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逆境如强风,扯去我们的外衣却扯不走内心,所以我们才能看见真正的自己。

    搅拌后,新添加的魔力,随着材料的溶解,带动着魔药的粘稠变化和颜色变化。祖母绿色的块状魔药慢慢融化成翡翠绿的泥浆状,翡翠绿的泥浆状又慢慢融化成翠绿色的糊糊状,然后许久没有变化。刘凡旭微微蹙眉,侧头看向那边的浴室,里面已经没有哗哗声传出,时间不多,魔药却还没有迹象转变成理想色。她笔直的站在坩埚前,踩着时间界点,心脏起伏在魔药和瑞德之间。

    “啪”浴室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刺激着她紧绷的神经,没有去看浴室门,眼睛依旧死死盯着魔药。庆幸的是它已经在变化,颜色渐渐稳定成青绿色,液体状,魔力流动也达到最完美的数值。她松口气随即又猛地提起一口气,转身间指尖翻动,有瞬身咒的加持,她冲回瑞德公寓的速度更快,几乎流成光影。千钧一发,浴室门刚被推开条缝隙,她恰好穿过墙壁。

    她双手背在身后,站在床铺旁边,无声的深吸了几口气,平息有些急喘的呼吸。她身后的手指间,夹着的魔杖一抖,床铺已经被整理成可以立刻上床睡觉的样子。而瑞德已经换好居家服,头上包着浴巾,清爽的走出浴室。他看刘凡旭站在那儿,已经帮他打理好床铺,咧嘴笑道“谢谢,阿迦,有你在帮了我好多。”她笑眯眯的点头,接受他的感谢,背在身后的双手垂在身体两侧,指间已经没有魔杖,她走向衣柜,从里面拖出一个行李箱,瑞德眨眨眼,想到了n种可能性,于是确认道“你下午又回你原先的住处了?取你的行礼?”

    刘凡旭蹲下身,摆弄了几下密码锁,心里暗骂麻烦,很想偷偷给它个阿拉霍洞开,但是瑞德就在旁边看着,以他的洞察力,她很难做到在他的注视下不漏痕迹的小动作。好在,她的领悟力不错,解开密码锁,打开行李箱的盖子,摊开里边崭新的衣物,它们甚至还带着品牌商标。

    偷偷吐出一口气,抬头看向瑞德,解释道“不,我在这儿没有住处,更没有行李”看瑞德又皱起眉,她呼吸一窒,觉得心力交瘁,无论过去说过多少半真半假的谎言,她从来没有像现在面对着瑞德这样,充满了负罪感。她真的很想破罐破摔的将全部真相都告诉他,但是她不敢,她不敢确定瑞德能够接受她巫师的身份,她不想离开他。几次张嘴,最后还是眯起眼睛,无辜的笑问“怎么了,斯潘塞?哦,好吧,我是从英国直接飞来的,我知道我衣衫不整,蓬头垢面,差点儿被人当成疯子,我也知道我这样从英国跑美国流浪,很奇怪。但是,当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远离那里,所以,身上除了证件和钱包,我什么都没有带。”

    “所以你其实根本就是打算冻死街头?带着证件和钱包,却将它们寄存在机场?”瑞德将头上的浴巾拽下来,眼睛瞪得很大,眉头紧皱在一起,他非常生气。刘凡旭张张嘴,几乎维持不了笑容,她抿起嘴唇,尴尬带着讨好,仰头看着他充斥着怒火的眼睛“嗨,斯潘塞,在遇见你之前,我确实有这个想法,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的想法改变了。我想和你在一起,所以我从机场拿回了证件和钱包,拜托,斯潘塞,原谅我,你不能因为我遇见你之前的绝望生我的气,至少,我很确定,现在我想好好活着,和你一起。”

    瑞德抬起手,捂着眼睛沉默了几秒,然后放下手,眼睛紧锁着刘凡旭,他抿了抿嘴唇“希望你牢记这一点,我不想将来有一天突然找不到你,而你离开的原因是对生活再次感到绝望。结束自己生命的理由我不接受,任何理由都不会接受。”她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说服他相信,她不会再选择那样的结局,眼睛忽然变得酸涩,眼前的瑞德变得有些朦胧,她的嗓子被堵住了一般,窒息的疼痛,她艰难的抬起手,想要抓住些什么“斯潘塞,对不起,请相信我。”

    刘凡旭以为瑞德不会靠近她,至少现在不会,所以当她伸出的手被握住,她感觉到眼睛里有东西滚落出来,顺着脸颊滑下,沿着下巴钻进衣领。她跪坐在行李箱旁,瑞德蹲在她身边,看着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她动了动嘴唇,声音沙哑低沉“斯潘塞,从现在开始,我的命是你的,只要你不准我就不离开”刘凡旭抬头看向瑞德,视线拧着他的目光,暗沉的血色在眼底翻滚,她一字一句的接着说“而你的命也是我的,只要我不准你也不能离开,好吗?”

