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魔药大师与BAU > 第15章 十五

第15章 十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最痛苦的泪水从坟墓里流出,为了还没有说出口的话和还没有做过的事。

    信息发送过不久,铃声再次响起,她低头查看,又是一条超长消息“恩,希望如此,不过,我的主管霍奇探员,是个很严肃的人,刚刚见到他的时候,我有点被吓到了,你猜我想到了谁,我高中时候的体育老师。哇,真是太严肃了。不过,他是个不错的人,虽然看起来有些难以相处。恩,他给了我一些建议,我认为还不错,我想我会很尊敬他。摩根,坐在我身后的办公桌,是个花花公子,满脑子黄色废料和张嘴就来的无聊调侃,不过,他对我没有恶意。我想或许我们会成为朋友,如果他不再拿我寻开心的话,即使这些玩笑无伤大雅,但是,我也会很生气,我会反击的,不要小看加州理工的,我们可是研究核能源的人。”

    看完瑞德发给的类似抱怨的信息,刘凡旭依着沙发,笑得不能自已,她知道瑞德很开心。她知道他的同事都很棒,他感觉很快乐。正如她希望的那样,他可以遇到更多更多很好的人,他的世界就会慢慢变得和现在不一样,而她无法得到的归属感,他也能有机会得到。看着手中的书脊,垂下眼眸,她的世界已经变得太小,容不下更多的色彩,但是瑞德的世界才刚刚开始填写蓝图。

    抬手捂着眼睛,遮挡住睫毛下翻滚的空洞。看过、经历过、得到过、失去过,她已经没有什么是不能舍弃的,而今因为有瑞德,她可以继续走下去,将来如果瑞德弃她而去,她又该何去何从。斯内普教授,她亲爱的导师,在您隐忍的那么多年里,每一天每一夜究竟是如何度过的,那种漫无边际无所归途的虚无。

    放下手,将书扔到茶桌上,闭上眼睛,她知道自己突如其来的伤感,是因为生活产生的改变,让她感觉不适。自从来到美国,这么多日子里,她已经习惯和瑞德同进同出,现在突然分离,让她对生活再次产生了不确定。她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她的心是温暖的,她已不是黑暗中摸索的孤魂。可是,她埋葬在心底的软弱依然存在。

    那段日子,不敢触碰。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的,也许是因为那微弱的呼吸让她无法放弃,也许是因为生命里曾经出现的仅有温度让她留恋,她不休不眠,近乎疯狂的搜刮着每一种可能性,她几乎不择手段的去尝试,去救一个没有生念的人。或者,她放手,才是对他最好的结果。也许,这也只是一个借口。

    战争,毁掉了她的导师。她从来没有问过他,为什么当初他会迷失在对名利的追逐中。那些带着黑色面具,张牙舞爪的凌虐着麻瓜和麻种巫师的食死徒,带着那套自认为高贵的血统论,做尽了肮脏的暴行。他们伤害着无辜的人,肆虐着人们的灵魂。他们心怀恶念,散播着恐惧,无处不在的毁掉了一个又一个的家庭。她错了,她以为麻瓜弱小,便没有凶徒,其实无论麻瓜还是巫师,只要心存恶念,暴行便无处不在。也许这就是瑞德执意要成为fbi的原因,他心存正义,渴望惩恶扬善,所以瑞德加入了fbi,成为bau的一员。

    她只是需要时间调整自己,从沙发上站起身,拍拍裙摆。外面阳光那么好,刘凡旭决定出去透透气。上午的阳光,温暖和煦,虽然风中仍然夹带着几丝凉意,却不会让人觉得寒冷。她穿着一件黑色、中领、薄毛呢连衣裙,裙摆随着她的步子在脚腕处挽着浪花,脚上穿一双高腰黑色板鞋,如墨的齐膝缎发在阳光下泛着光晕。

    黑色的长裙、黑色的长发、雪白的皮肤,刘凡旭整个人在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里显得格外苍白。她的睫毛微微颤动,眼底的流光四溢,如玉的指尖戳着地图,沿着一条蜿蜒的地铁干线慢慢前行,她的嘴角含着一抹极淡的笑意。

    地铁站台上,刘凡旭踩着警戒线,探头看着黑漆漆的隧道。这里让她想起9又4分之3站台,还有那辆红彤彤的开往霍格沃兹的特快。那个时候,她独自一人站在站台上,身上穿着校服长袍,手里提一个波士顿包,没有宠物。七年后,她重新站在9又4分之3站台,身上穿着镶嵌着斯莱特林学院院徽的校服长袍,手里依然是那个不大的波士顿包。似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匆匆七年,唯一真实的只有握在手中的魔力。

