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花的金牌保镖 > 第224章 供奉

第224章 供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双双的脸色就更加的不太好看,气气的道:“我去给你拿。、、////”

    “我不要有蕾丝边的。”谷雨湘子喊了一句,脸色不由有些高兴,其实白双双的身上并没有她所认为的那些女人应该有些的味道,相反这个女孩其实挺纯洁的,虽然不知道她的家里为什么会这么的整洁,而且富有,但是谷雨湘子从白双双的反应中可以断定,她应该不是什么属鸡的。

    不一会儿,白双双就拿了两条过来,道:“拿去。”

    “你还在生气啊。”谷雨湘子看白双双愁着脸,看起来气还没消。

    白双双没有说话,伸着手把小裤子递到谷雨湘子的面前。

    她接过白双双手里的绿色的小裤子,笑道:“别生气了,我只是怀疑而已嘛,你一个女孩子家里,怎么会有男人的衣服,而且这衣服也不老气,应该是年轻人穿的,所以我才多想。既然你不是,又何必和我计较。”说着,谷雨湘子当着白双双面,坐在了一旁的床上,抬起右腿,便开始穿。

    谷雨湘子站着倒还好,垂下的衣服倒是可以遮住了她的下面,可是她这一坐,顿时下面便露了出来,而且还抬腿穿裤子,白双双一眼就看到了底,不由转过身去,气道:“你能不能矜持一点。”

    “你是女的,有什么好怕的。”谷雨湘子倒是并不在乎。

    “就算我是女的,你也该尊重我。”白双双背着脸道。

    谷雨湘子穿好了裤子,然后站了起来,道:“好了,现在穿好了,你看不到了,现在总不会说什么了吧。”

    白双双转过脸来,看了一眼谷雨湘子,目光看上被谷雨湘子坐皱的床单,床单上留下了一小团液体痕迹,她着急的走了过去,便把床单收了起来。

    谷雨湘子一阵纳闷,道:“不至于吧,我只是坐了一下,你就要把床单都洗了?”

    “这个床是别人睡的,昨天晚上我是看你肩上有伤才收留你的,让你睡的。”

    “别人睡的?是谁?你的男朋友?”

    “这你管不着,还有,你把身上有衣服也脱下来,这件衣服你不能穿。总之我帮了你,也把你的伤口清洗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谷雨湘子倒是一笑,坐到了一旁的小沙发上,衣服也没有脱,道:“走?你这里住的好好的,我为什么要走?”

    “你……这可是我家里,我已经收留了你一个晚上,你还不走。我知道你不是好人,你肯定是犯了事,而且你还不是神州人。”

    谷雨湘子嘴角闪过一丝阴冷的笑意,道:“这里挺不错的,我住下了,可是你再多嘴,我不保证这个家会不会换了主人。”

    听到对方含有威胁的语气,白双双顿时有些害怕起来“你去买些上衣回来,你的上衣太小了,穿了都只能遮住前面一点,而且又小,我穿不下。*///*”说着她看了一眼白双双的胸前,嘟了一声,“哎,像是小桃子,要是苹果就好了。”

    “你……”白双双怒气的指着谷雨湘子。

    “别指了,我说的是实话,你看看我的,怎么也是个苹果,再看看你的,怎么捏都只是一个桃子,还能捏没了。”说着谷雨湘子捏着自己的胸,透过衣服,那鼓鼓的,一颗小点点还能清楚的看见。

    “你……这种事你也做得出来。”

    “我倒是纳闷了,我是女人,你也是女人,我们俩身上哪里长的是不一样的?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你快买吧,记住别买太小了。对了,你也别想着报警,如果我被抓了,你也是帮凶,你可是窝藏罪犯。”

    本来张少宗一个人他倒是不会胡思乱想,不过现在对面睡了一个女人,不是圣人的他又怎么可能会不有奇怪的想法。

    不过木熙并不理张少宗,这倒是让张少宗有些纳闷起来了。

    一天一夜的火车,坐下来还真有些累人得很,张少宗下了火车,看着面前高大的火车站,不由都生出一种仰望的心情。

    接下来,张少宗跟着木熙她们,又开始坐了近半天的车子,下午黄昏染天际,主才到了一处极为偏僻的小镇下了车子。镇子的名字倒是有些复古。因为镇子的名字就叫做复古镇。

    镇上的建筑物虽然在土黄色的房屋间夹杂着有白色的楼房,但一眼望去,大多还是以土制瓦房为主。

    这里穿的衣服也不是大城市里穿的,她们穿的事衣服是苗族的古寨衣服。

    街上有行人倒是不多,显得隔外的冷清,不过可能今天不是赶集的原因,以前他也是在小镇子上,所以他知道如果不赶集街上的行人就会比较的稀少。

    张少宗跟着木熙一起,向前头的镇子里走去,在一处高大的有三层楼的圆木土房结构的房屋面前停了下来,木门外还刻着比较古老的人相,‘哼哈’二将,气宇赫赫,透着一种古老的气息。

    水炎到紧闭的门前拿着门上狮头里含着的铁环敲了敲。

    不一会,倒是有一个七老八十的老人家开了门,见到水炎之后一愣,“水炎,你怎么……公主她?”

