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前夫,绝情毒爱 > 277你只能亲力亲为

277你只能亲力亲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正的话,那些让她觉得无比沉重的爱如同一块巨石般投进了心底,在她的荡起了一层层的浪花,小脸上长睫低睑着,不想让方正看到她变动的情绪。

    看得出来霍敬尧是个非常优秀成功的男人,被他爱着的女人应该是何等的幸福,可是姑姑却对他不以为然甚至是有些厌恶,这其中应该是有发生过许多的事情吧,但是她却一点点也不起来了。

    “你跟霍老太爷也是有一定渊源的,但是现在我没有办法跟你说以前你们之间的事情,我要给你看的是这个。”方正拿出了那份遗嘱的复印件,放在桌面上后,手指一推推到了苏浅的面前。

    苏浅带着点疑惑的接过了那份文件,大致看了一下就清楚了里面所写的意思。

    “你当时不见了之后,老板整个人都变了,老太爷大概是看出了老板可能非你不娶的心思,他怕霍家绝了后所以才出了这份遗嘱的,没有马上要让老板结婚生子我猜是因为你刚刚消失的那一段时间 ,怎么强逼都没有用,老太爷在赌老板三年之后会比较淡忘你,要找个女人马上怀孕对老板来说易如反掌,但是他又怕老板不结婚只要孩子,会委屈了霍家的后代,所以就出了这份遗嘱,想起来也是用心良苦……”往细的方面去想的话,老太爷也算是为霍敬尧操碎了心了,三年的时间刚刚好,不长不短,但是老太爷再怎么算都没有算出来,苏浅尚在人世,也没有算出来她竟然给霍敬尧生了一个儿子。

    回想霍耀祖被儿子整整压了十多年了,现在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也真是有够好笑的,霍氏到了这种规模,并不是一个在酒气美色里泡软的骨头的人可以掌控的。

    “你的意思是希望我的儿子认祖归宗?”苏浅有些不太懂方正,但是隐隐约约已经能猜到方正今天来找她的目的了。

    “我希望你能嫁给霍总,至少维持这段关系一年。”方正沉思了一下说出了他的请求,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他不能看着霍氏最后落到了霍耀祖的手里,而他也不想看到霍敬尧太痛苦。

    “我知道这样的要求有点过份,但是我相信如果回到重前你恢复了记忆,你一定会帮助他的,毕竟是你先爱上了他,苏浅你不会懂霍总他有多爱你,他为你做许多事情,但是他从来都不说因为他只想你过得更好一些,就好像你的房子,买完了之后你去售楼处抽奖,然后你中了特等奖,房子由开发商装修,甚至是所有的家具电器,你是女人或许不懂得装修,哪个开发商会这么做,你现在住的房子装修以太家具电器花的钱比房子本身还要高出许多,你以为这是谁做的,都是霍总做的,一个男人可以为你想到这些做到这些,你好好想一下吧,更何况他是唐晓的父亲。”方正不太擅于跟女人谈话,但是如果他不说霍敬尧绝对不可能说出这些事情来的。

    现在的他对于苏浅应该是只想给予而不想她付出吧,更何况是他那么骄傲的男人呢。

    嫁给他?这是苏浅从来也没有想到过的问题,虽然不曾刻意想要回避她与他之间的事情,但是现在她什么也不起来,做任何决定都可能是错的,她怎么能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呢?

    “我可能不能答应你,这个实在是太突然了。”苏浅的目光依旧流连在那张纸上面,看到了霍敬尧那三个字,心里就会不自觉的颤一下。

    “我知道很突然,所以苏浅你还有一些时间考虑,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给他一个机会,你不会后悔的。”方正认真的说着,他也敢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因为这几年跟在霍敬尧的身边,他是真的看到霍敬尧的整颗心都拴在了苏浅的身上了,一个女人被霍敬尧这样的男人疼着爱着,还会不幸福吗?

    苏浅慢慢的走出了咖啡馆,有些心神恍惚的办了张电话卡之后,飘飘忽忽的走回了家里去。

    这个房子是他装修的?

    她不知道自己以前喜欢什么样子的房子,可是现在的这套房子她确实觉得很舒服,淡雅温馨简单大气,可以看得到细节之处的用心良苦,这些都是他的心意吗?可是 为什么自己一点也感受不到?