    在她高傲的用魔压碾压那些想要欺辱她的同学们的时候;在她用七年的时间证明她的强大的时候;在她从那些毒蛇一般窥视她的家族的人手里一点点夺回尊严的时候。她知道,在那些斯莱特林的眼中,她不再是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而是一个真正的家主,一个高贵血统的继承人。他们敬畏、恭维,却隔着远远的距离。她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一条孤独之路。

    现在不是高峰期,地铁车厢很空,稀稀落落的乘客分散在车厢的各个角落,刘凡旭坐在车厢正中的长椅上,她的对面是一个靠着椅背假寐的八十岁老妪。老妪穿着破旧的罩衫,深灰色的外套已经磨得起了毛边,一双带着针线痕迹的毛毡靴,一个拼凑起来的斜挎包,她臃肿的身体微微倾斜,一张风尘仆仆,布满皱纹的脸上,眼袋松弛,下垂的眼皮紧紧闭着,她的头发灰白蓬乱,很久没有打理过,在她的身边依偎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

    男孩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搅着手指,他的头发灰扑扑的,隐约可以猜测他原本的发色应该是金色,他的身上穿着一件不合身的胖大孕妇衫,裤子卷起了好几圈松松垮垮的耷拉在脚腕,鞋子已经磨出了破洞。他漏在外面的皮肤被污渍覆盖,看不出是否有伤痕。这个小男孩专心的摆弄着手指,他的头埋得很深,下巴顶着胸膛,大概是感觉到刘凡旭的目光,他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然后脑袋试探着微微抬起。

    他的头顶仍然对着刘凡旭,脏兮兮的额头露出了一些,一双带着眼白的蓝色眼睛擦着眉骨直直的朝她看了过来。她的心一颤,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意外。她没有想过会看到这样一双充满了敌视的眼睛,阴森森的感觉不像是来自一个才五六岁的孩子,更像是来自经历过生死磨难后那种无所顾忌的疯子。

    刘凡旭的眼睛渐渐被浓郁的黑暗淹没,空洞又冷酷,她看着他,冷冽的视线如刀锥一般割刮着男孩儿,他的身体一缩,眼神中的恶意开始动摇,他晃了晃坐在长椅上的身体,脑袋猛地垂下,他紧紧的用下巴抵着胸膛,恨不得将脑袋塞进去,躲开她充满刺骨冰寒的视线。

    她怎么可能会忘记,这双属于凶手的视线,它的拥有者们喜欢杀戮、残忍的杀戮,无辜的人们被他们撕碎,他们享受着每一次割裂的过程,他们从来就不会忏悔,他们生而疯狂。刘凡旭动了动手指,指间夹着魔杖,她的眼睛盯着小男孩儿的发顶,冷漠的掀动嘴唇“嗨,boy”男孩儿一颤,战战兢兢的抬头,这一次他的眼神带着惊恐,还有弱小者服从强者的怯懦。她勾起嘴唇,一抹冷笑卷着如针般的魔力直刺男孩儿“摄神取念。”

    与过往记忆相似的画面,像剪断了的老胶片,一幕一幕鲜血淋漓。这个男孩儿杀了人,不止一个,为了身边的老妪。这对看起来像是祖孙的组合,一个杀人一个食人,游荡在偏僻的小巷,目标是那些善良的女孩儿。刘凡旭抬手打断魔咒,她不想去看那一幕幕断壁残垣,不想听那一声声无助绝望的凄惨呼喊。

    对面的老妪被惊动,她瞪着浑浊的眼睛,鬼气森森的盯着刘凡旭,小男孩往她怀里偎着,似乎是在寻求庇护。刘凡旭扬起嘴唇,脸上笑意盈盈,她动了动魔杖,小幅度画出一道曲线,嘴唇轻启“魂魄出窍!”食人二人组脸上的表情迅速褪去逐渐变成空白,他们的眼睛里透着空洞,点点魔杖又给他们加了一道石化咒。这才从手包里掏出手机,编辑短信给瑞德。

    “你在哪儿?”

    瑞德的首场外勤秀,还是在华盛顿。入职第一天就有案子,还是历时十七年的连环凶杀案。瑞德刚刚给刘凡旭发过两条信息,就被霍奇喊上和他们一起去了警局,然后就开始展示他那碾压凡人的人脑百科搜索引擎。经过几个小时的侧写分析,不名疑犯基本锁定范围,而他正滔滔不绝的将他的地理侧写公布于众,短信铃声忽然响起。瑞德对比着画板地图详细阐述侧写过程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他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又将手机放回衣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魔药大师与BA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迦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迦舍并收藏[综]魔药大师与BA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