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花的金牌保镖 > 第530章 争夺

第530章 争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此披靡一剑,就是彭疆也寒了一下脸,如临大敌!

    他双指骈拢,虚空一画,将空间划开一道道诡异的气浪,破开的气浪竟然是一个‘挡’字,横空挡在他的面前。

    哧!

    剑气裂来,披风英伟,势如山崩,威势浩瀚!

    铮!的一声,那看似仅仅虚空划开的一个‘挡’字像是一块钢板一样,发出了清脆的崩鸣之声,竟是横生生的挡住了这一道狂泻剑气。

    就在此时,一道巧妙的金光以百分之一的眨眼速度,巧妙的从下边破开了一道细微的气浪,最后像是锋利的刀刃一样,扎进了彭疆身下的仙鹤身体之中,爆出一个小血洞,横穿仙鹤的身体。

    “噶!”一声死前的痛鸣,仙鹤扑了两下翅膀,像是一座小丠般砸了下来。

    与之同时,那破开的气浪形成的一个‘挡’字一个趔趄,竟然虚了一下,剑气瞬势压了下去,扑拉的一声,划开血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脑子,彭疆的左膛上横跨一道修长的刀伤,鲜血汩汩的飙射。

    “不好!”道姑清水眼睛跳了几跳,横空一道银色剑光劈向了张少宗的剑气,那道剑气一歪,窜到了一旁的地上,破开一道深几米的大坑。

    与之同时,姜辑也已近过来,张口一吐,一道赤红的弥光唰的一声,卷起溄涌之威,罩向张少宗。

    张少宗瞬间抵剑作挡,咣的一声,如若万斤一般撞在了龙牙剑上,强大的冲击力将张少宗也撞得向后飞了出去。

    姜辑单手一捞,有如群蝶飞舞一般的光团形成的剑光瞬势再次一剑劈过来!

    一剑!

    光华璀耀,星斑阑珊!,看似一道美丽的风景,却凶威夺命!

    张少宗凝脸作望,压下翻腾的心口,这一刻,剑招在他眼中千变万化,在他那黑黑的眼瞳之中,仿佛看到了无数的剑影在闪动,他迎而展动,如扬如挑、如刺如搠、如撛如拄,如执笔抖腕,挥洒尽兴,如酣如醉,若似细水长流,若似涛涛汹江,仅在这一眼之间,他眼中的却已演化出了三十二招最为锋芒的剑招,奔逸如电,驰行若风。*///*

    招招变而一招精!一剑!

    挥手一剑,以无敌于威,屈强不惧,饶是泰山横于前,也必劈之威,饶是腾江而啸横于前也必斩之霸!

    “无情妄我!”

    无情剑招,剑气撄懾,对劈上了群蝶剑光!

    光芒相罩,剑气细细如细线,一丝丝的锋利的牙破了这剑光之中的一团团的蝶光,将剑光粉碎。

    “好强的一剑!”感觉到前面像是一座灏壮的大山一般盖压过来的威势,姜辑都微微的缩了缩眼瞳,心中惊吓这后生小辈竟然会如此霸道虢猛的剑术时,不敢丝毫怠慢,“碟裂!”在声威并驱的剑光前,姜辑大袖一扬,两米左右大的蝴蝶翍翍一立,震翅一扇,虚空崩裂出一道道不规则的裂口,裂口竟然直接像着那斩来的剑气蔓延而去,如似飞刀一般,快而猛!

    轰!!!!

    剑气斩在虚裂的空间缝隙,裂口竟然像是藤蔓一样将剑气缠住,像是在缠住一头暴走的猛虎一样。

    僵持仅仅片刻时间,裂缝突然发出啪啪啪的断裂之声,旋即被剑气斩断,最后剑气直接像是一头猛虎一样扎向那两米大的剑光影碟。

    剑碟两翅竟如实物一般收张,旋即猛的一张,化成了一汐流光,绞了过去。

    如若两头猛虎争地而打架一般,激虢无比!

