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误惹霸道狼君 > 481.麟儿出生

481.麟儿出生

作者:转生流浪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若说这是王家偏院,还不如说是另一个常家小院。

    苏清煜窝在隔壁厢房,在没有应酬时便挑着灯火摆弄着他的卷轴,有时会望着自己嘴里哼着曲调,又扯过一旁宣纸草草勾画几句押韵的词。

    常晚在远远的一角冲着茶水,又拾起了针线绣着绣着侄子们的衣裳,不理会苏清煜一瞬一瞬的视线,可常晚递给苏清煜的茶永远是不烫口又暖着脾胃的温度。

    彼此守望,一室的静谧,不多言的陪伴,他们两尤为享受。

    这日子又延了三四个月,常晚依着苏清煜的交代,将他写写画画的卷轴带回常家东屋锁着,后又回到茶馆开张。

    自从景家少爷在常家茶馆授课,常家的生意又好了。来得多为有钱的商和官,而坊间又传言自己和景家少爷有了染,否则那小少爷不会一直未娶,成日往常家铺子里钻。

    “晚姐,这朝都下了,苏老弟怎么还没过来?连着几日了,他又食言!”

    对景练如,常晚当然归类于富家公子。他和王书同大差不离,鼻子朝天,傲气十足,争强好胜。也因为出身世家,该有的世家教养比王书同要好,说话办事还算妥当。

    “应该是被王大人叫去办事了,平日我也很少见到他。若是真有急事,您可以去王家寻着。”

    提到王家,这景练如的眉头耸得老高,表情有说不上来的味道:“我才不去王家,我真想不同,苏老弟如此才华横溢为何要住在女方家里。如果为了恩情也不至于将前途弃了,如果是为了升迁,我也能帮他的。”

    景练如脱口而出的关心让常晚一愣,她没想苏清煜相处的这一堆狐朋狗友里,还真有个直言关心的“真心人”。

    “常晚代小弟谢了景公子的关心。他们的孩子都快出生了,无论以前为何,现在来看,便不再是因为恩情活着升迁。您说是吗?”

    常晚没有其他意思,单纯的解释苏清煜现在的处境,也无需再为苏清煜报不平。

    咣当!

    景练如手中的茶盖滑倒递上,手中的茶水撒了一袍子。

    此刻景公子低着脑袋,没理会常晚的惊叫,好半晌才点点头,冲酱紫的绸缎宽袖中掏出一张银票放在桌上:“我。。。。。。先走了,不等他了。。。。。。”

    常晚正低头收拾递上的碎瓷片,一抬眼,景公子已经飘到门槛,晃晃悠悠的下了二楼。

    “这是怎么了。。。。。。”常晚起身看着桌子上一百两银票,一下子笑开了花,也将今日景练如的异常抛之脑后。

    呵呵呵她终于想起景练如与王书同第二点不同,他比王书同更讲究面子,身上带的是银票很少有纹银现银。只是这几个月隔三差五的送钱来,有钱赚,她当然赚。

    还好自己有茶馆有银子,衣食自立,否则若真要靠着王家生活,她的日子才是没法过。

    王夫人没想让自己好过,隔三差五,她晾晒的衣裳会被踩上脚印,又或被人用剪刀剪开。这王家下人并非护主,而是巴结王家,同仇敌忾。

    常晚吃过一次暗亏后,便有了对策,她在试衣服的边角埋了许多绣花针,待她傍晚回来,竹竿上的衣裳又被撂在土地上跺成了泥饼。

    常晚不慌不忙跑到管家那诉苦。

    “王管家,你说我来王家住竟是给你们添麻烦,我身子一向不好,我家弟也时常为我针灸祛病。今早,那针灸的银针被我洒在了院子里,我真怕你们来偏院时踩着伤了。对了,熬得药底,洒在屋外让人越踩,病人的病越好得快。如果有人真踩到了,我还要给银子谢谢他呢!”

    “针?”王管家一脸疑惑,却也明白了常晚突然过来的意思:“胡说什么!这针怎么能是药底子,哪能让人随便踩!院子里掉了多少细针?”

    “我怎么能数得清,要不你问问咱们丫头们有人受伤没?那针上还涂着药,又占了脏泥,扎着手脚反正不好的。”

    王管家冷冷一哼:“常姑娘多虑了,偏院不留人,不会有人被扎。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把笤帚,你再仔细扫扫,可千万别被脏针扎着你自己!”

