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末道天尊 > 第二百七十五节:劣势局面

第二百七十五节:劣势局面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见刚才还端坐在岸边的陈沧浪突然之间七窍流血,口中狂喷出一道血箭,重重仰倒在了地上,气息全无,不省人事!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陈沧浪的模样,人群里的议论声顿时就爆炸了开来。

    吴易此时也睁开眼来,看到眼前陈沧浪七窍流血的惨状,他当然不会说是因为陈沧浪自作孽不可活,要用神识攻击偷袭他的识海,咎由自取。

    否则传出去一个地境大圆满的小子用识海把一名天境一阶的鉴宝师反震到吐血,第二天吴易就在北域出大名了,第三天尚徘徊在此地的次劫使就会带着十多名妖王来找他了。

    这可是灭顶之灾!

    所以他只能装了!

    “哎呀,发生什么事了?陈沧浪好像伤得很重啊!”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会这样呢?”

    说到这里,吴易还一脸不忍地朝着地字号庭院更深处的地方说道:“这样吧,陈沧浪前辈突然有急病发作,这一次赌斗也就只好作罢了,本来我钓了一件绝好的残片,也就不好意思赢陈沧浪了,这三十万枚灵石还是留给他疗伤吧?”

    “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

    吴易话音落下,可以想见到,正在暗处观察着吴易和陈沧浪的四大世家其他的大佬们已是气得脸都绿了。

    但是他们能说什么呢?

    指责吴易用神识攻击伤了陈沧浪?

    可是说出去谁会相信一个地境大圆满的武者,都不是在主动出击的情况下,就能直接震废掉一个天境一阶的鉴宝师?

    难道你们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果然,良久之后,地字号庭院的深处,一个声音强压着怒气说道:“好吧,那我们在地字号庭院最深处的玲珑阁等阁下!”

    “居然又赢了一场!”

    听到地字号庭院后侧传来的声音,人群之中已是再发不出除了惊叹声以外别的声音了。

    连家、戚家,陈家连续三个鉴宝世家的精英接连折在了吴易这个年轻人手里。

    瑞雪城,不。北域的鉴宝界要变天了!

    如果吴易在玲珑阁再击败金家派出的鉴宝高手的话,今天在座的所有人都可以说自己见证了历史性的时刻——一个人单挑了四大鉴宝世家,四战全胜没有败绩!

    最最关键的是,四大世家全没有丝毫要让着这年轻才俊的意思。而是招招阴险,尤其是绿竹郎君和陈沧浪两人几乎是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跟吴易进行赌斗,饶是如此依旧败在了他的手上。

    虽然有人会争辩说与陈沧浪的对决,吴易不过是侥幸获胜。

    但立刻就会有人帮着吴易说话了——运气不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吗?

    谁叫那陈沧浪运气不好,偏偏在这种时候急病发作呢?

    众人跟着吴易穿过湖上的浮桥。终于看到了地字号庭院的尽头——一处建在假山之上的阁楼庭院。

    吴易看到那玲珑阁只觉得高接云端,有些不太真实,方才意识到这地字号庭院着实有些奢华之处,竟是用了一件类似须弥之心的东西,控制着整个地字号庭院,扩展出比之原本数倍,乃至数十倍的空间来!

    仅仅支持这须弥之心运转的灵石,恐怕一天都得要数千枚灵石!

    足够支付一个地境武者一个月的正常修炼了!

    吴易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身后,才发现随着他击败四大世家鉴宝高手的消息一个个接着一个地传出,来到连家鉴宝行。进入这地字号庭院的人已是越来越多。

    等到他击败陈家家主之弟,鉴宝名宿陈沧浪的消息传出去,到他走到玲珑阁前时,他身后跟着的人已经达到了四五万之多。

    宽敞的地字号庭院里竟也人头攒动,拥挤了起来。

    吴易的神识高超,从人群中掠过一番,立刻就发现了改扮过了的韩飞雪以及韩家一众鉴宝高手,以及姜维和少数姜家的护卫高手。

    这样的好戏,倘若缺了他们反倒奇怪了!

    “来就来吧!”吴易收回神识,把目光放在了玲珑阁的门前。抬起手,轻轻扣动门环。

    只听见沉重的石门缓缓移开,一个沉闷的声音传了出来。

    “进来!”

