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魔药大师与BAU > 第11章 十一

第11章 十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最痛苦的泪水从坟墓里流出,为了还没有说出口的话和还没有做过的事。

    站在梳妆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抬手拂过黑缎如墨的齐膝乌发,如丝的触感让她爱不释手。恍惚记得,那晚在霍格沃兹校医院庞弗雷夫人那里,她烧的浑浑噩噩,却坚持不肯喝提神剂,最后是一双冰冷粗糙的大手托着她的脑袋,强硬的掰开她紧闭的嘴,将那杯他亲手熬制的提神剂灌了下去。她知道那是她的导师,她尝出了那杯提神剂被改良的成分,她闻到了那双手上无法抹去的药香,时梦时醒间,她感到这双手不停地梳理着她散开在枕间的发丝,直到清晨。多年后,这双手虚弱的滑过她散落到他身上的发丝,漫天的血色淹没了她的生命,那种妖冶的不祥之色成为了她眼中唯一的色彩。

    瑞德的脖子上仍然戴着她买给他的新围巾,整个人蜷在被子里,睡的憨甜。刘凡旭无声的微笑,她动了动指尖,行李箱悄无声息的钻进衣柜,里边的衣服也转着圈儿抱着衣撑挂上衣柜里的支架。她走到沙发前,看到已经支好的沙发床,上面铺着床褥,侧身看了眼已经睡熟的瑞德,笑咪了眼。

    床褥舒服温暖,刘凡旭平躺着,却一时难以入眠。她睁着眼,怔怔的看着天花板,广场上路灯的微光透过墙上的窗户,洒到她身上的被子。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在黑湖湖底,她七年的卧室只有粼粼水光映着床被。她抬起手,捂住眼睛,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女孩子对家族利益的忠诚度总是屈从于嫉妒心,哪怕她出身高贵,也被单数入学的斯莱特林女生排挤出双人宿舍。

    一年级的她面无表情却满心期待,回答她的却是一间简陋、肮脏、狭小的卧室,据说只有混血种和外来者才会得到的待遇,被她这个纯血种受用了,这是斯莱特林的传统吗?不,斯莱特林臣服于强者和利益。第二天,当所有斯莱特林聚集在公共休息室,已经是七年级的级长在全院人的面前,礼貌的询问她是否需要更换卧室,给予她的家族歉意和尊重,却是给她本人下马威,因为她是个孤女,她就是整个家族,哪怕她的出身多么高贵,都不能改变她的姓氏即将没落的未来。

    他们轻视她,顺水推舟的给她施压,不过是因为,他们以为她的出路只有祈求庇护,在他们之中找到一个合适的联姻对象,用最卑微的方式撑起即将没落的家族。她轻蔑的勾起唇角,磅礴的魔压喷涌而出,她傲然的站在那里,垂着眼帘看着脚下匍匐着的级长,那个刚刚还在虚伪的表示歉意的级长此时正一脸苍白惊恐的趴着,用最卑微的肢体动作祈求着她的原谅。她冷凝暗沉的眼睛,一点一点扫过周围的斯莱特林,他们同样苍白惊恐的表情,让她的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嘲讽。

    她慢慢地转身,用最严苛的贵族礼仪碾压着他们的灵魂,一步一步踩着他们的心跳离开公共休息室。直到身后弥漫的恐惧被公共休息室的大门隔开,她笔直的脊背和高昂的头颅才虚弱的垂下,她靠着地下室冰冷的墙壁,颤抖着手指摸索着从衣袋里掏出魔药,勉强倒进嘴里,辛辣的药水顺着食道流进胃里,她痛苦的咬紧嘴唇,眼睛却清明一片,她的表情仍然冷漠安静。

    手中的魔药瓶被陡然夺去,她冷冽的视线刺向来人,却发现无声无息出现在她身边的是霍格沃兹的魔药学教授,同时也是斯莱特林的院长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他空洞阴沉的视线,带着刺骨的冰冷,慢慢地从上到下刮着她,只是片刻的时间,她已经觉得自己的身体快没了知觉。她勉强支撑身体,倔强的仰着下巴,努力直视他的眼睛,他一脸冷漠的将魔药瓶举到眼前,先是看了看瓶中残留的魔药色泽,然后嗅了嗅,他的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嘲讽,就像她刚刚在公共休息室做的那样,他低沉的声音如毒蛇般带着毒液充斥着恶意“魔力稳定剂。你是一个斯莱特林?”

