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魔药大师与BAU > 第21章 二十一

第21章 二十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瑞德不服气的瘪瘪嘴,刘凡旭笑眯了眼睛,继续打击他“嗨,得了,斯潘塞,你只是不想承认夏洛克福尔摩斯这样的男人也会对女人产生感觉。不过,这大概是他被推理占据的一生中唯一的一次侧目。而自始至终,艾琳艾德勒根本没能察觉到,她作为打败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四个人之一,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怎样的痕迹。”

    “事实上,即使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真的对艾琳艾德勒产生了感情,他也会在萌芽初期就将其扼杀,他认为多余的情感会影响理智的判断,干扰他无与伦比的大脑。所以他不会允许自己推理的一生被感情束缚。”瑞德快速的反驳,她看着他的眼睛,似不经意的询问“你也是这么想的吗?被感情束缚会影响大脑做出理智的判断。”瑞德皱着眉,摇了摇头“那只是书中的人物,现实中的我们怎么可能生活在毫无感情的状态里,正因为我们是个正常健全的人,所以才会感受到爱。我崇拜福尔摩斯,仅限于他精妙的推理艺术和对大脑的合理利用,至于他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我也不是完全赞同,我无法想象抛却一切感情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更何况,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也并非完全毫无感情,他重视华生,那是他的伙伴,也是他继迈克罗夫特之后的又一个家人。”

    “所以你认为家人关系更为稳固,相比爱情,亲情更加可靠吗?”刘凡旭垂着眼帘,轻声追问。瑞德眼角一跳,知道她还在在意他下午的那个试探。他抿着嘴唇,因为不确定她的情绪,所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开口反问,避开了冲突点“那么你呢?你是怎么认为的?”

    “斯潘塞,我没有家人。”刘凡旭忽然抬头看向瑞德,目光闪烁“从我记事起,我能依靠的就只有我自己,我能信任的也只有我自己。我没有感受过家人关系,也没有感受过爱人关系,我无从对比。那么这样的我,该如何判断爱情和亲情?是的,我曾经认为我的导师好像是我的父亲,但是我知道那种感觉又不完全正确。因为即使是面对我的导师,我也没能交付全然的信任。呵,说来有趣,我的导师也是如此教导我的,他告诉我不要相信他,不要相信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

    “那么你相信我吗?”瑞德看着刘凡旭的眼睛,它们暗淡内敛,却又带着微不可察的颤动,他轻声询问“你相信我吗?阿迦。”他看到她在几秒钟的思考后,轻轻地点头,她的嘴唇蠕动,声音干涩沙哑“像是一场赌博,斯潘塞,我选择相信你。”瑞德抿嘴微笑,声音轻快“阿迦,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多难。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无论你对我有多少信任,我都会百分百的相信着你,任何时候。”看着他的笑脸,刘凡旭眼神轻颤,心里默默的想着:斯潘塞,如果你知道我的双手曾经沾满鲜血,哪怕是罪恶之人的污浊之血,正直善良的你还会面带微笑的说着相信吗?

    如此面目可憎的她,却站在最纯粹的男孩儿面前,想着喜欢、想着爱。可是,即使是这样,她仍然不愿意放手。黑暗渴望阳光,是因为它也想要被阳光照亮,她待在那个世界太久了,久到精疲力尽。她不想在将来的某一天,如导师一般绝望空洞的活着。她背负了战争,带来了和平,可是她的安宁在哪儿。

    说到底,无论是哈利波特这个伟大的救世主,还是马尔福这个挣扎于新平衡中的大贵族,还有她这个逃到麻瓜世界的懦夫,他们不过都是时间的弃儿,在泪与血的过往中,品尝着失去,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溃烂的伤口继续腐烂。他们无法在和平中获得新生,因为得到的所谓胜利,远远抵不过曾经在过往战斗中的失去。

    每一个梦醒时分,都是梦魇的纠缠。她只能无力承受着心底封存的黑暗一点一点侵蚀她的所有希望。直到她崩溃的逃离,然后她遇到了瑞德。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战争刚一结束,哈利波特就立刻娶了金妮韦斯莱,德拉科马尔福紧接着就娶了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在马尔福盛大的婚礼上,他面无表情的端着高脚杯,冷淡的对她说“这无关爱情,我们只是需要一个家。”他们都需要家的温暖,来掩饰腐烂的创伤,以此欺骗自己他们过得很好。