    “浅浅,怎么了?”苏鱼看到苏浅从回来那时起就有点走神,坐在那里发呆的样子令她有些担心,苏浅告诉她说在英国就已经做过检查了,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没有什么问题为什么到现在还是想不起来过去的事情呢?

    “没事,没事……”苏浅回过神 来,看到姑姑时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

    “浅浅,我跟你商量一下,我们现在住的房子呢,有点太小了,我们搬个 新家好不好?”苏鱼坐了下来,拉着苏浅的手说着,其实这里住得挺舒服的,只是房子真的有点太小了些。

    “为什么?”苏浅有点疑惑,因为听说是霍敬尧为她设计装修的,所以刚刚回来之后她就坐在这里一点一滴的看着,确定弄得非常的好看,方正都说了这装修比她买了这套房子还要烧钱,那搬了新家之后是不是这里就要卖掉了,或者是租给别人了?

    她有些不舍得。

    “现在这个房子有点太小了,唐晓得有自己的房间,还想要给他配个书房,他那么喜欢看书,还有陶陶自己的房间,你的,我的,还要有一间小 房间供着我哥的,现在这个房子我们肯定是住不下了。”苏鱼草草的算了一下,需要好几间房间呢,而这里的空间肯定隔不出这么多的房间里,而且装修得这么好看,却敲敲打打的也可惜了。

    “姑姑,你可以有自己的生活,你不用总是这样想着我的,太累了……”她看着苏鱼小心冀冀的征求她的意见时有些心疼,做为一个亲人长辈姑姑已经为她做了太多了,所以她不要总是这样被照顾着,现在她是唐晓的妈咪有些事情她都是必须要自己面对的,包括以后的生活,包括她与霍敬尧的过去与现在,还有许多。

    “不是的,浅浅,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们搬走,那就不搬了。”苏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这个提议刺激到了苏浅,事实上她可以理解浅浅有排斥,张衍霖买的房子,她住有理由而浅浅住下来的话她的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吧?

    “姑姑,不是这个房子的问题,我是说你不要总是想着 我的事情,我已经长这么大了,也成了唐晓的妈咪,有些事情我需要自己去解决,你不可能照顾我一辈子不是吗?而且我也不要你来照顾我一辈子,应该是我来照顾你才对,你应该跟张大哥有自己的生活空间,亲情并不需要同住在一套房子里来证明的。”苏浅一字一句的说着,有人喜欢有人疼爱是幸福的事情,但是真的不需要时刻在一起,张衍霖脾气好自然没话说,可是总是这样多不方便呢。

    苏鱼看着苏浅一脸的坚定,半晌没有说话,她突然之间发现浅浅真的已经长大了,做了母亲之后想的事情更多了,她说得也没有错,这些年来真的是有些忽略了张衍霖,那么浅浅安全回来了,她是不是该好好陪陪老张呢?提了好多次的旅行也都没有去,因为她一直想如果有一天她在家里,苏浅会突然回来,按门铃的时候会没有人开门。

    “如果可以,我想住在这里就好,姑姑你也可以常常回来,这样好吗?”苏浅看着苏鱼,征求她的意见,也不知道为什么方正说了这里是霍敬尧亲自指挥装修的之后,心里的感觉就有些奇怪,有些不舍也有些留恋。

    “我当然尊重你的决定了,只是,只是……”只是有些不舍得,苏浅吃了那么多苦了,她就想多照顾一点。

    “没有关系的,姑姑在那儿给我留个 房间,我会常常蹭饭吃的,我要英国做了好久的厨师,现在自己都不喜欢动手做饭了。”真的是这样的,回来这两天可以吃到现成的美食,她觉得是最开心的事情了。

    “那最好,你最好顿顿都过来吃,应该离得不是很远的,我明天给你买部车……”苏鱼活还没说完呢,张衍霖已经抱着陶陶从房间里走出来了:“买什么车,我车库里好多停太久了也容易坏,浅浅你喜欢什么样的,我让人挑一部过来就好。”张衍霖说完了之后又补充了一下:“我看还是让沈永安重新跟着你吧,毕竟你以前算是个名人,刚刚回来估计外出还是会有些麻烦的。”

