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前夫,绝情毒爱 > 301他在这种事情上向来没有节制

301他在这种事情上向来没有节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木履在行走的时候,敲击着大理石地面,却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来,她的脚步细碎而轻缓的走到了林婉婉与霍耀祖的面前,然后躬下身去缓缓的行了个礼:“以后,霍桑就交由我来照顾了,您这些年辛苦了……”

    “你是什么东西,你跟到我们家来做什么?滚出去。”林婉婉的身上还带着从拘留所里出来的那种发霉的味道,脸上没有化妆,头发也因为没有精心的护理而显得干枯起来,霍敬尧向来说一不二的,他让里面的人不能特别的照顾她,所以她用的都是跟所有的关押犯人一样的东西,廉价的香皂,还有洗发水,自然化妆品保养品更是没有了,所以现在她与站在她对面的这个女人明显有了很大的差别,在褪去一切光鲜亮丽的表相之后,她显得苍老无比,与这个穿着精致和服的女人简直是天上地下。

    “我是霍筠与霍承祖的母亲,我为霍桑生下了两个孩子。”这一句话正好直直的刺入了林婉婉的心里,正中要害,这一生没有为霍耀祖生下一儿半女的,她一直表情梗梗于怀,心中更是觉得有所亏欠,哪个富贵之家没能生几个的,偏偏她一直没有动静,没想到霍耀祖竟然在外头有了女人不算还生了两个孩子,林婉婉的整个世界都已经崩塌了,她一直以为就算她没有孩子也是高高在上的,在那些贵妇名媛的聚会之中,哪一个不是对她恭敬有加,如果失去了霍太太这个头衔的话,那她就真的是一个大笑话了。

    “我不会离婚的,我不同意离婚……”只要她拖着,谁也拿她没有办法,像霍家这样的家族,要离婚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牵涉到了巨大的财产分割,因为当时她嫁给霍耀祖的时候,并没有签下婚前协议。

    “你知道为什么你不能生孩子吗?并不是你不能生,而是霍桑不让你生,他并不希望你生下他的孩子……”工藤理惠的声音依旧保持温和,只是目光之中带着一股阴狠,让人脊背发凉。

    是他在她的吃的食物里动了手脚,以至于这些年来她一直不能怀孕,所以对于林婉婉,霍敬尧还是有所亏欠的,可是现在他的把柄落在了别人的手上,没有办法只能对不起她了,人总是自私的,虽然有些于心不忍,但是总比自己死要好得多。

    “钱我会给你的,这些年你身上也已经有了不少积蓄了吧,你好自为之。”说完了之后他看了工藤理惠一眼,似乎在示意她适可而止。

    “践货,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一听到霍耀祖竟然没有帮她说句话,还让她好自为之,林婉婉整个人都疯了似的扑上前去,可是她还来不及沾上工藤理惠的衣角,就已经被她捉着她的手腕用力一折,似乎发出了骨头断裂的咔嚓声,然后再拉着断了的手腕骨借力往前一带,林婉婉整个人都摔到了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下巴嘴唇嗑在地面上时,满口的鲜血看起来无比的骇人。

    嘴里发出了杀猪似的惨叫,林婉婉无比恐怖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手腕处折掉了,整个手软软的垂着,痛得令她无法忍受,这个日本女人竟然这么可怕,她到底要怎样才好?她不要离婚,她已经是一个中年的妇人了,即使保养再好也不能掩盖这个事实,她不要在这个时候离婚成为众人的笑柄,况且她跟着霍耀祖这么多年了,怎么能轻易的就放下呢?

