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魔药大师与BAU > 第26章 二十六

第26章 二十六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

    “嗨,我能求你一件事吗?”哑炮男人忽然很严肃很郑重的开口询问“最后一件事。”刘凡旭闭上眼睛沉默片刻,方才回答道“什么事?”哑炮男人松了一口气般,缓缓道“能不能请你记住我的名字,我的时间不多了,那个疯子就要回来了,我只是希望在这个世界上,能有人,哪怕只有一个人,能够记得我的名字。”她颤抖着睫毛,答应道“好的。”哑炮男人忽然痛苦的轻哼,他抓着脑袋碰着身后的树干,声音嘶哑着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着“弗...兰...克...斯...库...克......”

    刘凡旭抬头望着夜空中稀疏的繁星,眼睛微微阖起,嘴唇的弧度弯成一抹怅然的浅笑。她静静地靠着树干,身下潮湿的土地不断将初春的寒气浸染到她的全身,真冷啊!她缩了缩腿,扯着裙摆试图盖住露在外面的小腿。将手放在脚腕儿,揉着有些酸痛的脚踝。树干另一边的弗兰克斯库克,已经完全失去了神智,他混乱的记忆摧残着他,他现在又是那个疯狂执拗的杀人犯了。刘凡旭自己也不清楚,她为什么要帮助他,他甚至没有机会开口请求,就在那条刻写着古老魔法咒文、禁锢着他灵魂的项链上,撕开片刻的裂口,以耗尽全身魔力为代价。

    原本充盈的魔力被掏空,身体极度虚弱,她的头一阵阵的胀痛,耳边却不得安宁的回荡着弗兰克斯歇斯底里的嘶吼。她抬手揉了揉额角,脸上的浅笑变得苍凉,那条刻写着古老魔法禁锢着他灵魂的项链,是由弗兰克斯库克的父亲,亲手为他带上的。早从一开始,那位老巫师就已经放弃了这个意料之外的小儿子,他用弗兰克斯库克的整个生命作为磨砺大儿子的道具,他对于他,没有丝毫作为亲人的温情。

    哑炮男人疯狂的叫喊声越来越远,慢慢融入夜晚森林里的虫鸣声,最后完全听不见。她抬起酸痛的手臂,摸索着腰间的皮带,试图从里边的空间夹层里取出一瓶缓和剂。魔力枯竭的感觉实在太过痛苦不堪,她居然一时任性枉顾导师的教导,做出如此轻率的举动,真是太鲁莽了。颤抖着指尖,将魔药倒进嘴里,右手握着水晶瓶垂在身侧,手背蹭着地面上的泥土,冰冷潮湿的触感,让她皱起眉。闭着眼睛,呼吸急促,等待着身体里的魔力缓慢的恢复。

    是被瑞德影响了吗?想到他,刘凡旭紧绷的神情逐渐缓和。自从爱上这个纯净的男孩儿,她变得越来越容易被情绪左右、变得越来越不像曾经那个冷漠薄情的自己。她不知道这究竟是好是坏,但她不想阻止这种变化。直觉现在的自己,更加靠近她的男孩儿。无奈的叹息,这是对爱情的妥协,就像她的导师为了他深爱的姑娘,变成了一个游走在地狱边缘的间谍。他为了她,不惜出卖自己的灵魂,那么她呢?将来的某一天,她会不会也做出同样的选择。

    斯莱特林的他们带着传承千年的执拗疯狂,她以为她永远都不会被这种流淌在灵魂中的诅咒左右,终究是逃不过的。邓布利多教授,您总是以爱为信仰,相信只要有爱就会带给世人和平和温暖,但是有时候爱也是一种毁灭。

    刘凡旭的意识有些恍惚,等到察觉身体被阴影笼罩的时候,她才警觉的抬起头。刹那间,目光相对,弗兰克斯库克正从身后的树干旁探出半个身子。他可怖的脸,狰狞着、扭曲着,几乎贴到了她的鼻子,他的眼睛闪着恶毒的光芒,狂躁憎恨的盯着她。

    右眼眼皮一跳,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太大意了,经历过残酷战争的自己,居然还会因为一时心软,犯下这样的错误。她忍不住嘲笑自己,居然会相信一个陌生人还是个哑炮的控制力,居然会相信他的感激可以让一个杀人如麻的疯子放过她,独自离开这里。

    刘凡旭毫不畏惧的直视着眼前的疯子,她以为他已经走远,他却又绕了回来,他的手里正紧攥着一把长长的、泛着寒光的匕首,他要杀了她。而她,一个在战争中干掉了,数不清的黑巫师的强大女巫,居然即将栽在一个哑炮的手里,多么的讽刺。