    这不是询问,这是质疑。她忽然扬起嘴角,面无表情的脸上陡然绽放出了绚烂的色彩,绝代芳华不过如是,只是她的笑容渐渐变得嘲弄,眼帘垂下遮住了眼底渐渐涌起的暗沉“抱歉,斯内普教授,我以为您知道?”她扶着墙站直了身体,下巴微扬,脸上的嘲弄也回归了冷淡“这是我的生存方式。”

    斯内普教授没有再开口,他迅速转身,黑色的斗篷在身后旋出一个漂亮的波浪,他气势汹汹的大步离开,身影逐渐被地下室的黑暗吞没。那是她第一次和她未来的导师交谈,以非常不愉快的方式结束。

    刘凡旭放下压着眼睛的右手,翻了个身,意识朦胧的看着窗外的夜空,慢慢地闭上眼睛,似乎进入了梦乡。在她的梦里她仍然站在霍格沃兹地下室漆黑的走廊里,抚摸着熟悉的冰冷墙壁,心中忽然被膨胀的希望涨满,她抛却了贵族礼仪,在漆黑的走廊上狂奔。跑到精疲力尽、跑到胸腔窒息,也没有跑到她心中的目的地,在她以为她要永远这样无止境的奔跑下去的时候,那个熟悉的黑色大门突然出现在走廊左边的墙壁上。

    她几乎跌倒在潮湿的地板上,踉踉跄跄的,蹒跚着挪到门前,双手摸着木门上熟悉的纹理,她的眼睛忽然被一层雾水遮住,她看不清她熟悉的黑色大门,她焦急地拍打着,双手用力的拍打着,她想要尖叫,地窖拒绝她的进入,因为她忘记了开启黑色大门的暗语。她被绝望淹没,她忽然发不出声音,她的双手被黑色大门磨得血肉模糊,但是那个穿着黑色巫师袍,头发油腻腻,脸色蜡黄,皱着鹰钩鼻,时刻都阴沉着一张脸的导师没有给她开门。

    忽然黑色大门的纹理里溢出鲜血,汩汩的血红覆盖了大门然后是墙壁最后是地板,铺天盖地的不祥之色将她笼罩。她猛地惊醒,胸口的窒息感让她痛苦的坐起身,她看了眼窗外已经有些泛白的天空,掀开被子走进浴室。刘凡旭给瑞德布了一道静音咒,她指尖轻触锅台,厨具乒乒乓乓的自己跳动着,食材从冰箱里排着队踩着军步走到悬空的菜刀下等待处理,看了眼开始自动制作早饭的热闹厨房,她满意的转身,拎着毛呢长裙小心翼翼的走过瑞德身边,穿过墙壁走近坩埚。

    她仔细检查了下魔药的成色,然后走到工作台前,处理好下一个步骤需要的魔药材料。清洗完双手,她想起昨天下午瑞德突然回来的原因,伸手从衣袋里掏出被瑞德扔掉的手机,摁开按键,亮起的屏幕上,手机信号为空。她沮丧的皱眉,确实,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拨打电话,一定是不在服务区。她犯愁的抬手揉了揉眉心,可是,只要是在这间魔药制作室,再换个新手机也照样是不在服务区,应该说所有的电子产品在这里都会被干扰屏蔽,因为她的魔法阵。

    她烦恼的将手机关机重新塞回衣袋,点了点指尖,靠近房顶的一个抽屉自动打开,从里边飞出一条项链,它在空中打了个旋儿,径直朝她摊开的手心飞来。她拿在手里看了看,白金质地,蛇骨链、白兰花吊坠,中性锁骨链,吊坠两厘米长,男士佩戴不会特别扎眼,重要的是那上面被她刻画的复杂炼金术式和如尼魔文,可以保护瑞德躲避物理伤害和三次死咒。

    走出墙壁,刘凡旭先去厨房将已经做好的早餐端上餐桌,然后点了点锅台,让列队等她检阅的厨具各就各位。然后她走到瑞德身边,看了眼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伸手摁亮屏幕,信号虽然只有半格但确实不是全空,悄悄松口气,还好她改良过防御咒语,不至于像在魔药制作间那样信号全无。

    她揉了揉额角,看向瑞德的睡脸,心里的烦躁被安抚,她微笑着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脸颊,顺手撤掉了静音咒。瑞德皱皱眉,睡眼朦胧的睁开眼,他迷茫的看着她,好半晌才清醒,他揉着头发做起来,打着哈欠含糊道“几点了?”刘凡旭拿起他的手机递给他“七点,你要现在起来吗?”瑞德点点头,眯着眼睛额头抵住她的肩膀。

    她轻笑,从衣袋里掏出白金吊坠,给他戴上。瑞德直起身,眯着眼睛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吊坠“这是什么花?”刘凡旭垂眸看了眼瑞德手指间捏着的,和田玉雕琢、镶嵌着白金的吊坠,回答道“是白兰花”她的家族族徽。瑞德眨巴着眼睛,明显清醒了好多“木兰科含笑属落叶乔木高达17—20米盆栽通常3-4米。树皮灰白幼枝常绿叶片长圆单叶互生青绿色革质有光泽长椭圆形。花蕾瓣8枚花白色或略带黄色花瓣肥厚长披针形浓香花期6-10月。花语纯洁的爱真挚。我只在书上看到过,嗨,它真漂亮不是吗?”

    “是的,它很漂亮。”刘凡旭垂下眼帘,看着自己的指尖“所以,带着它,任何时候都不要摘下来,好吗?”瑞德点点头,指尖仍然摩挲着白兰花吊坠“好的,我不会摘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魔药大师与BA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迦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迦舍并收藏[综]魔药大师与BA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