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曾想风光嫁给你 > 第七十四章 同样的城市,不同的世界1

第七十四章 同样的城市,不同的世界1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儒城的街头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行人和络绎不绝的车辆在这座城市中穿梭,犹如乐谱上的音符,不同的旋律唱响了形容这座城市最贴切的歌。

    儒城发展的太快,看着有些面目全非了。

    城南的海上,偌大的一间玻璃房腾空而起,远远的可以看到玻璃房内有一架白色的秋千,两把高脚椅,一套大的吓人的沙发,还有一个吧台。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这个地方,天天人满为患,但却未曾真正有一人进去过撄。

    甚至连这座城市的郊区都变化惊人,沿路每隔几米远就有一片白色的小花圃,里面的花朵芳香淡雅,纯洁动人。

    在郊区,只有一户人家,栅栏做的门,石子铺的路,复古别致。

    因为这户人家的存在,政府规划的许多工程全部没能得到实施,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主人什么来头。

    众所周知,现在的儒城被三大龙头包围,章家,牧家,慕家偿。

    他们三家相生相克,只是关系比从前牵扯的更深,儒城好比一棵大树,而那三家就是埋在地下的根,少了谁都不行。

    树如此,根也如此。

    牧家有三个儿子,老大已婚,娶了一个普通家庭的女人,育有一子,老二老三未婚,黄金单身。

    慕家只有一根独苗,钟情于章家大小姐章瑾瑜,只可惜郎有情妹无意。

    章家的掌上明珠章瑾瑜,是所有女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家室,学识,样貌,哪一样不是甩了其他人半个地球。

    喜欢她的人犹如过江之鲫,她却从未有看上眼的,如今留学归来,机场早已经被媒体围了个水泄不通。

    三天前才在时装周上出现过的裙子穿在她身上,竟比模特还好看了几分。

    模样本就生的好看,略施粉黛的小脸看起来更加精致立体,她推着行李箱,从VIP通道走款款走来。

    “天放哥,阿凯,泽安,你们怎么都来了?”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只是多了独属于女人的娇媚。

    “章大小姐回国,我们哥仨怎么着也得来接驾啊!”牧泽安说话还是那么不着调。

    脑袋上挨了一下,“贫。”

    “好了好了,瑾瑜,走吧,我们早就找好了地方给你接风洗尘,以前的同学朋友都等着呢。”

    慕什凯帮她推行李箱,她和牧天放相视一笑,都耸了耸肩。

    记者一窝蜂的围上来,“章小姐,请问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呢?”

    “章小姐,听说你学的金融,是为了接手章氏集团吗?”

    “章小姐……”

    “章小姐……”

    问题一个接一个,章瑾瑜都不知道先回答哪一个才好,场面有些混乱。

    保安过来维护秩序,防止发生意外。

    “首先呢,谢谢大家这么关心我,我的家在这里,我当然是要回来的,嗯……至于工作方面,我会先休息一段时间再做打算,谢谢大家,谢谢。”

    简单的回答了记者的问题,章瑾瑜在牧天放等人的保护下准备离开。

    不知道人群中是谁先发出惊叹声,“快看,好大的排场。”

    顺着大家的视线看过去,那排场的确大。

    前后穿黑西装的男人足足有二十个,统一的步伐,同样的脚步距离,戴着耳麦,目不斜视。

    中间并排走着的有四个男人,其中一个最为出色,白衬衫黑西裤,即便他戴着遮了一小半脸的墨镜,也能看出来他长相极为养眼。

    他清冷高贵,看着比其他三个随和,实际这种人就是一块雪山之巅的冰块,他给人的只有冰冷。

    另外三个,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危险的信息,多看一秒都会颤抖,他们身上的戾气太重。

    当他们快要走出通道时,有一个打扮清丽的女人拦住道路,“帅哥,等一下。”

    “呵、”牧天泽不屑的嘲讽,“还以为楚市长的女儿有多清高呢!”

    “还好当初我没答应和她在一起,你看她那一股子……”

    “好了,别说了。”牧天放打断他的话。

    “我叫楚嘉璇,你呢?”这次陪爸爸来接人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碰见了一个让她心动的男人。

    而他却只是冲旁边的男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个男人眼睛都不眨一下,握住她的手一把将她甩开,“这是告诉你,不要随便挡道。”

    人群先是鸦雀无声,再是议论纷纷,吵得耳朵有些疼。

    此时,已经有人认出了楚嘉璇的身份,记者冲到她面前,将她团团围住。

    “楚小姐,这位先生和你什么关系?”

    “楚小姐,方便透露一下吗?”