    她的脸上没有恐惧,嘴角甚至含着一抹恬淡的笑意。她无所畏惧,但是她却忍不住遗憾,因为她很可能再也看不到斯潘塞,明明承诺过要和他永远在一起,如今却因为一时疏忽无法实现。

    当腹部一凉,钻心的痛撕扯着她的神经,额头上、脸上、身上,所有的皮肤一起叫嚣着争先恐后的喷出冷汗,她疼的无法呼吸,却仍然含着那抹笑意,她的睫毛轻轻颤动,眼底的情绪迸发出逼人的绚烂的炙热的辰光。

    弗兰克斯库克被吓到一般,猛地大步后退,连带着手中紧攥的血红匕首,从她的身体里拔出,刀刃摩擦着她的血肉,她一声不吭的看着他。他被她的目光吓得连连后退,突然恐惧的尖叫着,疯了一样冲进身后漆黑的树林里。

    染满鲜血的左手,按压着不断出血的刀口,右手带着颤抖在腰间的空间夹层里无力的摸索。刘凡旭斜靠着树干,皱着眉头,抖着嘴唇虚弱的咒骂“该死,白藓在哪儿?补血剂在哪儿?”

    从身体里不断流出的血液,渗进周围的泥土,一点一点蔓延扩大,直到她的周围全部变成了暗红色。她抖着指尖夹出一瓶魔药,颤抖着灌进嘴里,灌得速度太急,呛得她忍不住咳嗽,因为咳嗽被牵动的伤口又一阵阵的扯着她的大脑。刘凡旭不禁再一次虚弱的开口咒骂“该死,疼死了。”

    抖着指间的魔杖,杖尖儿只喷出几个火星,她闭上眼,魔杖从她的指缝间滑落。魔药不全,魔力没有恢复,难道她只能在这儿等死吗?意识开始模糊,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斯潘塞的身影,他站在清晨的阳光下,穿着他们初遇时的那身衣服,冲她笑得一脸明媚。

    “斯潘塞......”她的眼角流出一滴泪水,已经无力的右手,迟缓的摸索着手包里的手机,斯潘塞买给她的手机。温热的手机外壳从她的指尖滑落,她已经拿不起来,只能抖着手指摸索着快捷键,摁了很久才摁下通话键。梅林保佑,这里不是完全没有信号,这一通电话居然拨出去了。

    她尝试着拿起手机,却使不上力气,眼前模糊一片,不知道是泪水还是失血太多,她的嗓子卡的难受,心中刚刚还算平静的情绪此时再次翻滚咆哮起来,她想要和斯潘塞说话,哪怕只有几句也好。挪着已经失去控制的身体,倒向地面,侧身蜷缩着,脸颊贴着染满鲜血的暗红色土地。眼前躺着她的手机,指尖抠着地面,想要更靠近它,隐约听见里面有斯潘塞焦急的呼喊声。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滴入泥土,她听不清斯潘塞在说些什么,耳边的声音恍惚带着回音,含含糊糊的听不真切。她动了动嘴唇,嘶哑着吐出一个个字句“斯潘塞,我...想...你,你...在...哪儿,斯潘塞...斯潘塞...对不起......”泪水不停地涌出,她想要放声大哭,但是她虚弱的连声音都很微弱,她抽泣着哽咽着语不成调。

    这短暂的一生,有许多次她都想要自我了结,她以为她生无可恋。但是此刻,她比任何时候都想要活着,她还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她想每天都能看着斯潘塞,哪怕只是听到他的声音,她不能忍受斯潘塞忘记她,然后爱上别的女人,她不能忍受斯潘塞不再属于她“斯潘塞......我...不...想...死......,你...会...忘记...我吗......,好冷......,很想...说...忘记...我吧......,这样...才是...对...你...最好的...安慰......,但是......,不要......,我...果然...还是...不...想...让...你...忘记...我......,我...就是...自私...的...想...让...你...记得...我......,斯潘塞......,我...不...想...离开...你......,我...不...想...去...没有...你...的地方......。”

    刘凡旭哭的像个孩子,身体却好像被冻住了一样,冰寒刺骨,她看着眼前越来越模糊的手机,动了动指尖绝望的蠕动着嘴唇“斯潘塞......,我...看...不...清楚...了......,好...冷......,我...就要...死...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魔药大师与BA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迦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迦舍并收藏[综]魔药大师与BA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