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花的金牌保镖 > 第599章 出事了!

第599章 出事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拳劲有如长鲸喯水,龙腾虎跃,奔驰如电,一个窜腾,旋空一绕,瞬间扎向来势汹涌的剑气!

    呼啦!一声,空间先是骤然一缩,却又突然之间,极度膨胀,爆发出了澎湃的浪潮,紊乱卷开。

    幸好早在开始的时候,古博通等人便已有先见之明,为了不要每次都惊动他们出手,也为了不让不该插手的手插手,他们在比拭台周设下了禁制。

    滚滚雄浑的气浪冲到右侧,全被禁制挡住。

    饶是如此,只见那台周的四处空间全被龟裂,像是破碎的镜面一般,场面极其的瘆人,好多弟子都吓得不由自主往后退。

    “啊!张少宗跟着嘶咆一声,声音歇斯底里,整个人陷入一种疯狂的样子,入乡随俗而一直都未剪的长发根根据飘起,有如疯魔亡君出世一般,他的后背空间突然爆炸了起来。

    不过,正是他身体中冲出来的气浪极其的强大,以至于空间收缩挤压,便有如爆炸形成了一个个奇怪的浪涡。

    扑哧!随着张少宗气势再变,原本被压倒的拳劲再次铮耀起来,音声惊天震耳,竟然直直的将剑光悍动!

    “哼,去死吧!”梁荏怒吼,挟起全身的力量,就算面前是华山,也要一剑劈山,剑光耀眼刺目,剑威霸猛无敌。

    一剑裂,欲将张少宗劈成肉沫子。

    澎湃的剑光滚滚有如闷雷声,声声撕裂,如若千马同腾,声势之浩,惊天震聩!

    来势之威,足有欲往裂而绝不退之意!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拼一拼内劲!就算你得到了朝迁棁的加注又如何,我岂会惧了你!”张少宗念头一想,心横意烈,身体的中每一处骨骼,每一寸肌肤中所蕴含的力量,都被他导引,灌入到了手中。

    无情剑法,横生而息!

    “死也无悔!”随着张少宗狂喝,手中的力量全部涌入剑中,水蓝色的剑光平地一声炸响。

    噗拉!

    熠熠的光辉之中,一个‘情’字,竟然从光芒之中一闪,由小变大,速度极快,也仅仅是一个恍眼。

    “情!”看台上,几人都惊了,裁月云纳纳念道:“剑法之中竟然蕴含着一个‘情’意,好怪的剑法,好怪的剑法。”

    “为什么不是别的字,偏偏是一个‘情’字!”懿兰也微微的吃惊。

    “剑法藏字,他这是将自己的心念都寄于剑法之中,此子……此子……难怪此子剑法如此霸道。”古博通微微惊愕。

    卞厉镂也皱起眉头,又在点头又似乎在疑惑什么,总之神色古怪。

    朝迁棁和凉遒杭两个人则是一脸的黑线,他们怎么也料想不到,张少宗的剑法之中竟然会意含一个‘情’字。

    “是‘情’字“无情师兄这到底是什么剑法?看不懂,看不懂!”独孤傲纳纳的摇头皱眉。

    “剑法藏字,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他……他到底是什么人?”镇猊骥几个脸上露出了丝丝的惧色。

    随意剑法出去,无悔之意更远超了死意,剑光崩裂得外边的禁制都在颤抖,仿佛也在害怕这剑法的强势一般。

    一股如山丠般的剑浪压过来,就算梁荏现在身上有朝迁棁的加持的修为,也感到了一股沉重的压迫,令他心中发怵,生出胆寒之意。他拼命压下心中的惧意,咬着牙与张少宗搏上最后一击!

    若说独孤傲和张少宗的一战是激励的,倒与这两剑比起来,也略微的逊色,张少宗当时毕竟未下狠手,而这一剑,他是用尽了自己最后一分力量,毫无任何保留的劈了出去。

    那时,张少宗只记得自己在劈出那一剑的时候,身体有种被抽空的感觉,仿佛没有骨头,在了一滩软肉。

    他只记得那耀眼的一剑,惊鸿四野,睥睨一切,他依稀还记得两道全光相撞的那一刻,光芒铮开,好像比烟花要美艳许多,但是最后他却闭上了眼睛,只感觉到了天地动荡,像是起了地震,也不知道是多少级,感觉地面有如船面一般剧烈的摇晃起来。

    当张少宗再次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屋顶还是自己家的屋顶,当然是两千年后流云峰上家的屋顶,床还是自己的那张大床,人,周围还是没有一个,更没有曾经睡在他身边的人。

    轻轻的脚步声从屋外传来,旋即门扉被推动传出了吱呀一声,再跟着张少宗熟悉的那张脸从门外晃进了他的眼里。

    “师兄,你醒了啊!”燕轻笑道。

    张少宗眉头一皱,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疼,再从床上坐起来时,发现自己身体的每一寸骨骼就像是脱臼一般传来了剧烈的疼痛。

    “师兄,你刚刚醒,别再动了。”燕轻见他脸上痛得肌肉都在抽搐,连忙说道。

    “啊……”张少宗重叹一口气,这才舒服许多,抬起头来看向燕轻,道:“那一战,结果如何?”

