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魔药大师与BAU > 第29章 二十九

第29章 二十九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总是在接近幸福时倍感幸福,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

    “阿迦,你知不知道,他并非只想保护哈利”邓布利多教授哽咽着嗓音,放下捂着眼睛的手,一张沾满泪痕的苍老面容转向刘凡旭,他的目光坦荡真诚,他说出的内容却让她如坠深渊“他也在保护着你,阿迦,你就像是他的孩子,他对你倾囊相授。我仍然记得,当他告诉我,他要收你做学徒时,那双终于不再空洞死寂的眼睛,那是莉莉死后,西弗的心第一次出现波澜,我是多么庆幸。他小心翼翼的守护着你,知道吗?在他知道我将你请到办公室聊天后,他怒火冲天的闯进我的办公室,他告诉我:你可以利用我,随便你,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但是不要动她,她不是你的棋子,给她自由,阿不思,求你,她就像是我的孩子。”

    刘凡旭瞪着含泪的双眸,冰冷的打断邓布利多教授的话“所以,你是在告诉我,你又一次欺骗了他,对吗?你没有放弃我这个棋子,你还是利用了我!”邓布利多教授张了张嘴,蓝色的眼睛里布满了哀痛“阿迦,也许你不会相信,对于你,我起初确实另有打算,但是我放弃了,因为西弗。他第一次哀求我的时候,我将他当做敌人一样踩到了脚底下,当他第二次求我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绝对不能再失言,我会如他所愿的保护你。”

    她攥着手指,指甲深深的戳进了掌心。她抿着嘴唇,一脸冷漠,但是在心里,她知道他说的是对的。她的参战是光明磊落的,她没有背负一丝一毫的污浊,哪怕她是个人人厌恶的斯莱特林,也得到了所有巫师的尊重。但是,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不能原谅自己,在这之前,她还可以告诉自己,导师的离开全是哈利波特、邓布利多、伏地魔所有所有伤害过他的人的错,但是现在,她怎么能面对,连她自己也是加速他走向死亡的原因?她以为她能够站在深渊上哀悼深渊下的亡魂,却原来她早已经是深渊下的一员。

    “是我害死了他,对吗?”刘凡旭撕开了伪装的冷漠假象,她近乎崩溃的哭着“是我,对吗?如果他求了你,那么他也一定用了另外一种方法,让伏地魔对我不再感兴趣。他保护了我,可是我却保护不了他,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血从身体里不停的流出来。”她透过朦胧的水雾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如果是他,一定可以做到,而不是像我这样,只能让他像个废人一样的活着。”

    “你救了他的命,你还有很多时间来挽救他的灵魂,我很庆幸他遇见了你,你是个好孩子。”邓布利多教授伸手揽住刘凡旭的肩膀,声音依旧哽咽,却渐渐恢复了欢快“现在,来说说那个改变了你的人,哦,阿迦,不要否认,在过去,你甚至连这些话都是拒绝告诉我的。无论如何,这么多年,看着你一点点长大,看着你一点点强大,我已经将你当做了我的孩子,请满足一下我这个已经死去的老人最后的心愿好吗?”

    刘凡旭抬手抹去脸上的泪水,蹙起眉心,扭头看向邓布利多教授“所以,你是死去的邓布利多教授,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或者说我已经死了吗?”她的睫毛轻轻颤抖着,眼底划过哀痛“是啊,我已经死了,所以,我没机会挽救导师的灵魂了,他会一直呆在那个密室里,直到魔力耗尽,然后化作白骨,我也再没机会见到斯潘塞了。”邓布利多教授神秘的一笑,他眨了眨眼睛,俏皮的说道“哦,他原来叫斯潘塞,唔,我不记得我教过的学生里有这个名字,他是外国人吗?或者,他是个麻瓜?哦,糟糕,西弗如果知道,会气炸的。”

    她轻笑出声,看了眼故意逗她开心的邓布利多教授,不满的反驳“是啊,是个麻瓜。不过,导师才不会气炸自己,他会首先干掉我的斯潘塞。哦,那真是太糟糕了。”邓布利多教授眨眨眼,笑呵呵的点头道“他就是这么暴躁,特别是在面对你的问题的时候。不过,我想这是岳父的通病,他们都想干掉抢走他们宝贝女儿的坏小子。”

