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魔药大师与BAU > 第75章 七十五

第75章 七十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毋庸置疑,正因家庭的存在,人类社会最杰出的美德才得以创造、加强及传承。

    阿琛没有反驳,他只是放开了抱着她的双臂,慢慢走到她的身旁,拉起她的手,眼睛流连在她的眉眼五官上。他脸上的表情仍然是那么的淡漠,好像在他面前如此激动地自己只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见他这个样子,刘凡旭猛地闭上眼睛,她抬手揉着眉心,手指有些使不上力气。胸腔中激荡着的情绪慢慢平息下来,她重新拾起了她的平静,只是,这样的平静更多的带着无可奈何的意味。

    “阿琛......”刘凡旭的唇瓣几不可闻的吐出这个名字,带着怀念和怅然。她无法否认自己的心情,对他,不是无动于衷的。因为这个男人曾经给了她最朦胧的初恋,可是就像大部分的初恋都会无疾而终一样,她和他也最终分道扬镳。只是,他们之间却连一场正式提出分手的交谈都没有。多么可笑,她曾经居然也是对他怀抱过希望的。

    “阿迦,那些白玉兰花,每一朵都和老宅大厅里悬挂的那朵一模一样,无论是倾斜的方向或者是盛开的角度。”他拉着她的手,边朝前走着边指着身边的花田,语气清淡却说着偏执疯狂的话。刘凡旭垂下睫毛,嘴唇动了动,脸上的神情有些僵硬,心底也是一阵阵的发寒。

    刘凡旭抬头看向他的侧脸,他的脸庞精致,下颚曲线完美,只是他眼中的冷然,让人窒息。可是,也正是他这样别致的气质,吸引了当初的自己。阿琛,全名白沐琛,因八字缺水,所以姓名填补之,取名沐琛,字佩玖。他来自中国,身世成谜,对于他,她了解的真是太少太少了。

    可是,那个时候的自己,并不在意他的背景,她相信自己的判断,即便后来他消失的悄无声息,她也只是以为他出了意外,并没有真正探究过他的去向。刘凡旭垂下眼眸,看着自己被他紧紧握着的右手,舌苔发酸发苦,她抿着嘴唇,轻声说道,“阿琛,那时你去了哪里?”

    “你想知道吗?”白沐琛终于不再自说自话的介绍着他的领地,而是直面回应了她的问题。尽管,这样的回应仍然让她难以回答。是的,她并不是真正在意这个问题,否则当初又如何找不到他。刘凡旭望着他的眼神,轻轻颤动着,而他看向她的目光里,却依然是黑沉一片,她看不出他是否有过委屈或者别的什么情绪,她甚至不确定他对她是否存在过感情。

    白沐琛伸出手,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柔的拂过她的脸颊。她并没有躲闪,她直视着他的眼睛,等待着他开口。只是,他望着她的脸,始终沉默着,直到她的耐心快要告罄,就要忍不住的时候,他才慢吞吞的说道,“阿迦,为什么,如果你选择马尔福,我还可以告诉自己你选择的是门当户对的家族联姻,可是,你居然选择了一个麻瓜。你曾经不是最不屑一顾的吗?为什么是他,而不是我......”

    “......”刘凡旭仰头望着他的眼睛,即使是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神情依然没有多大的浮动,她根本看不透这个男人,所以说,当初的自己究竟是为何要招惹他的。她摇摇头,不用细想,她就能够回答,因为有些事情根本不必作伪。有很多关于他的疑问,她曾经在梦里问过千百遍,她得不到答案,如今本尊就在面前,她可以毫不犹豫的反问他,可是,她望着他那双被重重迷雾遮盖住的双眸,却又忽然不想知道答案了,她摇了摇头,说道,“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是的,已经不重要了。困扰自己很多年的疑问,顷刻之间不再想要探究答案。这本身已经是一种释怀,如今耿耿于怀的人只有他而已。可是,明明是他首先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两人之间她一直以为他才是最先释怀的那个人。如今他又对她说出了这样的话,这该是怎么样的一种命运,却原来她一直奢望,认为求而不得的东西,曾经也是得到过得吗?

    “不重要了吗?”白沐琛重复着她的话,声音越发轻柔,语调也更加阴沉,他垂下睫毛,握紧着她的右手,静默几秒之后,忽然说道,“你可以左右开始的起点,却不能主导结束的终点。阿迦,”他慢慢勾起唇角,一抹浅浅的笑容在他的唇畔绽开,刘凡旭吃惊的张大眼睛,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的笑容。它若昙花一现般,令人惊艳失神。可是同时,它也如同一抹罂粟,带着致命的毒素。

    “一切因你而起,也只会因你而终。”白沐琛的话,一字一句如同诅咒一般,深深烙印在她的心上。刘凡旭摇摇头,她的眼底渐渐浮出一层水雾,隔着这层朦胧她想要看清楚他此时此刻的神情,却最终只是颓然。她不想伤害斯潘塞瑞德,也同样不想伤害白沐琛。她拒绝他对命运的最终审判,她说,“阿琛,你在逼我吗?”

