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魔药大师与BAU > 第76章 七十六

第76章 七十六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毋庸置疑,正因家庭的存在,人类社会最杰出的美德才得以创造、加强及传承。

    白沐琛沉默着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背着她直接踏上通往大门的台阶。刘凡旭知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她没办法说服他,也没办法按照他说过的那样伤害他。他们僵持着,他一意孤行的背着她走过门廊,站到大门前。

    推开双扇大门之后,白沐琛仿佛被摁开了某个开关,他一改之前沉默不语的静默状态,开始语调平缓的为她讲述着建造这栋小楼的始末细节。刘凡旭知道他之所以如此详细的描述每一道工序,是因为这些想法曾经都是她不经意间说出口的话。她说的漫不经心,他却将它们记在心间,并且记了这么久。

    这个样子的白沐琛是她陌生的,却也是她无法强硬拒绝的。他疯狂执拗的眼睛里,时不时闪过的光华,让刘凡旭感到惧怕的同时,也感到隐隐的心痛。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回应他如今的每一分心情,可是她又不能再次伤害他,如今的局面让她不敢妄动,否则后果不是她能够承担的。她只能沉默着,任由他握着她的手,带着她走遍这里的每一处,一遍一遍的听他回忆他们之间的过往。

    最后白沐琛将她带进了一楼的书房,这里布置的极其雅致,古琴焚香,笔墨纸砚。倚墙竖立着古色古香的书架,上面依次陈列着分门别类规整齐全的各色藏书。海纳古今中外名家名作、稀世孤本。刘凡旭只环视一眼,就垂下颤动着的睫毛,她动了动嘴唇,低喃出声,“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阿琛,”很多事情,并非只是一句错过,就能解释。即便当初他们没有分开,她也不见得会爱上白沐琛,他们两人太像了。

    他们一走进书房,刘凡旭就挣扎着想要甩开白沐琛的手,他不以为意的松开放她自由,他以为她是被这些藏书吸引,忍不住想要走近去看。但是刘凡旭没有靠近那些书架,而是径直走到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前。她抬起手,指腹摩挲着冰凉的水晶玻璃,望着外面的重重白雾,以及白雾中若隐若现的白玉兰花。

    白沐琛站在她的身后,始终看着她的动作,眼底刚刚浮现出的柔软被刺骨的冰冷取代。他沉默着,看刘凡旭整个人贴上玻璃,似乎想要破窗而出的模样,他终于不再旁观漠视,他从一旁的贵妃榻上,拿起一件大而长的及地披风,缓步走到她的身后,抬起手,将披风裹上了她的肩头。

    刘凡旭身体一僵,她瑟缩的动作,让白沐琛的脸色更加难看,他强硬的将她整个身体卷进自己的怀里,伏在她的耳畔,低声说道,“阿迦,这些你都不喜欢吗?”

    “......”刘凡旭倚在他的怀里,垂着睫毛,抿着嘴唇,声音里带着颤抖的痕迹,她低声回答,“喜欢,但这些都不是我现在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白沐琛顿了一下,仍然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尽管,他十分清楚刘凡旭会如何回答。

    “斯潘塞,我要斯潘塞。”刘凡旭立刻回答,声音里夹杂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任性和娇蛮。

    “......”白沐琛沉默着,他垂眸望着她委屈的脸庞以及眼中朦胧的雾气,喉头一甜,险些呕出一口鲜血。他的胸腔之中,隐隐传来痛楚,他下意识的收紧双臂,将刘凡旭更紧的包裹进怀里,好像这样他就不会再失去她一般。

    “斯潘塞会找到我的。”见他不回答,刘凡旭闷闷的继续说道。白沐琛没有表现出更多的情绪,他含而不发痛到内伤,也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飘然姿态。只是,在他听到刘凡旭的话后,他便垂下眸子,望着她的发顶,等她话音刚落,便淡然回复,他说,“不会。”没有他的允许,他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你,白沐琛在心里如此说道。

    “他会的。”刘凡旭同他呛声,她赌气一般,不停地重复着这一句,“他会的,他会的。我的斯潘塞,从来都是独一无二的,他的头脑,”

    “有些事情,并不是只靠聪明就能解决的。阿迦,你为何变得天真了,是被那个麻瓜影响了吗?”白沐琛打断她的话,淡淡的说道,“这一点,你其实也很清楚,你那么说,不过是为了激怒我,让我生气而已。”

    “那么,我成功了吗?”刘凡旭勉强从他的怀里抬起头,努力仰头,看向他的眼睛,却因为他高大的体型,只看得见他的下巴。听到她的话,白沐琛低下头,两人的鼻尖仅仅只相隔两指的距离,刘凡旭别开眼睛,不自在的躲避着他的气息。

