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小怪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殷家向来低调,低调了好多年了,直到殷恒娶妻后才开始渐渐浮出水面。

    殷家少奶奶是一个奇怪的人,挑剔,刁钻,喜欢出风头,没有好的性子,却又希望给人一种温柔如水的感觉,所以经常会把整个殷家给闹得鸡飞狗跳的,所有人都知道殷恒娶妻必定另有隐情,但是两年过去了没有见他们离婚,反倒办起了结婚两周年庆典,确实是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

    英国的夏天,并不是太热,草坪修剪得好像是一块巨大的毛绒绒的绿色地毯一般,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最名贵的食物,那么丰盛可是殷恒却是一点胃口也没有,低着头走进了厨房。

    城堡里有两个厨房,一个是正常使用的,一个是他的私人厨房,他吃饭已经到了挑剔的境地了,所以他有一个专门为他做饭的厨师。

    “少爷呢?”殷家的少夫人也是今天两周年庆典的女主人发现客人已经开始来了,可是主人却跑不见了,这算什么?

    她跟殷恒的礼服是特别定制的情侣款,他的是白色的礼服,配上深红色的腰封领结,而她穿是的深红色的鱼尾裙,两个人如果可以站到一起的时候,就会非常的般配,她喜欢这种在接受所有人的羡慕与赞叹的目光还有夸奖的感觉,她本来要嫁的就是一个足以匹配她的男人,可是殷恒好像并不是像她这般热衷社交活动。

    “好像……好像走到厨房去了……”下面的佣人见到了钱明珠就好像见到了母老虎似的,有点害怕的回答完就赶紧低下了头,当家主母的目光好像是夏天中午最烈的太 阳般,刺得人眼睛都不敢睁开又毒又辣的。

    “他怎么不干脆把被子都搬到那里去,睡那里就好了……”手上的水晶杯里狠狠的砸了出去,她每天坚持喝的从遥远的山脉中运来的可以美容的矿物质水洒在了草地上,瞬间柔软翠绿的小草就把那水都吸走了,喝了水的那几颗草昂着头,水珠在阳光下闪着晶莹剔透的光。

    深红色的群摆如同卷动着的愤怒波浪,涌进了城堡深处的那间最安静,但是存在感却最强的厨房。

    厨房真的很安静,没有一般厨房应该有的烟火气,干净的料理台面,整片墙面几乎都钉上了架子,从锋利无比闪着银光的日本刀具,到各式各样的锅,大大小小的调味瓶,还有密封罐里装着的干货,却没有一丝异味。

    殷恒坐在小方桌旁,这是他一个人的餐桌。

    对了,应该是说一个半人的,因为还有一个小怪物,不能算一整个人呢。

    桌子上放着一碗面,好像只是清水煮过了似的,但是他却知道这碗面的味道真不一般,至少他吃了好多次都没有觉得腻过,他曾经因为对这碗面的好奇而看着他的厨师做完这一碗面的过程,原来真是不简单的。

    “你来做什么?”厨房的门被猛的推开,在这座城堡里的人,没有一个会不敲门或者是不经过通报就破门而入的,除了他的那个妻子,他连头也不用抬就知道她来了,浓烈馥郁的香氛让这碗素净的面都变得有些失去了味道。

    钱明珠的身体僵了一下,看着坐在桌子边的男人, 就在一瞬间,就因为他说的这一句话,她像被泼了一盆凉水一样,唰的一下,从头冷到脚,语言这东西,在表达爱意的时候是那么无力,在表达伤害的时候却又如此锋利,他从未表达过什么爱意,但是伤害起她来倒是一点儿也不手软,她是这里的主人,她来做什么?她就是什么也不做一样可以来的,这个道理殷恒不清楚吗?

