她不敢睁开眼睛,她害怕它们真的流出来,她颤抖着眼睑,将溢满眼眶的热泪包裹在黑暗之中,她动了动嘴唇,几次想要开口,却都被嗓子里哽住的情绪堵了回去,她抿着嘴唇,涩涩的用鼻腔代替了复杂的心绪“恩。”

    许多个日日夜夜里,刘凡旭曾无数次的幻想过,能够有一个人,无关金钱无关权力无关利益,只是温情的一声陪伴,无数次的尔虞我诈之后,她将这个最纯粹的梦埋葬。她以为她终其一生都不会有梦实现的那一天,可是现在她最始料未及的时刻,她得到了她以为已经死掉的希望。

    他们脚下的台阶,总共有七阶,一步一步的走下去,刘凡旭的心也在一步一步变得明朗。命运真是个奇怪的东西,今天之前,她的心沉没在漆黑的夜里,她以为自己的人生已经就此埋葬在绝望之中,今天,她的心一点一点浮出水面,她居然看到了她一直渴求的希望。她平复了眼中的湿润,她微微侧头看向瑞德的侧脸,他正滔滔不绝的和她讲述着这个广场的历史。也许,她对他还不够了解,但是她和他的这次邂逅,让她愿意去相信。她想起了那年的圣诞节,马尔福吊儿郎当的歪在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慢条斯理的晃动着手中晶莹剔透的高脚杯,漂亮的酒红色像极了浓稠的鲜血,他的嘴角勾着一抹微笑,眼睛眯着,脸上的表情带着若有似无的嘲讽,他轻轻掀动薄唇吐出的话,让刘凡旭不屑地嗤笑,他说:心动只是刹那间的光景。

    刘凡旭垂下眼帘,随着瑞德一跳一跳的脚步,她的心情也从那些过往的记忆中抽离出来,她时不时轻声应和着瑞德的款款而谈,因为得到了回应,他说的更加开心,她相信如果没有人制止或者他自己口干舌燥无法发声,他不会停下来,可是为什么要让他停下来,他说的这么开心,她听得也很开心。她受够了无边的沉默,那种没有回应的死寂,让她窒息。古老的城堡,黑暗的走道,一幅幅表情冷漠的画像,一条条刻板沉重的家训,她闭上眼睛就能想起那些触感,冰冷潮湿,墙体的缝隙里夹杂着几千年遗留的污渍,她不停地搓着,却怎么也搓不干净被沾染上的黑暗。

    “你确定让我和你一起去?”瑞德尴尬的直眨眼,刘凡旭一闪神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她眯着月牙眼拽着瑞德继续向前,边走边欢乐的调侃“难道你要在门口守着?会被人当成变态的。只是选内衣而已,你害羞了?”瑞德整个人像是被红雾笼罩了一般,绯红一片,他无比哀怨的用他那双漂亮的棕色眼睛瞪着她“你又在装爽朗,明明自己也很害羞,只是你更加想戏弄我。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我不说只是因为我尊重你的*给你留了面子和挽回局面的余地,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没看出来,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害怕吗?我才不会......”刘凡旭欢乐的大笑,然后不停的点头,她喜欢听瑞德碎碎念,伴着这样的背景,她的心情会变得更加舒畅。刘凡旭笑意很浓的搂着瑞德的手臂不放,边走在货架间的过道里,边随手拿了几个面料舒服的扔进购物车,然后就拖着瑞德逃出了这个‘危险区域’,要知道,周围同样在选购内衣的姑娘们,眼睛已经开始喷火。

    “我可以买些酸奶喝吗?”刘凡旭指着冰柜里恒温冷藏的一排酸奶,有些馋的请求道“就买一点儿,好不好?”瑞德耸耸肩,宽容的从冰柜架子上拿下来了几瓶,那是刚刚她一直在盯着看的。她满足的呵呵笑着,欢乐的踮起脚,左手伸出扶着瑞德的右脸颊,嘟着嘴在他的左边脸颊上香了一口。他猛地一僵,然后瞪着眼睛转过头,刘凡旭无辜的迎视他湿漉漉的双眼“感谢之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魔药大师与BA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迦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迦舍并收藏[综]魔药大师与BA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