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花的金牌保镖 > 第398章 这一天

第398章 这一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下午忙着收拾了婴儿房,夜晚吃过晚饭之后,一家人都在逗着小八两,张少宗却独自一个人在楼上的房间里站着发呆,前些天他一直在医院里陪着小雅,所以家也没回,不过他问过丈母娘潘茹,房屋除了新装的玻璃外,再有就是把玻璃扫了出去,其他的什么都没动过。

    他的目光几乎把整个房间都扫视了一遍,神识也在房间里扫视,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的异样,当天晚上情况确实危险得很,如果没有那股神秘力量的相助,他和木熙几人很难对付。

    那些玻璃肯定不会,但又会是什么?张少宗在脑海里把这个问题问了自己千百遍了,可惜都没有找出他心里认为应该要找出的某种可以解释得了的答案。站在床边,张少宗皱着眉头,神色若思,突然听到了屋外‘咿呀咿呀’的声音,还听到了林慧雅哄孩子的声音,张少宗转身一看,顿时愣住。

    半开的门外林慧雅抱着孩子走来,但是他的目光却掠到了门后面,那天回来的时候,林慧雅便把青微道长道给张少宗的拂尘找了颗钉子挂在了门外。一是毕竟是青微道长送的,必须得尊敬。二林慧雅还是有些担心张少宗重视修道,再者在家里挂着道士的拂尘有些标新立异,不怎么协调所以她把拂尘挂在了门后。

    林慧雅推开了门,看到张少宗脸色凝重,她不由问道:“怎么了?”

    张少宗没有回答她,伸手把靠在墙上的门拉开,从后面取下了拂尘,拿在手里边,“好奇怪,如果说这个屋子里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我来怀疑,就是这把拂尘了。我心里想找的答案,似乎也正是这把拂尘。”

    林慧雅不明白张少宗在说什么,换了个手抱小八两,走到张少宗的身边道:“这把拂尘有什么不对境吗?”

    张少宗的神识探进拂尘,拂尘没有任何波动,跟普普通通的东西一样,把在手里也没任何重力,手拿拂尘向前一舞,也没有想象中不至于会地动山摇,但是至少也会房晃屋动的感觉,不过却出奇怪的平常,没有任何奇怪的力量波动。“奇怪了,如果不是拂尘,屋里根本找不出其他任何能够东西值得怀疑。”

    “你是说那天晚上帮了我们的,会是这拂尘?是青微道长?”林慧雅听张少宗提起生孩子那天的事情,所以现在听到张少宗的怀疑,猜到了是什么。

    张少宗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看来我们得去拜访一下青微道长,一直以来我都只觉得青微道长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位修心的道者,现在想一想上次在道观平常的道士见到我都吓得如惊梦魇,但青微道长却镇定自若,处之泰然。”

    “你是说……青微道长有可能深藏不露?”林慧雅张少宗点了点头,道:“去看看青微道长,也当是在峨嵋山旅游一圈。”

    要去峨嵋山也不可能现在就在去,再过几天就是孩子的满月,当然得把满月酒办了之后再去峨嵋山。

    说起来还有几天,其实时间一晃眼也就过去了,留不住的时光像水,留得住的时光依然像水,只不过是时光的快慢都是一样的,重要的是心情,好的心情时光总是不够用,因总想着这一刻永远停留,不好的心情,便不是总想着时间过去,但却总是过不去,所以才会能人一种慢的感觉。

    转眼睛间小八两一个月大了,虽然还不能说话,但是比起刚出生的时候,又胖了不少,这也碍于林家终于孩子的照顾可是到了无微不至,惹得有些时候林慧雅都在抱怨小的时候怎么不见潘茹和林业疼外孙这样疼她。

    满月酒摆在是家里,是林业亲自从五星级的调过来的人帮忙,并没有为了红包而摆在酒店,像林家这样的小有钱人,也不会在乎什么红包不红包的,他们一个方案下来,赚上千万个红包也不是问题,而来的人也都相对于是高档的人物。

    木熙几人也有参加,因为这天说起正巧是星期六,白双双穿着一袭白色的修边连身长群,并不是礼服,下身的群摆宽大很有几分清淅的俗尘气息。

    张少宗正在和林慧雅一起打呼客人,看到白双双进来,他和林慧雅都迎了上去,笑着和白双双说道:“双双,来了。”

    白双双今天抹了淡淡的粉妆,不艳不浓,眼神有些颓靡,脸色也不怎么好,有些发白,看起来好像是觉没睡好似的,她笑着点了点头,应了一声,然后看向了襁褓中的小八两,笑容更加的灿烂了许多,“好可爱的宝宝。”

