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被惯坏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天?他好像连一天也等不了似的,心里沉沉的有些压抑得难受,开关车快速的回到了公司里,走的这几天肯定是堆积太多事情了,或许足够忙碌的生活可以缓解这种可怕的已经深入骨髓的想念吧。

    办公室里,开到最低的冷气依旧不如他所散发出来的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强大冰冷气场。

    “款我已经划出去了,这个文件你签一下就好。”划出那么大一笔款子,虽然都是他的钱但是手续还是要照例办好的,他实在不理解老板的行事做风了,竟然会为一个女人在暗中操纵这些事情,他想要买下哪个公司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对于那个奇迹可以收购可以打压,可是他选择了最烧钱的一种方式来满足苏浅的心愿,让他觉得老板的脑子有些进水了。

    霍敬尧接过文件干净得落的签上了他的名字之后,看也不多看一眼的走进了他的休息室里,脱下身上的衣服进浴室简单的洗了个澡,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他需要冷水来刺激一下他的神经。

    飞流而下的水柱在他深麦色结实性感,肌理流畅的身体上溅起一串串小小的水珠,他看到了自己的胸口上,还有着她的一个小小的牙印子,他的手指轻轻的拂过想起了她咬牙切齿的说着恨的时候,心里一阵阵一酸着。

    她应该恨的,站在冰冷的水流下,任由着水柱冲刷着他的身体直到皮肤都有点发麻,血管好像已经凝住了,他才拿着浴巾擦干了身体走出浴室,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套新的衣服换了起来,他约了岑家兄弟,这个时候应该到了。

    桌子上还是他习惯的黑咖啡,正飘着浓郁的香气,他一成低着头翻弄这几天的重要文件,一面冷冷的说着:“换掉……”

    方正怔了一下,什么要换掉?咖啡吗?这是老板喜欢的黑咖啡,最上好的咖啡豆现磨的,他都觉得自己的手艺堪比外面咖啡馆里的师傅了,怎么还要换掉,他是不是听错了?

    “我要一杯红茶,或者是玫瑰花茶也可以……”霍敬尧的心里突然就暖了一下,他总是强迫她去尝试他喜欢的,那他也要去感受一下她的习惯不是吗?

    深爱会是什么呢?无非把自己活成她的样子,她喜欢的茶,她喜欢的中餐,他都会开始一一适应的。

    方正端走了那杯一口都没有动的咖啡,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老板说了要喝红茶,或者是玫瑰花茶?他到哪里给他弄玫瑰花茶?以为他是万能的吗?那个玫瑰花茶应该是女人喝的吧,因为貌似舒肝解郁之外还有治理月经不调的作用,老板他想要做什么?他不调了吗?一想到整张脸都跟冰块似的老板,方正觉得还真是有可能呢。

    他不喝自己喝,这么好的咖啡可不能浪费掉,回了办公室一面打电话让人送来最好的红茶跟玫瑰花茶,一面喝着老板不要的咖啡,不到一会儿便有人把红茶送了过来。

    最好的锡兰红茶,用水冲开时茶色浓郁却又红润清亮,当然香气不比咖啡带着很强的侵略性,红茶的香气更加的悠远清淡一点,他拿了精致的茶杯倒上了一杯之后重新送进了霍敬尧的办公室里,再一次放到他的桌上。

    她喜欢喝的好像就是这种茶,深深的闻着淡雅的香气,然后喝了一口,跟咖啡相比当然当了那份浓郁的香气,味觉上也不够刺激,不过自有它的一番迷人的味道,脸上的锋利的线条慢慢的柔和了一点,一口一口的喝着好像她就在他的身边似的。

    空间在交替着,他在霍氏里喝着红茶想念她时,苏浅的手上去捧着一杯咖啡。

    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医院看韩夕,他的精神果然已经好了许多了,就是依旧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他还在监护室里,不到探视时间她是不能进去的。

    刚刚沈永安问她想喝点什么时,她下意识的就说要一杯黑咖啡,她想要试试他的喜欢的味道,以前她总是觉得黑咖啡又苦又涩的,有什么好喝的他为什么天天早上都要喝,晚上也要喝,可是当她站在玻璃门前,端着这一杯咖啡慢慢喝下时才发现,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喝了,香气四散开来,带有一点侵略性,那种苦涩中带着一点点回甘的感觉刺激着她的味蕾,整个人都有些精神起来了。