    嘴角落下的血,还有她嚎啕大哭的眼泪都让霍耀祖觉得心烦,这些心烦里有看无法解决事情的烦燥,也有对林婉婉的一点愧疚,所以他走进了电梯上了四楼他的房间里,不想要再看到这烦人的画面。

    是呀,父亲当年是对的,他连这些家务事都无法解决好,还怎么去掌控这个霍氏呢?人都是过份自信的,他以为他只是喜欢女人而已,他还是有商业头脑的,但是他要经营的不是一间小店,有要负担万千生计的宏大机器呀,他后悔多年前的闯下的祸才会有今天的这个结果。

    而他那高明的可以预见一切的父亲,没有想到他留下的遗嘱竟然会成了工藤理惠进入霍家的最好的借口,一切好像总是安排好了似的,不是巧合那么简单的,或者这就是命数。

    “霍桑对你厌烦无比,手续请尽快办好,我的孩子们会正式进入霍家的。”工藤理惠冲着倒在地上的林婉婉又再一次行了个礼,语气也恢复了平静,好像刚刚出手伤人的不是她似的。

    对了,霍敬尧呢,他那种人狂妄至极怎么允许有人在霍家撒野呢?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这句话到这个时候显得特别的吸引人,她应该找霍敬尧的,这个女人目的明显到边她都已经看得出来了,难道霍敬尧不知道吗?他在哪里?

    如果相比之下,承认霍勤敬尧是霍家唯一主人总会比让这个女人把她扫地出门要强许多吧?

    可是他竟然不在?狼狈不堪的林婉婉努力的站了起来,忍受着好巴与嘴唇流着血的剧,找到了管家:“霍敬尧呢?他人在哪里?”她要见见他,他总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日本女人带着她的贱种来分霍家的财产吧?

    “您还不知道吗?少爷遇到枪击了,现在在医院里抢救,还不知道情况怎样……”管家说话的样子好像苍老了好几岁似的,连平时里清朗的声音都变得有些没有底气了,管家还晕守规矩的,即使林婉婉害得他晕倒病了两天,但是在霍家林婉婉跟霍耀祖没有离婚之前,她都是还是女主人,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现在他只想着他家少爷能平安回来,虽然少爷平日里不多说话,脾气有时候也不好,但是对下人还是够大方的,给的薪资也足够,平时只要他的工作不出差子,也能得到应有的尊重,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折腾下人的不良嗜好,希望一切都能好好的呀,如果是这个日本女人来当家,估计所有的人日子都不会好过,更不用提什么十八个月的薪资了。

    林婉婉整个人如遭重击一般的,怎么可能?连霍敬尧都出事了?难道他也着了这个女人的道?她是尝试过霍敬尧的手段的,从以前开始这个霍家大少从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事事独断专行,霸道凶悍得令人发指,霸着整个霍家的产业弄得连霍家老头子也搬到了山上去住,竟然这么难搞的人也出事了,那可能就真的是天要亡她了。

    “少爷是为了保护少夫人……”一说到这里管家眼眶都快红了,少夫人也是难得的好主人,对下人脾气真的好到没话说,从来没有一句责骂的。

    “我就知道,霍家的男人迟早都得要死在女人的手里。”霍耀祖是这般的,霍敬尧也不能例外,她早就觉得苏浅长得太漂亮了,会出问题的果然是个祸水。

    最好他还没有死,没死就有机会的,特别是如果这个日本女人把苏浅给弄死了后,那就有好戏看了。

    苏浅呢?也在医院吗?林婉婉接过了管家递过来的柔软的纸巾,狠狠的擦拭着嘴唇上的血渍,然后吩咐管家:“让司机送我一下。”她应该找个地方好好的想想办法,娘家也是不能回去了,现在狼狈成这样回去了还不得让别人看笑话,这么多年来她倒真的如同霍耀祖所说的,手头上已经有了不少的积蓄了,就算分不来什么财产也不会有问题的,但是她就是忍不下这口气,被人这样的在家里欺负,实在是过份。

    “夫人,您要到哪里去?”司机看到林婉婉一身狼狈的上了车,他也不敢多看这位夫人可不比少夫人,对下人一点也不好,上一次就差一点把老管家给害了。

    “四季。”先找个酒店好好休息一下再想对策,林婉婉的脑子迅速的转动着。

    而在霍家发生的这一切,苏浅并不知道,她在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当新的一天到来时,晨光初现她站在窗前,看着一缕缕的微光从窗户的玻璃透了进来,伸出小手去光线就照在了她的手上,手背柔软到几乎有些透明似的,泛着淡淡的粉白色,如同一朵优雅的白兰花。

    “在看什么?”身后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嗓音,细微的响动让她迅速的转过身来,发现那个霍敬尧又开始不老实的想要起来了。

