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血沸腾 > 第39章 失算

第39章 失算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39章失算上

    有钱人本来就是来这儿杀一杀鹏飞的锐气好让鹏飞坐卧不宁,去中原找真正的生化人报仇的,所以他自然不会给狼堂的弟兄喘气的机会,他见围上来的人差不多都给自己杀光了,便邪气地笑了笑,挥了挥手,便带着手下朝楼梯上杀了过去。

    鹏飞在接到报告后,确实大吃了一惊,那生化人,竟然会尾随在自己身后,杀到自己的总坛来了,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啊!鹏飞知道生化人的实力,生化人的实力太恐佈了点,可正是因为生化人的实力太恐怖,鹏飞也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来的生化人全都杀掉!

    在打定主意之后,鹏飞转眼看着来报告的弟兄,冷道:“赌场的弟兄今都出动,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生化人上楼,楼上的客人身份都很重要!赌场外面的弟兄,叫他們全都赶回总部支援,今天,我們一定要把来的生化人全都杀光,一个也不能放过!”

    在那弟兄答应了声下去之后,鹏飞想了想,觉得还是得把这个事情和朱雀说一下,因为今天的撕杀,死的毕竟不会是小几百人,所以,那弟兄一走,鹏飞便打通了朱雀的电话。

    “狼堂总部遭到袭击,来人是曾经和杨风打过交道的生化人,袭击原因我暂时还不满楚!”鹏飞可不敢说是因为自己丢了五千万,才搞出这么一大件事情来。

    朱雀在听了鹏飞的话后,沉默了下,幽幽道:“我知道生化人很厉害,但是他們的人数不多,妳今天无论花什么代价,都必须把生化人全都杀光,否则的话,我要妳的命!要是不给生化人一点颜色瞧瞧的话,别人只当我越南地主无能,以后一定要站到我头顶上面来了!”

    “生化人根本就杀不死,以前我不相信,可是现在我信了,如果要把生化人全都消灭的话,说不定我狼堂的弟兄今天全都要交代了!”鹏飞不敢托大,他现在做每一件事,都非常小心!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杀不死的人。”朱雀在说完这句话后,便挂掉了电话。

    鹏飞茫然地抓着话筒,良久,终于恨恨地吐了口气,朱雀,总有一天自己要把她征服的!

    征服朱雀,那是后面的问题,眼下鹏飞毕竟还没有征服朱雀,所以朱雀的话他不能不听!为了方便自己指挥,鹏飞离开卧室,去了办公室后,从监视录象上仔细地观察着楼下的撕杀。

    有钱人在楼下杀了几分钟后,见楼上涌下来的人越来越多,心里也有点发毛,这个鹏飞都是堂主了,竟然还如此的小心,堂堂的一个总部,竟然不下五百精锐守着?

    鹏飞手下的精锐,有钱人他們是很不在乎的,因为到现在为止,他們确乎仅仅是在杀人。

    狼堂的那些弟兄,也都被有钱人杀红了眼睛,所以他們似乎并不怕,明知道是死,也要往前面冲,其实,能在白狼赌场做事的,都代表了狼堂的最高精锐,他們哪一个不是从刀口上走出来的?他們见来人杀了自己的兄弟,一时间哪里会去想后退或者是逃跑?

    既然妳們不跑,而外面的远程灯又还没有灭,有钱人也就不客气,带着手下一路猛杀。

    当狼堂守候在白狼赌场的弟兄全过来后,在外面守着的有钱人的手下,也就打掉了远程灯。

    有钱人见状,猛地虚晃几刀,带着自己的手下就匆匆撤退,打算逃之夭夭。

    可就在这个时候,鹏飞高兴起来了,因为他在仔细地观察了下楼下的撕杀后,已经确定了楼下的人不是生化人,因为生化人是杀不死的,所以他們不怕杀,而楼下的人呢?在杀人的同时,仍旧不忘要自保,他們到现在为止,仍旧没有一个人中刀。还有,楼下人的实力,虽然非常的恐饰,但是和生化人比起来,似乎还要差上很多很多!