    水炎比较高大在,挡在这人面前,他也看不见身后。

    水炎笑道:“公主也回来了。”旋即,她让开。

    被她挡住的木熙正好也走到门前,见到老人,她微笑着点了点头,便是敬了一礼,毕竟她是公主的身份,不是一般人。“水长老,我回来了。”

    “见过公主。”这老人恭恭敬敬的向木熙施了一礼。

    木熙笑着扶住他的双肘,这也是还礼上高身份的人对下身份的人最高的尊重了,木熙道:“水老护法不必多礼。”

    水苍龙,水炎的爷爷,以前也是木熙一族中的族长,在族里德高望重,现在虽然老了,但他的身份还是受到族人们的尊重。

    水苍龙赶忙让开,伸出苍老的手一引,道:“公主快请。”

    木熙回头看了一眼张少宗,道:“快进来。”

    张少宗愣了一眼,不过倒还是跟在木熙的身后进了这房屋,跟着老人便把人关了门,而且还上下细细的打量了一眼张少宗。“这位年轻人就是供奉要我们找的人吗?”

    木熙点了点头,道:“是的。”

    供奉并不是他们一族的族人,而是族里请的有实力的人来保护的,也相当于是请的保镖,不过却是有差别的,保镖身份低下,而且只是保护个人为目的,供奉的身份在族里可是高得很,屈于公主之下,比护法的身份还要高。

    听到木熙的解释之后,张少宗方才明白这个供奉是个什么,不过他顿时就纳闷起来,有人竟然知道他的身份?

    这个供奉很神秘啊,不知道是敌是友!竟然会让木熙不远千里的来找他。

    “可是……他……”老人有些犹豫起来,似乎对张少宗并不太看好。

    木熙其实刚开始也是这样想,不过既然供奉要她请的人,她自然是不可能再怀疑,而且她还看见过张少宗的那一场大战,对张少宗倒是有些信心。

    “水护法,我想供奉请他自是有目的,否则供奉也不可能让我去找他。”木熙回过头来看着水苍老道。

    对于公主的命令,水苍龙可不敢违背和指责,他虽然是护法,但是他更懂得身份的尊卑,所以他是绝对不会逾越自己的身份。“属下知道了。”

    “水老护法,去拿几件族里的衣服来吧,我不能穿着这一身汉人的衣服回族里。”

    “是,属下马上去办!”

    水炎和水苍老也一起下去了,金燕和其他几个人,也都分散了开。

    张少宗跟在木熙的身后,在圆形的屋子里,向二楼上走去,现里的房屋都是用木头所建的,岁月的痕迹早已在这楼里留下了磨痕。

    “就这里啊?你的族人就这几个人?还以为这次会见到一些奇妙的事情,也太……啧啧。”张少宗摇了摇头,像是大失所望似的。

    “怎么,你认为我很神秘吗?”木熙走在前头,回头看着张少宗。

    张少宗走到木熙的后面,她现在还穿着汉人的衣服,下身的裤子也是蓝色的紧身裤,张少宗在她后面,脸正好齐她的屁股那,紧身裤包张少宗立刻闪过一丝奇怪的眼色,掐断自己的想法,看着走在前头转过脸来的木熙,道:“不是吗?”

    木熙没有回答张少宗,而是转过身去,道:“你的目光别老是盯在我的屁股上看,小心我放个屁嗅死你。”

    张少宗一愣,停了一下,道:“你……我一直以为你挺矜持的,像你这样的女人,很招人喜欢,柔柔弱弱,气质高贵,跟你的公主名称真的很配合。”

    木熙脸一红,觉得自己好像说话也有些过了,道:“对不起,我一直以为你把我当朋友,所以才会跟你开了这玩笑。”

    张少宗笑了笑,道:“不会,其实我也把你当朋友,说真的,你的小臀倒是挺好看的。”

    木熙咳嗽了一声,这人还真是个滑嘴的人!道:“这里不是我们的族赛,这里距离族赛还要走半天多的路程,这里只是我们的一个外哨。”

    “原来如此。”张少宗点了点头,随着木熙身后,走到了一房古木门前停了下来。

    木熙回头道:“这是你的房间,你今晚就暂时睡这里吧。”

    “你竟然做起了下人的事情?”张少宗一愣,按理说木熙身份高贵,这种引人入门的事情可都是所谓的‘下人’做的。

    木熙润角挤出微笑,道:“你是贵宾,自然是要有不一样的待遇了。”

    张少宗点了点头,嘿嘿无耻一笑,:“是啊,可是这孤夜深静、异地他乡的令人难以入眠啊,要是可是香香入睡,这才是贵宾之客吧。”

    木熙一愣,“难不成你……那好吧,既然你想要,我帮你安排。”

    张少宗怔怔未语的看着她,难道她听懂哥许中的意思?管他的,看她有什么样的安排。

    张少宗进了屋子,突然叫住了转身离开的木熙,道:“我想知道,你口中的供奉是个什么样的人?”

    木熙皱了一下眉头,道:“是个很厉害的人。”

    废话,不厉害你会请他做供奉。他咳嗽一声,道:“你这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张少宗现在有些踌躇起来,毕竟是这个供奉派人去找他,他现在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万一要是落入敌营之中,那他岂不是陷于群狼之中!

    万事还是保险起见,早知危险早避开,这才是自保之道。自从上次谷雨湘子*他自杀,他在鬼门头走了一遭之后,他就在骂自己,那样做很傻!如果自己都死了,那以后谁还来保护孩子他妈。

    木熙又道:“他是一个老人,他说你会认识他的。”

    老人?张少宗的脑子里一下子闪过一个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校花的金牌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赖人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赖人生并收藏校花的金牌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