    “......”刘凡旭没有说话,她倾身向前,亲吻瑞德的嘴角,鼻尖擦过他的颧骨贴着他的脸颊。瑞德微动,下意识的向刘凡旭偏头,她却已经离开,两人的唇在相距不到一厘米的地方相错,她垂着眼帘,拉着被子为他掖了掖被角,低声说道“早点休息吧,斯潘塞,晚安。”瑞德张了张嘴,终究没能开口说出始终卡在喉头的情话。他看着她走到书架前放回《福尔摩斯探案集》,看着她躺回到沙发床上,他们隔着七步的距离,却无法走得更近。他抿了抿嘴唇,想说:嗨,阿迦,你还没有读书给我听。她的声音恰好就在这时响起,如涓涓细流,在这夜色里如蓝调的旋律,缓缓而出“

    urehistreasure,

    veys.

    asure;

    .

    stverse,mydarlinglyre,

    euphelia’lay;

    dherdesire,

    thatishouldsing,thatishouldplay.

    iraise;

    butwithmynumbersmixmysighs:

    andwhilstisingeuphelia’spraise,

    ’seyes.

    blushed:d:

    isungandgazed:bled:

    thelovesaround

    arked,bled.”

    瑞德眼神颤动的看着天花板,嘴角含着笑意,慢慢的阖上了眼睛,他在心里默默地跟着刘凡旭一起吟唱:

    为了安全运送财宝,

    商人总把外表伪装;

    克萝点燃我爱情的火焰,

    我却对尤菲莉亚装模作样。

    我缠绵的诗,心爱的琴,

    在尤菲莉亚的梳妆台前摆放;

    克萝此时提出意愿,

    要我当面抚琴歌唱。

    我把歌喉放开,

    我把竖琴奏响;

    无奈歌声隐隐拌着叹息,

    难忍琴曲深深含着忧伤。

    我坦白自己口是心非,

    我承认自己气短情长;

    口里唱着尤菲莉亚的颂歌,

    一颗心却系在克萝的身上。

    尤菲莉亚双眉紧锁,

    美丽的克萝满面春光;

    我一边弹奏一边发抖,

    我一边歌唱一边凝望。

    维纳斯走到我们身边,

    嘱咐周围的小爱神不必空忙;

    说是真心挚爱总是弄巧成拙,

    说是虚情假意终归欲盖弥彰。

    梦中,瑞德站在翠绿色的草坪上,夏日的暖风亲吻着他的脸颊。他身上穿着黑色的礼服,身前的台阶上站着一位穿着修士服的神父,他一手托着圣经一手掌心朝上,面带慈爱的看着他。他转过身,身后坐满了衣着正式的宾客,他们看着他,脸上笑意盈盈带着祝福,他的妈妈坐在第一排的位置,她看着他笑得泪流满面。宾客席位中间的走道,铺满鲜红的玫瑰花瓣,路的尽头,是用百合花编制成的拱门,花下站着一身白色婚纱的刘凡旭,她漂亮的黑色眼眸,透过长长的头纱凝视着他,她的笑容仿若芳华。

    他目光灼灼的望着她的眼睛、望着他的新娘,一步一步的向她走去,而她就站在那儿,穿着最圣洁的婚纱,面若桃花的回望着他,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近。他走到她的面前,垂眸望着被白色头纱遮挡的艳色面容,一点一点的描摹着她脸上的线条,仿佛要将她刻入灵魂,他轻缓的抬起手,隔着头纱,抚摸着她的脸颊,倾身轻吻她的眉心,然后轻轻握住她的纤纤玉手,俯身单膝跪地,带着无限爱意的吻牢牢刻印在她的手背上。

    “阿迦......”满足的叹息从他的唇边溢出,他闭着眼睛,双手紧紧握着她的右手,感受着她的存在。时光凝止,长爱如斯,她是他认定的灵魂伴侣,他渴望在上帝的见证下娶她为妻,自此他们是彼此的信仰。瑞德睁开眼睛,鼻尖仿佛仍能闻到空气里甜腻的百合花香,手指间仿佛仍然感受得到刘凡旭滑腻如玉的肌肤,他怅然若失的看着天花板,失落的回想着那一场梦中的婚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魔药大师与BA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迦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迦舍并收藏[综]魔药大师与BA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