    鹏飞很聪明,在略微地思索之后,他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他几乎可以肯定,今天来的,就是有钱人,有钱人希望挑动自己和生化人的撕杀!一开始自己追杀有钱人的时候,他們两夫妻便把自己引去了生化人住的地方,导致自己和生化人发生了第一次撕杀!而那有钱人夫妻很聪明,他們一定以为自己会相信他們和生化人是一起的,所以自己必然还会找生化人!在两次和生化人较量之后,他們则算准了自己不会去想找生化人的麻烦,而为了挑起自己和生化人的撕杀,他們则假扮生化人,紧跟在自己的身后,来这狼堂杀杀人。

    有钱人夫妻很可怕,他們他对不是生意人,他們是在想要自己的命,而且,他們还是想要自己死的很惨很惨!鹏飞把事情的前后想清楚后,脸色异常的苍白,因为来人的心计太可怕!

    鹏飞不想死!所以,他决定,今天自己一定要把来的人杀光,就算是拼光狼堂的所有弟兄,那也要杀光!当鹏飞的主意打定之后,楼下进来捣乱的人,已经逃出去了!

    鹏飞不急,因为越南很大,但任何一个她方,都是地主的天下!所以,鹏飞在慢慢地思考。

    一会儿后,鹏飞终于站起身,转眼看着一手下,冷道:“命令所有狼堂弟兄,分成三份,实力薄弱者,安排一千人去机场;实力中等者,安排一千人尾随在来人身后退杀;其他的所有精锐,全都在总部内外埋伏!现在开始安排,并把赌场的一切客人都给我清理出去!”

    那手下似乎有点不解,在顿了顿后,他终于还是鼓起勇气问了一句,小声道:“既然堂主是要杀死他們,那应该全力追杀才是,为什么要把所有的精锐都留在总部?”

    “妳跑的过他們吗?再说现在是晚上,他們随便上一辆车,,妳能确定找的到他們?”鹏飞微微皱了下眉,幽幽道:“别问太多,现在安排下去,别耽搁了大事!”

    有钱人带着手下在跑出了白狼赌场后,见身后黑压压地冲出来许多人,知道对方现在卯足了劲要杀自己,痛快地笑了笑,一边跑,一边道:“虽然我們杀不光他們,但他們要想追上我們,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們现在只管跑,别上车,等甩了身后的刀手再说!”

    有钱人和他的手下,体能似乎都很强劲,这一路跑下来没有一个喘大气的,在奔跑了半个小时之后,在他們身后追杀他們的狼堂的手下,已经不见了踪影,感情是被甩掉了。

    “好了,现在安全了!”有钱人停住身,淡淡地吐了口气,并摸出支烟给自己点上。

    “事情已经差不多办好了,我們现在是不是该去机场?”有钱人的太太,轻声问了一句。

    有钱人吸了口烟,笑了笑,道:“如果我是鹏飞的话,我一定会安排所有的精锐去机场,因为鹏飞知道他追不上我們,但他知道我們最后是要去机场的,所以只要去机场等我們就是。”

    有钱人这话一说出来,明显都震撼了大家的心,每一个人,都被有钱人的头脑折服!在略微的沉默之后,有钱人的太太抬起头,微笑着看着有钱人,道:“那我們现在从哪里走呢?”

    “谁说我們现在就要走的?谁说我們任务就完成了的?”有钱人邪气地笑了笑,道:“我們今天去狼堂,似乎没有给鹏飞造成什么损失,机票钱都没有捞回来,所以我們不能走!”

    大家都没有开口,很明显大家都在等有钱人后面的话,而在一会儿之后,有钱人果然又继续道:“鹏飞现在一定安排了大量的精锐去机场等我們,当然,跟在我們身后的,大家也看见了,都是好手,我們跑了大半个小时才甩掉他們,所以现在,白狼赌场一定没有什么人!”

    “妳的意思是,我們现在折回白狼赌场,再杀他一通?”有钱人的太太微微皱了下眉头,忧虑道:“这样会不会很危险?那鹏飞,是一个很小心的人,赌场的人应该不会少吧?”