    “你躺着就好,起来做什么?”她走了过去,站在他的面前轻声说着。

    霍敬尧薄唇勾起,弯着好看的弧度,笑着指了指洗手间,苏浅的脸暗暗的红了一下,才起来人有三急,所有的人都不例外,只是护士明明的拿来一些工具的,他都不要固执的非要自己起来上洗手间,还好他的复原能力如同蜥蜴般的可怕,过才两天好像就已经好了许多了,如果不是看到了他腹部裹着的纱布,简直都要以为他是一个正常人了。

    早餐是差人到城里的馆子里买的,如果姑姑在就好了,她每天早上都能做许多好吃的,她天天跟唐晓视频通话,好像玩得非常的开心似的,张衍霖安排的都是他喜欢的,还带他参观了不少博物馆,虽然有时候他会低低的小小声的对着镜头说:“Mommy, I miss you so much……”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来他过得非常的快乐。

    “又在想唐晓了吗?”他看到她的样子就知道,又在想她的宝宝了“对另一个男人牵肠挂肚,不怕我吃醋吗?”伸手将她圈进了怀里,低下头来嗅着她发间的芬芳,医院的消毒水味道真的是让人不舒服,还好有她在。

    “这个你都吃醋?”她转过身来,手指轻轻的在他的胸膛上滑动着,红唇微启的如同绽开的花朵。

    她的手指滑过他的胸膛时,好像有魔力似的那种柔软的芬芳一点点的渗进了他的皮肤里,直达他的心认底深处,他的大手握住了那只有点不安份的小手,贴在了他心脏的位置,低低说着:“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我带着你们环游世界,想去哪里都可以。”亏欠的太多了,只能用余生所有的时间与爱与弥补了。

    “你不是说宝宝要上幼儿园了?”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去呢?虽然听起来很令人向往。

    “我来当他的老师就好,我霍敬尧的孩子无谓这些束缚的……”他的声音依旧温柔,但是却多了几分霸道,仿佛这世上的一切他都不放在眼里。

    “那我的宝宝就拜托你了。”她与他对视着,眼里滟睑着如同宝石般耀眼的光,看得他几乎快要窒息了,为她的美丽而无法呼吸。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这算是接受我了吗?从心里接受我了吗?”他的心在剧烈的跳着,虽然苏浅只是说宝宝拜托他了,但是他可以理解成为她已经接纳他了吗吗?

    “余生请多指教。”这是一句电影里的台词,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就这样自然而然的说出了口,小脸仰起与他四目相视,眼底里笑意盈盈,可以确定自己的心意是一件很令人开心的事情。

    “就算负了天下,我都不会负你的……”他这一生听过的最动听的话,应该就是这一句了,霍敬尧的整颗心好像是在黑暗的夜空里,倏然的绽开了一朵又一朵气势磅礡的烟花,照亮了他的整颗心脏。

    内心翻腾着,他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低下头去捕捉着她红润的唇瓣,就在这个时候门被一把推开,那道声音把苏浅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去推开他时,又猛的想到了他的身上有伤口,手就撑在了他的胸膛上,尴尬得脸都好像烧了起来似的。

    霍敬尧倒是一脸的无所谓,大大方方的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然后才松开了圈住她的手。

    目光从柔情似水立刻就转成了冷冽如冰,看着岑允风。

    他是学了变脸吗?表情变化这么快,也不怕脸抽筋了,岑允风的嘴角抽了一下然后坐到了沙发上。

    “你不知道进来要敲门的吗?”霍敬尧一脸的不悦,边声音都染着一丝的火气。

    “我哪能想得到,霍大少你恢复得这么快,才两天时间都能跟少夫人*了,这是在医院又不是在你家,我能猜得到你在做什么吗?你现在不该是躺在病传上的吗?”这事真不能怪他,中了枪身上还缠着纱布呢,就已经敢下来跟女人*了,简直是个疯子。

    不用看,霍敬尧都能感受得到苏浅的脸红了一下,空气之中似乎可以触到她因为不好意思而升高的体温,他冷冷的看了岑允风一眼然后毫不客气的说了一句:“闭嘴。”