    “我不能来吗?这里的殷家,我是你的妻子,是这里的主人,我不能来吗?难道这里只能有你跟她,还有这个来路不明的小杂种?”看着与殷恒面对面坐着的那个小男孩,不到三岁,不到三岁的孩子有那样的眼神确实令人有些心惊胆寒,明明是清透得跟黑水晶似的眼睛里却是淬着冰的,高傲的不屑一顾的,看着她的时候就好像是主宰都在看着最低下的贱民。

    “他不是什么小杂种,他是我的孩子,他的名字叫唐晓。”站在料理台后面的女人缓步走了出来,字正腔圆的声音如同一颗颗的珍珠掉落在地上似的,好听却是掷地有声。

    她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可以知晓一切,而她的孩子一定是会带给她真相的人,唐海儿的目光如寒冰利刃般的看着站在面前珠光宝气的贵妇人,一点儿也不退却。

    “唐晓?骗鬼吧?他姓什么你自己也不知道吗?你什么时候搞大了肚子你也不知道吧?”她被唐管家救起时,就已经大了肚子了,她自己都说不起来孩子的父亲是谁,想不起来让谁来接她,就这样呆了下来,这一呆就是三年多了,比她来的时间还要长。

    突然之间,钱明珠的脑子里划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殷恒的父母是不可能让一个随便的女人进到殷家的,难不成这是殷恒演的一出苦肉计,这个唐晓会不会是殷恒的孩子?

    一想到这里,她的整个人更不好了,看着面前站着的 女人,即使只穿着白色的厨师制服,却依旧漂亮得令女人都嫉妒,不过随即她又把这个念头推翻了,她看得很紧,从嫁进来之后察觉到殷恒对这个女厨师有特别照顾时就看得更紧了,甚至在唐海儿的卧室里偷偷装了针摄像机,这两年来他们并没能过份的地方,如果真有什么殷恒不能忍两年吧?但是也应该把这个女人弄走掉,她讨厌她,讨厌一切在殷恒面前出现的女人除了她自己。

    “够了……”殷恒的脸色沉了一下,现在他已经连安安静静吃碗面都不行了,女人一旦撒沷起来,早就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

    “当然不够,我今天就要行使当家主母的权利,让这个女人给我滚出去。”虽然现在他们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但是时间一久总是不妥当,放个漂亮的女人在自己丈夫的身边,她才不是傻子呢。

    “好。”唐海儿笑了笑,唐晓从钱明珠的身后绕过,走到了唐海儿的面前,与钱明珠对视着。

    果然是个小怪物。

    殷恒也不知道这个小男孩到底是何方神圣的孩子,但是哪个父亲能有如此强大的基因呢?他身上的骨头好像每一根都是反着长似的与众不同,三岁的孩子气场强大到足以跟大人抗衡,但是他又理智的知道他还太小,所以并不曾锋芒毕露,这个孩子长大了后肯定不是池中之物。

    “唐晓,你去看书吧……”看着自己的儿子那颗乌黑浓密的小脑袋,唐海儿的眼神就立刻温柔了起来,伸出了手轻轻的揉了揉那一头黑发,小男孩的脖子缩了一下,凶悍却又高冷的眼神立刻变了,如同一只温柔的小兽般的,转过头去嘴角化开时,便立刻从恶魔幻化成了天使,小脸在他妈咪的手背上蹭了一下,然后非常绅士的拉着那双白净的手,送到他的唇边轻轻吻过,殷恒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孩子可以行吻手礼行得这么优雅的,仿佛他身上的血统生来高贵。

    唐海儿俯下了腰,也回吻了一下她儿子的额头,然后抬眼与殷恒对视:“殷先生是不是把我的工钱结给我,我今天帮忙完就可以走了。”她一直想回到中国去,去那里寻找她的根,她猜想她会有家人,会有亲戚,会有朋友,最重要的是还有唐晓的父亲。

    “我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唐小姐你的工作表现非常的优秀,我也答应过唐管家要照顾你的。”殷恒看着唐海儿,她从大海里来起来时竟然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那一年老管家刚刚好出去办事,救下她之后便带她回来,直到去年去世时还念念不忘的要他多加照顾,而且他已经吃习惯了她做的饭菜,不想再换人了。

    “什么叫非常优秀,殷家再有钱是不在乎多养几个,但是这种吃里扒外的女人就不应该呆着,天天装成这副样子想要干什么?想勾引谁?”明明唐海儿自己说要离开了,她这个丈夫倒是舍不得起来,还敢挽留?叶明珠顿时火冒三丈起来。

    “我并不是让殷家养着的闲人,该做的事情我一分没少做,不该要的钱与物我一分没多拿,所以收起你这些无聊的想法,我不会因为殷先生的挽留就不走的,你大可以放心。”唐海儿冷冷的说着,站在她身边的唐晓却在别人不经意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如同恶魔般的笑,黑色的小翅膀正在他的身后缓缓的张开,然后慢慢的开始伸展开来,笼罩住了整间屋子。