    “人不少没有关系,只要别太多就行!”有钱人弹了弹于上的烟灰,自若道:“鹏飞应该不会想到,我們在被追杀的时候还会折回去,所以我感觉问题不大,当然我們要想好退路。”

    “我还是觉得不好,毕竟今天的事情我們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有钱人的太太有点担心。

    有钱人爽朗地笑了笑,道:“要想取得过人的成功,就必须得有非常的付出才行!”

    “万一白狼赌场的人太多,我們应该怎么撤退?”人群中,一苍老的声音淡淡地开口。

    “我暂时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退路,但走我愿意赌一次,我就赌白狼赌场的人不多,等我們进去杀上个痛快之后,不管杀了几个人,十分钟后我們必须速度撤退。”有钱人淡淡地笑了笑,随手弹掉了手中的烟头,淡淡道:“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我通常都相信自己的运气!”

    有钱人的话,大家都会听,有钱人的感觉,大家都会相信,因为有钱人从来没有错过!所以,一行人,在略微休息了下后,依旧折回了白狼赌场,打算杀他个回马枪。

    为了小心起见,有钱人在带着手下回去的时候,走的是来时的路,因为他想看看,追杀自己的人,是不是依旧还在,要是还在,那么白狼赌场的人应该是不多的!

    路上的情况没有让有钱人失望,到处都是一卡车一卡车的人,而且,卡车上的都走刀手!

    不过二十分钟的路程,有钱人带着自己的手下,已经来到了白狼赌场,当然有钱人是很小心的,为了保征自己和弟兄的安全,他没有贸然行动,而是静静地在白狼赌场门口等了很久。

    白狼赌场很静,几乎静得要让人感觉到可怕,而白狼赌场的门口,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弟兄,在门口貌似不安地徘徊!到现在,有钱人几乎可以确定,这赌场的人绝对不多!

    “可以出手了,大家听好了,一起杀进去,不管杀了多少人,十分钟后必须撤退!”有钱人抽出了自己的刀,邪气地笑了笑,淡淡道:“我说过,我要让鹏飞死的很悲哀,很悲惨!”

    第39章失算下

    其实,有钱人的一举一动,鹏飞全看在眼里,鹏飞很高兴,简直是高兴极了,因为有钱人虽然很聪明,但他和自己比起来,比较还是要差上一点,今天,有钱人已经可以去死了!

    “堂主,来人已经在朝赌场里面逼近,我們现在是不是开始阻杀?”一开始和鹏飞说话的狼堂的弟兄,现在也确乎知道了鹏飞为什么会留大批的精锐在赌场,他说话的语气,带着无比的景仰,道“堂生英明,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堂主把精锐留在总部的原因!”

    “恩!”鹏飞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道:“现在别惊动他們,放他們进赌场,等他們一进来,就把赌场的门给我关起来,先别动刀,用枪先把他們瞄准了,然后再打开天窗说亮话!”

    “明白!”鹏飞的那手下,恭敬地点了点头,继续道:“我們是不是要先杀了他們几个?”

    鹏飞摇了摇头,狂妄地笑了笑,道:“暂时不用,我想知道他們是谁,再说了如此强大的对手,如果能为自己所用,那就再好不过了,就这样杀了他們,实在是可惜得很!”

    有钱人在带着自己的手下,在逼近赌场门口的时候,便毫不客气地直接冲了出来,带着自己的手下朝赌场里面杀了进去,那在门口守门的狼堂弟兄,一眨眼便躺在了地上。

    只是,当有钱人带着自己的于下进了赌场后,却发现,偌大的赌场的一楼大厅,竟然空无一人,有钱人知道情况不对,他没有做丝毫的犹豫,猛地转身朝外面冲,冷道:“赶紧出去!”

    晚了,当有钱人向外面冲的时候,赌场的大门,已经在猛然间关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角落,陆续地出现了许多汉子,手里端的都是枪!

    上当了!有钱人心里蓦地一紧,迅速扫视了下端枪的越南人,发现不下五百,如果这些端枪的人一人对着自己等人开一枪的话,那自己和手下的身体,全都要变成马蜂窝。

    这个鹏飞,实在是太聪明了一点,有钱人无奈地摇了摇头,抱歉地冲自己的一干手下笑了笑,淡淡道“鹏飞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看来,我們的命是白捡回来的!”