    看完了韩夕之后,她上楼去找她的姑姑,老张的脸上也该折线了吧?她一直担心这件事情,很怕见到一张受伤的脸,但是总归是要去面对的。

    推开门的时候,就听到小陶陶正在咿咿呀呀的叫着,才几天不见好像又长胖了似的,如同一个可爱的肉团子,白白嫩嫩的手臂跟藕节似的,让人情不*的想要啃下去,漂亮的小脸正埋在老张的胸前咬着他的衣服,咬得两个小拳头捏得紧紧的像是用尽了全力似的。

    这么鲜活美好的生命总是可以带给人足够的愉悦,可是当苏浅的目光落到了张衍霖的脸上时,心就往下沉到了最低点,老张原来便是属于那种特别成熟好看的男人,剑眉星目的非常有男人味,她有时候就会想说当年姑姑留下了老张是不是因为他长得真的很好看的样子呢?可是现在那张英俊的脸已经被破坏了,长长的一道伤疤从他的眼角一直划到了他的脸颊下方,或许是被割得太深了所以伤痕十分的明显,真的如医生的判断,他毁容了。

    眼睛酸了一下,老张那么护着她,还为她受了这样的伤这该让她如何偿还呢?

    苏鱼也刚刚好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一个食盒,一看到苏浅便笑着说:“浅浅,你回来得正好,看你好像瘦了,脸色也不太好,我刚刚煲好了汤,你也来喝一碗。”

    “不了姑姑,我喝不下,我才喝了一杯咖啡吃了一个三明治,现在很饱呢。”那是姑姑给老张煲的汤,她怎么好意思喝呢?苏浅的目光有些神伤,她甚至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如果说些什么感激呀,谢谢之类的话,好像非常的客套,可是她又不能什么也不表示,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老张,苏浅的心里好像被蚂蚁啃咬着似的难受。

    苏鱼倒出了一碗汤,顿时香气四溢,她熬了好久的最补骨头了,笑着端给了张衍霖并且从他身上却趴在着咬得起劲的小陶陶抱了起来:“你先喝吧……”声音有些温婉动听,张衍霖没有说什么,接过那个碗一口一口的慢慢喝着。

    “是不是他脸上的伤疤吓到你了?”苏鱼没在回避这个问题,如果不说开的话,浅浅心里难受,老张心里也不舒服。

    苏浅怔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没有被吓住好像是有些虚伪,说被吓住了更进一步的证明了那道伤口有多可怕,怎么回答好像都不合适。

    “看起来有点可怕是不是?不过我喜欢这道伤疤,所以张衍霖你不准动脑子想要去做什么整容之类的,你整得那么好看太招小姑娘喜欢了,我不放心,就这样吧再说过两年就会淡一点了,你们都不要给我板着个脸,我看着心烦……”说到最后,苏鱼的语气有些提高了起来,她说的是实话,就一道伤疤真的没什么,她公倒是觉得张衍霖这样更有男人味了,其实脸上的伤疤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等他的腿折了石膏后,走路时的不方便才是对他致命的打击。

    “姑姑,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为了我也不会把老张害成这样了。”苏浅懊恼的说着,都怪霍敬尧,还有那个该死的叶翼不怀好心的把她带到了那个晚宴。

    “不关你的事,浅浅……”张衍霖手里的碗震动了一下,他看着苏浅自责的样子心里也不舒服,苏浅就好像是他的另一个孩子似的,他来到苏家时她才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单纯可爱心地善良,他是真的当她是自己的亲人一样,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会怪她,只是自己这个样子跟苏鱼站在一起,好像更配不上了似的。

    他看着苏鱼,时间好像从来都不曾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迹,甚至是她生完陶陶之后,更显出了女人的风韵,变得又老又丑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一想到这里眸光就有些暗淡起来。