    “恩,你成功了,我其实很生气。”白沐琛平静的回答,他的情绪太冷淡,她根本看不出来他的情绪与他所表达的内容有几分一致性。他见她的眼中闪过不信,便再次开口确认道,“我现在内伤未愈,刚刚气血上涌,内息被打乱,如果你想要杀我,此时是最好的时机。”

    他边说着边俯身靠近刘凡旭,她惊慌的躲闪,却被他摁在后脑的大手阻断了躲避的余地。她紧锁眉头,焦急地开口,说道,“阿琛,你不能这么对我,”话未说完,嘴唇已被他含住,他摁着她的后脑,加深这个吻,刘凡旭躲避不及,只能被动的被他肆虐着侵&犯她的唇舌。

    刺痛感让刘凡旭的情绪险些失控,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她反抗不了拒绝不了,而白沐琛这个时候居然再次开口强调道,“阿迦,你可以选择杀死我,任何时候都可以。你会吗?”她不是不恨的,尽管对他留有温情,可是他一再欺&辱她,她如何会不恼他,只是不等她发作,她便尝到了他舌苔上腥咸的味道。

    她惊恐的睁大眼睛,抬手去推他的腰背,却无力撼动他的掌控,她只能感受着他越来越粗暴地亲吻以及覆盖住他整个口腔的血腥气,还有从他们唇舌交叠处溢出的温热液体。许久,他咳嗽着放开了她,而她也终于看清楚了他唇瓣上、下巴上的鲜红,她抖着嘴唇,想要抬手去抚摸他的脸颊,却被他的动作打断,他抬手为她擦拭着脸上的血液,语气淡淡的说着,“你看,我确实很生气,没有骗你。”

    “阿琛......”刘凡旭望着他的眼睛,追问道,“你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不是说,你成功了吗?”

    “你关心这个吗?”白沐琛反问道,他并不是在讥讽,而是真的很想要知道这个问题,他望着她的眼睛,淡淡的追问,“你关心吗?”

    “......”刘凡旭没有回答他,她只是看着他。白沐琛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她的脸上,见她这样,带着的嘴唇轻轻勾起,他心情颇好的开口,说道,“恩,是成功了,但是受了很重很重的伤。”

    “你为什么一直要求我杀你。”刘凡旭不相信他的话,她知道他隐瞒了什么,尽管知道她追问他,他也不见得会坦率的告诉她。但是,她还是将这句话问出了口。

    “或许我只是想试试看,在我和斯潘塞瑞德之间,你会怎样选择。”白沐琛的声音很轻,细不可闻,如若不是两人距离很近,刘凡旭根本不会知道他说过什么。她看着他的眼睛,只感觉全身无力,她摇着头,说道,“阿琛,你在拿你的命赌我的选择吗?”她不敢置信的接着说道,“如果我真的选择舍弃你的性命呢?你就这么笃定我对你不忍心?”

    “我不确定……”白沐琛垂下眼帘,纤长的睫毛在他的脸上打出一抹阴影,他清谈的语气依然如故,仿佛他们现在正在讨论的并不是他的生死而是别的什么事情,他说,“但是我知道,无论你选择哪个,此生你都不会再忘记我,这就足够了。”

    “……”刘凡旭猛地垂下头,想要避开他的视线,她的眼底抑制不住的涌出水汽,她知道他说的都是对的。只是他如此赌注,以性命为筹码,那赌局的另一方又该付出怎样的代价?她颤抖着嘴唇,几次想要问出口,却都被心中的恐惧压回。如果,因为她的问题把事情弄巧成拙,让白沐琛更加怨恨斯潘塞瑞德,那该怎么办?

    只是,有些事,并非不问,就不会发生。而白沐琛又如何会看不出怀里之人的想法,他闭上眼睛,静默许久,方才开口,说道,“我不会伤他性命,我只要你不再爱他。”

    “阿琛,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凡旭的心底掠过巨大的不安,她的感情如何能够收发自如?而白沐琛却如此笃定,那么他一定是在筹谋着什么,那些即将发生的事情会伤害到她和斯潘塞之间的感情。刘凡旭猛的看向白沐琛,然后她摇摇头,否定了突然闪过脑海的猜测。

    他不会强迫她到那种程度,他要的是她不爱瑞德,而不是更加怨恨他,所以他不会选择这种方式。那么,他会,想到这里,刘凡旭抬头看向白沐琛,她的眼中染满了哀求。她颤抖着无力的双手,试图握住他的手腕,她的喉头仿佛被堵住了一般,酸涩的难以忍受。

    白沐琛垂眸望着刘凡旭终于不再平静的面容,眼底划过一丝阴狠,他朝她伏下身,看着她的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他贴近允吻她脸上的泪珠,淡淡的开口,说道,“怎么哭了?我不会伤到他的性命,相反,我会让他一直活着,好好的、儿孙满堂的活着。”