    吴易也不与那搭腔,缓步走了进去。

    只见他每走出一步。玲珑阁内就敞亮一分,待到他走到玲珑阁最中央时,所有的灯火都点亮了。

    整个玲珑阁的大殿上灯火通明。

    只见大殿之内陈列着上百个大大小小的货架,在大殿上首的一张交椅上倚坐着一名青年男子。

    那人一身金色貂裘,一头金发,浑身就好像被金箔贴着一般。

    奢华到极致。甚至让人觉得看到这明晃晃的金色就好像刺眼一般!

    “你就是金家派来的高手?”吴易强忍住金色的刺眼开口问道。

    “不错,我就是来阻击你的最后一人!”金色貂裘的男子倚在交椅上语气轻蔑:“我叫金多,你可以叫我多哥!”

    “多哥?可以啊……”吴易身边的黎淳道笑道:“你不是金多吗?跟我兄弟赌一盘大的,估计你就不叫金多了,而应该改名叫金少了!”

    听得黎淳道的奚落,金多竟是发出一声极贱的笑声,长声笑后看向吴易说道:“我听说你昨天是在韩飞雪小姐丢掉的废片中鉴出了金龙翔天阵纹这等绝世珍品,如此看来,你的特长就是捡破烂咯?”

    他说完,猛然一抬手,整个大厅里所有的柜橱都在他的操纵之下全部倒塌了下来,刚才还干净整洁的大厅顿时就凌乱地如同垃圾场一般!

    “那我们就比在废片里赌斗如何?”

    吴易在韩飞雪选剩下来的废片中鉴定出了金龙翔天阵纹,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吴易身上唯一可以被人诟病的地方。

    毕竟鉴宝界拾人牙慧的事情一向为人所不齿。

    此时金多故意拿这件事情大说特说,又装腔作势要跟吴易来一场“废片”对决,无异于就是想要狠狠揭吴易的短,想要打脸,羞辱吴易的意图昭然若揭。【ㄨ】

    金多在交椅上缓缓站起,看着吴易嘲讽道:“这玲珑阁里全部都是被鉴定过一遍的废片,就看你能不能再从****里面挑出黄金来了!”

    金多话音刚落,黎淳道已是冷声反讽道:“如今这般乱世。人人不知道何时就会丧生妖兽爪下,命尚且不保,黄金早就跟****差不多了……”

    黎淳道此时话锋一转,说出了一句引得金多面色发白。几乎要气绝过去的话——“那你穿了一身黄金和穿了一身****有什么区别?”

    话音落下,全场数万人无分男女老幼毫无例外地哄笑起来,让整个玲珑阁都微微晃动了起来。

    人群之中,即便

    “你……你可敢跟我赌斗!”金多被黎淳道的话气得一噎,白得如同敷粉的脸涨红一片。“老子要让你输的倾家荡产!”

    “赌啊?为什么不敢赌!”黎淳道再一次发挥了自己恶心死人不偿命的,堪比江湖相士的口才:“可是谁愿意跟你在垃圾堆里赌啊?掉价!金多,如果你跟我兄弟赌完了还叫‘金多’,我再跟你赌吧!”

    “你……”金多狠狠咽下一口恶气,再看向吴易说道:“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现在身上的灵石应该是六十五万枚灵石吧?”

    “哦?你要跟我赌一场六十五枚灵石的豪赌?”吴易饶有兴致地看了看金多说道:“你确定你手里有六十五万枚灵石?”

    金多咧了咧嘴,笑道:“我金多别的没有,就是金多,六十五万枚灵石我还是有的!”

    说完,他抬起手。一层一层码放得整整齐齐的灵石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里一共是六千五百枚三品灵石,只要你能赢下这场赌斗,都是你的!”

    吴易以神识在灵石上扫了一遍,点头道:“可以,那么就来定这场赌斗的规则吧!”

    金多盯住吴易,如同盯住一只礼物,笑道:“一炷香的时间,我们从这些垃圾中找出可用的,有价值的残片,最多二十片。最少……呵呵,一片也成!然后比较价值,价值高者获胜……”

    “你不爱捡垃圾吗?我让你一次捡个够!”

    面对金多最后一句的恶意中伤,吴易淡然一笑。云淡风轻道:“很可惜有些出身豪门世家的人,奋斗了这么些年,还不如一个捡垃圾的名气大,真是奇怪也哉!”