    苏鱼刚刚想要开口说不要遇上霍敬尧就不会有麻烦,但是这句话到了唇边还是咽了下来,她不想让苏浅心里头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她不喜欢霍敬尧所以更不想再在苏浅的面前提起了,万一提得多了真想起来了,那就真的是太讨厌了。

    正因为是最亲近有人,正因为她的哥哥临终托孤所以每一步她都小心冀冀的,而最错误的就是任由着苏浅二十岁那年嫁给了霍敬尧,那时的苏浅一脸的梦幻告诉她说霍敬尧是她的梦想,所以她要步履不停的去追逐,可是过了这么些年了,得到了什么?伤痕累累,所以苏鱼觉得记不起来更好。

    霍敬尧却是前所未有的矛盾,他希望苏浅记起以往的一切,但是又希望她记不得。

    整间办公室里,都弥散着烟味,烟灰缸里已经有了几个烟头,方正有事出去了,所以当霍耀祖把他的办公室门用力推开的时候,他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楼下的自然认得霍耀祖没有人能拦得了他上来,毕竟这里是霍氏不是吗?

    这个人算是世界上与他有着最近血缘关系的人了吧?可是那么相近的血缘却如同陌生人似的,或者可以这么说更像是仇人。

    涔冷的唇突然淡淡的化了开来,这个男人算不是与他是最亲近的吧,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虽然那个小子比谁都倔,眼神比谁都冷,但是那真的是他的骨血,是与他有着最亲近关系的人了。

    “你在做什么?她是你的母亲,你竟然敢把她关起来?你疯了吗?”霍耀祖一进门看到霍敬尧的时候,脸色就已经不对了,暴跳如雷的说着。

    “我母亲早就已经埋在地下了,你不清楚吗?我从来就没有承认过她……”浓密的睫毛下,没有人看得懂他漆黑的眼眸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带着怎样的情绪。

    “你承不承认她都是你的继母,现在你马上打电话,把她弄出来。”霍耀祖不得不承认,在人脉关系上他比他的儿子差的不止一是丁半点,要把人从拘留所里捞出来还是要霍敬尧来疏通一下的。

    “任何人都无法凌驾于法律之上,这点你不清楚吗?只不过是十五天的拘留,没有把她告上法庭你都应该开瓶香槟庆祝一下了。”霍敬尧把手中的香烟掐掉,涔冷的唇带着一丝嘲笑,抬起眼睛看着霍耀祖,充满了不屑一顾。

    “你还是这么狂,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狂几天?”三个月内要找到一个女人结婚,怀孕虽然说并不是难事,可是 也不简单,他自己的儿子自己心里还是有数的,他不会随便去弄一个女人出来的。

    “不劳费心。”连话都懒得多说一句,霍敬尧冷冷的目送着霍耀祖气冲冲的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只留下了一阵令人恶心的味道,那是浓郁的香水与烈酒混合的味道,庸俗而低级。

    心情低落,再强大的人也会有心情低落到极点的时候,例如现在……

    夏天的夜里,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的,姑姑跟张衍霖带着唐晓跟陶陶去水上游乐场玩了,就留下了她一个人在家里,刚刚回来她实在不喜欢到人那么多的地方 ,而且张衍霖也说了她的出现可能会引起一混乱,所以游乐场这那种地方 还真是不太合适她的。

    苏浅笑了笑,她不知道自己从前竟然是个影后呢,姑姑给韩夕打过电话说她平安归来,不过韩夕现在在国外,他们暂时还见不了面。

    从小区散步回来,上了电梯刚刚到了家门口时,突然有个人拉住了她的手,苏浅吓坏了猛然回头还来不及尖叫的时候,就看到了霍敬尧的脸,深遂的五官带着锋利的弧度气势逼人的压迫着她的视觉神经。

    “你……”挺翘的小鼻尖被他吓得渗出了细细的汗来,“霍敬尧,你想吓死我吗……?”