    “他叫灏然,小名叫八两。”林慧雅抱着小八两,很是欣慰高兴的介绍道。

    “嗯。”白双双眼睛眯了一下,全身微微趔了一下,不过她旋即又睁开了眼睛,脸上暗白的脸色掩盖在了笑容下。“以后我就是小八两的姑姑了。”

    “呵呵……是啊。”林慧雅笑着应和,女人之间或许要好说话一些,张少宗站在一旁也没插上嘴,不过刚才白双双的一趔他还是看在眼中,眉梢微微的皱了一下,白双双明显的瘦了,脸色苍白虽然涂了点粉沫,但依然难以掩盖她憔悴的神色。

    刚才张少宗见过潘国华,潘国华的脸色也不显好,垂头丧气,像是斗败了的公鸡,他说白双双对他现在很冷淡,冷淡的就跟陌生人一样,张少宗问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潘国华摇了摇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事发生,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白双双突然之间毫无征兆的就对他冷淡了。张少宗和张少宗二人告别,白双双踩似乎有些游离的步子,张少宗看了她的背影一样,暗暗苦摇头,白双双的色不太对!

    忙忙碌碌一天,直到下午人走得只剩下了潘家人和木熙几人还在,张少宗才得已休息,还好这几十桌的酒席不用他来收拾,否则更要累死人。潘国华送白双双走了,这一次是白双双主动邀请他的,不过在走的时候,白双双和张少宗的道了别,说的话却意味深长。“如果有来世,我希望下辈子能够早一步认识你。”

    张少宗喝了点酒,对于白双双这句在他看来只应该是彻底斩断根系的话便也没有多在意,更何况有潘国华送她,所以张少宗也挺放心。

    车里,潘国华开着车一路行驶在道上,白双双苍白的脸上,额头微微的涔出汗水,她仰靠在后背,闭着眼睛,闭着看上去苍白的嘴唇,一动不一动的,像是在闷睡,直到最后要到她家时,白双双才道:“月影黄花独憔悴,灼伤人泪,灯光阑珊的回眸,看清的却已模糊,看不清的也模糊,人一辈子看清看不清的太多,有些人注意只是擦肩而过的过客而已。”

    潘国华听懂了白双双话里的意思,微微一愣,回头看着白双双,后者已经睁开了眼睛,但是她的眼睛却只是半睁着,看上去像是沉沉入睡一般。他急道:“双双,你是不是在意牛小蕊?你放心,我和她绝对没什么的!牛小蕊是不是打过你麻烦?你别怕,有我在,她牛小蕊不敢对你怎么样!”

    白双双的头靠在后椅上,嘴角微微挂出很灿烂但却似乎是烟花爆炸炸出最后一团耀目的光芒,然后就要消失一般。她缓着声音道:“潘……少爷,其实有那么一刻,我想过试着接受你!”

    潘国华微微一怔,脸上说不出是喜还是忧,凝看着旁边的白双双,他终于看出了不对,白双双的眼睛半睁着,脸上一副痛苦的神色,“双双……你……”

    “噗”!!潘国华的话还没说完,白双双张口忍不住喯出了一口鲜血,车里的挡风玻璃上,顿时粘满了血珠,潘国华大惊,一个急刹车把车子刹到了路边,着急的喊道:“双双!……我送你去医院。”

    白双双拼命的推开了潘国华的手,吃力的道:“没用的,已经是晚期了,医生说我活不过二十天,可是张大哥请我参加孩子的满月酒,所以我“双双……!”潘国华急不可耐,可是此时此刻,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用手捂住白双双不断渗血的嘴角。

    “等十二点过后……再告诉张大哥好吗?今天是灏然的满月,我不想……我不想……”又是两口血涌上来,从她的嘴角渗出,潘国华捂都捂不住,鲜血顺着她的衣襟渗下,染红了她雪白的衣群,这件群子,是张少宗第一次给她挑的。

    潘国华明白白双双的意思,这一刻,他没有慌,只有冷静,咬牙的冷静,“我知道了。”

    “万里天川,天下大地,看似广阔无边仿佛任人行走,形影单只却孤殇,生生世世,分分离离,纷纷绕绕,梦清梦醒又如梦,如今梦终于要长做……”

    这一年,这一天,这刚刚黑下的夜!

    一个女孩,在人世间匆匆的走了一趟,便又悄悄的回去了!

    人的一生,谁能言尽!

    (人生不可能十全十美,对于有些人而言其实结束才是美好,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命运要一步步走下去。写小说虽然有玄幻,但也是写的人生,太过于浮夸,总不贴切。不是我想写悲剧,而有时候悲剧,其实也是一种美丽的开始,当然是对于某人某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校花的金牌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赖人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赖人生并收藏校花的金牌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