    空间变得极度的诡异摆动,有如透过玻璃瓶来看一样。

    噗噗噗噗噗噗!像是煮沸了的开水一样,两道剑光迎撞,表现上出现了无数的光泡,一颗颗光泡不断爆炸,炸开一团团的光液似的。

    张少宗一个横拉,有如拉剧一般,细碎如线的剑气撕得刺耳作响,宛若剧钢铁一样,产生的那种令耳朵都快要崩溃的刺耳之声。

    “好生厉害!”姜辑暗暗吃惊,这一剑的斗法下来,他竟是丝毫占据不了上风,反而隐隐还露出了一股下风的趋势。

    道姑清水见姜辑丝毫不占胜势,手中一把水银色的剑掷了出去,银白色的剑光就像是一条水溪一般,卷起了阵阵的风卷,绞了过来。

    铿铮一声,张少宗大吃一闷,全都身跟着震了一震,被撞飞了出去,倒在地上,站起来时,口中喯出一口血雾。

    “把云魅妖交出来!”清水再次厉喝一声,水白色的剑光陡然卷铺,便是要卷向张少宗了,却在这时,远处几道光芒娇若星辰,却只一闪,便已瞬行千里,迎风而掣,落在了前头。

    赫然正是赤浮派的董然和其门下的卓超洅、素闻凤、秦鎏几人。董然四个站成一排,看了看前头的三人,微微的缩着瞳孔,刚才他们虽然并没有看到这场战斗,但是那彭疆身上的一条伤口却是触目惊心,很明显他们是不可能自相残杀的,而唯一的理由就是,彭疆是被那边独自一人看上去有些形单影只的张少宗所伤。

    “几位,我们这是在解决本门派内部斗争,外门的人还希望不要插手。”清水看了一眼董然,手中的银剑收了起来,淡淡道。

    “是吗?”素闻凤微微一笑,这女子四十来岁,一袭紫色群纱让其看上去风姿绰约,更有一股子成熟少妇的味道,长得也不错,俏眉的一双眼睛盯着清水,更有几“前辈!”听到素闻凤嘴里这两个字眼,再看到那一副俏眉妖娆的笑容,清水的脸上青筋猛跳了两下,寒着脸道:“贵派的事情我们没心情干预,不过倒是不知道贵派是人来带走谁呢?”

    “明知故问!”秦鎏肃起两道金钢斜眉,一副粗犷的气态向前走了一步,指着张少宗道:“就是他!”

    张少宗知道自己现在若跑就会被这几人群起而攻之,那他只有报销于此,所以现在他冷静的站在那,一语不发,任由他们狗咬狗,然后再见机形事,挑起他们之间的战斗,自己好趁机逃。不过旋即张少宗又苦眉起来,现在林慧雅和凌蕊儿都在,他一个人逃了那林慧雅又该怎么办?

    清水当然知道董然几个人的来意,不过又怎么可能任由董然几个把张少宗带走,道:“此人是我门下的弟子,我们还有事要处理,待我们处理完本门的事后,再将此人交行于你们,任由你们处置。”

    “噗哧!”素闻凤讪讪一笑,声音丝毫不掩,更是呵呵的笑得很大声,“清水前辈,你都几十岁的老太婆了,怎么还受说谎,他是你门下的弟子吗?你活了几十年,不会是老糊涂了吧!”

    “大胆!”清水脸色铁青,皱纹深深的脸上青筋猛窜,不论如何在素闻凤的面前,他的脸已经再也敌不过这四十岁正值风骚少妇年龄的素闻凤。她气道:“素闻凤,你敢如此辱我,不怕挑起我们两派之斗吗?”

    “挑就挑,谁怕谁啊!”秦鎏一声喝,向前站了一步。

    清水老而厉的眼睛一扫,冷冷笑道:“今天你们赤浮山是要人多欺我人少了!”

    “清水,你也不必惺惺作态,此人今天我们是要定了,他杀我柯傞师弟,杀我门下弟子,此事我赤浮山若是无半点动作,如何立威!”董然倒是比旁边几个人要沉静得多,不过虽然脸色没有那般冲动,但是口中的话语却也丝毫不掩一股威胁的语气。

    “那是你们门派的事,与我们无关!”清水横着脸道。

    “既然如此,那你们便没资格插我我们。”董然切道:“还不快动手!”

    “且慢!”姜辑一声清喝,一剑横列,阻了素闻凤和秦鎏。

    “姜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董然脸上青青的,目光如鹰,直盯姜辑。

    “姜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董然脸上青青的,目光如鹰,直盯姜辑。

    “你们要管你们门派的事,我们是管不了,但是此人是我们门派的人,所以你们插手我们门派,董掌门,我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啊!”姜辑咬道。“姜前辈,我看你也是老糊涂了吧!”秦鎏咬着牙道。

    “小儿,胆敢如此说我!”姜辑喝指道:“你们当真想挑起两派战争?”

    “可是你们蛮横在先的!”董然霸气回道,看他的样子,似乎真有动手之意。

    “是我们蛮横吗?”负伤的彭疆已经止住了左膛上的伤口,走到了清水和彭疆的身边,道:“明明是我们在先处理门下弟子一事,你们后来插我,却反而说我们蛮横了,这真是……真是……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那我且来问问他,到底是不是你们门下的弟子!”董然阴着脸看向张少宗,道:“孽障,你敢承认你是他们的弟子?”

    “如何不敢!”张少宗平平淡淡的,耸了耸肩,一副坦然自若的道:“不过我为何要听你的话,你让我承认我便承认,你算什么东西!”

    “大胆!”

    “无的放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校花的金牌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赖人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赖人生并收藏校花的金牌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