    “如果你认为这是在逼你的话,”白沐琛似是而非的说道,他抬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水,俯下身,靠近她的脸庞,语气轻柔的低语,“阿迦,想要结束这一切,只有一个办法,只看你愿不愿意这么选择。”他握着她的手,慢慢将它放到他的心口处,说道,“随你。”

    刘凡旭怔怔的看着他,听他说出这些话,她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因为身体乏力,并没能摆脱他的牵制。白沐琛看着她,依旧是那副神情,刚刚用来迷惑她的笑容也不见了踪影。他忽然放开她的手,朝前迈了一步,站在她的身前背对着她蹲下身。

    这分外熟悉的一幕,将她生生钉死在原地,她甚至连转身逃离的想法都没有,她就这么看着他的背影,泪水溢出眼眶,顺着睫毛一滴滴的垂落。她下意识的伸出双手,趴伏在他的背上,双臂紧紧环住他的脖颈,脸颊上的泪水沾湿了他的脸颊,他勾起唇角,双手抱住她的膝盖,慢慢地站起身。

    一步一步,他背着她继续朝前走,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再说话,而她却已是泪流满面。多年前的嬉闹,那些漫不经心的话,当时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同,如今一一想来却是如此的痛楚揪心。如果当初他不离开,如果当初她去寻他,那么现在她是不是就不用面对他给出的选择?她爱着斯潘塞瑞德,却无法做到为了选择他而杀死白沐琛。

    “你料定了,我不会杀死你,对吗?”刘凡旭闭着眼睛,沙哑着嗓音,说道,“即便是到了现在,你仍然在算计我。”

    “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开你,”白沐琛沉默了许久,方才开口,他说,“我以为你哪怕嫁给了什么人,也只是为了家族利益,我终究能夺回你。”白沐琛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已经将她拐到美国之后,居然会横□□来一个斯潘塞瑞德,而算无遗漏的白沐琛居然因为斯潘赛瑞德是个麻瓜,就放松了警惕,他以为她永远都不会爱上一个她曾经不屑一顾的普通人。

    “我不会永远等着你来爱我,阿琛。”刘凡旭的声音很轻,“尤其是在我认为你已经死去的情况下,我更加不会对你有所期待,你太自以为是了。”她垂下湿漉漉的睫毛,声音仍然有些不稳,她继续说道,“既然如此,当初你又何必要突然离开。”

    “......”白沐琛沉默着没有回答,刘凡旭见他这样,眉心蹙了一下,叹出一口气,正准备放弃这个话题,谁成想他在许久的沉默之后,却奇迹般的开了口,他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渡劫。”

    刘凡旭一惊,这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的答案。她原本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来自中国的魔法师而已,正如霍格沃兹里那些华裔巫师。不同的是,他没有上过魔法学校,所以对魔咒表现的分外饥&渴。她侧眸望向他近在咫尺的脸颊,如此距离,也看不到毛孔,原来他就是那些只在传说中出现的修真者吗?

    想到这里,她的眉头再一次皱起,如果是这样,那他就更加不可能伤人性命,不是说修真者最忌因果的吗?为何他可以这样无所顾忌,还是说那些命案并非他所为?不想再继续无谓的揣度下去,刘凡旭斟酌了一番语序,方才再次开口,她说,“渡劫可还顺利?”

    “你其实并不关心这个,你真正想要问我的,是那些命案,对吗?”白沐琛的语气依旧淡淡的,他并没有掩饰,直截了当的截断了她的试探。只是,听到他的话,刘凡旭不舒服的皱起了眉头,她反驳道,“这确实是我想要问的问题之一,但是我同样想要知道关于你的事情,阿琛,你始终瞒着我,直到现在,你终于愿意告诉我了,我为何不关心?”

    “......”白沐琛听到刘凡旭的回话,静默了几秒,方才淡淡的反问道,“你想先听哪一个?”

    “你想先说哪一个?”刘凡旭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再一次将选择权交回到白沐琛的手中。大概是知道了她绝对不会给出肯定答案,白沐琛抿嘴静默了片刻,才慢条斯理的开始解释,他说,“成功了,只是受些伤,所以寻了这个地方修养,现在已无大碍。”白沐琛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刘凡旭又怎么会听不出他寥寥几个字中吐露出来的凶险。

    “至于那些案子,我并未参与,不过是推波助澜一番而已。至于因果,还了便是,并不需要花费我太多精力。”白沐琛漫不经心的语气,听得刘凡旭一阵气闷,她扶着他宽阔的肩膀,直起身,瞪着他的侧脸,追问道,“那你算计我的事情呢,这个因果如何了得?”