    “识相就好,别说殷家小气,该给的我不会少的。”钱明珠达成了愿望之后,催促着殷恒:“客人已经来了,你总不想失礼于人前吧?今天霍敬尧也会来,你要好好捉住机会,如果合作顺利的话,会将整个恒集团带入一个崭新的时代,你自己不清楚吗?”钱明珠自小生长于商业世家,她当然知道霍敬尧以及他背后整个霍氏的影响力了,这样的贵客不能怠慢。

    “唐晓,你刚刚做了什么?手伸出来……”唐海儿蹭了下去,与唐晓面对面的对视着,她都会被自己的儿子这一双眼睛给摄了魂似的,清透如水晶,却又幽深一片好像看不到底似的,如同黑钻般闪着耀眼的光,长长的睫毛浓密得好像两把扇子般的,在颤动时好看极了。

    干净的小手伸了出来,手指已经有些修长的模样了,而在他的指缝里夹着的,正是片锋利的小刀片,正闪着阴冷的银光。

    他并没有干什么,鱼尾裙太合身了,他不过是帮那个恶女人修改一下而已。

    “你不会是把她裙子的线给挑开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站着的时候不会明显,因为那昂贵的裙子剪裁贴身,线条流畅,他抻出手的位置差不多就在钱明珠的腰部与臀部之间,在那里挑开一点点线的话,一不小 心就会让整条裙子隐着的线全都一一绽开掉,这可真的不是开玩笑的,唐海儿暗暗的捏了把冷汗,希望不要有这种事情的发生才好,再不喜欢她也不能看着她的雇主出丑不是吗?

    “以后不要这么做了好吗?”看着唐晓的样子,她又没有办法责备他一点,这孩子让她喜欢到连说话大声一些都觉得是罪过呢,谁让她的儿子长得这么好看?对着这么好看的孩子哪个人能忍得下心来责备?

    “知道。”只有跟自己妈咪说话的时候,唐晓才会有这种软萌的带着鼻音的声调,就像高冷的小兽会撒娇一般。

    “现在我出去看一下情况,你在这里等着妈咪,我给你蒸了你喜欢的蒸饺你先吃吧……”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从窗户往外看出去,远远的草坪上,已经来了不少的宾客,长长的餐桌露摆着,厨师都已经出去了,现场做着美味的西式大餐,树上金色的小灯泡全都亮了起来,搭起的巨大金色帐逢正在会场的中间,里面全部是空运来的玫瑰,香槟酒打开时,飘散着甜蜜的香味,一片浮华盛世的样子,衣香鬓影好不迷人。

    如果在这种场合,裙子绽开了,她都有不能想像钱明珠能做出点什么来,事实上唐海儿在担心唐晓,这种事情估计会让钱明珠恨不得打死唐晓的,她现在毕竟寄人篱下,现在提醒一下钱明珠总好过等事情发生了来替唐晓求情要好许多吧?

    她身上一身的厨师衣服,安保人员自然不会拦着她进去的,因为她一直都是在殷家服务的,也是个厨师所以她顺利的进入了花园里。

    她在四下看着,寻找着钱明珠,因为她一身红裙,身上戴着满满的钻鉓,所以找到人群中最鲜亮最耀眼的应该就是她没错了。

    汽车在往殷家城堡的方向行驶着,他坐在车后座,眼睛闭着思绪依旧在飘浮,这种状况已经好久了,他总是觉得有些时间里他的灵魂会飞出他的体外,然后像个无主的孤魂野鬼似的飘浮在他的身体之外,捉都捉不住。

    “到了……”方正也会这种感觉,老板看起来平静得很,但是好像他的控制与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如果苏浅再没有一个确切的消息,让人不知道是死是活的话,他可以确定老板都熬不了几年了,看着外表越是平静的,事实上就会痛苦得越深越重。

    正在里面跟客人交谈的钱明珠听到下人汇报说霍敬尧的汽车到了的时候,立刻满脸堆笑的说了一句:“抱歉,失陪……”之后立刻把手伸进了殷恒的胳膊里,暗示着他往门口处去迎接一下。

