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 > 195.195.不得不说,你真的很美,美得令男人渴望

195.195.不得不说,你真的很美,美得令男人渴望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她已经唤不住它,看着它身子一直往下滑。

    悬崖壁上有些干枯的枝丫,还有些微突起的石块,小家伙就踩着那些一跳一跳往下滑去了,逐渐靠近了那一株花。

    如音紧张看着,想要那株花可是也担心月光,而月光最后靠近那株花的时候,所踩着的一块小石块突然晃动起来,而月光已经伸了脖子过去,张嘴咬住茎部。

    “月光!”

    如音着急唤,它踩着的那块石头已经往下陷落,已经将花衔在嘴里的月光身子也往下落。

    如音紧张,却不能下去救它偿。

    这时,她突然看到月光奋力往上一跃,小小的爪子勾住了另一块石块,然后身子再一跃,往上攀上来,没多久,就上到了悬崖上面的平地,出现在如音的跟前。

    惊魂未定的如音蹲下身,月光已经将嘴里衔着的那株娇嫩的话轻轻放在干枯的草地上,抬起了头看她。

    如音伸手抚着它的脑袋,“谢谢你,可是刚才很危险啊,你吓到我了——”

    她一下下抚摩着它的脑袋,它雪白的皮毛柔软,触感极好。

    月光便任她摸着,伸出小舌舔了舔她的掌心。

    “怎么了?”

    身后传来声音,是才跟过来的画玄朗。

    刚才他还在那边吹叶片呢,还闭着眼睛陶醉在那种惬意中呢,当时是听到如音的脚步声,只以为她是要到别处去采花,没想等他睁开眼睛,面前一个人都没有了,照过来,一人一狐竟然站在悬崖边上。

    “赶紧过来,那儿悬崖危险。”他将她拉往里面,月光也跟着过来了。

    而他也看到了她手里的那株花,有些惊奇:“没想到这时节,竟然还能采到这样的花,真好看。”

    如音看着自己手里的那一株花,是,它是没有太艳丽的颜色,可那淡淡粉紫色娇嫩令人喜爱,生长在灰褐的悬崖上,是那么充满活力与生机,就像是它的用途一般。

    她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到自己带来的小竹篮里。

    画玄朗又陪着她去了别处,挖了一些有用的花草,如音心里一直有种满满的期待,因为,她找到了能治疗御皇柒身上所中之毒的其中一味药。

    月光依然在她身边乱窜,偶尔跑得不见踪影,偶尔又突然从草丛中出现,如音越发觉得,这是上天给她的礼物,是个给她带来好运的小家伙。

    上山一趟回来,收获不少,人也累了,回了府中,如音笑着感谢她三哥,让他赶紧先回房去休息休息。

    画玄朗走了,如音拎着竹篮,脚边跟着月光,也要回房去,一个侍女从后跟上来,道:“小姐,夫人请您过去。”

    “我将手里东西放了,便过去。”如音点头道。

    -

    皇都

    从苍梧郡回来,在宫中歇息了一夜,翌日,御皇柒起身后又去了一趟紫宸殿。

    在殿外正好遇见御景煊从另一路上走来,便一起入了殿中。

    皇帝已经醒了,身边侍奉的人依然是孟澜衣,御景煊能看得出,他父皇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孟贵妃,宫中传言的独宠,一点不假。

    他的生母是皇帝的正妻,是诏月的皇后,此刻看到自己父皇对另一个女人如此宠爱,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但面上并没有过多表现出来,对孟澜衣还算客气有礼。

    孟澜衣看着面前的两位皇子,无意间目光更多的是落在御皇柒的身上,在每一个看似无意的瞬间里。

    御皇柒却一直神色淡漠,好像,他并不认识她,与她没有任何一丝私交的情分。

    她知道,从他安排她入宫,他们之间就要尽量做到避嫌,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来,装作毫不认识,是对的。