    “阿琛,不要这样对我。”刘凡旭的视线已经被泪水覆盖,她哀求着这个掌控着全局的男人。奢望着他能放弃他的计划,可是她的失控只是让白沐琛更加恼恨。他双手捧住她的头,俯身含住她的嘴唇,堵住了她那些一再重复的话。

    “阿琛,”她抬起双手扯着他的手腕,挣扎着开口喊他的名字。这次他只是浅尝辄止,并没有更深的欺负她,他的双唇贴着她的唇瓣,轻哼了一声算是回答。刘凡旭见他停了下来,垂下眼睑,湿漉漉的睫毛擦过他的眼睑,她的眼波一颤,呼吸有些不稳的开口,她说,“你打算以后都这么对我吗?剥夺我的幸福,限制我的自由,掌控我的人生,这就是你想要的和能给我的所有东西吗?”

    话未说完,音调已经染上了哽咽,语气也夹杂着委屈、受伤、难过和不敢置信。这样生动的情绪,让白沐琛一愣,他稍稍靠后,与刘凡旭拉开些许距离,垂眸打量着她的神情,见她的眼底有泪水打转儿,立即皱紧眉头,慢吞吞的开口,语气居然带着疑问,他说,“我们接过吻。”所以,为什么你还会这么抗拒?

    刘凡旭摇摇头,反驳道,“阿琛,那个时候,我们是情侣,我们有未来。可是现在,我已经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妻子,你不能,”她的话音未落,白沐琛就摇着头,开口说道,“没有什么不同,你仍然是你,我仍然是我。况且夫妻关系并不是永久契约,别人的妻子?哼,说不定再过不久就不是了。”

    “不要这么做,”刘凡旭紧张的阻止道,她仰着头,追逐着他眼底闪过的每一丝情绪,“即使我不爱斯潘塞瑞德,也不一定会爱上你,阿琛。你这么做根本毫无意义,你这是在伤害我。”

    白沐琛勾起唇角,浅淡的笑容在脸上绽放,却带着肃杀与冷凝的味道,他点点头,说道,“阿迦,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在刚刚失去妻子时,大多数都会悲痛欲绝。但是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另结新欢,娶一位漂亮能干的妻子,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妻子这个角色仅仅只是个角色,你又有什么好执着的?”

    “……是啊,即便真是如此,那么你不例外,这样的话,你又何必指责别人,尤其还是指责一件并没有发生的事情。”刘凡旭一再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被白沐琛掌控住情绪。他太过了解她,所以她才会走到如今这个局面。想到这里,她低下头,哽咽着,说道“说到底,我会爱上他,也是你从旁推波助澜的结果。阿琛,是你首先抛下我离开!纵然你有再多理由,不过都是借口,是你抛弃了我,留下我一个孤女去面对那些豺狼虎豹,纵然你在离去时,哪怕有那么一句许诺,我都会等你回来的!是你放弃了我,如今,你却又在我重新找到幸福的时候,再次伤害我,你,”

    “你在害怕什么,是担心斯潘塞瑞德博士经不住诱惑和考验吗?你如此爱他,却又对他这么没有信心吗?”白沐琛平静的面对着她,他的眼底确实在她指责他的时候,闪过懊悔,但那也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快的刘凡旭差点以为只是她的错觉。她打破不了他的平静,在经过一场情绪波动之后,她身心俱疲,现在她垂下眼帘,无力的开口,“我从不怀疑斯潘塞的定力。”

    “那不妨拭目以待,”白沐琛淡淡的说道,他的眼神中带着某种执定,仿佛有什么十拿九稳的证据掌握在他的手中一般。他的表现,令她恐惧,她看着他,绝望的开口,问道,“阿琛,你准备做什么?”

    白沐琛松开刘凡旭,他抬起双手,摁在她的肩膀上,俯身亲吻她的额头,削薄的嘴唇一开一合,说道,“一场诱惑的盛宴,不会伤害到他,仅仅只是考验而已,说不定他会乐在其中。如果是这样,阿迦,你还会如现在这样义无反顾的爱着他吗?”

    “不要着急开口,阿迦,现在脱口而出的答案,只不过是你的权宜之计,是企图拖住我的场面话,并非来自你的真心。正如你说的那样,我太了解你了,所以我知道,你的答案是否定的,”白沐琛黑沉的眼眸望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在他对你不忠以后。”

    “不要问我这个问题,”刘凡旭垂下眼睑,拒绝道,“阿琛,爱情经不起试探,我不希望在我和斯潘塞之间横隔出来这么多隔阂。不要这么做,好不好。”这已经是她这辈子以来说过的最卑微的话,可是白沐琛听到这些带着绝望情绪的话语,不为所动。他抬起手,抚摸着刘凡旭的脸颊,语调轻柔的说道,“你很想知道他的消息,不是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魔药大师与BAU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迦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迦舍并收藏[综]魔药大师与BAU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