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花的金牌保镖 > 第291章 成法

第291章 成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玉晶气珠你都送得出去手,看来你是真的喜欢上她了,难道你来,只是来找自己的终身伴侣的?”不知何时,韩韵蝶出现在了赫连严的旁边。

    赫连严平静的脸色回转过来看了一眼韩韵蝶,静静的脸色没有任何波动,“谁规定了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许追求我人生的另一半。”

    韩韵蝶妖媚的脸上闪过一丝鄙视,“白双双不是那么好追的。”

    赫连严冷撇嘴角,闪过一丝轻蔑微笑,“如果她好追,就不是我赫连严喜欢的女人,正应因为她不好追,所以她才是我赫连严喜欢的女人,我喜欢挑战!”

    韩韵蝶不屑的轻哼一声,道:“白双双喜欢张少宗,这点你不会看不出来吧。而且她的性格,想必你应该已经看出来了,执着,坚真,对爱至死不渝,即便这辈子张少宗和她没有结果,她选择别人的机会也不大,你觉得你有多大的本能能够让她接受你?不要太自信了。”

    赫连严并不被韩韵蝶的话所打击,反而轻笑了几声,“正因为这样,所以她才是我喜欢的,如果是你…………哼。”赫连严不屑的看了一眼韩韵蝶。

    韩韵蝶更是鄙视的一笑,道:“不要用你那不屑的眼光来看我,不错,我确实很妖,但是我也绝对不是青楼女子,不是谁想碰就碰的。”

    “你不用对我解释什么,根本不需要,你需要解释的是张少宗,看起来他对你似乎越来越冷漠,想必你的妖媚已经快没有多大的作用了。”赫连严清寒的脸上,嘴角却挂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不用你管!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处理。”韩韵蝶顿时怒了起来,旁边经过的几个正在注意她的同学都吓了一跳。

    “你若自己能处理就好,否则我可禀报长老,你已经掀不起多少的大浪了。”赫连来冷冷的道。

    “我倒是奇怪了,你不是来帮我的吗?我怎么看你根本没有任何用处,有你跟没你一样,反而你还在唆言挑拨,出言打击,你信不信我也让你在这学校里呆不下去”被赫连严冷削一顿韩韵蝶心里不舒服得很,现在不由又削回去,“白双双,看样子你是想跟她一生一世了,哼,我让你无从接近她。”

    “你敢!”赫连严兀的怒指韩韵蝶,突然发现身边还有旁边,倒是很快的收回了手,冷静了下来。

    韩韵蝶并不惧怕,反倒是平平静静的道:“你要敢,我就敢!”

    韩韵蝶的脾气赫连严了解得很,如果自己真的把事情告诉到长老面前,只怕韩韵蝶也绝对不会平平了事,肯定会移嫁一些不好的话在他的身上,白双双那般好的女孩子,他是真的真的出自心底的喜欢,有一种喜欢叫做一见钟情。*///*

    赫连“赫连严!你敢这么说我。”韩韵蝶暴跳如雷,女人有谁愿意别人说自己丑的?就算不是直接说丑,遭到别人的否定,心灵里也一种莫大的打击,韩韵蝶一直都自信自己的美貌,但是在赫连严面前,她便没有这么自信,因为她知道赫连严根本对她没有动过心,只是她也不想征服这块冷冰,她对冰的人更没兴趣,但是她却听不进别人给她的美持有否定。

    赫连严不再理这个妖媚女人,转过身去双手负于后背,淡淡的道:“你要是怕我说,就有本事做出成绩让我看。”

    看着赫连严的那傲然的后背,韩韵蝶真想拿一个魔法棍把他变成一个癞蛤蟆,看他还敢不敢这样说自己。不过韩韵蝶心里也清楚,事情对她越来越不利了,不仅是有个赫连严不与她同气连枝反而处处挑刺,就连张少宗也越来越平淡了,而张少宗的修为也越来越高。

    一层濛濛的奇怪白膜状的东西在张少宗的全身经脉之中,用神识观到这一幕,张少宗顿时一愣,怎么了这是,经脉不是已经拓展,而且灵气顺流全身气血畅顺得很,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白膜在各处经脉。

    难道是中毒了?可是又不像,如果中毒这些经脉也不会是这般的白膜状,而且没有任何异怪,如果中毒不可能身体一切都正常,身体肯定会出现什么反应,可是一切都没有,一切都正常。

    张少宗凝惑起来,心念一动,太乙无极诀的法诀掐动起来,灵气从经脉中运过,张少宗眉头紧皱,灵气通过经脉时,感觉到了强大的阻力,昨天还顺畅的经脉,今天却要用上好几倍的力量才会够让灵气流动起来,就像是水沟里本来都是清澈流动的水,但是突然之间变成了泥浆,需要用力量加持才能够流通起来,这种成倍的消耗,张少宗刚刚把全身的经脉一次性的打通,全身便没了力量。

    这种用精神加持经脉之中灵气流动特别的耗费体力,精神要化成一缕缕的精神流才能够把经脉中的灵气推动,这就像是以前是推车下山,可以不管车子也会自动的行转着,可以现在却变成了推车上山,耗费加倍。