    “那就好,千万别再有人进来,偏远不留人,有王管家的这句话就好。”

    常晚转过身,一脸冷笑。

    小人难防。

    既然有人要害自己,她便要给出警告。

    警告那些想前赴后继拿自己邀功的仆人们,要想构陷,随时欢迎。擅闯的贼,卑劣的招数她都不怕,若进偏院,藏恶心的,后果自负!

    之后确实又有人前赴后继的试水,有的动了自己的胭脂盒,向胭脂中滴入了不知名的液体。

    胭脂盒是常晚嫁人时买的,之后又在苏清煜的婚礼前自己涂抹过一次,之后的八个月她脂粉未沾,要不是近期她收拾妆台瞧见了发黑的胭脂盒,也不会发现有人在自己不在时动了手脚。

    呵呵,她出行前都会落锁再走,可现在才知,这里锁形同虚设!

    如此,常晚不慌不忙的拿着一匹绸缎,四盒胭脂找到了统管钥匙的大丫鬟春桃处。

    “春桃姑娘,我这住在王家这么久,都没来看过你。我家店铺又赚了银子,我给你买些胭脂布匹,以后还要彼此照应。”

    四盒胭脂,一个样式。

    里面都掺了那盒变质的脂粉。

    提到胭脂,春桃面色一紧:“我可要不得,您还是好好打扮打扮吧。”

    “呵呵呵,用或不用随你,我心意到了。我走了。”

    常晚甩了盒子,转身就走。

    用或不用。我把你的恶毒心,加倍还给你!

    这些是小事,常晚住得时间长了,常晚也瞧出苏清煜和王乐柔之间的怪异,若是丈夫住在偏院那么久,王家人没半点反映。

    但是重大场合,苏清煜和王乐柔又如胶似漆。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了孩子出生。王乐柔产下一子,王府上下一片欢腾,王大人和王夫人像打了鸡血,未到满月便已经开始张罗着满月宴。常晚想,苏清煜与王乐柔有了孩子,关系会好转。可王家人好像忘了孩子还有个父亲存在,对苏清煜不去主宅的事更为追究。

    背光而立的男人已经十八,他的孩子被冠上了王姓,他没有异议也没有喜气,寒冷的月光将他的背影拉扯过来,地上孤孤单单的直线牵引着常晚一步步向前。只想暖着他,让他知道这个偌大的王家里,还有她陪着。脑子里没有多的思考,常晚已经伸出双臂环住他的腰背。

    苏清煜像古筝上的弦背脊小频率的抖动。

    耳边急速震动心脏擂醒了常晚,自己正碰着他精瘦的腰,脸蛋正靠在他的后背?这一刻她想撒开双臂,可苏清煜已经抬起手按住她的小手向前扣起。

    常晚狠狠的咬着唇,惩罚自己心软而犯下的错。

    而苏清煜此时瞪圆了眼,一脸涨红,双唇抿了又抿,兴奋的像是中了状元。

    “小煜。”常晚尴尬的清了嗓子,向后使劲儿,提醒苏清煜撒手。

    “嗯。”苏清煜激动着,死死的拽着腹部的小手。

    “我,孩子姓什么不要紧,重要的是你得了儿子。”要按着自己的脾气,她会跑到王啸海那去争执。苏清煜不是赘婿,迁就王乐柔才住进这里,按理孩子要随父姓。同样她也知道,这理再对,对不过王家的官势压人,倒霉的还是小煜而已。她心疼他的处境,只等着产子后,王乐柔能带着孩子去常家。

    “我,不在意。”

    又不是我的孩子,我做什么在意?常晚误会了所以心疼了,他嘴角轻扬,心情大好。心中这么想着,他却趁着叹息,一个转身将背后善良心软的女人贴在心口,忍笑抖肩,演一个被权贵欺压的可怜赘婿。

    “他叫王麟昕,名字好听,我缝了包被,小袄,得空带我去看看他,行吗?”常晚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慰他也安慰了自己。

    “你知道王家又会刁难你,也许会将你的心意给扔了。”他不想常晚为无关的人伤心,可是告诉她,常晚只会更担心。

    “他是你的孩子,我是孩子的姑母,对他好天经地义,衣服扔了可以再做,除非他们让孩子一辈子不见我。我问心无愧。”