    可她的心中,还是有些凉……

    或许是因为昨夜的谈话,或许是因为他昨夜那些冷漠的话语,让她现在还没有缓过来。

    御景煊的心思在他的父皇,而且也不屑多看孟澜衣,所以看不到她眸中对御皇柒的那些细微的不同。

    御皇柒呢……

    或许感觉到了,或许没有感觉到。

    可是不管有没有感觉到,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不同,因为,他的决定,不会改变。

    看皇帝的神色状态比昨天更好了些,御景煊放了心,可是御皇柒并不,因为他知道,他父皇的身体不是什么疾病导致,而是中了蛊。

    今天看着好,那是因为身体里的蛊没有活动,一旦母蛊有反应,那么他父皇势必又要遭一轮罪。

    那是他的父皇,生养他的人,也是他恨的人,他的心情很复杂。

    这一段时间,孟澜衣暗中换下了皇帝喝的那些药,皇帝的身体没有那么糟,而且没有药物的控制,对于以前的事情也渐渐有了些印象,因此,皇帝现在看御皇柒的时候,总觉得心中有一些说不清的愧疚,可到底是为什么,皇帝自己也还弄不清楚,因为往事他还没有完全记起。

    他只是突然想要多亲近这个儿子,而御皇柒却只是淡漠看着,因为,那已经被遗忘太久的滋味,不是说现在想弥补就能弥补的。

    御景煊也发现父皇似乎看御皇柒的目光有些不一样,而这时,皇后也过来了。

    跟在皇后身后的侍女,手中托盘里是一碗冒着薄雾的褐红色汤药。

    “臣妾给皇上请安。”

    皇后行了礼,皇帝应了,她便亲自从侍女手中接过药,一步步往龙榻前走去。

    御景煊脸上无异色,御皇柒眉间微微蹙起,孟澜衣快速地扫了他一眼。

    “皇上,这是臣妾特意让人为您熬的药,对身体恢复很有益处,臣妾伺候您喝下。”

    皇后端庄地浅笑着,端着碗来到了榻前,那时候孟澜衣是立在榻旁的,皇后便在榻边坐下来。

    她是诏月的皇后,皇帝的正妻,没有人敢阻拦她。

    御皇柒看向孟澜衣一眼,孟澜衣便转头柔声对皇后道:“皇后娘娘,还是让澜衣来吧。”

    她弯身要去接皇后手里的碗,皇后没有给,可孟澜衣像是没有察觉一样,仍是要去端碗,她暗暗用了内里,皇后手里的碗握不住,到了她的手上来。

    只是她的手一松,碗倾斜,那汤药便全洒在她的手背上。

    她皱眉轻呼一声,伴随着瓷碗落地碎裂的声音。

    皇后的华服裙摆上也洒到了些汤药,孟澜衣赶紧跪下:“都是澜衣笨,都是澜衣不好,请皇上责罚——”

    皇帝却将她拉起来,担忧道:“不怪你,快让朕看看你的手。”

    孟澜衣像是不情愿,但最终是伸了手出来,上面烫红了一片,皇帝便立刻让孙艺去取那上好的药膏来。

    这一个场面,皇后气得不轻,不仅打翻了她的药,而且此刻两人还无视她一般,在她面前如此亲密。

    皇帝根本就没有顾虑到她这个妻子还在场。

    御景煊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对于孟澜衣更是不待见,而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御翎皓也来了。

    御翎皓入来就看到这样的场面,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像是看戏一样的。

    孙艺很快取来了药膏,皇帝拉着孟澜衣坐在床榻边,在皇后跟他的几个儿子跟前,他甚至亲自为她上药。

    那怜惜的模样,皇后气得闭了闭眼。

    那么多年维系的夫妻情分,以为可以走到最后,没想到,末了还是多出来一个孟澜衣。

    偶尔升起的那些心软,在此刻也有了决心。

    皇后看向站在不远处的三人,御景煊,御皇柒,还有御翎皓。

    御皇柒应该是构不成威胁的,唯有御翎皓……太后一直都很喜欢他。

    为了儿子,什么都值得,本来打算让皇帝再多过几年,现在,她实在是不想看到他与孟澜衣日日亲昵了,夫妻情分,始终敌不过儿子的未来重要。

    在皇帝对孟澜衣小心呵护的时候,皇后跪安,默默离开,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安排,且是越早越好。

    -

    当众人从紫宸殿离去,御皇柒回了七王府。

    孟澜衣也从紫宸殿出来,回瑶光殿一趟。

    刚才汤药也溅到了她的裙裳上,在寝室中刚换了一袭纱衣,突然身后有响动,警觉的她转身,看到身前竟然站着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四皇子,这样进来恐怕不妥吧?”

    她镇定地将纱衣拢好,柔声对那身前的人。

    御翎皓嘴角一抹笑,走上来,突然伸手将她拉过去,环在怀里:“不得不说,你真的很美,美得令男人渴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Alice慕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lice慕灵并收藏香惑天下1残皇,妃要你不可最新章节