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魔药大师与BAU > 第71章 七十一

第71章 七十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毋庸置疑,正因家庭的存在,人类社会最杰出的美德才得以创造、加强及传承。

    刘凡旭的瞳孔猛地放大,她一下子放开了抓着他手腕的手。两边的警长见她松了手,便带着男人继续向警车走去,只是这个男人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或者说是某种暗示。他激动地扭着头,眼睛凸凸的瞪着刘凡旭,扭曲着脸孔不停地高喊着“他在看着你!他在看着你!他在看着你!......”

    这个男人的五官看起来十分骇人,刘凡旭却在最初的惊愕之后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脸上的神情也十分的平静。她垂下睫毛,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冷淡的弧度。她动了动嘴唇轻声说道“好的,我等着。”是的,她等着。

    等着看他如何看着她,这句回答她说的声音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很轻。但是因为那个男人突然间的疯狂举动,让周围的警员和其他执法人员都下意识的看向这里,停下了手中正在做着的工作。所以周围难得安静了片刻,而正是因为这样,她的声音却又恰好能够让那个男人听得分明。

    刘凡旭这句简短的回答,带着十足的傲慢与张狂,竟让那个变得疯狂的男人陡然闭上了嘴巴。他惊恐的避开了刘凡旭的眼睛,那双在夜色中亮的让人不敢直视的眸子,让他从心底发寒。那个男人狼狈的缩回脖子,别开了头不再看她。

    瑞德从刚刚刘凡旭忽然躬身,从地上捡起一个纹章样式的复古物件的时候,心中已然浮起一丝不好的预感。等看到那个被拖走的凶犯,突然歇斯底里的当众叫嚣着威胁自己的妻子,他便大步走上前,站到了刘凡旭的身边。

    他皱着眉头望着那个男人被带走,随后扭头看向她的侧脸,确认她的神情并没有什么不妥,这才松了口气。不过,他的眉头仍然紧紧锁着,他看了看周围继续忙碌的执法人员,压低声音轻声问道“怎么回事?”

    听到瑞德的声音,刘凡旭一愣,然后抬眸望向自己的丈夫。见他一脸担忧,她的脸上慢慢晕出一抹安抚的笑意,她摇了摇头,轻缓的回答“我没事,斯潘塞,不要担心。”

    瑞德的表情显然是不相信的,他的视线扫过她收紧的拳头,它正死死将那枚族徽攥在手心里。他抬手包住她的手,垂下眼眸,没有说话。刘凡旭因为他的动作,愣怔了片刻,许久才无奈的叹息一声,主动开口解释“一个故人,虽说是有点儿麻烦。但是我可以解决,不要太小看我,斯潘塞。”

    她垂下眼眸,抬起手,望着摊开的手心当中,那枚躺在手心里的族徽,继续说道“真是有意思呢,原来这些日子,都是他在和我打招呼啊。”

    “是那些吗?”瑞德的眉心锁得更紧,他抿着嘴唇,斟酌着开口“你需要我,阿迦,这件事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无论是谁,他已经参与到我们正在办的案子里,那么你就没有必要再为了维护我而独自行动。”

    “什么意思?”摩根掐着腰,走到他们身边站定,他来回看着刘凡旭和瑞德,皱着眉头追问道“嗨,我错过了什么,刚刚那个人突然怎么了?”他转头看着刘凡旭,继续说道“是你们那边的巫师搞的鬼吗?”

    “显然是的,”艾拉也走了过来,她看着刘凡旭直截了当的接着说“他认识你,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是指有人一直在监视你吗?还是说,这只是一种恐吓,但是按理说这个人不应该认识你,”艾拉皱着眉头望着刘凡旭问道“你认识他吗?”

    “这个男人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刘凡旭摇摇头解释道“但是,有很多种方法可以借由一个不认识的人为自己传达信息。”她看了眼霍奇和高登,继续说道“虽然很想说这不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我不得不承认,这次这个人确实非常棘手。我没有想到他会跑到美国来找我的麻烦。”说到这里,刘凡旭失笑,她无奈的看向仍然等待她将事情解释清楚的众人。

    只能收起笑容,清了清嗓子,接着说“这是一件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说明的事情,你们确定要站在这里听我说吗?”她咧嘴笑了笑,表情有些耍赖的意味。霍奇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他回头看了眼还在忙碌的现场执法人员,不得不承认,现在确实不是听这个件事的最佳时间。

    他点点头,率先说道“这件事并不着急,该来的总会来,既然他已经发出了邀请函,我们只有做好应对准备。但是现在,正如阿迦所说,我们更加需要回去匡提科休息。”

    刘凡旭附和着点头,她肯定了霍奇的话,接着说道“他只是打个招呼,在他正式出现之前,还会有很多次无聊的试探,我会一点点告诉你们的。所以,至少这次不要因为我的事情,耽误大家的休息时间,好吗?”