    有钱人说的不假,倘若是鹏飞知道了他們的身份,一定会杀了他們,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

    见来人已经被自己的手下用枪指住,鹏飞终于放心地走了出来,他站在二楼的楼台上,淡淡地扫视了下有钱人和他的手下,而后拍了拍手,沉声道:“高手,妳們都是高手!”

    有钱人没有说话,有钱人的手下就更不会说话了,他們全都在等鹏飞说后面的话。

    “妳們不是在我手里弄了五千万吗?为什么不拿去痛快的花,反而又给我送回来?”鹏飞微微皱了皱眉头,顿了顿,继续道:“好!就冲妳們如此义气,我鹏飞愿意和妳們做个朋友!”

    原来这鹏飞猜出了自己的身份,难怪他会把自己的行动估计的如此到位!有钱人无奈,只能苦笑了笑,而后撕开了人皮面具,露出一张依旧充满病态的脸,淡淡道:“狼堂主果然不是一般人,有钱人今天认栽,胜者王侯败者寇,要杀要剐,妳們都可以动手了!”

    鹏飞一听这话连连挥手,道:“说的什么话?我已经说过了,妳們是高手,我鹏飞一向就喜欢高手,所以我要和妳們交个朋友,怎么可能会杀妳們剐妳們?”

    每个人都希望活到最后,有钱人也不例外,他点了点头,而后扔掉了手里的刀;他的手下也全都把刀给扔掉了,一行人,全都是面无表情,定定地看着鹏飞。

    “虽然说我鹏飞很想和妳們做朋友,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肯定妳們的诚意,更何况,我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啊!”鹏飞抱歉地冲有钱人笑了笑,道:“妳可以上楼和我谈谈,至于妳的朋友,那就对不住了,我得先委屈他們一下,当然,在妳没有自杀的意思之前,我绝对不会杀了他們,而在妳表示愿意和我做朋友之后,我则会对他們很好!”

    有钱人无奈,他点了点头,转头扫视了下自己的手下,而后便一步步地朝楼上走去。

    很快,好些狼堂的弟兄,全都下到一楼,用枪顶着有钱人手下的脑袋,把他們押了下去。

    有钱人在上了楼后,走到鹏飞身边,淡淡她笑了笑,道:“我输了,但是我还想活下去!”

    “当然,输了的人,是不一定要死的!”鹏飞点了点头,得意地笑了笑,道:“如果妳愿意和我做一个朋友,妳們不但能活下去,而且还会活的很滋润!”

    有钱人撇了撇嘴角,淡淡道:“如果我想活下去的话,那么我没有选择,我只能做妳的朋友。”

    “里面的包厢里面,有点酒菜,虽然现在不是吃饭的时间.但是吃饭是不需要看时间的!特别是遇见朋友的时候,怎么说都应该先喝几杯!”鹏飞说完,不等有钱人回答,转身去了。

    有钱人也只能苦笑着跟在鹏飞的身后,不过他知道,自己今天要活下去一定非常的艰难!

    待进了一豪华的包厢,鹏飞得意地指了指桌子的酒菜,笑道“或许妳还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妳,这酒菜,是我特意为妳准备的,因为我知道妳会回来!”

    “我已经回来了!”有钱人一点也不客气,在说完之后,便直接走到椅子边坐了下去。

    鹏飞在坐下去后,摸出支烟给自己点上,而后定定地盯着有钱人,良久,终于道:“如果妳真的愿意和我做朋友,那么妳就得拿点诚意出来,我现在想知道的,就是妳的身份!”

    “我只走一个生意人,只要是能赚钱的话,我都做!”有钱人夹了口菜,淡淡道:“至于我的名字,我随便说一个就行,那么没有意思,妳要是喜欢,就叫我有钱人吧!”

    鹏飞点了点头,阴冷地笑了笑,幽幽道:“如果妳今天的答案不能让我满意的话,那么妳只有死路一条!大家都是明白人,我鹏飞更不是傻瓜,妳和我之间,绝对不止有五千万的恩怨!”