    金多夺口道:“我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磨嘴皮子!今日之前也许我金多的名声还不如你,只不过是你走了****运罢了,今日之后。我金多将会以你为脚蹬,将你的名声全部转嫁到我的头上!”

    吴易摇了摇头笑道:“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你不觉得你的话太多了吗?”

    金多强忍住怒火,抬起手来在交椅边的香坛上插上一炷香,恶狠狠道:“看你一炷香之后还笑不笑得出来!”

    吴易自是没有闲工夫跟金多多啰嗦,他现在要头疼的问题也不是如何击败面前这个实力不怎么样,却嘴巴很臭的金多,而是如何既击败这嘴臭的金多,又能躲开人群中韩飞雪和一干姜家人的耳目!

    毕竟对付四大鉴宝世家对于吴易来说不过是敲山震虎,隔山打牛,真正的对手还是韩家。

    倘若在对付金多的时候就暴露了自己的底牌,对于吴易来说是比输掉这整场赌斗还要大的失败!

    正在吴易思索时,黎淳道已是用传音入密帮吴易分析了当前的形势。

    “吴易,这一场你的弱势很大,这玲珑阁里的残片虽然名义上都是废片,但肯定都是四大世家经手后送来的,金多必然知道哪些是真正的废片,哪些还有希望回天……”

    “到时候他直接把那些有可能不是废片的残片挑出来,留给你的残片多半都是颗粒无收……”

    黎淳道难掩心中的焦虑与不平连着说道:“再加上他只给你一炷香的时间,等于是根本不给你思考和挑选的时间,难怪他敢跟你下六十五万枚灵石的豪赌,他根本就不会给你赢的机会!”

    黎淳道还想再说什么,吴易却是立起手掌来,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你这人怎么不听人劝呢?”

    就在黎淳道和吴易对话的时间里,金多已是飞身落下到满地的残片之中,如有神助一般地连连出手,须臾之间就已经找到了近十枚残片!

    这才几息的时间,居然就鉴出了十枚以上的残片?

    如果说金多没有作弊,简直就是在侮辱在场几万人的智商了!

    但这是赌斗,一切以输赢论英雄,哪怕金多用再下作的手段,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输了,最多坊间同情吴易几句,但根本就于事无补!

    这样的情况,比之吴易与韩飞雪在曦皇门故地的那一场赌斗,局势还要凶险。

    韩飞雪虽然之前也经常造访曦皇门,偷偷鉴过一些残片,但毕竟还不完全,所以才会出现漏鉴了金龙翔天阵纹,白白把这件绝世珍品让给吴易,这等乌龙的事情。

    但是这一次不同,金多手里有这些残片详细的资料,可以让他不用思考就做出判断。

    吴易却不得不一件一件去观察揣摩,而且他留给吴易的基本都是不太可能还有价值的残片!

    这一场赌斗在开始的最初就隐含了对吴易最大的不利。

    甚至可以理解为金多为什么说话这么扎人,又故意设下这“废片赌斗”的赌约,一方面是为韩飞雪输给吴易的事情洗白翻盘,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刺激吴易答应与金多的赌斗,从而把他带到这早就设计好的陷阱里!

    这是一个设计好的陷阱!

    不仅是吴易意识到了,连在人群中旁观的韩飞雪和姜维都发现了!

    “就看那个小子如何应对了!”

    “恐怕这一场就会把他输的倾家荡产吧!”

    就在金多飞速挑选残片时,吴易竟是不慌不忙地在堆积如山的残片中走来走去,转来转去。

    吴易还不时地拿起几块,看了一会就又扔掉!

    看起来还真的是很有鉴宝师的模样!

    “这傻瓜不去跟金多去抢残片,居然愚蠢到另起炉灶!”

    人群中与四大世家关系不好的人却也只能为吴易干着急而已。

    但是吴易哪里是坐以待毙的人!

    他想了想,走到了一堆了残片上方,猛地从须弥戒指之中去了一件东西来!

    居然是在湖边吴易与陈沧浪赌斗时,最后留下来的鱼竿!

    就是那鱼钩是直挺挺的模样,可以用来调走水面之下的残片!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吴易现在明显是脑子坏掉的动。

    但吴易可不这么想!

    “去吧!”

    吴易抬起手,将手中的鱼竿狠狠刺了下来!(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末道天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殇孤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殇孤月并收藏末道天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