    瑞德看着刘凡旭的眼睛,它们带着梦幻般的绚烂却也带着如黑夜般的暗沉,它们涌动着剔透的纯粹却也涌动着诡异的邪魅,她清澈又复杂、直率又矛盾。她说的话,他直觉危险,他似乎看到了每一个字中翻滚着的邪恶和黑暗,它们吞噬着、咆哮着、撕扯着,只要靠近它们就会被拖进万劫不复的地狱。可奇怪的是,他却从未想过惧怕,他甚至感觉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吟唱,仿佛教堂唱诗班称颂的圣歌,轻盈灵动,带着朝圣者的膜拜,虔诚的奉献出所有的信仰。

    “乐意之至!”带着欢欣愉悦的轻快,瑞德递交了同刘凡旭的誓约。她破涕为笑,脸上带着泪水,眼睛弯成月牙,咧着嘴唇,露出一口好牙齿,她摇了摇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声音带着哽咽,似真似假的请求道“斯潘塞,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隐瞒了你什么,请一定给我解释的机会,因为我已经将生命双手奉上。”瑞德疑惑的眨眨眼“你有隐瞒我什么吗?”刘凡旭连忙摇头,垂下眼帘,小心翼翼的解释“我只是说如果”她看向行李箱里的衣服,转移话题“这些都是我新买的~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一件衣服,你不知道吗?”

    她抽出和瑞德交握的手,在行李箱里翻来翻去,找出一条两米长的围巾,深紫色的双面丝绸,用料饱满,垂度十足,她拢了拢将它戴在瑞德的脖子上,满意的点点头“这是给你的,果然这个颜色很适合你,真好看。”瑞德低头看了看围巾,嘟了嘟嘴“嗨,这会不会太花哨了,我是说,我从来没有这么穿过。”刘凡旭不满的蹙了蹙眉,抱怨道“说好了的,衣食住行都要听我的。”

    他点点头,忽然站起身,她一愣,看着他快步走到床头柜前蹲下,拉出抽屉翻找了半天,最后拿着一个盒子走回来。他将盒子塞到她手里,眨眨眼,咧着嘴笑道“好,那就交给你了。”刘凡旭愣愣的看了看瑞德,然后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盒子,这个该不会是他的存款吧,她打开盒子,里边果然是存折□□一类的存款凭证。她蹙起眉心,抬头看向瑞德“你确定要把全部身家都给我保存?每天领零花钱什么的,你不会觉得很奇怪吗?其实,你不用给我这些,我有足够的资金供应所有的开销。”

    “我已经把命交给你了,身家算什么?”瑞德耸耸肩,双手抓着围巾两头晃了晃,棕色的眼睛无辜的看着她。忽然,他靠近刘凡旭,吻上她的眉心。温热的触感让她的睫毛轻颤,她的嘴角轻轻扬起,眼帘微垂,遮住眼底的流光,鼻尖萦绕着奶香,是他沐浴后浴液的味道。瑞德的嘴唇离开她的眉心,他的眼睛亮的仿若星辰,他欢乐的开口“晚安吻!”

    刘凡旭轻笑,她低下头,从行李箱里拿出睡衣,站起身靠近瑞德,垫起脚,嘴唇贴了一下他的脸颊“晚安吻。”看了眼他微红的脸颊,她笑眯眯的转身走进浴室。

    站在梳妆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抬手拂过黑缎如墨的齐膝乌发,如丝的触感让她爱不释手。恍惚记得,那晚在霍格沃兹校医院庞弗雷夫人那里,她烧的浑浑噩噩,却坚持不肯喝提神剂,最后是一双冰冷粗糙的大手托着她的脑袋,强硬的掰开她紧闭的嘴,将那杯他亲手熬制的提神剂灌了下去。她知道那是她的导师,她尝出了那杯提神剂被改良的成分,她闻到了那双手上无法抹去的药香,时梦时醒间,她感到这双手不停地梳理着她散开在枕间的发丝,直到清晨。多年后,这双手虚弱的滑过她散落到他身上的发丝,漫天的血色淹没了她的生命,那种妖冶的不祥之色成为了她眼中唯一的色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魔药大师与BA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迦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迦舍并收藏[综]魔药大师与BA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