    “只有这个没有了却,”白沐琛摇摇头,承认自己身上仍然背负着一道枷锁,他微微侧首,看着她,很认真的说道,“这个因果已经牵绊太深,若你不能许我今生,便只能用我的命来还了。”

    “......”刘凡旭垂下眼睑,轻声说道,“你又为何总是逼我?”

    这一次白沐琛没有再开口,刘凡旭垂下睫毛,将视线放到周围一望无际的花海中。那些摇曳多姿的白玉兰,仿佛一个模子雕刻出来的一般,美丽精致却又带着说不出的偏执诡异。照理说,修士最是崇尚自然,可是他的性情却如此霸道强势。如此一个人,她却从未看清过,如今被带进这里,也是她逃不开的劫数。

    想到这里,刘凡旭知道,即便到了此刻,她依然没有想过武力解决这种境况。她仍然在试图缓和的说服他,可是她早已身在局中,又该如何改变他的想法。她的手指摩挲着他肩头的意料,心思飞转间,却听到他淡淡的低语,他说,“阿迦,不必费神,你出不去的。”

    早在刚刚她踏进这里的那一刻,她就感觉到了法阵的变化,或者说它原本就是如此。进得来出不去,他早就设计好了这一切,又如何会出现纰漏。更何况,她的魔力被封,身体又使不上力气,与外面的人也不会有机会取得联系。

    她被他困在了这里,刘凡旭垂着眼睑,不再做徒劳的挣扎。她侧眸看向阿琛的脸颊,低声问道,“你想囚禁我多久?”白沐琛摇摇头,没有回答,反而是抬眼看向不远处自白雾中渐渐显露出来的三层小楼,他淡淡的开口,声音清浅如泉水,带着明显的愉悦,他说,“阿迦,你喜欢吗?”

    刘凡旭语塞,她的目光轻轻颤动,在静默着望了他几秒钟之后,才慢慢转头看向他说的那栋小楼。如果她和他不是现在这种关系,她或许会很喜欢,因为这里完全就是白沐琛按照她的喜好建造的,怎么可能不喜欢。只是,她垂下睫毛,即便喜欢又如何,她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刘凡旭,如今,她有家人,有爱人,有朋友,她不再孤独,她已经拥有了能够始终陪伴在她身边的那个人。

    “阿琛,你这又是何苦,”刘凡旭轻声说着拒绝的话,她对他仍旧是不忍的,曾经这个男人也是被她放到心里过的。只是,那个时候的她仍然太年轻,她不懂得什么是爱,她不懂得怎么样去爱,她不愿意妥协,也没想到过付出。哪怕在心里留下过痕迹,也只会因为傲慢和倔强,渐行渐远最后慢慢地遗忘。她原本以为她和白沐琛也会是这样,她皱着眉头,指腹抠着他肩头的衣料,抿着嘴唇,不知道该如何解开这个僵局,于是她反问道,“阿琛,我既不能承诺你今生,也不想要你死,你告诉我,我该如何是好?”

    当飞机抵达西雅图的时候,天上正下着蒙蒙细雨,瑞德提着轻便的手提袋,随着他的伙伴们走出候机室。在大门旁边的停车区,有两辆雪佛兰suv,是他们已经提前抵达的御用车驾。他们之中没有人考虑留在西雅图,他们不约而同的认同了立刻赶往福克斯的想法。尽管在那里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未知的凶险状况,但是这并不能阻拦他们前进的脚步。

    瑞德一坐上车,就掏出手机打给刘凡旭,他需要提前告诉她他们的决定。只是,手机那头,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这让瑞德的眉头越皱越紧。无论是在何种情况下,刘凡旭都不会无缘无故的不接听他的电话,他烦躁的抬手揉着眉心,心里已经开始推演着各种可能性。

    车内坐着除了jj以外的所有人,他们在刚刚上车前,已经计划好兵分两路。由于jj的职责所在,她需要留在西雅图控制住这里的媒体新闻。而剩下的人则乘坐一辆suv立刻赶往福克斯。此时,见瑞德和刘凡旭联系不上,大家的脸色都有些凝重。并非他们喜欢往最坏的可能性去猜测,而是在已经对他们发出危险警告后,她却和他们失去了联系,这不能不让他们担心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他们还在飞机上的时候,发生了。

    “阿迦......”瑞德颤抖着嘴唇轻声低喃着这个名字,他低头看着手中的手机,知道再打下去也只会是同样的结果。刘凡旭一定是在让艾玛通知他们之后,又遇到了什么突发事件。

    “等我们到了福克斯,就会知道发生过什么,瑞德。”高登抬手摁住瑞德的肩膀,声音干脆,语调平缓,语气沉稳,这多少让瑞德稍微收回了些许散乱的思绪,他抬头看向高登,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魔药大师与BA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迦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迦舍并收藏[综]魔药大师与BA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