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魔药大师与BAU > 第39章 三十九

第39章 三十九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爱是命中注定,我们无法独自找到人生真谛,需要和爱的人一起。

    刘凡旭摇摇头“不,艾玛,事实上,我会寻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他真相的,我不会让你永远消失在我的面前,还有,我想要再给你找个伴儿。”艾玛更加惊恐,她搓着手指,十分不安“主人不需要艾玛了吗?还是认为艾玛一个人不能胜任照顾主人的工作?”刘凡旭再次摇头否认“艾玛你是我的家养小精灵,而我给你找的伴儿,我希望他属于斯潘赛瑞德,我想要用他保护我的丈夫。”艾玛看起来非常犹豫,她小心翼翼看着刘凡旭,正要开口,大门上却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然后就是大门被从外面推开。

    艾玛反应迅速的幻影移形,仓促间忘记给周围施加静音咒的刘凡旭,在听到随后那声刺耳的空气爆破的声音后,一脸担心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她看着大门,只见瑞德皱着眉一脸疑惑的站在门口,四处打量着屋内的环境“阿迦,发生了什么事?我刚刚听到一声,恩,类似气球炸掉的声音,你有听见吗?”刘凡旭连忙快步走过去,将他迎进屋。从他手里接过邮差包挂到衣架上,然后帮他脱下外套,斟酌着措辞道“没什么,我刚刚在做一个简易实验,类似于火箭发射装置。”瑞德这才恍然大悟的放松了眉眼,他伸手抱住刘凡旭,脸埋进她的颈窝,鼻尖蹭着她的脖子“我以为你不会再想玩儿那个了,上次你差点儿被瓶盖儿弹到鼻子。是我刚才打扰到你了对吗?你应该早点儿休息的。”

    刘凡旭伸手拍抚着他的脊背,微笑着摇头“那是个失误,斯潘塞,你要拿那次失败的实验嘲笑我一辈子吗?”她闭上眼睛靠着他的肩膀“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在读书,大概是前些日子睡的太足,我的精神很好,所以就找点儿乐子消遣时间。不过,我没想到你会因为案子上的问题给我打电话,我真的真的很开心你能够在需要的时候想起我。我帮到你了吗?哦,好吧,我知道其实即便没有我,你早晚也会想到那些线索,它们都在你的脑子里,你只是一时没有发现而已。”瑞德抱着刘凡旭,两人默契的跳着缓慢的舞步,他闭着眼睛,轻轻吸了一口气,属于她的气息进入胸腔,他唇边的笑意更浓“我没指望拿那次取笑你一辈子,阿迦,因为我们还有很多很多时间在一起做更多的实验,而你很有可能还会有别的笑料供我消遣”她气恼的轻锤他的肩背,瑞德轻笑一声“阿迦,和你聊天能够让我的思路变得更加清晰。你确实帮到我了。”

    “就像华生帮到了福尔摩斯?”她开着玩笑,笑声溢出唇畔“斯潘塞,我的大侦探,你能告诉你可怜的助手,你明天八点还要上班吗?”瑞德清清嗓子一本正经的回答“准确的说已经是今天,我最最亲爱的助手,霍奇先生要我们上午在家休息补眠,下午再去上班。”“他真是个好人,斯潘塞。”刘凡旭无比感激的说道“那么,你抓紧时间把自己弄干净,立刻上床睡觉,亲爱的,要知道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你说得对极了,今天上午的补眠时间已经开始了。”“好的。”瑞德依依不舍的放开刘凡旭,他在她的眉心吻了一下,带着一身疲惫走进浴室。

    瑞德眯着眼睛,一脸困倦的爬上床躺到刘凡旭身边,他动作自然的伸手搂住她,下巴抵着她的发顶,闭着眼睛昏昏欲睡,嘴里却嘟囔着“阿迦,我想听你念书。”刘凡旭枕着他的胳膊,鼻尖蹭着他胸口的皮肤,听到他的话,几乎要笑出声,她清清嗓子故作正经的问道“是好像妈咪给baby念睡前故事的那种吗?”瑞德不满的收紧双臂,她被闷在他怀里笑着讨饶。她亲吻了一下他的喉结,笑意渐渐变淡,虽说是在玩笑,心中却已经瞬间做出了一个决定,她抖动着睫毛轻轻开口,低缓舒服的嗓音倾泻而出“是一个魔法女孩儿,她刚出生的时候,父母就相继离开。她和艾玛生活在诺大的城堡里,艾玛是的专属家养小精灵,她温柔、腼腆却也带着几丝家养小精灵特有的歇斯底里,她照顾,照顾着她们生活着的城堡,照顾着城堡外花园里的白兰花。”