    他在想什么苏鱼心里的清楚得很,她都已经说了她不在乎了,可是张衍霖心里却有不一样的想法,他以为她这是在安慰他,因为他是为苏浅才出的事情,所以她是在报恩,她看他指挥着手下办事的时候,真的是冷酷十足,精明帅气,可是怎么在这种事情上就一脑袋的浆糊呢?要怎么跟他说他才会明白,她不是因孩子,也不是因为他对苏家有因才将就的,她是真的欣赏他也喜欢他,愿意把余生的幸福都交到他的手里去,可是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

    “好了,浅浅你今天晚上先住回家去吧,对了你要把东西都收拾好,下周我们就不能再住在那里了,你上次跟我说看的那几个楼盘都还不错,我选了其中一个精装房,我们省得自己再装了,太费时间,哪天你有空就去把钱交了。”苏鱼说完了一手抱着陶陶,一手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苏浅:“嗯,我们家补的钱都在这儿了,买完了估计还能剩一些,你想添置什么家俱就自己定。”

    张衍霖瞬时觉得汤都喝不下了,整颗心都被塞得满满的。

    所有的人都有心事,只有小陶陶在那里兴奋的冲张衍霖挥动着胖胖的胳膊,亮晶晶的口水从她的嘴角里掉落了下来,沾湿了苏鱼的肩膀。

    “怎么,不合你的口味吗?”苏鱼转过身来才看到张衍霖手上端着的碗里,汤还剩下了一在半,应该不难喝的呀,因为他脸上有伤口,而且骨头又受了伤,她用了花胶,走地鸡,猪骨,蜜枣熬了好久,满满的胶原蛋白还有钙质,而且汤的味道也还不错,她试过了的,因为他不喜欢油腻她还特地把油都给捞干净了,应该不会太差的呀。

    “没有……”汤很好喝,可是他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喝不下。

    “要是不好喝,你就当喝药把它喝了吧,这个很滋补的。”苏鱼有些担心张衍霖的情绪,自从伤口拆完了线后,他就一直不对劲,今天好像更是有些反常。

    她们还是决定买房子,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是一种打击,张家别墅那么大,房间那么多而且又方便陶陶玩,他以为这种事情是有共识的,只是她们还是决定买房子。

    如果她不喜欢住张家也没有问题,她怎么不问一问他呢?事实上他手里有许多的房子,总是可以挑到合意的给她们住,为什么非要自己买呢?她想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是不够放心他吗?

    苏鱼从来也不知道老张这样的男人竟然会想这么多,或许是一个人太独立的照顾苏浅太久了,她已经习惯了自己拿主意,却没有注意到张衍霖的内心挣扎是那么痛苦与无奈。

    苏浅点了点头,前些时间姑姑走不开时她就已经托人问了好几处,虽然现在贵得要命但是索性的是苏家的面积不小,赔的钱已经足够她们买一套了,她一直想靠自己的能力买但是现在看起来还是差了好些,她接过了那张卡心里有些无奈,深蓝的广告她已经推掉了,所以这支最贵的广告事实上她没有收到钱,而现在的电影本来也是按票房分成的,当时韩夕让她选择时她没有要固定的酬劳,但是这部电影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多了后期制作那么高昂的一笔费用,能够让韩夕把钱保本的赚回来已经是万幸了,现在也不敢多做任何的想法,她只能更努力的想办法赚钱了,这几年经营苏家的汉朝姑姑自然有积蓄,但是她总是不想用姑姑的钱,一时间苏浅觉得自己真是没有用,忙来忙去也没挣下几个钱,不过总是会好起来的,至少现在电影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她只要全力以赴就好。

    苏鱼送完苏浅到病房门口,陶陶已经不乐意了,她的视线只要一脱离开她爸爸就整个人都不对起来,如同一只小野兽似的变得力大无比,一个劲的蹬着小胖腿朝张衍霖的方向扑腾过去。

    “你也不消停,都是给你爸爸惯坏的。”没由来的苏鱼有些烦燥的拍了一下陶陶的屁股,小姑娘从小就没被教训过呢,瞬时眼泪汪汪的看着张衍霖,过了两秒之后爆发了惊天动地的哭声。

    “你冲她发火做什么?她还这么小……”这些日子用轮椅比开汽车都熟练了,张衍霖把汤碗放到了桌子上,轮椅很快的便转到了苏鱼的身边,看着小家伙掉着眼睛的样子,他的心都疼了起来了。