    “......”摩根耸耸肩,微笑着抬手揽住瑞德肩膀,眼睛却分外认真的看着刘凡旭说道“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事,无论他要做什么,让他尽管来,我们随时‘恭候’。”

    艾拉微笑不语,不过她站在刘凡旭的身边,脸上带着骄傲和自信,她的意图十分明显,至少这里站着的人都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霍奇率先朝他们的御用座驾雪佛兰suv大步走去,刘凡旭跟着其他的人脚步,不快不慢的走着,瑞德因为被摩根揽着肩膀,反倒是高登走到了刘凡旭的身边。他起初并没有开口说话,刘凡旭也只是垂眸静默着,两人之间的气氛一时之间被沉默笼罩。

    等大家都走到车前,他们距离车子还有一段距离,这时高登才突然说道“阿迦,你真的确定瑞德适合你吗?”他没有停下,只是放缓了脚步,而听到他说了什么的刘凡旭也配合的放慢了速度,她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认真的思索了片刻,方才回答“我很确定,高登。”

    高登的眼睛凝视着她的脸庞,许久才笑出了声,他摇摇头继续说道“我真不该问你,毕竟你是一条道走到黑的性子。或许,瑞德的存在并不是你的绊脚石,他能拴住你的疯狂也说不定。前提是,”他垂下眼眸,勾起唇角,状似漫不经心的接着说“你愿意让他束缚住你。”

    “这一点,您很清楚,高登。”刘凡旭嘴角的笑纹同样深刻,她的眼底流动着暗芒与星光,这原本是两种矛盾的情绪,此时却揉捏在一起混合成刘凡旭此时此刻复杂的心绪。她几不可闻的叹息一声,轻轻呢喃着“您所担心的事情,永远也不会发生。”

    “或许我从一开始就担心错了人,”高登的唇角仍然含着笑意,他的眼神也一如既往的淡然,他意味不明的话,却让刘凡旭挑高了眉峰,她感到相当意外的看了高登一眼,不确定自己的理解是否正确。

    只是,高登并没有解释的意思,他很喜欢给他们留些悬念让他们自己思考,尤其是喜欢给她出难题,然后默默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为了解决他的出题绞尽脑汁的样子。她不确定他是不是有偷笑,但是她相当肯定的一点是,他一定为他们的努力欣喜。在他的眼中他们都是他的学生,他在竭尽所能的帮助他们成长,以成为一个更加优秀的侧写师为目标。

    刘凡旭明白他的意思,所以她也只是郁闷的鼓了鼓脸颊,随后无奈的叹息。这时他们也恰好走到车前,瑞德拉着车门等着她,见她愁容满面便开口询问“怎么了吗?”话音刚落他就想到了什么,咧嘴笑道“是不是高登又给你出了什么难题?”

    “......”刘凡旭先是直愣愣的看着他,直到他不自在的动了动肩膀,她才笑着低下头,轻声问道“那么,斯潘塞,你愿意和我一起解决这个难题吗?”

    瑞德一愣,她从来没有这样要求过,无论高登出的题目有多难,她也不会让他帮她。可是这一次,她却这么简简单单的说出了这个请求。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难题与他有关。瑞德想通这道关节,便垂下眼睑,微笑着回答“好的,阿迦,我们一起。”

    他们彼此相望,视线交缠,不用言语交谈就默契的认定了相同的事情。在回程的飞机上,他们各自坐在机舱的角落里,或看书或休息,或做别的事情消磨时间。他们的脸上挂满了疲惫,没有一个人因为一件案子的结束而开心,但是他们却也不会被这种超载的负面情绪压垮。因为他们并非一无所有,他们至少还拥有彼此。

    刘凡旭蜷缩在舒服的航空椅里,手上拿着一支黑色中性笔在一个本子上迅速的勾勒着什么。瑞德坐在她身边,期初他专心的看着手里枯涩难懂的专业书籍,等他抬手端咖啡杯的功夫,有人忽然从他手里夺过了杯子。瑞德疑惑的抬头望向他侧对面的肇事者,眨了眨眼睛,开口询问“嗨,摩根,你在干什么?”