    傻女人,你的问心无愧,别人却当作驴肝肺,就像当年你答应林夫人去看望郝夫子,却遭到了灭顶的灾难。

    满月酒宴,王家请了整个朝野,就连病秧子九殿下也来捧场。苏清煜穿梭在其中,脸上不笑,宾客反而理解。谁都知道孩子不姓苏,所以不少人在贺喜之余,都拿苏清裕打趣。

    九殿下朱槿之坐在安静一角抿着糕点:“太甜…”

    没一会儿,十几米的地方走来一纤弱少年,他端着茶盏在九殿下身边站定下跪,并将茶盏举高头顶:“都察院苏念拜见九殿下。”

    “苏念?”朱槿之懒散的靠在椅背上,身边仆人接过茶盏送到九殿下手中:“嗯,起来吧。我未听说过你。”

    少年抬头,一张平淡到不能再平淡的先抬起:“闫大人让小的禀告殿下,他身在边关查案,京城都察院还请殿下多费心。”

    “真烦心,告诉他,我知道了。倒是你,小小年纪成了闫墨的贴心人,明日下朝,你给我说说都察院的近况。”

    听到夸奖,面无表情的男孩抿嘴一笑,平淡的小五官变得生动:“遵命。”他又磕一脑袋,起身站起。

    “小叔叔。”

    太子朱子欢从不远处走来,他恭敬的朝着小叔一揖,下一刻没大没小的凑过来:“小叔叔,你能参加这么热闹的场合,可把侄儿吓坏了。”

    “侄儿说笑,我哪敢吓了你,你若有事,宫中母妃们,我可应付不来。”朱槿之扬起眉毛又放下,这人爱穿深色长袍,显得整个人更没精神。要不是九殿下容貌深邃,轮廓鲜明,皮肤白得吓人,否则大多人都会忽略掉这个颓废的皇子。

    而太子相反,在皇帝的眼力他是贴心的皇孙,在后宫嫔妃中他是会讨人欢喜的小太阳。他极爱奢华的宝贝,常服色泽鲜亮,发冠宝石点缀,走在哪里都是显眼的一个,他高鼻大眼,精神饱满,这样的人走那里都引人注目。

    “黄祖母们可是关心着小叔叔的婚事,正准备向黄爷爷提呢。”

    提到婚事,朱槿之无力的拜拜手:“何必多此一举,我这身子…”他故意瞟一眼面色酡红的太子:“我可羡慕侄儿你啊…”

    朱子欢当然高兴,今日秦家交出了西南军的虎符,大同的大半军权收回到皇上手中,剩下的兵权分握在三四人手中,这些人不成气候,但是又不容小觑,他们分别是武、上官、冯三家。小皇叔一向不问朝中事,他特意让藤太医给这位小皇叔看过诊,他确实。。不举。也许也因为此事,小叔叔迟迟不婚。

    这样一个不被皇帝眷顾的孩子,皇帝应该早就把他打发的远远的,可皇爷爷为何不分他封地封爵,朱子欢没弄明白。

    不过一个不能有子嗣的皇子,绝没有资格与他竞争皇位。

    “老臣王啸海拜见太子殿下,九殿下。”

    苏清煜跟着王啸海来到花园一侧,向着眼前坐着攀谈的朱槿之和朱子欢行了礼。

    “王大人,今日是家宴,无需行大礼。”朱子欢心情极好,特别是今日拉下秦家最后的折子,妙语连珠,字字见血,诸多举证后一个谋反的帽子扣得秦家严实。递上弹劾折子的是闫墨,可其中却又王啸海身后人的功劳:“清煜好福气,得了大胖小子,小叔叔,咱们该羡慕的应该是他,哈哈哈。”

    王啸海一愣也连忙拍着苏清煜的肩膀说道:“老身好福气,有此贤婿!”

    苏清煜抿着笑,恭敬的向着太子俯身:“是小臣福气,遇佳人,得麟儿。”

    清煜。

    苏清煜在朝中的表现有目共睹,太子知其人却从未单独召见过,今日他直忽其名未加其姓,让王啸海立刻明白了太子要启用苏清煜的意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误惹霸道狼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转生流浪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转生流浪君并收藏误惹霸道狼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