    小陶陶似乎从来都没有发现过她爸爸脸上已经多了道长长的伤疤的事情,只是一个劲的冲着他伸开手,意图非常的明显就是要他抱着,就是想要滚到他的身上去。

    苏鱼叹了口气,把陶陶放到了张衍霖的腿上,看着那小家伙立刻破泣为笑,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里虽然还滴着泪,却已经笑得弯了起来。

    “你这样把她宠着,谁以后敢要她呢?”苏鱼叹了口,现在张衍霖对张陶陶简直是宠得无法无天了,且不说为她买了那么多的玩具,甚至连件小衣服小裙子都是订制的,才几个月就一柜子地柜子的送过来,衣服都比她多多了,许多都是还不及呢都快要快要换季了,这样下去以后谁还敢要她呢。

    “她是我的女儿,谁还能挑她的不是?”张衍霖抱着那团软软的肉团子,低低的说着。

    小陶陶似乎也好像听得懂似的,晃着小脑袋,表示同意,然后把一张小脸的眼泪鼻涕都蹭到了张衍霖的衣服上,又开始咬起了他的衣服,似乎是跟这件衣服杠上了似的,嗯嗯丫丫的咬着,咬得小脊背一挻一挻的咬得可起劲了,张衍霖也由着她,大手轻轻的抚着她细嫩的脊背,目光之中的爱怜简直都快要淹死人了。

    “你就惯着吧,以后有你的苦头吃……”苏鱼叹了口气,把那个汤碗重新再装上一些热的汤送到了张衍霖的手里:“你多喝一点吧。”她就担心最近这一段时间他正在恢复身体的时候,是要多吃点营养。

    他接了过来,闷不作声的就把那碗汤喝掉了。

    苏鱼总是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可是又总是说不上来,或许是她敏感了吧。

    买房子这事算起来也是件大事了,苏浅跟导演见完面后,在第二天开工之她必须把这些事情都搞定了才行,因为早就看好了户型挑了楼层所以她就需要签个合同就行。

    因为购房合同里有些东西她还是看不明白的,顺便打了个电话问张昀了问张昀。

    事实上在她的婚礼过后她跟张昀有见过两次面,没有想到后来她的婚居然没有结成,而且张昀说挺感谢那件事情发生了才让她更清醒的,所以两个人的友情并没受到婚礼枪击案子的影响,反倒是更牢固了。

    “张昀,我在正签一个购房合同,在唐风集团开发的一个小区精装房,合同里面有几点我看不太明白,我拍了给你传过去你帮我看一下。”苏浅拿着手机冲对着合同其中有几点她不清楚的地方拍了一下,然后发给了张昀。

    张昀看了看那几点然后给苏浅回了个电话告诉她一些注意事项之后,挂上了电话,看着赖在她办公室不走的岑允风,他似乎非常有兴致的在听她谈电话。

    “我真的非常忙,很抱歉不能陪你愉快的聊天……”张昀指了指办公室的门,示意他可以走了。

    他真的是该走了,他还有事去找霍敬尧,反正她没结成婚有的是时间跟他磨,想到这里心 情还是挺好的,站了起冲着张昀送去了一个飞吻之后一脸笑的离开了张昀的办公室。

    岑远风早就已经到了霍敬尧的办公室了。

    两个男人面对面坐着,霍敬尧开门见山的提出了他的意见:“我已经同意让黑夜瞳跟艾伦.罗斯见面,不止是因为我要得到丹尼斯的体检报告,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黑家到底还有什么底牌,所有的事情我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都解决,不留后患的全部解决。

    他有一年的时间等待,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要做的不止是等待,他要把这些不好的事情 全部都解决掉,一点危险的都不留在她的世界里。

    ”我同意,但是你确保她安全吗?”岑远风当然自己会拼全力护得黑夜瞳的安全,但是他需要双重保障,他要黑夜瞳一点闪失都没有,因为揭开一切是必须的,但是他百分百的没有任何闪失。

    “当然,我跟你保证,她会平安无事的……”这是作为一个男人的承诺,霍敬尧坚定的说着,他很珍惜跟岑家这么多年来的兄弟情,所以他一定会让所有人都不再卷入危险之中的。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前夫,绝情毒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唐漠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漠叶并收藏总裁前夫,绝情毒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