    殷恒不想在这个地方 冲她发火,不过他不喜欢钱明珠总是企图控制自己的生活,控制自己的一切,他喜欢像唐海儿那样的女人,简单舒服,等今天宴会过去了他再跟她谈一下,完全没有必要离开,毕竟这里环境好,他付的工钱也高,留下来是不错的选择至少他这里可以有稳定的生活,而他看着她时也十分的舒心,特别是已经吃惯了她做的饭菜,换了人还真是不习惯。

    花园很大,本身城堡就不小了,唐海儿也不能大声叫唤,也不能走得非常的快,这都是失礼的行为,她焦灼的四下看着,就看到了远远的有一道红色的影子正往大门口走去,没错的,正是钱明珠她正跟殷恒一起走,好像裙子还没有出什么状况,唐海儿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没有绽开呢。

    一会儿怎么提醒呢?好像是有什么大人物要来了,她看着似乎有些人都往门口聚集了过去,分开站成了两排,远远的就可以看到汽车的灯光慢慢的从半山的私家公路上由远及近的过来了,真的是有大人物来了,否则他们夫妇俩不会都亲自出迎的,唐海儿悄悄的隐到了人群后面,想了一想就往回走,她应该去给钱明珠取一条大的薄披风来,这样万一绽开了就可以不露声色的挡着了,就怕她在提醒的时候裙子就开了,所以这个准备还是做一下的好。

    她是后厨的人,所以正常殷恒的房间她都是不可能进去的,外面也有专职的佣人守着。

    “你好露西,夫人让我来取一条披风,你能够代劳吗?”她不想进去钱明珠的房间,因为她实在不喜欢这个女人,太多疑也太没有修养了,或许她的修养只在贵客的面前吧。

    “要什么样的?还是你自己去拿吧,在衣帽间里最里面的,有夫人的披风,夏天的薄纱披肩,东西不要乱动知道吗?”露西也不知道为什么夫人突然叫一个厨子来给她拿披风,但是这些都不是她们要管的事情,打开了房门让唐海儿走了进去。

    卧室非常的大,这是她第一次进到主人家的卧室,衣帽间应该就是这里了,她推开门走了进去,就看到了多得不计其数的衣服,架子上还陈列着一些装饰性的首饰,几十层的鞋架还有各种各样限量款的包包,女人的梦想应该就是如此吧,不过她无心多看迅速的找到了放披风的位置,拿起了一条黑色钉着钻石的薄披风,然后转身出来了。

    “谢谢你,露西,我送下去了……”她笑着道了谢,然后拿着那条披风又急急的往楼下走去。

    远远的就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那种男人好像生来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似的,鹤立鸡群,而且这个贵客的身上真的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强大的气场,唐海儿心里暗暗叫了一声……糟糕了……

    她从台阶往下走去,走到搭起的帐篷那里还有一点点小路程,可是她看到了钱明珠已经陪着那位贵客往里面走,然后坐到了放在里面的奢华的真皮沙发上。

    只要臀部一往下,那线条绝对会绽开的,这一点她很肯定,唐晓那个小家伙虽然还非常的小,但是也不知道他的脑子是怎么长的,总是能把算得刚刚好,他知道钱明珠不会在她的厨房里坐下来,所以挑开的线在站着的时候还不曾开裂,但是一旦坐下来,肯定就是一场灾难了。

    冷汗涔涔的,她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了,现在就过去吗?真的已经来不及了,唐海儿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因为在她还没有能把披风拿给钱明珠的时候,灾难就真的发生了。

    鱼尾裙要突显线条,做得十分的贴身,贴到要穿上蒂裤都是有些困难,所以有的人选择真空,因为漂亮就够了吗,当钱明珠坐下的时候,她好像感觉臀部有点凉,一时间以为是不是沙发上有湿了,有人倒了饮料之类的,在完全没有意识下立刻又站了起来,侧身想要看看裙子是不是湿了,就看到一道白光闪过,她的裙子的臀部竟然开裂了,白花花的臀就这样的曝露在所有人惊愕的眼神之中,她崩溃的尖叫了一声:“啊……”

    刺耳的叫声让唐海儿停在了原地,这一次唐晓真的是惹初祸了,她不知道要怎么赔,赔什么?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前夫,绝情毒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唐漠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漠叶并收藏总裁前夫,绝情毒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