    “不过斯潘塞不会坐以待毙的,他是个fbi,类似于奥罗的执法人员,他很聪明,才22岁就已经从加州理工拿到了三个博士学位和三个硕士学位,恩,就是比n.e.w.t全o通过还要优秀的那种,他是个天才......”刘凡旭不知道,她在说着瑞德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邓布利多教授看着她的笑容,一脸感动,他认真的听她诉说着那个男孩儿的故事,不舍得打断她“虽然他有时候会很笨拙,会很天真就像个孩子,但是他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我想我爱他,我不想离开他。”忍不住将所有心事倾诉给身边的老人,她抬手擦着眼角“可是,我已经失去他了。如果我不是那么愚蠢的——”

    “阿迦,一切都还不晚,你还没有死。”邓布利多教授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他叹息一声“我一直等在这里,就是希望在见过哈利之后,也能见一见你。你还年轻,阿迦,这里还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虽然很想多听一些,那个可爱男孩儿的事情,但是,你该回去了。”他站起身,握住她的手,将她拉起来,带着她走向远处的那片带着生命气息的绿海,邓布利多教授握着她的手,边诉说着最后的忠告边将她带到面向绿洲的站台边缘“有时候,不要太悲观,阿迦,希望无处不在。你所期望的不一定离你非常遥远,或许只要朝前迈一步,你就能得到命运的垂青。这是最后一次,听我这个老人啰嗦,阿迦,祝你幸福!还有,如果西弗醒过来,请告诉他,我很爱他,让他背负了那么多沉重的悲伤,我很抱歉。”

    邓布利多教授的话音刚落,她就感到背后被人大力的一推,双脚踩空,许久都触碰不到地面,仿佛是在高空中自由落体一般。她展开身体,耳边是嘈杂的风声,她的头发在眼前飞舞,身上的裙摆也滑出一朵朵急促的波浪,眼前的光亮逐渐消失最后回归黑暗,身上的剧痛似乎又开始撕扯她的神经,她痛苦的皱紧眉头,她的指尖一颤,失重感瞬间消失,身体的触感告诉她,她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床铺上。

    她皱着眉头,慢慢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昏暗的天花板,鼻尖萦绕着消毒水的味道。她微微错过头,看到她身边堆放着很多仪器,仪器上显示着各式各样的数据。她眉头皱的更紧,动了动嘴唇,嗓子沙哑的发不出声音。她将头扭向另一边,看到一个毛绒绒的脑袋正趴在她的床边。她确定她现在正躺在某家医院的病房里,病房不大,只有她躺着的这一个床位,光线也很暗,只有仪器显示数据的荧光。即便如此,她也认得这个趴在她床边的脑袋是属于哪个天才的,她艰难的勾了勾唇角,弧度还没有画开就被罩在她嘴唇和鼻梁上的呼吸装置阻止,她忍着腹部的剧痛,缓缓吐出一口气,动了动指尖,小心的抬起正在输液的左手,抚摸着他的头发。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就可能永远也见不到他了。

    刘凡旭的手指梳理着他蓬乱的头发,不一会儿就感觉到她指尖触碰着的头皮一抖,她很想咧嘴微笑,奈何她暂时做不出这个高级的表情,只得退而求其次的动了动嘴唇。瑞德在床上趴伏了几秒,似乎是在确定是否是在做梦,然后他顺着她的指尖,缓慢的抬起头。即使是在昏暗的房间,她也清楚的看见了他浓重的黑眼圈,这是几天没有睡觉了?她心疼的用指尖揉着他的眼袋,他抿着嘴唇,眼眶泛红,他抬起双手握住她的左手,小心的将脸颊贴在她的手心,他的表情朝向外面,她看不到,但是手指上湿热的触感告诉她,他哭了。

    “斯潘塞......”她沙哑着嗓音,像是被戳破的气球发出的空气摩擦声“上来陪我躺会儿好吗?刚刚把我冻坏了。”她仍然记得在陷入昏迷前,那冷彻心扉的刺骨寒意,好像全身的血液都被冰雪覆盖了一样,现在回想起来,她还忍不住发抖,这大概就是死神的温度吧。瑞德的身体一顿,慢慢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然后他小心的掀开她身上的被子,避开她手上的输液管儿,躺到她枕边依偎着她。他的鼻尖蹭着她的脸颊,急促的呼吸带着哽咽,闷闷的在她耳边回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魔药大师与BA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迦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迦舍并收藏[综]魔药大师与BA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