    有钱人点了点头,夹了口酒,笑道:“狼堂主果然聪明!简单地说吧,我是杀手,是欲血军团请的杀手,因为妳杀了杨风,所以他們要我杀了妳,不光是杀妳,还要灭了狼堂,我不知道这个答案妳是不是感觉到很满意,但这确实是我唯一的答案!”

    “这个答案我非常满意,所以现在妳不用死!”鹏飞点了点头,阴笑道:“既然妳是一个杀手,既然妳可以帮欲血军团杀我,那么我想,妳肯定也可以帮我杀欲血军团的张大标?”

    “是的,只要妳出的起价钱,我就可以为妳杀任何人,我原本就是为了杀人而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杀人是我的工作!”有钱人一直很平静,说话的时候,还悠然地吃着夜宵。

    鹏飞摇了摇头,道:“我不能给妳钱,妳不但要无条件帮我杀人,还要给我一个亿。”

    “为什么?那好像对我一点都不公平?”有钱并不抬头,只是随意地问了一句。

    “因为妳的命是我的,我可以放妳走,但是妳的朋友却不能走,如果妳做的事情让我满意,那么我們就可以很愉快的意志合作下去,如果妳让我失望的话,那么我就杀了妳的朋友!”

    “那么妳现在就以杀了我,我不喜欢被别人威胁!”有钱人终于放下了筷子,抬起头看着鹏飞,苦笑道:“我现在终于吃饱了,可怜我的弟兄,却要做饿死鬼!”

    “妳宁愿死也不能杀张大标?”鹏飞微微皱了下眉,双眼死死地盯着有钱人。

    “不,如果妳放了我和我的兄弟,那么我答应妳去杀张大标,不过妳不会相信我的!”有钱人掏出支烟,给自己点上后淡淡地吸了几口,道:“如果妳要把我兄弟留下,而让我去杀张大标,那不可能,因为只要我杀了张大标,那么以后我必须无条件地为妳做很多事!道理很简单,我朋友在妳手里,在我没有死之前,妳绝对不会放了我的兄弟,而如果我万一不幸死了的话,那么妳会从我的兄弟里面找一个人出来代替我的位置,直到我們全都死光!”

    是的,鹏飞原本是这样打算的,他见有钱人似乎能看穿自己的心思,便稍微平和了下自己的心情,淡淡道:“如果妳杀了张大标,那么我放妳和妳的兄弟走,我用人格担保!”

    人格在利益和生命面前,那屁都不是!有钱人没有说话,只是邪气地笑了笑。

    “那么看妳的意思,妳和妳的朋友,今天是活不下去了?”鹏飞慢慢地沉下了脸。

    “我虽然很怕死,但在有些时候,我却会接受死这个现实!”有钱人苦笑着摇了摇头,淡淡道:“如果我愿意踩着兄弟的命活下去的话,那么我是不可能会死的,永远都不可能!”

    鹏飞可不想就这样把有钱人杀掉,他想了想,道:“或许,为了妳和妳兄弟的命,妳应该相信我一次,只要妳杀了张大标,我一定放妳們走,就算我到时候不放妳們走,妳再死也不晚!”

    “那样我岂不是很傻?”有钱人知道,看现在的情况,这鹏飞应该不会杀自己,他今天也不能走,如果他走了,那么他必须带张大标的人头来见鹏飞,如果他不走,或许还能带着手下弟兄跑出去,当然,如果不能跑出去的话,那么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

    其实,还有一天,有钱人知道,假如地主能见到自己的话,那么自己也很有可能不会死!当然,如果要自己一个人出去找地主的话,然后叫地主来救自己的兄弟,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一来,自己在地主身边,就得低头做人了,有钱人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他永远都不会低头,就算是吃软饭,他也要吃出一定的艺术价值来,吃得神不知,鬼不觉!

    鹏飞复又沉思了下,淡淡道:“我是狼堂的堂主,我希望妳不要去怀疑我的人格!”

    有钱人吸了口烟,摇头道:“妳的人格只有妳自己满意,我不是妳,所以我不能相信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欲血沸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习惯忧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习惯忧伤并收藏欲血沸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