    “我才不闭嘴,说完了我赶紧给你们腾地方。”岑允风才不理会,接过了苏浅给他倒的水,这个时候说话倒是变得客气了一些:“谢谢……”

    “我到外面去散散步,就在过道上……”她知道男人有时候要说的事情不一定想让她听,因为岑允我说完了那句话之后,就没有接着往下说了,明显的是有些顾忌的。

    霍敬尧目光爱怜的看着她,点了点头,这些日子也是为难她了,连散散步都只能在这层楼的过道上了。

    看着苏浅离开的背景,岑允风喝了一口水认真的说着:“得到了最新的消息,就在刚刚有黑龙的人入境了,但是他们并没有去找工藤理惠,而是直接去找了霍筠,她在组织里的位置比工藤理惠还要高,可能是要有所行动了。”

    “通通都弄死。”冷酷的声音充满了嗜血的味道,与刚刚那个脸上还带着温存笑意的男人早已经是判若两人了,霍敬尧的拳头攥紧着,直到骨节突出发白,他已经没有耐性了,这些人都得去死而且永远都不能留下后患。

    “你父亲呢?”岑允风揉了揉眉头,这是头等麻烦的大事。

    “他要是收手了,就送到国外去,如果不收手我也没有办法。”身上好像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温度似的,整个人如同冰雕般的坐在了那里,他纵容了霍耀祖在外头花天酒地,这些年为他收拾了多少烂帐,终抵不过他疼爱的小儿子,既然霍耀祖想要他死,那他还手软做什么?

    亲子轼父,天理难容,但是做为父亲的就可置儿子于死地吗?他倒是看看天理怎么不能容他了,他不过是要保护自己最爱的女人跟孩子这才是人性。

    “知道了。”这一下就好办了,做为兄弟他肯定不能让霍敬尧为难,把霍耀祖直接着到国外去,找个岛让几个人看着,再送两个女人上去,就算是安度晚年了,他父亲走后他到现在依旧不能平静下来,所以他想要尽量的做到没有遗憾一点。

    “她已经让霍耀祖那个软骨头发起董事会投票了,准备改选总裁,因为我现在不是已经不醒人事了吗?总不能让方正领导公司……”涔冷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意,如同没有一颗星子的漆黑夜空,森冷的笑意令人觉得如临地狱。

    “那你呢,准备怎么办?”有时候霍敬尧的行事作风实在有些看不懂,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但是他却在这里悠闲自在。

    “乱一点好,水越浑鱼越多。”等最乱的时候,该出现的就都出现了。

    “你盯紧一点,你到医院替我立遗嘱的事情,不必四处张扬,有一两个知道就可以了。”他缓缴的站了起来,看了看窗外他的心情比外面的天空更加的明朗,他在心中慢慢的回味着那句,余生请多指教,整颗心就好像是装着蜜的颧子一般的,那里头的蜜又香又甜的,快要溢出来了。

    “你的表情看起来有点银荡。”岑允风喝了口水,一脸鄙夷的说着,这种笑容看起来真的是有够恶心的,比不笑更可怕。

    “你可以滚了,如果你能见到张昀替我问声好。”霍敬尧不以为意,指了指病房的门示意岑允风可以走了。

    这一刀扎在心口上,深得见底,血泊泊的流了一地的感觉,他现在还真见不太着,耍无赖都没有用了。

    苏浅看到岑允风出来后,出于礼貌还是送他到了电梯,临进电梯时,岑允风小声的对苏浅说着:“有个事情,我不知道方不方便跟你说一下……”

    苏浅看着他似乎有些为难不好意思的样子笑了笑说:“岑律师没有关系的,你只管说。”他是霍敬尧的好朋友,自然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这件事情还是要跟你说,他在这种事情上向来没有什么节制的。”岑允风在心里恶毒的笑了一下,表面上却故做镇定。

    刚刚竟敢拿他的痛处来刺激他,这一回看他不整死霍敬尧这个该死的家伙,他倒是要看看谁的日子会更难捱一点。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前夫,绝情毒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唐漠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漠叶并收藏总裁前夫,绝情毒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