    楚嘉璇轻轻揉着被捏红了的手腕,嘴角带笑,“我们当然认识。”

    面对记者的追问,她说谎了,眼神带着祈求,希望这个男人可以帮他圆谎。

    当然了,只要他承认,以后他就是贴上了她楚嘉璇的标签,怎么可能跑的掉。

    另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打了一个响指,训练有素的黑衣人上前,捂住楚嘉璇的嘴,将她拖到一边。

    这样的待遇对一个女人来说,实在难堪。

    下一秒,所有的黑衣人将记者们团团围住,取下他们的相机,把关于刚才的照片删除了。

    机场大厅,楚昌伟领着一行人急匆匆赶来,先是对站在最前面的风驰不停的点头哈腰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风先生,对不起,小女不懂事。”

    然后从黑衣人手里将自己的女儿解救出来,“还不快道歉。”

    楚嘉璇懵了,自己的老爸就是对章家他们也不曾如此低声下气过,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对不起。”

    “楚市长,今晚的晚宴就算了。”风驰指了指过道,示意他让开。

    邢烈站着没动,他的视线锁住人群中众星捧月的章瑾瑜,墨镜遮住的双眼充满血丝,那里面是挥之不去的恨意。

    楚昌伟心里气极了这个不懂事的女儿,她知不知道要请他们吃一顿饭,难如登天,他好不容易登上去了,一秒钟就被她推了下来!

    “风先生,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再……”

    “再说吧。”风驰不想多话,“走。”

    围在前面的人不自觉的让了一条路出来,似乎给他们让路是应该的。

    章瑾瑜他们跟在风驰后面,往机场外走去。

    机场门口停了十辆宾利一辆路虎,四个戴墨镜的男人上了路虎,其他的人全部上了宾利。

    “这些人谁呀?排场这么大!”牧泽安啧了啧嘴,“这么多年也没听说过儒城有什么大人物啊?”

    “可能是国外的吧。”慕什凯说,“那些黑衣人可都是西方面孔。”

    是吗?章瑾瑜疑惑,为什么刚才感觉有一道视线像利剑要射死她一样呢?

    那十一辆车直端端的朝郊区驶去,跟在后面的记者们沸腾了!

    这次这个大爆料出来,奖金一定会不少!

    全儒城的人好奇郊区那栋房子的主人!他们这算是满足了全人民的愿望啊!

    距离栅栏百米处,有一块石头,上面刻着生涩的四个字——秘密基地。

    被雨水冲刷得像是从石头上长出来的一样,陌尘取下墨镜,“停车。”

    他下车,邢烈跟着,风驰叹了一口气,“邢烈这样寸步不离的跟着先生,何时才是个头?”

    “至少这样能让他好过一点,开车,我们先回去。”寒宇侧目看着窗外两个走路的男人。

    “邢烈,今天什么日子?”陌尘走得极慢,话也问的漫不经心。

    邢烈咬着牙,声音与平常一样,“农历六月十七。”

    “她要回来了。”

    邢烈眼眶突然就红了,“先生……”

    “回去吧,顾姨在等我们。”

    客厅里,还保持着几年前的样子,只是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照片。

    背景是外面院子,笑容恬淡美好的女子穿着男士衬衣在夕阳下微笑,美的动人心魄。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谁,但是所有人都不敢提。

    生怕触到那个男人心里的悲伤。

    “先生,你回来啦?”顾姨又笑又哭,情绪激动。

    “嗯,顾姨,我回来了。”陌尘轻车熟路的去倒了一杯水。

    “太好了!那你们再坐一下,饭就快要做好了。”擦擦眼泪,顾姨去了厨房。

    “顾姨,我们可是很怀念你的手艺啊!”寒宇虽然冰冷无情,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对吃的他完全没有抵抗力。

    “明明只有你!别拖上我们。”风驰毫不犹豫的揭穿他。

    “行,那你一会儿别吃。”

    “凭什么!”

    “你刚才说了什么忘了?”

    “我……”风驰咬牙切齿,这小子每次都要把他气的说不出话来才高兴!

    风驰和寒宇两个人,就是这一成不变的轨道生活里的活宝,在家里,有他们两个人,总不是死气沉沉。

    陌尘翘着腿,目不转睛的看着照片的女子,我回来了,你还好吗?

    农历六月十八凌晨,儒城所有网络,手机,电视全被一句诗霸屏——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大家都以为会像平常接受到的无聊消息一样,过一会儿手动消除或者它自己就没有了,但是那一天,无论怎么做都消除不了。

    点进去,那些美好得让人窒息的图片就跟播放幻灯片一样呈现在你眼前。

    儒城的海边公寓,郊区的沿途风景,名为秘密基地的房子……最后,画面定格在一望无际的沙漠,沙漠里种满了看不到尽头的仙人掌,它们开着各色的花,还有一个男人冷清孤傲的背影……

    上午十点,法院门外围满了记者,有外媒消息传来,MO集团总裁今天会出现这里!

    MO集团是什么来路?全球五百强企业前三!

    果不其然,真的来了!

    只是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是也只有他才会戴巨幅墨镜了。

    “陌先生,请问您这次来儒城是要和三大家谈合作吗?”

    “不是。”

    “陌先生,您怎么会来法院呢?”

    “有东西在这儿。”

    “陌先生,请问您……”

    “……”

    “陌先生,您如此年轻有为,为何还是单身呢?”