    张少宗心念一动,手指上的灵戒发出的光芒微弱得很,再也无法凝聚成金砂剑,只能是一篷小金砂,而且金光也没有以前的煌煌璀璨,就像是暗夜里的火苗一般,成了黄红色的。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张少宗惊出了一身冷汗,现在这个时刻修为下降了,不是绑起双手双脚让别人来杀嘛。

    心里虽然急,不过张少宗还是慢慢的沉静下来,回忆太乙无极诀中的修练之法,法诀之字句少的可怜,“炽白扶守、脉经克落,竭冲穴太,归化遍而方全体流,体凝化识,聚精成法!成法!…………”

    张少宗皱着眉头回忆着太乙无极诀的修练方法,这些字字字珠玑,他读也读不懂,而以前还有老东西可以问问,但是自从第四层之后,老东西就不再说,只是提醒每一突然破一层,其中的玄妙需要他自己去领误,根本无法语传,只能心会。

    这些白膜深入经脉,张少宗根本没有办法把他们都清除掉,用什么清除?就算是现代的这些高科技手术,也没有办法,把一条条的经脉冲清理过来。

    一股莫大的愁闷压得张少宗再也没有心思修练,如果这些白膜不清除的话,想要修练吃力得很,刚刚他仅仅只是打通了全身的经脉,就累得筋疲力尽的,而且即便是打通了,这些灵气流动的速度就像是蜗牛一样。

    灵气遇到了冲阻的力量,而且白膜更是慢慢的脱落,化成了白色的像是星砂一般的细渗进了灵气之气,一条条细细的白色星砂经脉在他身体各条经脉之中凝成。

    “莫不真的是毒?”张少宗一怔,想要阻止这些灵气,可是他的精神已经疲劳得很,像是脱力一样,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哪有什么力气再来阻止。

    张少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白色的星砂随着灵气一起源源流向身体的丹田处。

    旋即他的丹田传来微微的胀鼓,更有些像是烈酒一样,出现了微微的灼热感觉。

    真中毒了?张少宗微愣,神识透进丹田,只见丹田之中星砂流进去之后,就像是流进了一个个炉鼎,星砂化成了一点白气,慢慢的在丹田外凝结成白烟,烟气已经有了蚕豆般大。

    张少宗惊愕的‘盯’着这一幕,愣了半晌没反应过来,这种奇怪的形象,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

    从外看去,只见张少宗睁着一双惊恐的脸,愕然措措的,眼中两颗露出疑惑加惊恐的神色,额头上涔涔热汗。

    这一呆,甚至整个中午,张少宗虽然恢复了许多,但是并没有全部恢复,电话响了起来,张少宗的神识从身体中退了出退,接通了林慧雅的电话。

    “你在哪呢,怎么都中午了还不来吃饭。”

    张少宗道:“寝室,你们先吃,我暂时遇到了困难。”

    “是不是他来了?”林慧雅的声音顿时一提,藏着一股寒凉的语气。

    “不是,是我遇到了难题。”张少宗回道。

    “什么难题。”林慧雅不由皱起眉头。

    “修练上的难题。”张少宗也不想她多想,不过她的担心,让张少宗心“那我等一下来看你,把饭给你带上。”孩子他妈很温馨的道。

    张少宗充实的笑了笑,刚才的一抹愁惑情绪全都高亢了起来,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得很。

    孩子他妈挂了电话,在挂电话的时候,他听到了电话里张少宗传来的笑声,她玉润的嘴角抿出一丝浅浅的微笑弧度,旁边的潘梦琦撇了撇嘴角,道:“还等他吗?”

    林慧雅摇了摇头,“吃吧,他不会来了。”

    “张大哥怎么了?”倒是白双双油然的问了一句。

    林慧雅道:“他遇到了些问题,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问题。”怕白双双多想,以为自己是不想告诉,所以后面林慧雅的半句倒是有些解释的意思,张少宗把她当妹妹一样对待,林慧雅自己也不会太小心眼。

    突然之间,张少宗的脑子里灵光一闪,他想到了修练中那句话的意思。“体凝化识,聚精成法!”

    成法!

    张少宗从惊愕的疑惑中立刻高兴的笑了起来,难道这是在破关?突破第五层,进入到第六层,太乙无极诀本身就是一部法诀,到最后能够使出无极诀法,听说厉害得很,翻手覆云。

    难怪这些并不是‘毒’气,对身体也没有任何的破坏,而是一种精神力的‘结晶’,想到这里,张少宗更加的笑了起来,嘴角一翘,二手捻指,心念一动,开始入定对这缕缕的白烟进行修练。

    此刻,灵气中的白砂也已经逐渐的稀少了起来,经脉上的白膜也逐渐的消失,只不过灵气的流动倒并没有得到多少的缓解,还是像蜗牛一样慢慢的动,张少宗开始感应那已经有鸡蛋大小的白烟团。

    神识就像是一旁虎视眈眈的狼一样,不断的触碰着那白烟,开始并无任何反应,不过几分钟之后,一楼细如针线的狼烟从那白烟团之团飘出被张少宗感应到,张少宗抽丝剥茧,顺着那缕细细的白烟,开始把感觉能够感觉到那光团之中蕴含着一种奇怪的力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校花的金牌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赖人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赖人生并收藏校花的金牌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