    “家养小精灵?”瑞德闭着眼睛问道“是上次那本神奇生物上提到过的那种被认为是奴隶的种族吗?世世代代服务于古老而富有的巫师家族,承担一切家务,听从主人下达的任何命令,不得有一丝一毫的违抗,否则必须要自我惩罚。我不明白的是,书上说它们拥有很强大的魔力,它们天生就会魔法,但是却甘心被奴役,它们甚至视自由和驱逐为耻辱。这种已经将奴性渗入骨血的种族真的存在过吗?”“是的,它们确实存在,不过书上说的也不尽然,因为在心中,艾玛不是奴隶,她是她的家人。但是这种感情很复杂,她必须隐藏自己的善意,她不能在画像前表现出对艾玛的在乎。因为如果让画像们知道她视艾玛为家人,艾玛很可能会受到惩罚甚至被处死。”刘凡旭慢慢的讲述着,瑞德动了动嘴唇,再次提问“那么画像是什么?我是说为什么画像可以惩罚甚至处死一个会魔法的家养小精灵,哪怕她只是这个家族的奴隶。”

    刘凡旭将额头贴上他的锁骨“因为那些画像是的直系长辈,从最初的先祖,世世代代延续至今,最后是她的父母。艾玛无法违抗它们下达的惩罚命令,即使她优先听从于。”瑞德嘟囔着“这可真是太糟糕了。”她点点头“是的,真糟糕,直到十一岁生日那天,她收到了来自霍格沃兹魔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那是全英国最好的魔法学校。很多具有魔法天赋的孩子在刚一出生就被登记在册,直到十一岁,这所学校就会将录取通知以信件的方式通过猫头鹰寄给他们,无论他们在哪儿,猫头鹰都会找到他们,然后为他们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嗨,阿迦,你说他们一出生就会被登记在册,我是说,这所学校是如何辨别他们具备入学资格的?还有,猫头鹰送信?它是怎么辨别正确的收信地址的,你说过无论他们在哪儿都会被找到。这太不可思议了。”瑞德皱着眉,睡意朦胧的反驳,刘凡旭伸出手指戳戳他的胸膛,不满的说道“嗨,斯潘塞,我知道你其实想说的是:这不科学,但是这就是魔法,你难道要用你那套非魔法理论去和我辩证魔法世界的逻辑吗?”瑞德嘟着嘴妥协道“好吧,好吧,这是魔法,你继续讲。”

    “我仍然记得那天空气当中飘荡着的白玉兰花的香气,还有餐桌上摆放着的全麦面包的香味”刘凡旭猛地顿住,察觉到自己的失言,她忐忑的沉默着,等待瑞德开口。他此时微微睁开眼睛,眼底的困倦被诧异取代,他低头亲吻她的发顶,似乎没有察觉到一般,含糊说道“以第一人称讲述故事,更加有代入感,似乎我也能闻到玉兰花和全麦面包的香味了。”刘凡旭紧绷的身体一松,抱着她的瑞德睫毛跟着一颤,更加证实了他的猜测,她在紧张,而一个故事讲述方式的转变并不足以让她如此紧张,那么,抛去不可能的因素,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也只会是真相。而这个被他用演绎法推演出来的真相,却让他心底的疑团越滚越大,他的妻子、他的阿迦在讲述的其实是她自己的故事,可是为什么每一次都必须和魔法扯上关系呢?他这次十分确定她并没有在和他调笑。

    “斯潘塞,你是不是饿了,所以才会闻到全麦面包的香味?”刘凡旭的眼神有些慌乱,她有预感,瑞德已经开始怀疑,即使他现在没有直接揭穿,也不过是想要等待她主动开口解释。她吐出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她抬起头,瑞德随着她的动作低头,两人在灰暗的黎明晨光中眼波纠缠。她动了动嘴唇,声音忽然变得干涩“斯潘塞,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这些,是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我害怕你会因此离开我,所以我——”瑞德忽然收紧双臂,他低头含住她的嘴唇。她的鼻尖被瑞德的颧骨压得酸痛,她的睫毛蹭着瑞德脸上的皮肤,她的嘴唇被瑞德啃吻的有些刺痛。刘凡旭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胸腔里的氧气似乎随着交缠的唇舌一起被抽离,空气变得稀薄,她下意识的抬手环住他的颈背,想要推开他却又把他抱的更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魔药大师与BA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迦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迦舍并收藏[综]魔药大师与BA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