    这个男人今天好像有点特别,应该是特别的危险,在她想要离他远一点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就在一瞬间,她整个纤细柔软的身体就被他健硕的长臂搂进了怀里,然后手里的钥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到了他的手上,他一面抱着她一面把门打开,进去之后门就应声关上……

    再也忍不住了,霍敬尧紧紧的把她抱在在怀抱里圈住她,俯下头去细细的吻上她的脸,苏浅急着想要躲开,霍敬尧一言不发将她整个人压在门上,他只需要用最轻微的力道就可以把她制服无法动弹,他满足的亲吻着她的小脸,细细的亲吻一点点的在她的脸上遍布开来。

    这几年了,她从来没有跟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他的嘴唇温热的,身上带着淡淡的烟味,所有的一切都在着她,那种酥麻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

    “你……你放开我……”苏浅对他总是觉得有点惧意,她的心跳得厉害,脸上烧了起来,红红的像是打了胭脂般的可口诱人。

    “如果今天是个陌生人,你该怎么办?苏浅,你需要一个男人来保护你……”他的唇依旧在她脸上流连着带着一点性感而压抑的粗喘,“刚才如果在楼道里等着的人不是我,是一个坏人,你怎么办?”她生得这么美丽,天生就是会招来男人犯罪感的。

    这个男人竟然占了便宜还卖乖,苏浅有些气急败坏的狠狠推了一下他的肩膀:“陌生人,坏人才不会随便去非礼一个女人呢,你以为谁都像你吗?”简直是无法无天了这个男人。

    霍敬尧紧紧的抱着她舍不得松开,他低沉的笑声里带着无穷的魅惑。

    这么香的她,这么美的她,抱在怀里正应了古人的一句话,温香软玉满怀抱,他低头在她的颈窝处狠狠的吸了几口,像是要把她香味都给吸走似的,满足了之后才哑声说道:“今天晚上,我特别想你,想得胃都疼了,疼得难受……”

    “你没吃饭吗?”苏浅看了看时间 ,八点不到他可能是没有吃饭吧?大概是错过了饭点胃疼的,却要说成想她想得胃疼,简直有点夸张了。

    “没有。”满脑子 ,满心里都是她,竟然没有想到要吃什么,也没有胃口要吃什么。

    叹了一口气,有点 于心不忍,就推开他进了厨房,快速的给他做了一个蛋炒饭。

    中午剩下的米饭已经凉透了,鸡蛋只取蛋黄,在热锅里快速煸炒翻动着,一点点姑姑自己酿的酱油,已经算是完美了,然后再拿了些新鲜的虾仁,玉米粒,切了一点火腿,把剩下的蛋白勾进了汤里,做成了一个海鲜浓汤,端到了桌子上。

    哪怕现在她端上来的是一盆子沙,他都会吞掉的,更何况是非常美味的饭呢?

    好多年已经不太知道食物的味道了,一想到这里他都快要吐血,他不舍得苏浅给他做饭,可是她竟然在别人家里委委曲曲的做了三年的厨师,天天做,顿顿做,还是殷恒的专属厨师,他敢打赌殷恒对苏浅也不怀好意,只不过时机不成熟而已,连他老婆都已经看出来了,所以才对苏浅下了毒手想要陷害的。

    他吃得虽然有些快,但是里非常的优雅,苏浅坐在他的对面平静的说着:“吃完了你赶紧走吧,我姑姑快要回来了。”带着孩子们去玩水应该也不会太晚的,十点钟之前她姑姑肯定是会回来的。

    “这么迫不及待的就想要赶我走,让你姑姑看到我在这里又如何?我并不是见不得人……”他的心往下沉了一下,原来她这么不想让苏鱼看到他,这么着急着就想要让他走?

    “姑姑不喜欢你,自然有她的原因,她并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我们以前的事情我会慢慢了解,但是你不要逼我好吗?”对面的男人眼神有种说不出来的哀伤,好像是万里冰原上负伤的野兽般凄绝,令她心生不忍。

    “你要怎么了解?从别人的口中得知吗?但是别人不是你我,他们都无法为你还原一个真实的过去。”霍勤尧的手横过桌面,握住了苏浅的手深深的望进了她的眼眸里,一字一句的说着:“还有一些只属于我们的时刻,别人会知道吗?不会的,苏浅要了解过去,要认识我,你只能亲力亲为……”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前夫,绝情毒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唐漠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漠叶并收藏总裁前夫,绝情毒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