    “梁师兄死了!”燕轻在说话的时候,话神之中闪过一丝恐惧,回忆着那天那惊鸿一剑,令他顿时生出几分畏惧。

    “死了?”张少宗并没有想像中的高兴,倒是皱了一下眉头,“我那一剑应该杀不死他,他怎么死的?”

    “不会啊,可门外里传出来的消息是你一剑劈死了梁师兄啊。”燕轻一怔,对于张少宗的话显得有些吃惊。

    “是吗?”张少宗倒很是平静,道:“我昏迷几天了?”

    “一天。”燕轻回道。

    张少宗运起太乙无极诀,顿时一惊,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像是木械一般运作,太乙无极诀竟然比平常慢了十倍不止。

    “不可能!”张少宗大惊,连忙坐定掐起法诀,可是不论如何,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内腑竟然越来越慢,像是生了锈的机器,动作起来极其的生硬。

    “怎……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张少宗顿时大惊,整个人像是疯子一样,惊眉怒目,双目狰狞。

    本来燕轻就对张少宗已经生了惧意,再看到张少宗这个样子,燕轻吓得一哆,虩虩道:“无……无情师兄,你怎么了?怎么了?”

    “不可能……不可能……!”张少宗并没有理会燕轻,而是疯狂的大吼,样子极度的疯狂,再配上那一头长发倒有几分吓人的样子。

    “师兄……师兄……”燕轻喊了好几声,可张少宗依然没有反应,而是突然之间,整个人面红耳赤,呼吸困难,像是中了毒似的。

    燕轻一惊,疯狂的向门外跑去。

    “以后你若是要见他,来我峰上便是。”卞厉镂笑着对林慧雅道。

    刚才林慧雅便来看过张少宗,不过张少宗没醒,她一个人虽然很想久呆,但碍于自己的身份,便离开了,恰巧碰到了卞厉镂回来,于是与卞厉镂说上了两句话。

    林慧雅还没说话,却是燕轻急急忙忙的边跑边喊:“师傅不好了,不好了!”

    卞厉镂看燕轻像是在被狗追一样,迅速的奔跑,不由皱起眉头道:“慌什么慌,修为两年了,还这点本事,遇事就着急,你的修为都哪去了?”

    “不……不……”燕轻咽下了几口口水,干咽道:“师傅,无……无情……无情师兄……”

    “他醒了吗?”林慧雅见燕轻说话结结巴巴的,不由抢了去。

    “不……不是……不是啊。”燕轻结道:“出事了,无情师兄出事了!”

    “什么!”卞厉镂一慌,一驰绝尘,话声还未落,人就已经没影了。

    “出什么事了?”林慧雅也是一慌,虽然问了燕轻,但整个人还是化作一道白影,飞速的驰向张少宗的房间。

    燕轻看着二人离开,这才淡定下来,苦道:“师傅还说我修行不深,自己还不是如此惊慌。”

    卞厉镂迅速冲到张少宗的房间,却看见张少宗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脸红得像是烧红的铬铁一样,更有缕缕白烟从脸上冒起。他一慌,一手抓起张少宗的手,握住他手中的脉博,整个人顿时一僵,眉头紧皱,“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林慧雅跟着也冲了进来,看到张少宗的样子,她一对凤眼睛眸子睁得比铜铃还大,急道:“卞师叔,他怎么了“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怎么会!”卞厉镂暗暗念道:“难道是天妒英才,天妒英才?”

    “到底怎么了?”林慧雅颦蹙秀额,着急恐慌,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看到张少宗此状会如此担心,但她不能否定,自己确实是担心,这是发自心灵深处的感觉。

    “他的全身冻结,血脉,身体,内腑,全部都冻结了。”卞厉镂惊道:“这……这似乎……似乎……”

    “卞师叔,似乎是什么?”林慧雅急得都紧崩着脸。

    “走火入魔了!”卞厉镂最后轻轻的说了这几个让他痛心疾首的沉重字眼。

    ‘走火入魔’几个字,就像是刀子一样插在了林慧雅的心里,让她整个人都僵了住,脸色如冰。

    同样,卞厉镂整个人也不显好,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深深的凝望着这个让自己骄傲的弟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校花的金牌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赖人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赖人生并收藏校花的金牌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