    “今天就不是单身了。”

    什么意思?记者想问个清楚,却被保镖围住,不能上前。

    法院两个大字还是那么神圣庄严,不可侵犯,陌尘走到它后面,摸索着当年被自己藏在这里的东西。

    小心翼翼的取出来,那顶棒球帽除了被灰尘弄脏了一点,其余的都没变。

    轻轻拍了拍,戴在头上,“邢烈,我们去接她。”

    监狱重地,持枪的警官顶着六月火辣辣的太阳站在自己的岗位上。

    陌尘坐在车里,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儿去了,他真的好紧张。

    车里狭小的空间令他呼吸不顺畅,他推开车门,在外面站着。

    片刻钟以后,监狱的大门缓缓打开,陌尘的眼睛被太阳照射的快要睁不开了。

    隐隐能看到监狱长在对一个穿着囚服的人说话,拍了拍她的肩膀才离开。

    她在烈日下向他走来,几米的路程,陌尘的手心竟出了汗。

    眼见她要从自己身边走过,牧尘拉住她的手腕,对上她那双黑白分明,清冷透彻又毫无人气的眼睛。

    悬在半空中的心突然就落了下来,轻轻的将她抱在怀里,感受来自这一秒的真实。

    语气亲昵,呢喃,“瘦了。”

    章陌没有拒绝他的拥抱,也没有回抱,只是静静的站着,“脏。”

    “不脏,陌陌不脏。”陌尘捧着她的脸,“我想你了。”

    当他的嘴唇快要碰到章陌的嘴时,章陌偏开了脑袋,这是一种无声的拒绝。

    陌尘将她的脸扳回来,扣住她的下巴

    吻了下去,“你别拒绝我。”

    章陌早就不知道眼泪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了,但是现在她却想哭。

    那些错过的岁月,又怎么能是一个吻能弥补回来的。

    他们以为什么都没有变,但其实什么都变了。

    好比这个吻,从前,她和牧尘的嘴唇都不是这么冰凉的,现在却连一点温度都没有。

    “牧尘,你放开我。”

    牧尘将她放开,把棒球帽戴在她头上,“我叫陌尘,陌上花开的陌,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尘。”

    章陌就那么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不语,不动,“我们回家吧。”

    家?

    从前,在她心里,有牧尘的地方就是她的家,但是现在,她却惧怕。

    监狱并不是与世隔绝的地方,还是有电视,有新闻。

    即便只是电视上的一个背影,她也能认出来那就是他。

    那般高高在上,风光无限的他,怎么能和她这样一个女人牵扯在一起!

    出狱第一天就能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她已经很满足了,“不……”

    “没有不,我们回家。”牧尘执拗的拉着她的手,将她往车里推。

    “我说了我不要,我不要和你一起回去。”章陌说话的声音有些大。

    陌尘失神,章陌趁机将她推开,跑了。

    “她说,她不要和我一起回去。”

    邢烈从牧尘平静的叙述中听出了浓烈的伤感,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话,可他还来不及说话,牧尘就说,“跟上她。”

    这座城市这么大,哪里有她的容身之处?

    身无分文的她,又能去哪里?

    章陌就像一只无头苍蝇,漫无目的的在街头乱窜。

    时间太可怕了!

    在她失去自由的日子里,这座城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的记忆,她的经历还停留在七年前,却始终只有她一个人。

    今年她24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青春已经在计划走下坡路了。

    她要什么没什么,该如何在这座吃人不吐骨头的城市里生存下去。

    街上的人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她,不,与其用看,不如用审视。

    风华正茂的女人,穿着一身囚服行走在大都市,她就是一个异类,一个不被人接受,别人看不起排斥的异类!

    烈日当空,她的嘴唇干裂,却掏不出一分钱来买瓶水。

    陌尘在车里看着,“邢烈,去买水。”

    “阿陌会接受吗?”他有些担心。

    “想办法。”

    “是。”

    “回来,”牧尘也知道,现在的她,比瓷娃娃还脆弱,“全城设点,免费饮水用餐。”

    “先生,全城……”范围是不是太大了点?

    “去办吧。”

    章陌几乎跑遍了全城,才在一个小餐馆得到一个洗碗工的工作。

    老板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姑娘,我这儿工资可不高,只有八百,管吃,不管住。”

    “婆婆,我不要工资,您给我管吃管住行吗?”

    老太太想了一下,“那行。”

    老太太是年轻时就守了寡,膝下无子,“我这儿有一套衣服,就是很老旧,你将就着穿吧。”

    要穿着那身儿破旧的囚服在她店里晃悠,生意怕是做不成了。

    “谢谢老板。”

    厨房后面,有一面帘子,掀开就能开到里面有一张床,一个电视机,一把椅子,要多简陋有多简陋!

    老太太给了她一床被子,把椅子移开,“你睡地上没事吧?”

    “没事。”

    她还有什么苦是吃不下的?

    窗外的烟花响了半个钟头了还没停,电视只能看画面,音量开到最大都听不到,老太太说,“儒城的有钱人太多了,你看看这电视里,城南海边你知道吧,那座玻璃房,灯火通明,生日快乐四个字就跟从海里升起来一样,真漂亮!”

    “婆婆,我睡了。”章陌用毯子将自己盖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曾想风光嫁给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丝绕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丝绕绕并收藏曾想风光嫁给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