    摩根原本在闭目养神,耳朵上也带着耳麦,只是他无意中看到了刘凡旭正在画着的图样,便好奇的想办法吸引了瑞德的注意。他抬手指了指刘凡旭手中的本子,压低声音问道“她画的那是什么?应该不是简单的涂鸦吧。”

    瑞德皱起眉心,他先是看着摩根愣怔了几秒,随后他靠向椅背,扭过头看向刘凡旭,视线落在她手中的本子上。尽管看的不是特别明白,但是他确定自己已经知道了那是什么。于是,他再次倾身靠近摩根,压低声音回答“是如尼魔文和魔法阵,阿迦在计算。”

    “那个有什么用?”摩根也凑上前,压低声音追问。

    “我不知道,我的学习进度还不足以读懂那些演算。”瑞德实话实说,他耸耸肩,并没有觉得自己说出的话有多么让人吃惊,所以当他说完这句话后看到摩根脸上布满不敢置信,才会皱起眉头抗议道“嗨,我也有暂时不懂的知识,这很奇怪吗?”

    “不,没什么”摩根笑眯眯的摇摇头,随机他转了转眼珠坏笑着问道“嗨,瑞德博士,你难道不想搞清楚那是什么吗?”

    摩根的提议颇让瑞德心动,不过他知道只要他开口问,刘凡旭一定会告诉他,但是那样就太没有意思了。所以他只是思考了一秒钟,就勾起唇角,战意满满的对摩根说道“我保证这周周五前,一定能读懂这些演算,到时候再告诉你答案。”

    语毕,瑞德心满意足的重新坐正身子,端着那本可以当凶&器的砖头一样的专业书继续读了起来。摩根目瞪口呆的看着瑞德,深觉两人的大脑回路构造不同,他明明只是想要诱&导瑞德主动去问刘凡旭而已,却无意中激发了他勤奋好学的争胜心。

    丧气的靠回椅背,却看到艾拉忍笑忍得十分痛苦的扭曲表情,他瞪了她一眼,重新戴上了耳麦。

    刘凡旭和瑞德走出楼梯间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家大门前放着的东西。用天蓝色彩纸包扎的、非常漂亮的一大束白玉兰花,和紧挨着花束的用同样颜色质地的彩纸包裹着的一个正方形盒子。刘凡旭的眉头一下子紧紧皱起来,她伸手拉住了想要上前查看的瑞德。

    瑞德看向阻拦他的刘凡旭,却惊讶的发现她的手指间已经多出了一根黑色魔杖。他眉眼紧皱,压低声音说道“是他吗?”

    “......”刘凡旭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她抬手摁在瑞德的胸膛上,低声说道“跟在我的身后,斯潘塞。”她没有要求他留在原地,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再没有比她身边更加安全的地方了。

    瑞德点点头,没有质疑刘凡旭的判断,他按照她要求的那样紧紧跟在她的身后。刘凡旭缓步走到大门前,俯下身用魔杖检测这些东西的魔力流动,却意外的扬起眉峰,居然没有一点儿魔法痕迹,难道是某些麻瓜的手段吗?刘凡旭抿着嘴角否认,用麻瓜的手段并不是他的风格,不过也不能排除是他身边某个麻瓜咨询罪犯出的主意。

    没有去碰那束白玉兰花,点了点魔杖,施咒让包裹自己打开。她在这之前已经在这周围布上了忽略咒和静音咒,所以她并不担心被意外出门的邻居发现他们的秘密。只是为何他们要在这儿检查包裹而不是将它拿进房间,原因其实很简单,他们不想让来历不明的物件进入属于他们的家。

    包裹被一层层打开,最后躺在箱底的是一摞照片。只是瞥了一眼,向来温和的瑞德就彻底被点燃,他暴怒的俯身从箱底拿起那些记录着刘凡旭一颦一笑的图像。他的愤怒冲击着他的思维,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个寄来包裹的人,想要告诉他们的话:他对她的生活了如指掌。

    这是一种明目张胆的挑衅,他紧紧抿着嘴唇,颤抖着手指一张张的翻看着。照片可以追述到他们刚刚相识不久的那段时间,里边甚至有她和瑞德亲&热时候的亲吻画面。

    刘凡旭的脸色也有点儿冷,不过她比他更快的冷静下来。她俯身捧起那束白玉兰花,挽住瑞德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的身体,打开家门,将他推进了房间。她在转身阖上房门时,下意识的朝外面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异常情况后,才落了锁。

    瑞德被刘凡旭推进家门后,就大步走到房间正中央,他甩手将照片扔到书桌上,抿着嘴唇转身走到沙发前直挺挺的躺下来。他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刘凡旭看了瑞德一眼,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走到书桌前,将手中的花束放到桌上。

    她抬手从花束里拿出一张折叠的卡片,没有打开,而是将它和那些散落在桌面上的照片放在一起。她转身走向瑞德,在他身边坐下,抬手拍抚着他的胸口。瑞德伸手将她带进怀里,她枕着他的肩头,依偎着他的胸膛,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魔药大师与BA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迦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迦舍并收藏[综]魔药大师与BA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